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758 逐个击破

章节目录 758 逐个击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众魔修早就知道,有冰系修士施展了法术,极可能在埋伏他们,却没想到,这个冰系修士,就是叶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魔修们都见识过叶默强硬凶狠的作风,一句不合就敢当着众多魔修的面悍然发动魔器上封印的神通,对一个修展开攻击。

    由此,魔修们也都以为,叶默是一个火系魔修,他的那对火系魔器手套,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此谁也没想到这一点,还以为是别的冰系修士在埋伏呢。

    “此人竟然还是冰火双系魔修!”

    众魔修无不震撼。

    叶默的火系法术他们没见过,可光是魔器手套上封印的魔雀,爆发出来的火系神通,就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何况,看叶默这阵势,同时施展两个高阶冰系法术,每一个的威力都殊为不弱,可见叶默冰系法术也不差,这样的修士,最是难缠。

    “没想到此人是双系修士,而且双系都如此强,如花妹妹,我们碰上铁板了。”

    如月一声叹息,终于知道心头那一丝不好的感觉来自于哪里了,正是前方不远处,端坐在寒冰王座上的青年。

    “怕什么,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闷头走到黑。他是冰火双系修士又如何?还能同一时间对付我们这么多元婴修士?无论如何,他手里的灵膏,我都要定了,献给主人,主人一定很高兴。”

    如花没有任何退缩之意,想到心中的主人,脸上浮出一抹娇羞与迷恋。

    看到妹妹如此执迷不悟,如月眸子里闪过不忍,抓住如花双肩,将她整个人转过来,声色俱厉道“妹妹你醒醒吧,自从我们犯了错,被主人贬到青花宫当卑贱的花魁,任千人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你要认清现实,不能一直活在梦里啊,我们已经不是整日被主人捧着、哄着的宝贝了,而是他的一颗棋子,棋子而已,你明不明白?”

    如花整个人彻底懵了,随之涌现的,是被打破梦境的疯狂,她狠狠扫开如月的手,叫喊连连“我一直明白,我一直都明白,可是我没有放弃,你们放弃无所谓,别阻碍我为主人做事。”

    随后,如花猛地转过头,不再看如月和如诗,原本清澈、灵动的眸子,涌动着滔天恨意和杀意,死死盯着王座上的叶默,如同恶鬼。

    “兄台这是何意,为什么要施展法术埋伏我等?离开方向一样,这不是罪吧?”

    元磁山元婴修士突然说道。

    叶默准备充足,他们却是愣头愣脑冲进了对方的法术范围,这对他们来说,毫无益处,最好还是让叶默解除法术再说。

    眼帘微微垂下,叶默嘲讽一笑,说道“这种骗鬼的话就不用多说了,你们想什么,本座清楚的很,本座什么意思,你们也知道,怎么?不敢堂堂正正下船斗法一场么?”

    “的确不敢,冰封万里,万里之内,都是兄台的掌控之地,我等虽人多势众,却也不敢小看兄台,下船之事,太过冒险了。”

    元磁山修士坦然笑道。

    各系法术都有各自的领域法术,虽然不及真正的领域,却也对施法修士增幅不小,元磁山修士十分清楚这一点,丝毫不给叶默机会,就呆在战船上不下来。

    闻言,叶默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这些魔修碍不过面子,主动下船,他就能让他们回不了战船,可惜对方很谨慎,完全不给自己机会,一副坦然的样子,反而让叶默毫无办法。

    思虑良久,叶默才冷冷一笑,不屑道“一群鼠辈,既然如此,本座撤了法术又如何。”

    说话间,叶默大氅宽大的袍袖猛地一挥,漫天风雪顿时消散,连地上尺许深的冰层、丈许深的雪地也开始融化,竟是真的撤去了法术。

    这样的举动,让众魔修谁也没想到,不敢相信的瞪着叶默。

    此人疯了吗?竟然真的撤去了法术,这完全是自削优势的行为啊。

    若是此人没有撤去法术,在冰系的半个领域之中,他们要对付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也不容易,可现在法术消失,他们就有足够的手段,让此人再也没有空隙施展法术。

    接下来,会是什么果,一目了然。

    见到叶默如此愚蠢的行为,不少魔修神情激动,仿佛杀叶默只在翻掌间。

    当然,也有魔修皱眉不语,感觉叶默这么干脆就撤去法术,肯定还有别的后手或准备。

    然而,不等他们深思,已经有魔修下了战船,见状,他们也忍不住下了船,不敢再迟疑什么。

    叶默身上可就只有两份灵膏,万一真的是狂妄自大,自寻死路呢?他们晚上一步,岂不是要和灵膏擦肩而过?因此谁也不肯落后,即使心有怀疑。

    其他魔修纷纷下船,尸魃宗三个花魁不敢迟疑,也准备离开战船。

    突然间,如花拦住了五个花魁中最小的如诗,神色凝重道“妹妹,夺灵膏的事情,让姐姐们做就好了,你在战船上等着,万万不能下船,若我们死了,你就回到主人身边,替我们服侍主人。”

    “不行”如诗急了,不愿独自留下。

    “听话!”

