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50 仙言

章节目录 850 仙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所有人中,叶默是唯一不知内情的人,故而纳不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只知道鲲鹏神宗“棋子”虽然被种下想法,但自由度是很大的,想什么,做什么都随心所欲,不像被人下禁制那样,随便有什么不好的念头都要遭到反噬,因此叶默才敢这么说。

    按说以叶默的心性之沉稳,不应该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

    可谁能理解他的憋屈。

    虽然现在是特殊时期,但如果没有非凡际遇,想要飞快突破修为,也是不实际的。

    想要弥补修为太弱导致的战力差距,就只有通过法术、法器等等外在东西改变,各系妖灵就是叶默的目标,因此,叶默不顾危险,算计了鲲鹏神宗一群修士,为的,就是得到金乌族妖灵。

    这可是顶尖的火系妖灵,即使是在鲲鹏神宗也不会有多少,这头金乌很可能是这一分支最后一头金乌了,也差不多是叶默最后的机会,如此冒险,叶默觉得还是很值的。

    叶默也觉得,这些鲲鹏神宗的人再无耻,也不至于忘恩负义,强行抢夺他的金乌。

    然而,他太小看这些人的霸道程度了,竟然完全不将他当自己人,而是当成了奴仆、牲畜一样剥削,直接就要强行抢夺。

    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还费那么大的功夫算计什么,这些人死多少都和他没关系。

    费尽心机到手的金乌,还没捂热乎就要交出去,换做谁也有火,这些人的无耻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当然,叶默也不是一时热血冲头做出这样的事。

    现在鲲鹏神宗才刚开始准备入世而已,真正入世还不知是什么时候,自己又是鲲鹏神宗驻扎在南魔最大的据点不动城安排的南魔掌控者,只要这些人不蠢,就不会真的对自己怎么样。

    至于得罪之类的,如果谁还抱着不能得罪这些人的想法,那就真的太蠢了。

    在鲲鹏神宗这些人的眼里,一切天赋资质不足的生灵出现在这世上,就已经得罪了他们,即使讨好他们,也毫无用处,这些人也只是将普通生灵当成奴仆。

    不管得罪不得罪,他们都是这样的态度,也就无所谓得罪不得罪了。

    但是,叶默此刻还是感到有些纳闷,自己都打算交出金乌了,这些人反而一个个傻了,不言不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窦启灵脸色阴晴不定,几次变幻后,冷冷的目光一扫其他修士,众修士当即作鸟兽散,随后窦启灵才看向叶默,瞪视叶默良久才涩声道“收起来,下次若再让本座听到这种辱及神宗的话,必定严惩不贷。”

    说完,冷哼一声飞走了,留下发呆的叶默一脸不敢置信。

    宫装女子看了叶默一会儿,朱唇轻启,淡淡道“运气不错。”

    的确是运气不错,叶默并不知道当年有人反出鲲鹏神宗的事情,却歪打正着,戳中了众修士所忌惮的点,不是运气是什么,但不管怎么说,叶默的金乌是保住了。

    这金乌不是金乌王,宫装女子自然看不上,因此随口说了一句,便也飞离了此地。

    萧剑云等人也纷纷飞离,血王后人六道冷眼一瞥,冷笑道“希望种子萌芽的时候,你还有这样的胆魄。”

    他这么说自然不是没有道理的,反出鲲鹏神宗,这样的事情说起来简单,其实决定起来是很艰难的,这十多万年也就一个成功而已,否则鲲鹏神宗也不会毫不在意。

    对于修士来说,修为越低,就越受“种子”控制,想要生出反鲲鹏神宗的念头,几乎不可能,但凡反了的,修为不够,还是成为一抔黄土。

    这些鲲鹏神宗修士之所以忌惮,是因为种种原因,还有叶默的特殊身份,杀不能杀,又不能坐视叶默的“反出”念头蔓延,继而将这种想法蔓延开去,这才不得不妥协。

    不过,这也只是一时平静而已,叶默这一次是把这些人得罪狠了,说不定还会到闻人白猿面前告他一状。

    叶也没想那么多,这样的极品火系妖灵太少,冒些风险也值得。

    争夺金乌的风波平息下去,鲲鹏神宗众修士继续分散搜寻未陨落的金乌,这一次,所有人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既然能寻到一头重创的金乌,就很有可能再寻到一头,容不得他们松懈。

