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33 血天一线

章节目录 833 血天一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晴空万里,二十余飞天战舰、飞天魔城等无霸一般的飞行法器横亘天空,天空下一片黑暗昏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庞大无比的诸多飞行法器占据半边天空,然而,此刻天空上却是落针可闻,寂静中带着几分诡异。

    尸魃宗飞天战舰上,叶默看了看神色平淡如水的夏侯胤,又看了看生生把惨白的死人脸憋成铁青,紧接着又变成酱紫的蒙阔,摇了摇头,心下失笑。

    无论在哪,越是权势大,地位高的人,都是最爱面子不过的,至少世间绝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因此,任谁也没想到,夏侯胤竟然这么强势,这么无赖,后辈之间的挑战,被他轻飘飘一句话,一言否决,这让各势力的人不由得傻眼。

    夏侯胤和蒙阔二人的神情对比,更是让人感到好笑,只怕蒙阔想破了脑袋都不会想到,对方堂堂宗主之尊,竟然也会做出这么无赖的事。

    不过,谁也不感到意外。

    毕竟夏侯思羽和蒙阔的修为差了二个层次。

    小小二个层次,如果蒙阔是一般的修士倒没什么,可惜此人不但是天赋极好的修士,还是鲲鹏神宗尸王的后人,无论后台还是底牌,都不输于夏侯思羽,真要是斗法,夏侯思羽的胜算小到可以不计。

    蒙阔的确被夏侯胤这一举动气的不轻,只是对方不接受挑战,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冷冷一笑,讥讽道“原来这就是如今九州世界南魔大陆的年青一代,真是让蒙某大开眼界,要么是实力不济的废物,要么是缩头不战的乌龟,亏得我鲲鹏神宗还派出大批后代、传人一一挑战你们,委实浪费时间,依蒙某看来,只要来一个人,就足以横扫你们了。”

    此言一出,南魔众魔修莫不怒视蒙阔和鲲鹏神宗其他修士,一时间,嬉笑怒骂声不断响起,连成一片。

    “一个人横扫?也好,既然你信心如此足,本座也不欺负你一个小辈,就不让你横扫整个南魔元婴一代了,只要横扫了我尸魃宗的元婴一代就行,你可敢应战?”

    无视响彻半边天空的骂声,夏侯胤声音淡漠道。

    “这”

    蒙阔顿时呆住,他不过是说气话而已,哪能真扫了一个大陆的修仙界元婴一代啊,倒没有什么敢不敢,而是没有这样的实力。

    南魔毕竟是一片浩渺无边的大陆,就是四海修仙界,九州修仙界都有天才修士,而且层出不穷,更不用说南魔大陆这样的超大型修仙界了,没探清底细前,谁敢放话说横扫南魔元婴一代。

    “敢不敢挑战?不敢就别在这吹大气。”

    “一人横扫整个南魔一代修士,真是好大的口气,南某在此恭候大驾。”

    “我们南魔再不济,也不像你们一样只会说大话,什么狗屁鲲鹏神宗,不会就是这样吹出来的吧。”

    天空中又是一片混乱,骂声迭起。

    见状,蒙阔脸色更阴沉几分,不等他反唇相讥,一只骨骼粗壮,异常强壮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蒙阔回头看去,神色并不好看“荒兄”

    “做这些无意义的事干什么,静心等待血神宫开启吧。”

    身材高大,一身古铜色皮肤的青年淡淡瞥了一眼南魔众修士的方向,说完就抱着胸口,不再多说。

    “等进入血神宫,看你还怎么保护你的宝贝女儿,南魔修士我要见一个,吸干一个。”

    蒙阔很听话的没有再出言,眼中却是冒出丝丝杀意。

    鲲鹏神宗一方沉寂下去,很快,天空又恢复了平静,不过空气中弥漫的煞气丝毫不减,鲲鹏神宗的修士和其他势力的修士相互之间谁也不服气,挑衅的目光四下扫荡。

    鲲鹏神宗、仙城同盟、妖族、南魔各宗、鬼族,五个大势力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友谊联系,没有立刻开打就不错了,自然没有什么话可说。

    鲲鹏神宗飞天战舰上。

    一群气息强大迫人的修士在一个角落,暗自交流着。

    “一个血神宫开启,没想到招来那么多的势力,有些出乎我等的预料了。”

    几个老者皱着眉头扫视各势力,光从修士数量上看,各势力的修士数量是鲲鹏神宗的十多倍,这让他们也感到了一些压力。

    “这有什么,不过是一些土著罢了,后代全是一群废物,怎么比得上我鲲鹏神宗的修士,个个绝艳天纵,一个顶他们十几个。”

    一个披盔戴甲的青年眼中满是不屑,说完又用嘲讽的目光看了一眼几个老者,在他看来,这几个老家伙已经老了,再没有一往无前的冲劲和有我无敌的信念,让他很是轻视。

    其中一个老者瞪了这青年一眼,冷哼道“现在是十万年末期,换算到真古时代,也差不多接近我鲲鹏神宗达到巅峰的时候了,那时候九州世界之强盛你不可能不知道,怎能如此小看他们。”

    “再强盛还不是被我鲲鹏神宗压的服服帖帖的。”

    青年瞳孔一缩,显然想到了什么,但还是强硬反驳道。

    “那是因为我鲲鹏神宗各个王侯都强的惊人,最后两代掌教之强大,更是旷古绝今,因此才能压住他们。”老者摇了摇头,对那时候的事情十分了解,说道“可是你也知道,神鲲皇已经彻底陨落消失,紫鹏皇更是跃入轮回池转世去了,如今都找不到一点踪迹。”

