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63 废血脉

章节目录 863 废血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六族臣服,这股势力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惊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要知道,整个空间里,也仅仅只有十二个高等妖族,金乌族被灭族,只剩下一个金乌王在,雾莲妖树族,也被灭族,龙马妖族,也被鲲鹏神宗所灭,还有囚牛一族,被南魔各宗所灭。

    十二个高等妖族,经此一事,只剩下八个,其中六个,臣服于鲲鹏神宗,整个空间的土著妖族,只剩下寒凰燕和貔貅二族。

    六大土著妖族归顺,让檀元长老喜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一连说了三声好,当目光转向南魔各宗和仙城同盟队伍,面上的笑容已经变成了冷笑。

    鲲鹏神宗本就强势,底蕴实力极强,如今又有一半土著妖族加入,哪里还惧南魔和仙城同盟的联手。

    不过,他并不打算让除毕方外的五族加入到围杀五系妖蜥的大战中,而是让它们去围杀血食妖蛟,兵分两路,好处可以最大化。

    身为鲲鹏神宗长老,他有这个自信对付仙城同盟和南魔联手,不敢说灭掉这二个势力,但对抗一番,一较高下,这个自信还是有的。

    远离二头妖兽千里外,一大群神色木然的血衣修士列阵而待,最前方二人,一男一女,正是血魔和青浣。

    “情况很不乐观,六个妖族归顺鲲鹏神宗了,至少当下,鲲鹏神宗的实力最强,势力最庞大,你的势力保存很好,但也不一定就能对付鲲鹏神宗,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青浣一身碧绿青衣,娇躯窈窕,凝望着远方天空道。

    她虽然是东妖古界派来协助血魔的,可到了现在,血魔很显然已经不受控制,和妖界的联系愈渐的少了,而她也视若无睹,她都不明白为什么帮助血魔。

    这一路上,血魔始终没有去寻找各处的高等妖族,抢夺符令,这一点她也想不明白,可惜血魔并没有给她一个回答。

    “这些蠢货,迟早都要臣服于我,这个时候他们说什么还重要吗?”

    血魔微微一笑,胸有成竹。

    青浣绝美俏丽的脸蛋露出一丝诧异,转过头看着血魔,她不明白血魔哪里来的信心。

    “除了血傀王,论起对这个空间的了解,谁也及不上我。”

    血魔不再看远空,踱着步道“他们对付这二头畜生不算难,可符令只有二十八枚,即使二十八枚都给他们,若是再来一个和这二头畜生比肩的存在,你觉得他们能对付得了么。”

    “你是说,血神宫内还有一头这样的妖兽?”

    青浣小嘴微张,神态娇憨,让血魔轻笑了一声,却是摇了摇头。

    “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头妖兽吗,血脉和模样也不对啊。”

    血魔满面笑容。

    顿时,青浣再也难掩惊容,青葱玉指指着血魔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受到压制?”

    青浣忍耐不住,眼中无比好奇。

    摇了摇头,血魔脸上带着一丝不解,笑道“当然受到压制了,只不过没有那么强,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是很明白,等我得到血神宫后,也许就会知道了。”

    青浣有些失神的点点头,这时血魔突然道“开始了。”

    转头望去,果然,五系妖蜥和血食妖蛟率先动手,一个扭动庞大无比的身躯,身躯浮现一层土黄。色的雾霭,覆盖在背部,雾霭凝固,变成大片坚硬无比的岩石。

    堪称惊天动地的力量轰然爆发,两只利爪在空中不断挥舞,恐怖的力量令人心惊,完美解释什么叫碰着就死,擦到就残。

    即使是子母妖蛇等高等妖族,也不敢强行撄锋,毕竟这头血食妖蛟的力量,完全不属于元婴层次,它们敢硬撼,下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分散,通通分散开,所有防御法器都用上,被打中绝非开玩笑的,不着急攻击它,先将小命给保住。”

    “都小心一些,血食妖蛟不算什么,你们的命才是最重要。”

