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68 诡异

章节目录 868 诡异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要说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狂涌的泪水终究是涌出了眼眶,夏侯思羽低吟道,抬手捂住叶默的嘴巴,不让他说下去。

    轻叹一声,叶默一手轻抚夏侯思羽后背,一手抓住覆盖在自己嘴巴上的手,然后轻轻挪开,沉声道“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但他还是死了,这是事实,你始终需要面对。”

    夏侯思羽一下扑入叶默怀中,泣不成声,如杜鹃啼血。

    血神宫外,夏侯胤微微低头,不再看半空的影响,沉默无言。

    不少女修士见到这一幕,比男修士感受更深,神情黯然,纪灵珊更是靠在萧统怀里,忍不住捂嘴落泪,脑海里回忆起这一段时间来,思羽那小妮子快乐的笑颜,滔滔不绝的给她说繆齐的变化,那副幸福的模样,让她心中更痛。

    她与夏侯思羽情同姐妹,却不知道,夏侯思羽心中还藏着这样一个惊人秘密,心爱的人陨落了,却丝毫不透露出来,还对一个赝品如此倾心

    她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在夜里的某个角落,这个令人心疼的少女伤心欲绝的模样。

    男修士没有女修士那么敏感,很快想到了另一个层面到底是谁杀了繆齐?叶默为什么会顶替繆齐?

    “夏侯兄,繆齐是这小子杀的吧?为什么思羽侄女没有击杀他,为繆齐报仇?”

    苏心玄等高层是早就知道叶默的身份的,但也没无聊到关心别人的感情,更何况死的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此刻出现的一幕,让他们念头翻滚,忍不住猜测,苏心玄更是看的极准,一语点破,但没有开口问出来,而是神识传音询问。

    “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有她的考虑,我不会插手。”

    夏侯胤深深闭上眼睛。

    他何曾不想杀了叶默,可是一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女儿那幸福快乐的笑脸,他就无法狠下心,而且,女儿也不准许自己妄动,他又能如何?

    玄关里,叶默任由夏侯思羽在怀里痛哭,却是不知道,这一幕丝毫不落的落入了皇甫嫣眼里。

    哭泣了良久,夏侯思羽才从叶默怀里出来,修长的睫毛垂挂着一滴泪珠,惹人无限怜惜,雪白皓齿紧咬着惨白的唇瓣,几乎要咬破。

    “你已经知道我不是繆齐,当初为什么没有一举杀了我,你完全有这个实力。”

    叶默将埋在心里很久的疑惑问出,这是他一直不解的疑问。

    血神宫外的无数修士,也都看着影像中的夏侯思羽,等待着她的回答,他们也很奇怪,夏侯思羽为什么没有击杀叶默报仇。

    夏侯思羽沉默不语,双眸有些失神,如同失了魂的傀儡,这副模样,看得叶默、夏侯钧、纪灵珊等人愈加心疼。

    良久,夏侯思羽才缓缓抬起螓首,眼中闪过一抹坚定,说道“我不管你是叶默还是谁,既然我能杀你,却始终没有杀你,也算是对你有恩吧?”

    沉默了一下,叶默微微点头。

    “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叶默奇怪。

    “继续繆齐的身份,你用什么法术,用什么功法法器,都不重要,只需要继续维持着这个模样。”

    夏侯思羽缓缓说道。

    这话一出,不但叶默,血神宫外南魔各宗也都是无数人变了颜色。

    “不可能!”

    叶默一口拒绝,假扮繆齐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眼下已经戳破,他怎么可能还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假扮。

    “只要一段时间就够了,出了血神宫,我就斩断过去,一心修行,求你,只要一点时间而已,让我拥有繆齐最后一天,我只有这个很小很小的要求,等离开血神宫,你的疑问,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答案,求你”

    夏侯思羽几乎哀求一般说道。

    “你”

    叶默说不出话,定定的看着夏侯思羽,目光无比复杂。

    他很想拒绝,可看着那双本该清澈无垢,爱意绵绵,此刻却满是哀求的眸子,他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好吧,我答应你。”

    叶默僵硬地点点头。

    夏侯思羽笑了,笑中带泪,却绝美而绚烂,令人目眩。

    陡然间,夏侯思羽身形骤退,白皙纤柔的玉手猛地交错,十指如游鱼飞梭,飞快交错,打出一连串法诀。

    “嗯”

    夏侯思羽仿佛十分痛苦,却强行忍住了,娇小的身躯不断颤抖,双手却无比稳健,坚定地将一套法诀打完。

    “噗!”

    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不少溅在叶默脸上,叶默整个人僵在原地,不敢相信地看着夏侯思羽惨白无人色的脸庞。

    “斩忆诀”

    叶默徐徐吐出三个字,脸上的不敢置信丝毫没有消退。

    在和夏侯思羽这段时间中,叶默曾听过,也见过夏侯思羽打出这套法诀,从名字就看得出来,这是斩却记忆的魔道法术。

    然而,魂魄与记忆向来都是一体,斩去记忆,和剥离魂魄相差无几,同样的痛苦,比凌迟都痛苦万倍,而夏侯思羽,竟然生生将一部分记忆给斩了!

