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27 血魔再邀

章节目录 827 血魔再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开始,叶默并没有利用拜月教派的想法,即使来月神山修炼,也是听从了苏紫真的建议而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拿了人家一批资源修炼,又得到珍贵的月华法术,尽管这和苏紫真的吩咐脱不了关系,但叶默也依旧记住了这份情。

    叶默原本的打算,是找一个机会再将这份情还掉。

    万万没想到,自己因为修炼了月冕剑诀,莫名其妙多出的一个身份,竟然被众月宗、孟乌掌教这么看重,不但孟乌掌教亲自拉拢,更是用上了“请”字。

    一时间,叶默心中有了许多计较。

    “既然拜月教派需要用到自己的身份,自己在未来或许也有借用拜月教派的时候,除去不动城的力量不算,在南魔这里,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根基后台,有拜月教派在,也算有一个坚定的支持者。大家都有所求,各取所需,这样最好不过。”

    很快,叶默就想通了诸多关节,同时有些感慨,自己还是小看了宗教和信仰的力量。

    得到确定的答案,孟乌掌教和众月宗顿时喜不自胜,喜形于色的孟乌掌教当即就让宗务殿正副两位殿主以惊人的速度将叶默的身份职位备案,送来月宗的一切资源和诸多福利。

    这在外人看来,或许太过大惊小怪,小题大做,可在拜月教派和妖佛派的人眼里,这绝对不夸张。

    拜月教派和妖佛派皆以宗教信仰治理宗派出名,深深明白信仰有多重要。

    尤其是,世间多修士,随便施一些法术,很难证明是否是高高在上的仙展现的仙迹。

    故而,妖佛派有了菩萨、罗汉等特殊修士,这不仅是身份地位修为的证明,在妖佛派治下,更是以“无量佛使者”,“活佛”的名义行走,美其名曰替无量佛在南魔弘扬佛法。

    这方面,拜月教派就差了一筹,因为月灵之体极少出现,即使出现也难证明是月灵仙尊的使者。

    当然,更多的是拜月教派的高层们不想弄些虚的欺骗教徒,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最虔诚的月教徒,和妖佛派完全不同,首先他们自己心中那一关就过不了。

    后来,倒是有了一个不错的选择苏紫真。

    拜月教派不是不知道她的存在,可惜发现她时,苏紫真修为已经十分可怕,引月领更被妖族设下强大禁制阵法,轻易不能破,否则很可能引起人族、妖族的大战。

    同时,苏紫真也不屑当什么使者,突破到最强者后,孟乌掌教等人就更没机会了。

    如今,好不容易等来一个叶默,他们哪里能轻易放过,不谈利益,只谈信仰,他们都不能放过叶默。

    将月宗令牌握在手里这一刻,叶默知道自己已经被绑在拜月教派的船上,有这么个庞然大物在身后撑着,即使哪一天把不动城的势力全部清除,自己也不担心被南魔各宗派撕碎。

    正想着,就突然听到孟乌掌教说道“叶月宗,你现在已经是拜月教派的一份子,按理说应该为宗派的建设出一分力吧。”

    未免叶默误会,孟乌掌教脸上浮上一抹苦笑,说道“我拜月教派以宗教治派,却几乎从未展现过什么仙迹,这些年来,治下的教徒子民,对拜月教派信奉的月灵仙尊,也加深了质疑之心,更有数不清的小教邪。教年年蹿出来,镇压一批又出现一批,老夫等人可是为这个问题头痛许久了。”

    “叶贤侄你初入拜月教派,本不该立刻让你做这些事的,只是事情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血腥手段镇压只能治本,不能治根啊。”

    叶氏仙城的情报刚建立不久,还做不到打入各大宗派内部深处,但这些明面上的东西,叶默还是知道一些的,顿时想起来,自己隐隐约约看过这方面的情报。

    说实话,如果拜月教派不是以宗教信仰立教,根本不会有这些问题。

    可事实是,拜月教派是南魔各宗派中,少有的和妖佛派一样的,以宗教信仰治派的宗派。

    既然是以宗教信仰治,自然要有信奉的强大仙人撑腰,才算得上是有信奉的目标与后台。

    这种事情放在仙凡通道未关闭前,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可放在如今,就太难办了,拜月教派这些高层又是最虔诚的信徒,不愿去玩欺骗、玷污仙尊的手段,治下自然就衍生了无数问题。

    想到这些,叶默心中轻叹一声,知道这并不怪孟乌掌教和众月宗。

    “要我怎么做?”

    享受月宗的地位和权力,就要做一些利于宗派的事情,叶默也不推脱,直接问道。

    “简单,除了月亮下的子民和月灵族,几乎所有生灵都难以领悟、施展月冕剑诀,你只需要在众多弟子、教众面前施展一次月冕剑诀就足够了,剩下的由老夫和在座月宗去做。”

    孟乌掌教哈哈一笑,与其他月宗一起将这事包揽下来,叶默除了施展月冕剑诀,其它什么都不用做。

    “不动城安插的棋子可以利用起来,他们肯定很乐意去做这个推手。”

    叶默淡淡提醒道。

    孟乌掌教和众月宗顿时眼睛一亮,这么做正好可以让最“真实”的信息传递到棋子们的高层耳中,可以最大化麻痹他们。

    当然,仅仅是这些还不够,毕竟叶默不仅修炼坐忘经,还和众月宗秘密见面约谈,更成为拜月教派的月宗,这里面可以做的事情太多太多,难保棋子高层们不乱想,叶默还需要稳住他们才行。