    如花一声厉喝,顿时让如诗安静下来,无奈的留在战船上。

    远处,叶默眉头不经意一挑,他的打算是一网打尽这些魔修,剩下一个留在战船上,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需要另外想办法打破战船的防御,将这个花魁也击杀。

    剩下的一个花魁暂且不去想,叶默将目光转到这些下战船的魔修身上,发现自己的计策果然好用,除了花魁如诗留在战船上,其他魔修一个不剩,全部下了战船。

    “呵呵,小子,你也太狂妄了,竟敢真的撤去法术,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拜月教派修士手中捏着一柄弯月一般的弯刀法器,溢散缕缕精纯无比的月华。

    “乖乖把灵膏交出来,否则,你会生不如死的。”

    骨魔派修士骨架高大,每一步都深深陷入雪地,空洞的眼窝里鬼火飘摇,周身莫名传来声声鬼哭神嚎。

    “交出灵膏。”

    如花话语简短,杀意却是最浓。

    叶默看着这群魔修许久,才失笑道“看来你们是吃定本座了?”

    “修为同等,在我等面前,自称什么本座,狂妄!”

    拜月教派修士冷哼一声,手中的弯刀法器脱手而出,如同一轮明媚的弯月划过夜空,刀气暴卷,以劈山之势横斩叶默。

    法器未至,爆发的狂暴刀气已经将叶默周围的雪地震爆,卷起千层雪浪,弯刀也消失在雪浪之中,与此同时,地面轰然剧震,已经开始融化的雪地,霎时间分裂、崩开,拉开一道道数十丈深的沟壑。

    一刀之下,劈山断岳,横断江流,千里、万里地貌都要大变,这就是元婴修士之威。

    “好强的法器,好狂暴的刀气。”

    众魔修也是震惊,若是没有准备,这一刀换做他们来接,也要落个重伤的下场。

    拜月教派修士也不由得露出几分自傲来,气势凛然地打出一个法诀,轻喝道“归!”

    呼

    残风卷过,拜月教派修士整个人僵在原地,一张脸神色又青又白。

    哗啦啦

    千层雪浪终于完全落下,只见叶默依旧翘着腿,背靠王座,饶有兴趣的把玩着手中的弯刀,好似手中的弯刀是稚童的玩物一般。

    这弯刀赫然就是拜月教派修士的法器!

    见到这一幕,拜月教派修士脸色难看到极点,想到自己所作所为,更是恼怒不已,朝周围的魔修喊道“看什么,还不快围攻他。”

    众魔修想笑又笑不出来,当即各自祭出法器,施展法术,联手围攻叶默。

    一时间,此地魔气狂涌,鬼气森森,诸多法器划过虚空,呼啸震天,各种法术光芒更是耀眼夺目,犹如死亡之光,铺天盖地般降临。

    随手将弯刀扔到一边,叶默面色平静如水,眼中倒映出万千法器、法术纷乱的影像,他却一动不动,只是平静地道“你们真以,我会那么蠢,把脖子伸过去让你们杀?”

    轰!

    话音刚落,叶默身下的王座“嗡”的一震,从天垂落下千重雪幕,层层叠叠,厚达数十丈,暴雪与罡风齐齐出现,与此同时,地面上本已融化许多的冰和雪,这时候也骤然凝固,化为一片覆盖万里的冰雪国度。

    “不好!这是混合法术不对,这是法术混合创造出来的神通,世所罕见。”

    如月冰玉精雕细琢般的俏脸一片惨白。

    她在五个花魁中年龄不是最大,但却是跟随“主人”时间最长的一个,了解到的隐秘自然不少。

    据她所知,这种法术混合成的神通极其少见,但威力却不比其他神通差,甚至更强许多。

    此人肯定知晓,高阶法术也难以对付这么多元婴修士,可此人依旧施展众多冰系法术,这就证明,这很可能不是混合法术,而是法术混合形成的神通!

    冰封万里、风天雪地、雪天杀幕

    就眼下出现的法术,这个神通已经集领域、杀伐于一体,如果再有一门围困法术

    与众人相距不远的叶默,冰冷的目光透过重重雪幕,看到众魔修仍在反抗,他轻轻一拍王座扶手,一股庞大的元气和滔滔江河般的法力灌入王座。

    紧接着,众魔修脚下传来一阵阵晃动声,只见一重重冰墙突破大地,冲天而起,接天连地,形成庞大无比的冰宫,将众魔修一一分割开,将叶默护在中心。

    做完这一切,叶默戏谑一笑,离开了寒冰王座,向前走去,每走一步,他的身影就变白一分,最后彻底融入暴雪之中。

    被封困在某一处的如月,神色悲哀,惨笑连连。

    自己这些人已经深陷死局,没有任何活路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