    夏侯思羽娇躯摇晃几下,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叶默飞快上前,接住了夏侯思羽,讷讷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吐出一句“繆齐绝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夏侯思羽声音虚弱道“我好累,忘不了刚才的一切,做不到若无其事了。本来我想斩掉你来之后的一切记忆,可我做不到。”

    “在你看来,你是替身,戴着面具对人,可在在我看来,你就是繆齐,我舍不得这段日子,不想忘掉它。”

    “我知道很快,这个梦很快就要醒来,但在这之前,请你好好接续这段记忆。”

    夏侯思羽昏过去了,失去意识前,仍紧紧抓着“繆齐”的手,生怕下一刻“繆齐”就会离她而去,消失无踪。

    看着夏侯思羽绝美的脸庞上未干的泪痕,叶默心中如同砸翻了五味瓶,感觉难以言喻。

    经过刚才的一切,他真的很想就这么离开,不想再一次面对伤心欲绝的夏侯思羽,更不想再一次狠狠揭穿这一切,更怕忍不住被这个痴情的少女打动。

    他不想再假扮繆齐,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承受不住这样的痴情,尤其这股痴情还不是对他,换做哪个男子都不想承受。

    但显然,夏侯思羽想到了很多,失去意识前死死抓紧叶默的手,没有给他离开的机会。

    时间点点推移。

    很快,夏侯思羽嘤咛一声,从昏睡中醒来。

    “繆齐?我怎么昏过去了?”

    脑袋还有些发疼,夏侯思羽捂着头道。

    “玄关里有变异妖兽,你被袭击了,我救了你。”

    叶默木然道。

    夏侯思羽眸中闪过一丝疑惑,美眸一扫周遭景象,说道“你骗我,根本就没有斗法的痕迹,繆齐,你不老实”

    “我刚祭出法器,它就被我吓跑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默很快意识到,夏侯思羽可能没斩掉进入血神宫的记忆,很快转移了话题,顺便佯作生气道。

    “我怕黑。”

    一模一样的回答,让叶默更加哭笑不得,想要敲少女一个爆栗,落到头上,却成了轻抚。

    知道“繆齐”不生气了,夏侯思羽嫣然一笑,唇角鲜血刺目,让叶默有些失神,轻轻给她拭去血迹。

    “我昏睡多久了?”

    突然,夏侯思羽意识到什么,一脸焦急的问道。

    “不久,一盏茶而已。”

    叶默宽慰道。

    随即,叶默将夏侯思羽扶起来,让其站在自己背后,这才向前而去。

    在玄关内并前行多久,叶默也不知道是否有变异妖兽,但小心无大错,将神识散布到极远,时刻防备着。

    夏侯思羽带着浅浅笑容,心中甜蜜,亦步亦趋跟在叶默身后,仿佛不论前方有多大的危险,都有这个高大但削瘦的身影为自己拦下,遮风挡雨。

    “繆齐。”夏侯思羽突然发声。

    “嗯?”

    “我昏过去的时候,你有没有亲我?”声音带着笑意。

    “繆齐”脚步一顿,转过头瞪了一眼少女,但涨红的脸庞却出卖了他的窘态,惹得少女笑声愈加欢快,如风铃响动。

    “平时给你亲你不亲,现在倒趁着人家昏过去,占人家便宜,坏繆齐。”少女似乎很想看到前面那道身影的窘态,继续说道。

    叶默佯作听不到,只是脚步一顿,然后继续前行。

    一个演的入神,一个忘的彻底,清脆的笑声悠悠回荡在漆黑的玄关,久久不散

    没过多久,叶默就见到了一个紧闭的房门,其上花纹密布,玄奥而诡异,和玄关周围不时出现的符文十分相似,让叶默警惕性大涨,身躯紧绷到极致。

    八系飞剑尽数祭出,环绕在自己和夏侯思羽身畔,叶默还不放心,又祭出二张十二阶法符,法符“嘭”一声炸开,一层薄薄的黄沙将叶默和夏侯思羽包裹住。

    多番准备,叶默才缓缓伸出手,按在门房上。

    房门内外都有锁,外面的锁并未锁上,叶默轻轻一推,房门便无声的打开来,房内一片黑暗,寂静无声,直到叶默将门完全打开,四周墙壁才诡异的燃起灯火。

    这处房间几乎不能说是房间,方圆近乎百丈,如一座大殿一样,空旷无比,连一件摆设都没有,似乎是个空房间。

    见叶默久久没有回应,夏侯思羽也走进来,四下一看便确定,这里真的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完全空无一物。

    “繆齐,我们走吧,怎么?没有丹药器,不开心啊?”

    夏侯思羽拉着叶默的衣袖,见叶默皱眉不语,打趣道。

    “血神宫可是血王的最后行宫,也是藏匿遗体的地方,不说当年的鲲鹏神宗,就是现在各宗的长老平静陨落,也会留下些东西吧?即使不贵重,但一定会有些东西存在,可这里”

    三世为人,叶默经历比夏侯思羽丰富而有经验的多,像这种地方,就没有多少是空的,除非有别的目的,因此他才感到疑惑。

    没想多久,叶默再次扫视一番房间,转身退了出去。

    “繆齐,你怎么会有仙城同盟的法器?”

    从房间出来,夏侯思羽忍不住问道。

    “说来话长,先不说这个,等出了血神宫再告诉你。”

    接下来,叶默和夏侯思羽继续前行,途中经过了许多房间,可惜,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空无一物。

    直到第七个房间,叶默和夏侯思羽才有所收获,但收获也不大,只得了一面十二阶盾牌,其余什么东西也没得到,这下,连夏侯思羽也心中起疑,感到不安。

    “难道有人先我们一步进来,取走了所有东西?”

    夏侯思羽不由猜测道。

    叶默正想点头,脑海里突然传来帝旭的声音“不可能,数万年来,从没有谁能够进入这里,更不可能取走这里的东西,你们要小心一些。”

    帝旭在叶默闭关的时候就已经重伤陨落了,此刻已经是妖灵状态,妖躯倒还存放在叶默的储物袋里。

    提醒了夏侯思羽一句,叶默和夏侯思羽各自又加了几个防御法术在身上,这才步步为营的继续前进。

    诡异的气氛,笼罩在所有进来的修士身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