    鬼族、土著妖族、二海妖族,上场的修士神情肃然,全身紧绷到极致,时刻谨慎小心,施展最强手段,寻到机会便疯狂轰击血食妖蛟。

    另一边的五系妖蜥处,景象更为壮观,毕竟所有势力中最强的二个势力,都在对付五系妖蜥。

    符王后人一拍储物袋,挥手一撒,漫天符箓如雨飘落,将五系妖蜥头上的巨型石壁轰的震颤不已,乱石穿空。

    释箭王后人泠千玺凝神抽箭,弯弓搭箭,眼中精光炽盛如火,周身气势在这一刻攀升到极致,一瞬间,周遭虚空都为之一暗,仿佛天地灵气,虚空光线,尽数被纳入了这一箭中。

    战王后人灵佚战,一柄陌刀横空,一步一动,都仿佛有千军万马齐鸣,一道闪破天际,将汹涌而至的滔天大浪劈的支离破碎。

    真魔大手印,万仙化魔,冰雪极光,灵骨妖雷

    诸多大神通法术、小神通法术,像不要钱一样,被鲲鹏神宗、南魔各宗、仙城同盟众多修士疯狂砸出。

    尤其是鲲鹏神宗宫装女子,南魔澹台不败,夏侯胤这三人,大神通法术惊天动地,让五系妖蜥都感到了些许压力。

    宫装女子一道雪色仙光照破穹天,无尽冰雪寒力如刀刮骨,极光所过指处,尽皆冰封粉碎。

    澹台不败的真魔大手印更是看家大神通,论起威力,真魔手印完全不能比,滔滔魔气凝聚的手印如上苍之手,凝苍天之力轰砸而下。

    饶是五系妖蜥以精粹无比的五系妖元结成五行阵盘,奋力防守,也被这一个手印拍的背上岩石崩碎纷飞,脚下开裂数百里,岩浆喷涌蹿出。

    夏侯胤更加的霸道绝伦,周身魔气澎湃,抬手掷出一副青铜古棺,古棺打开一角,无穷尸气、魔气狂涌而出,扑向五系妖蜥的阵盘,仿佛万千仙人都要转化成魔,堕落沉沦,竟然想要将妖蜥魔化控制!

    可怖的大战无休无止,本就退到千里之外的队伍一退再退,最后足足后退了数万里之远,整片天地的灵气都狂暴了,中央处彻底化为一片绝域。

    各势力无法参与厮杀斗法的修士,目放神光地眺望远空,神驰目眩,只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

    激烈可怕的一战,叶默并没有参与,他自己什么战力,他自己太清楚了,即使去了也没用,这已经无异于尊者的斗法,寻常人去了就是死。

    南魔修士队伍。

    夏侯思羽一对葇荑挽住叶默手臂,两道弯弯柳眉揪到一起,夏侯钧也目露担心,看着远空的斗法厮杀。

    他们固然对夏侯胤充满信心,可修为毕竟被压制了,而那五系妖蜥,却没有被压制住修为,或者说无法压制。

    这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目光转到不远处的仙城同盟方向,皇甫嫣、高渐等人赫然在立,作为仙城同盟修士,他们自然不希望仙城同盟的尊者受伤出局。

    目光再一转,转到鲲鹏神宗方向,刚看过去,叶默就是一愣,随即心下一笑。

    鲲鹏神宗队伍中,十几个修士正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可惜远空一战事关重大,谁也没那个心思这个时候大打出手,只能狠狠的瞪了叶默一眼,拿叶默没有任何办法。

    人群中,闻人暖长裙飘飘,并没有注意到叶默,目光完全凝聚在远空二兽身上,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她这副模样,难道姬九音也在围杀的人之中?”

