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71 夏侯之殇

章节目录 871 夏侯之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血傀王?他就是血傀王!”

    所有人听到血傀王的话,神情纷纷大变,肃杀凝重,要么手掐法诀,要么已经把手按在法器上,随时准备出手,这一点,连鲲鹏神宗和血魔都不例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本,血傀王区区不过一个傀儡,鲲鹏神宗和血魔都是不会在意的。

    可从进入这一方空间起,他们就狠吃过血傀王的大亏,几没有哪个势力例外!

    初入此处空间的时候,各方势力就被血傀王操控的血傀浑水摸鱼,打了几次措手不及,根本难以防备这种突然袭击。

    在接近白骨天梯的过程中,各势力依旧受到血傀的无尽骚扰,而在白骨平原上,更是和血傀、骨傀血战了一场,直到现在,所有势力加起来的修士,只剩下不到二成!

    可以说,各势力修士,有五成归功于此处空间的特殊,或者说血王布下的阵法。

    而剩下的五成修士里,则有三成有余的修士,统统陨落消亡在血傀王操控策划下,怎能不让各势力修士印象深刻!

    当然,忌惮血傀王的原因是一个方面,最大的原因还是众修士猜不透,这里有没有血傀王的埋伏,万一又像白骨平原上那般,涌出来成千上万血傀,他们绝对抵挡不住。

    仿佛看出众修士的担忧和忌惮,血傀王轻轻笑道“各位无需担心,血神宫内,并没有其它血傀。”

    众修士没有理会,没有相信血傀王的话,保持谨慎,关注着血傀王的一举一动。

    血傀王也不再多说,淡淡一笑,目光微移,看到慢一步到来的叶默等人,笑意不减,说道“你们几个小辈,不该来的,付出的代价你们无法想象。”

    澹台不破冷冷的看着血傀王没有说话,苏沐清若有所思。

    夏侯思羽沉吟了一下,随后抱紧叶默的手臂。

    叶默听到血傀王的话,心中不由得一沉,但来都已经来了,他不可能后退。

    上下打量了一番血傀王,只见血傀王身穿一袭奇异古老的长袍,长发束起,面孔十分清秀,有一种凡俗国度的书生气度,若单看容貌气质,谁也不会相信,就是这个青年操控了无数血傀,导致各势力天才修士、顶尖修士陨落三成有余!

    叶默在打量血傀王,血傀王也在打量叶默,他感觉得到,这个年轻的小修士似乎不是那么简单,而且已经看出那些特殊法器的用意,但还是渡河了。

    “你负责看守这里吗?”

    叶默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这些人就要好好估量一番,这个血傀王的修为实力了,贸然激战不是明智之举。

    “看守?不,我不是看守,而是血神宫的半个主人,诸位贵客远道而来,我这个主人自然要扫榻相迎。”

    血傀王不急不缓地说道。

    闻言,众修士脸色微微一变,想到玄关里几乎空无一物的房间,难道就是血傀王做的?

    “血王命你看守血神宫,倒也算半个主人,可你违背血王之命,收走玄关所有宝物,这作何解释?”

    鲲鹏神宗宫装女子开口了,朝血傀王质问道。

    “其实你是想知道,血王大人给我下了什么样的命令,我会不会针对你们,是或不是?”

    血傀王笑了笑,一语揭穿宫装女子的真实目的,也不管宫装女子回不回答,接着说道“血王大人的命令有三个,一是不得针对任何想要得到血神宫的修士,二是守护血神宫,第三嘛不说也罢,反正与你们无关,不会针对你们。”

    “血王大人可没有命令,说不准许我取走玄关里的财货资源,留下的法器,足以证明我不是针对你们,只是把所有东西都集中起来存在库房罢了,得到血神宫,就得到一切,得不到血神宫,就空手而归。”

    澹台不破、苏沐清、夏侯思羽三人不禁有些暗怒,他们本来就难以参与最后的争夺,唯一的希望就是得到些好处,没想到到头来,一点好处都捞着。

    “第三个命令到底是什么?”

    窦启灵心中生疑,喝问道。

    “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质问于我。”

    血傀王笑意盈盈的脸庞突然一变,冷笑连连,看也不看窦启灵一眼,在他眼中,窦启灵已经与死人无异。

    “闲话少说,带路吧。”

    血魔开口说道。

    血傀王转头看了一眼血魔,微微沉吟,似乎在想什么,几息后才说道“好,这本就是我的职责,谁能得到血神宫,各凭本事吧。”

    众人脚步一顿,诧异与疑惑交织在每个人脸上,檀元长老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在下将与各位一起争夺血神宫。”

    血傀王淡淡道。

    “哈哈哈,好笑,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区区一个傀儡,争夺血神宫做什么,监守自盗?血王老糊涂了?”