    “家中有米不愁吃”的叶默本就没多少心思搜寻,眼下金乌到手,更没那个心情了,轻轻一拍储物袋,取出灵兽袋,又将金乌从灵兽袋中放出来。

    金乌遭受重创,又被叶默封住大半修为,只能凭借那一丝法力漂浮在半空,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自动忽略掉其他人的羡慕嫉妒之色,叶默抬手打出几道法诀,在周围布下一个隔音禁制,摸了摸鼻子,打量起眼前的金乌来。

    金乌身长数丈,双翼展开近十丈,身形颇为巨大,浑身翎羽金黄璀璨,根根笔直如剑,锋锐如刀,但看起来又无比柔滑,仿若丝绸,释放丝丝热力,头顶处还燃着一团拳头大的金色神火。

    “你叫什么名字?”

    叶默随口问道。

    可惜,金乌心灰若死,眼中光芒黯淡无比,丝毫不理会叶默的发问。

    叶默也不灰心,继续随口问了几句,金乌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失魂落魄。

    就这么连续问了十几句,叶默不依不饶,如果有不认识叶默的在此,说不定会认定叶默天生话唠。

    “你们金乌族受谁的指使?或者是蛊惑,竟然要灭掉这些鲲鹏神宗的人,这种恨不简单,别跟我说什么保护金乌王逃走,鲲鹏神宗的人自大自满,看不到这一点,我看的很清楚。”

    随意询问十几句后,叶默陡然话锋一转,声音变得凌厉,咄咄逼人。

    隔音禁制已经设下,同等的修为,叶默也不担心被两位尊者察觉到。

    闻听此言,金乌黯淡的目光突然闪过一抹光亮,一闪而逝,很快便又消逝下去。

    “不用伪装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的眼睛出卖了你。”

    叶默成竹在胸,自信地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金乌心下暗叹,叶默连续十几句随口询问,让它警惕性降低不少,然后突然一番话触动它内心最深的秘密,让它心绪情不自禁地波动了一下,而且这一丝小小的波动,被叶默清楚捕捉到,它想装也装不下去了。

    叶默连连摇头,满脸不信,说道“我说了,我不是鲲鹏神宗那些人,这些话对我没用,说吧,你们为什么要自爆。”

    “你是怎么看出问题的?”

    金乌没有回答叶默,反而问了一句。

    “我说了你就会如实回答我?”

    叶默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犹豫了一下,金乌还是微微点头,它感到很奇怪,鲲鹏神宗的人都没发现,说明族人们和它做的天衣无缝,这个青年又是怎么看出问题的。

    “原因很简单,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叶默微微一笑,说道“鲲鹏神宗的人不简单,肯定也能看出问题来,毕竟你们只是为了保护帝昊离开,没必要整个族群自爆,以你们的身份,相信回到鲲鹏神宗也不会有什么事,反而会有很大的好处,可你们却选择自爆,痕迹有些过于明显了,就好像有天大的仇恨一样。”

    “再有就是你的假死,你伪装的很不错,可你不该让那报废的法器也出现,从那法器的报废程度,我就能看出来,你顶多就是受重伤,并未陨落,之所以假死,就是为了积蓄最大力量,一举袭杀鲲鹏神宗修士。”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袭杀的想法,是你私自的决定吧?自爆和袭杀,我很奇怪,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这么仇恨鲲鹏神宗。”