    叶默暗自猜测,心中已经大致肯定,不由得叹息。

    说实话,尊者都有可能陨落,更何况是元婴巅峰的修士。

    大战激烈的令人咂舌,持续一个半时辰后,终于有人摇摇晃晃的飞了出来,那人竟是一个鬼族,浑身鬼气淡的几乎不可见,身形虚幻,已经濒临魂飞魄散的边缘。

    鬼族的人当即飞起,冲上去护住这个鬼修,以免被别的势力袭杀。

    随后,一个个修士重伤出局,只能勉力飞出战场,更多的连逃走都不能,直接陨落。

    陆续有修士不断逃离战场,最多的是鬼族和二海妖族,让这二个势力的修士脸色难看无比,感受到周遭嘲讽的目光,只能咬牙忍受。

    再往后,鬼族和二海妖族已经彻底出局,七大土著妖族也陆续有修士出局,实际上,围杀血食妖蛟一战,已经彻底宣告崩盘瓦解,而据回来的修士带回的消息,以及修炼瞳术的修士观察到的情况,血食妖蛟竟然没有受多重的伤,让各势力修士吃惊不已。

    这时候,血魔队伍中的血魔咧嘴笑开了,呵呵笑道“看,是我的,终究是我的,这二头妖兽各有二枚符令,正好,你我各一枚。”

    说完,血魔身体微蹲,随后整个人流星般飞射而出,展袍疾飞,飞快加入血食妖蛟战场。

    “血魔终于出手了,目标是血食妖蛟”

    叶默沉吟,看不透血魔的打算。

    数万里距离,血魔短短片刻便跨越,强势降临血食妖蛟上空。

    “一群废物,还是高等妖族呢,统统给本座滚!这血食妖蛟是本座的了!”

    血魔冷然一笑,扫视七大高等妖族修士。

    “好嚣张的人族。”

    “嘶人族,你想死了吗,本王不介意送你一程。”

    七大高等妖族修士怒视血魔,子母妖蛇族蛇王吞吐蛇信,蛇瞳冰冷如铁,看猎物一般看着血魔。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就是哪个所谓的血魔?走大运得了我血系先祖部分传承的九州下等土著?”

    血魔目光冰冷,看向说话的人,这人血发、血衣、血瞳,面色苍白无比,自然是六道,当今鲲鹏神宗所谓的血王一脉嫡系。

    “你得到了哪些传承,劝你最好乖乖交出来,然后随我回神宗给血系众先祖磕头赔罪,也许能饶你一命。”

    六道也冷眼看向血魔,丝毫不惧,一番话完全符合鲲鹏神宗的风格。

    他自然不会不知道,血魔是化神期的境界修为,但这里是血王的空间,高等妖族都被压制,他有这个自信打废、斩杀掉这个所谓的血魔。

    然而,回复他的并不是跪地求饶,交上功法、法术。

    而是血魔幻化出来的一道血影,这道血影速度快若闪电,几乎如雷系法术一样的迅疾,刹那之间就穿过六道的身躯,然后又回到了血魔的体内。

    “你你这是什么妖术?你对我做了什么?”

    同为血王传人,六道太清楚血系法术的恐怖与妖邪了,他不知道这个血魔用的是什么法术,更遑论抵挡、破解。

    “堂堂血王一脉,连血王的看家本领之一血影掠魂都不知道了吗?”

    血魔话中带着叹息。

    闻言,六道脸上顿时布满惊恐骇然,颤抖的手指指着血魔,说不出任何话,血魔的话让他想起了典籍里的记载。

    对啊,血影掠魂,血影一掠,魂归他人,生死不由己,他怎能不惊恐。

    这时,血魔悠悠开口了,声音轻淡“曾经有一门血系法术,名为血脉泯灭,不知你记不记得。”

    霎时间,六道眼睛瞪大,目眦欲裂,瞳孔缩得比针孔都小,浑身情不自禁地疯狂颤抖,如同筛糠一样。

    下一刻,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蓦然炸开“不要!你不能泯灭我的血脉,鲲鹏神宗血王一脉有所感应,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快快住手”

    “不知悔改血、脉、泯、灭!”

    血魔神情淡然,手掌一抬,一滴猩红的诡异的血珠悬浮在掌心滴悠悠直转,随着血魔一句话吐出,一连串法诀飞快闪烁完成,那颗血珠顿时停止了转动,随后破碎成一片粉色尘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