    窦启灵哈哈大笑,嘲讽血傀王道。

    具南风等鲲鹏神宗修士眉头一皱,略有不满,但也没说什么。

    “这是在下请示过血王大人得到的结果,血王大人并不限制我参与争夺,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说完,血傀王不再理会众人,转身踏着血红花地,一步步向远处走去。

    众修士心中生出几分不安来,这血傀王只怕没那么好对付,到时候争夺起来,只怕会很惨烈。

    跟随着血傀王一路前行,走出数里便见到一面血色石碑伫立在地面上,石碑已经极其残破,彻底枯朽,仿佛一阵风吹过都能吹落一片粉尘,裂痕遍布,但依稀可见三个真古文字烙印在上面。

    血傀王径自来到血碑前,左手抬起成掌,轻轻按在血碑上,右手横在胸前,单手掐起法诀。

    “轰隆隆”

    地面猛烈摇动起来,在众修士的注视中,一座占地方圆千里的庞然大物在隆隆巨响中,从地下缓缓爬升起来,浮现出其真容。

    这竟然是一座宏伟无比的黑色、赤色交替的大殿,造型无比怪异,整体呈方形,四角各有一座巨大的偏殿,整座大殿雕镂无尽符号花纹,更有众多栩栩如生的妖族浮雕。

    在大殿顶部,是一个仿佛祭坛一样的建筑,白骨阶梯九十九层,最顶层是一个数十丈高的血色王座。

    看上去,这大殿不似一个住处,更像是一件法器。

    “这便是血王殿,血神宫的掌控者令牌就在里面,不过”

    血傀王深深地看了一眼那血色王座说道。

    “不过什么?”

    仙城同盟天渊尊者追问道。

    “多年前我曾尝试硬闯血王殿,但没有成功,而且,这大殿负责考验的系统也损坏了,也就是说,无法通过考验,就无法进入血王殿,得到掌控者令牌。”

    血傀王解释道。

    一番话让众修士脸色剧变,至于担心什么就不知道了。

    叶默心下愈加不安,他能感觉到,最大的危险,就在血傀王下一句话中。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以至少元婴期生灵献祭,给损坏的诸多阵法提供足够大的能量,否则它根本无法运转。”

    生灵献祭!

    众尊者们都是一愣,没想到是要生灵献祭,这事说好解决倒也好解决,但也不好解决,众人面面相觑,这一幕,在叶默看来更是后脑发凉。

    “思羽,立刻离开此地,快走!”

    叶默不由分说,就对夏侯思羽传音,同时准备将夏侯思羽推走。

    “谁也别动!不将此间事了,谁也不准离开!”

    窦启灵早就对叶默恨之入骨,看到叶默的动作,顿时明白叶默的想法,当即跳出来阻拦。

    “嗡!”

    空间微微震颤,一柄石剑横在窦启灵身前,项冷神情冰冷无比。

    “你们要做什么?!”

    看到二方又对峙了起来,仙城同盟修士和南魔修士又联合在了一起,怒视鲲鹏神宗的人。

    窦启灵嘿嘿冷笑一声,说道“坐骑这种东西,相信大家都有,但一般都是和自身境界相匹配的,我相信,在场没有谁是刚入化神期吧?所以坐骑肯定是没有带来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带坐骑,那这几个小辈”

    “我的确没有带坐骑,一个生灵都未呆在身上。”

    鲲鹏神宗的宫装女子黛眉微蹙,谁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自然是没有随身带着宠物之类的。

    “老夫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何况老夫也没有饲养宠物的习惯。”

    檀元长老也摇着头说道。

    其他各势力尊者也纷纷摇头,的确如窦启灵所说,在场的都是化神期这个境界的老人了,即使有坐骑,那也是化神期的,此行并没有带来。

    见状,项冷持着石剑的手青筋扭曲如蛇,神色愈发冰冷。

    苏沐清和澹台不破脸色也是无比冰寒,这样的意外谁也没想到,否则他们绝不会选择渡河,可此时已经晚了。

    “我说过,你们几个小辈,不该来的。”

    血傀王依旧轻笑,却没有丝毫感情。

    “玄关里不是有妖兽么,随便找一头来都可以开启血王殿。”

    叶默沉着脸,冷声道。

    “不行,此处空间内的生灵,都被血王大人诅咒了,无法达到要求。”

    “去你娘的要求!你这是在针对我南魔各宗!”