    “鲲鹏神宗未必想不到这一点,但他们的自大和自满,绝不愿意去承认这一点。效忠鲲鹏神宗无尽岁月的金乌族,竟和逆伐军那样,将神宗视作了生死大敌。他们不愿承认,也不愿去想,只会把这一切当做意外,认为你们离开神宗太久了,对神宗有了陌生感,这才不顾一切反抗。理由虽然勉强,但他们绝对乐意接受,可惜,我不是鲲鹏神宗的人。”

    叶默一番话,让金乌瞠目结舌,半晌无言。

    良久,金乌才苦笑着摇头,它自以为天衣无缝,报废的法器,就是为了降低鲲鹏神宗修士的警惕心,但问题也正是出在这,眼前这个青年竟然从法器报废程度看出它没有陨落,这让它感到一阵胆寒。

    “到了现在还不肯说吗?老实告诉你,我本人就和逆伐军中一位重要人物有着紧密的联系,你还担心什么?”

    叶默很有耐心,继续劝说。

    “逆伐军?”

    金乌满眼疑惑,显然没听过逆伐军。

    叶默愕然,但随即就想到,土著妖族十万年来都没离开过这里,真古以前的事情或许还清楚,如今的事情就未必知道了,不由一拍脑袋,解释道“就是鲲鹏神宗内部,始终在对抗屠凡这一宗旨的一群人,他们表面上对鲲鹏神宗绝对忠诚,但其实暗地里却是组织了一个逆伐军,处处和鲲鹏神宗对抗。”

    金乌吃惊不小,它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鲲鹏神宗如今变化那么大么

    一时间,金乌心中纷乱无比,随后又反应过来,叶默和他说了如此秘密的信息,自己的下场

    不过随后它就摇头失笑起来,它的命都在叶默手中,怎么处置还不是叶默一个念头的事,只不过这个秘密一说出来,它是彻底没退路了。

    “你还不肯合作?”

    见金乌许久没有动静,叶默渐渐失去了耐心,皱起眉头道,他好话说尽,办法用尽,这金乌还不肯合作的话,他也只能直接夺取妖灵,物尽其用了。

    “我名帝旭,是帝昊的胞弟。”

    金乌终于松口了,不过一句话却是让叶默有些发愣,心中又惊又喜。

    紧接着,金乌便继续道“你很好,猜的很准,我们金乌族的确是有目的的,之所以要自爆,就是打着和这些鲲鹏神宗修士同归于尽的算盘,我假死袭杀,也是要击杀这些鲲鹏神宗的人。”

    “为什么?”

    叶默不解。

    “这是我金乌族的劫数,这样做,也是血王大人的命令。”

    帝旭眼中涌现一股火热与崇敬。

    一句话却是让叶默大惊,万万没有想到,这背后竟然还有血王的影子,陨落十万年之久,却依旧狠狠算计了鲲鹏神宗一把,这个亏,鲲鹏神宗吃的毫无脾气,被人跨越十万年算计,还能说什么?

    不等叶默继续发问,帝旭便继续说道“血王大人说,一切命运与劫数都是注定的,九州终归会毁灭,走向末日,而众多生灵做了什么,做过什么,决定着能否活下去,甚至是登仙。我族的劫数,也是世间生灵的劫数,只不过血王大人逆天改命人,让我族劫数提前到来,保存下我兄这一枚火种,以一族之命,换取他日重现辉煌之机。”

    “血王大人说了许多,但很多都十分玄奥,我至今也不理解,比如陨落的人,终究会归来,三劫轮转方归元。”

    这种缥缈到极点的预言,叶默也无法理解,所暗示的东西,恐怕也只有说出这话的人,以及经历这一切的当事人才会知道,索性懒得再多想。

    “他说,你们就信了?”

    叶默冷笑,显然不信这些荒谬的话。

    “为什么不信?”

    帝旭反而一本正经的反问道,让叶默不由噎了一下。

    下一刻,就听到帝旭失神般喃喃道“这些,可是仙人说的啊。”

    仙人?!

    叶默身躯猛地一颤,不敢置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