    接着,叶默顺便向孟乌掌教等人了解了一番目前南魔的最新情况。

    叶氏仙城的情报网实力还不够,拜月教派的情报网则强很多,叶默听到许多需要与不需要的情报。

    其中,最让叶默关注的只有三点。

    一是仙城战。叶默万万没想到,自己闭关一个月,仙城战众仙城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计如殇召集、融合南海各方的力量,一举击溃了吕琳琅的吕氏联盟。

    不过,计如殇并没有立对叶氏仙城出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二是传遍了南魔大陆的血宫流言,当然,如今已经不再是流言,而是事实,只是血宫的位置还不确定,没有传出风声。

    三是来自世间之外,星空之中的真古鲲鹏神宗众王侯子嗣。

    从拜月教派的情报上看,这些鲲鹏众王的子嗣后人,实力端的是十分厉害,无论金丹期还是元婴期,都展现出同境界顶尖的战力,令人震撼。

    这些王侯子嗣后人,个个都强的惊人,直接摆出一副“就是要挑下南魔金丹期,元婴期二代修士”的姿态,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要挑战到各宗派第一传人的头上。

    血宫,真古众王后人,计氏仙城联盟计如殇

    “好热闹啊。”

    嘴唇动了动,轻轻吐出几个字,叶默眼中光芒一闪,两轮九色圆月升起又落下。

    不出半个时辰,拜月教派就已经彻底做好安排,让拜月教派所有弟子,以及几座重要仙城仙民聚集起来。

    而叶默则隐于月华之中,脚踏月华而至,当空淋漓挥洒一遍月冕剑诀,震撼住了所有弟子、教众,随后,就在这一天,月灵仙尊使者行走世间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整个拜月教派上下,也传遍了整个南魔。

    在这之后数天里,拜月教派快刀斩乱麻,出动大批修士军队,横扫治下千万里山河,将所有小教、邪教统统扫除干净。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有叶默这个“拜月使者”、“拜月圣子”在,这些小教被清洗之后,几乎再也没有任何邪佞信仰衍生出来。

    这些都是叶默离开之后的事情,叶默并不关心,此刻的他,已经回到了尸魃宗尸魃城。

    与闻人暖相约在一条老旧空旷的小巷酒馆中见面。

    叶默来到时,闻人暖早已来到,她临窗而坐,身穿一袭明黄色的襦裙,眉目如画,一手支着光洁精致的下巴,出神的望着窗外老旧的小巷景色。

    与以往不同,这一次,叶默敏锐察觉到了她美眸里溢出的丝丝愁绪。

    破旧的老巷,清冷的酒馆,临窗而坐的如画伊人

    “真让人没想到,堂堂闻人大小姐,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

    叶默带着一丝调侃,坐在闻人暖对面座位上。

    “他什么时候来的?”

    闻人暖猛地回过神来,然后俏脸便是微微一红,堂堂元婴修士,竟然连有人接近到身边都没察觉,太大意了。

    “南魔都快乱成一锅粥了,你倒是好心情,竟然什么也不说,直接就闭关,我还以为你从此不问世事了呢。”

    闻人暖白了叶默一眼道。

    “这不是回来了么,倒是你,从未见过你还有带着愁绪的时候,遇到什么事了?”

    从见到闻人暖第一面起,闻人暖只有两个模样不动城大小姐的冷血模样,寻常人家女子的闻人大小姐模样。

    无论什么模样,叶默都没有在闻人暖脸上看到过忧伤、愁绪等情绪,唯独这一次。

    “要你管,有这个功夫担心我的事,还不如担心你家的小夏侯吧。”

    闻人大小姐欲言又止,迟疑半晌,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索性耍起无赖。

    “夏侯思羽?她怎么了?”

    眼中透出几分担忧,叶默追问着道,顿时没那个心思关心闻人暖为什么眼中带着愁绪。

    淡淡看了叶默一眼,闻人暖将目光转向窗外,此时窗外正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天色也微微发暗,让老巷中的酒馆愈加沉闷下来。

    沉默了片刻,闻人暖才说道“今日下午,准尸王后人对尸魃宗夏侯思羽发出挑战,时间是六日后,地点未定。”

    “准尸王后人?”

    叶默眼中担忧之色更甚。

    夏侯思羽不过元婴七阶,而这些王侯后人,几乎都是元婴九阶,夏侯思羽怎么能斗得过。

    更严重的是,无论是夏侯思羽和那准尸王后人谁出了差池,都很有可能破坏掉各宗派高层在南魔布置的计划,让真古势力提前回归。

    如果真是这样,对南魔,对整个世间无疑是一场灾难。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突然间,闻人暖低声说道。

    不等叶默出声,人已经起身离开,从老巷中离去。

    雨更大了,雨声哗啦啦扑进酒馆,叶默看着闻人暖离去的背影,皱着眉头不说话。

    拿起桌上给自己备的酒杯,一口喝下清冽的酒水,叶默突然反应过来,猛地探头出窗外,淋漓大雨中,一道曼妙的身影任凭雨水打落在身上,将身躯浸的通透,转眼消失在转弯处。

    重新坐回座位,叶默一面浅酌酒水,一面整理繁乱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大雨不但没有停歇,反而越来越大,瓢泼而下。

    “可是繆齐道友?血魔大人有请。”

    一个披着大氅,将整个身躯蒙在氅下的人低着头,站在窗外对叶默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