    项冷持剑指向血傀王,声色俱厉,大有一言不合,下一刻便开战的架势。

    “说话要有证据,血王本意是从尊者里挑出一个,谁也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巧合与意外,先是鲲鹏神宗阻击南魔,然后又是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擅渡血河,现在被针对,怨得了谁?”

    血傀王丝毫不给面子,冷笑不已道“献祭谁你们商量,速速做出决定。”

    “我们退出。”

    苏沐清尝试着道。

    “我没有意见,你问问他们,同意不同意。”

    血傀王戏谑一笑,转身去负手看着入口,仿佛陷入了回忆。

    “哈哈哈,小杂碎,我们之间的账,也该算一算了。”

    窦启灵狂笑不已,他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火,即使没有这档子事,他和鲲鹏神宗也不会放过叶默,一想到回到神宗面对的责罚,他心中更恨三分,狞笑连连。

    鲲鹏神宗众尊者中,只有宫装女子淡淡的瞥了叶默一眼,没有插手,其余人纷纷围过来。

    随后,二海妖族、鬼族、土著妖族的修士也围拢过来,这一幕,不由令南魔的五人脸色剧变。

    然而,下一刻,仙城同盟的天渊、地坛、灵雨三位尊者也围了过来,神色不善。

    “你们乾元兄!”

    项冷背上冷汗淋漓,看向乾元尊者,后者叹息一声,转过头不再看。

    “你们自己选吧,谁献祭?”

    檀元长老说道。

    “何必犹豫,我看这小杂碎就很好,反正他不是你们南魔各宗的嫡系。”

    窦启灵冷笑。

    “思羽”

    澹台不破心下一动,想要将思羽拉走,苏沐清眸中闪过一抹怜悯和叹息,示意项冷带夏侯思羽走。

    “不!我不走,他是我夫君,谁也别想碰他!”

    夏侯思羽猛地挣脱澹台不破的手,张开双臂挡在叶默身前。

    叶默目光复杂,抬手将夏侯思羽拦到身后,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思羽,你立刻随项前辈走,不要管我,我有办法自保。”

    叶默传音道。

    然而,夏侯思羽只是连连摇头,清泪潋滟,抱着叶默的手臂不放。

    这里可是一群尊者啊,就是她爹在这里也挡不住,更何况是叶默?她只当是叶默在安慰她,哪里会信,放手更不可能,她很清楚,一旦放手,她就再也别想见到她的“繆齐”了。

    “思羽,听话,我答应你,一定会安然回去。”

    叶默沉声道。

    他已经有所决定了,大不了就暴露微型世界,但他绝不会让这个已经让他无比愧疚的少女出事。

    不知为什么,夏侯思羽竟然微微点头应下了,叶默不由有些惊讶,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蓦然间!

    夏侯思羽抬手飞快打出一道法诀,下一刻便见到叶默的储物袋疯狂抖动起来,随后轰然破碎,一个秀小精美,一看就是属于女子的手镯飞了出来,其上镌刻着“思羽”二字,正是夏侯思羽送给叶默护身的手镯。

    这个手镯本来是夏侯思羽送给叶默护身的,可此时却迎风暴涨,将叶默牢牢箍住,更有莫名威能,让叶默一身法力和元气沉寂得如同一潭死水。

    “思羽!”

    南魔的人神色大变,叶默更是不敢相信,这手镯还有这种作用。

    “我知道你不是繆齐,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陪我做梦,现在梦该醒了,繆齐”

    夏侯思羽稚嫩绝美的小脸上笑颜灿烂,足尖轻轻一点,娇小曼妙的身躯飞快向后倒飞而去“哪怕天地破灭,我也会等到混沌重开,等到你回来。”

    转眼间,夏侯思羽便飞入了血王殿门外的玄关中,刹那间,玄关内横空劈斩出千百道璀璨无瑕的金光,金色光影迅若疾影横斩而过,仅仅一息的时间,金光便飞快敛去无踪。

    “嘭”

    夏侯思羽身躯支离破碎,身躯仍在倒飞,自下而上,逐渐化作粉尘,纷零飘飞。

    “羽儿!”

    血神宫外,蓦然响起一声震动天地的哀恸,霎时间,天地骤变,重重云天瞬间排云万里,漫天大雪纷纷落下,飘扬纷飞,片片如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