    “再者,那两位仙界下来的存在降临后,我鲲鹏神宗因为忍不住好奇,派出一批王侯一探他们的降临地,结果陨落了一半,其中有几个王侯,和紫鹏皇一族一样,没有留下直系后代,后人血统并不纯正,已经近乎没落了。”

    “血王、南荒武王等少数几个王侯,虽然没有陨落,但也受了无法痊愈的重伤,没有进入小星空,留在了九州世界,这就是为什么血神宫会在九州世界的原因。”

    “其中,血王、武王这两位王侯同样是没有留下直系后代,可以说,我们鲲鹏神宗比起全盛时候,已经弱了将近一半,毕竟几支王系没落,几支王系难比当年,掌教陛下也比不上当年的神鲲皇、紫鹏皇父子,实力削弱的太多了。”

    “即使是这样,他们”青年坚信鲲鹏神宗无敌,想要辩解,却被老者打断。

    “即使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威胁,可是你要明白,现在是九州世界末日,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太难说了,前些日子,一株普通海草成就至强者之尊,踏入小星空,征战诸星,逆伐诸王,你看得懂?”

    “更何况,人族有小仙界,小魔界,里面才是仙城同盟、南魔的核心,灵族有灵界,妖族有东妖古界,鬼族有西幽冥界,尤其是西幽冥界,封印十万年,谁也不知道里面成了什么样子。整个世间我们都了如指掌,唯有这些地方,我们了解的实在太少,也许,他们已经足以和我们对抗了。”

    老者越说,眉头皱的越深,忧心忡忡。

    青年心中颇不是滋味,在他的心中,鲲鹏神宗就是无敌的代表,这些九州世界的土著怎么可能挡得住鲲鹏神宗的铁蹄,要不是当初被逼走,如今的世间,怎么可能轮到这些废物般的土著主宰。

    可现在,听着老者忧心忡忡的话语,青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者这时也反应过来,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过了,未免有打击军心之嫌,顿时笑道“能和我们对抗,这是不假,但是,那也要人族,鬼族,妖族,灵族各个势力真的能联合才行,少于二个都无法抗衡我鲲鹏神宗,我鲲鹏神宗当年能统治九州三陆,四海诸界,实力自然不是说笑的。”

    闻言,青年不禁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么说来,鲲鹏神宗依旧是世间第一势力,无一能出其右。

    “檀元长老,有一事窦某不明白,这血王虽然是顶级的王侯,但我鲲鹏神宗拥有的王侯不在少数,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夺取他的传承。”

    青年神情疑惑。

    他不能不疑惑,宗内的决定只是派遣这些后辈过来,而就在这些后辈出发后,他们这些化神巅峰的修士也被派遣跟了过来,而且还是悄悄过来,任谁也想不通。

    听到这青年的疑问,其余化神修士也都看了过来,此行是檀元长老带队,也只有檀元长老知晓真正目的。

    面对众多询问的目光,檀元长老迟疑了一下,正想开口,突然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清脆动人“看起来当年谪仙降临之后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准备离去,实际上却是,在一开始,我们并不打算离开。”

    “而是在后来一探那两个仙界下来的存在降临的地方后,才狼狈逃离,偌大的鲲鹏神宗,家大业大,根本无法全部带走,因此诸王和众长老一起将皇道宫封印,进入皇道宫的令旗被瓜分,掌握在诸王和众长老手中,后来,血王和武王”

    说话的是一名容颜清丽,绝美动人的女子,一身雪白宫装,眸若琉璃,耳际发间挂着一座小小的白玉宝塔。

    众人不禁疑惑,转眼朝檀元长老看去,檀元长老沉吟了片刻,说道“她说的没错。”

    “嘶”

    得到答案,一群化神修士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谁也不曾想到,一座小小的血神宫,牵涉到的东西竟然这么大,难怪鲲鹏神宗高层下令悄悄动手,看来也是担心如此兴师动众引起各势力的警惕。

    “不仅如此,当年那两位谪仙的降临之地也封印在皇道宫中,只要得到皇道宫,就能知晓谪仙降临之地在哪里,或许能凭借这点线索,找到他们,那时或许我们就有机会飞升仙界了,否则想要飞升,千难万难。”

    宫装女子语不惊人死不休,又是一个令人震骇的消息抛出,震的众人呆若木鸡,难以置信。

    “为为什么当初不把降临之地的信息一起带走?”青年神情愤怒地质问道。

    宫装女子瞥了青年一眼,淡淡道“防的就是你这种人,就怕有人知晓这个消息,不顾神宗宗规,回到九州世界寻找降临之地,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青年顿时憋的一张脸通红,根本无法反驳,他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念头的确是暗自寻找降临之地,找到那两位谪仙,只是被人如此直接地揭破,让他脸色很不好看。

    可惜,这女子身份颇为神秘,檀元长老都郑重警告不能招惹,他自然没有那个胆子反驳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惊呼道“快看,天地异象!”

    这人嗓门极大,听到这声惊呼,无数人抬头看天,又转头看向四方,这才发现,海面上竟然变得愈发红艳了,犹如血染,就连天边都浮起一抹血色,似乎血红的大海把天都给染上血红。

    不出片刻,不但海面上满布血红之色,连天空都红的渗人,宛如随时会滴下鲜血一样,天海血色汇聚成一线,仿佛整个天地都被鲜血包裹、笼罩,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气息涌动而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