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80 劫!

章节目录 880 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出了天刺峰,叶默直奔宗外尸魃城而去,一路见到的诸多修士,无不打扮的邪气森然,抑或气质空灵,超尘脱俗,让叶默有种耳目一新与新奇无比的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途中见到的修士,同阶的要么对叶默冷眼视之,要么对叶默敬畏不已,修为境界比叶默高的,则无视叶默,或点头以示意,而修为境界比叶默低的,区别就不大了,无不对叶默敬畏有加,敬如天人。

    没有耽搁,叶默飞快来到宗外的城内街道。

    “叶叶默。”

    第一个认出叶默的人无比震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叶默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嗷的嚎起来“道衍主城城主叶默出关啦。”

    “什么?在哪里?”

    “就是那个以一己之力,击杀了十三尊尊者的修士叶默?天!此人竟然出关了。”

    “哼,这种卑鄙下流之徒有什么好推崇的,非我南魔之人,却混进我南魔,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连累仙尸公主思羽陨落,该杀。”

    “就是,此人该千刀万剐,杀了十三尊尊者又如何,投机取巧之辈罢了。”

    “呵呵,投机取巧?易地处之,你能做到?”

    叶默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出现,竟然引爆了整条长街的喧嚣争论,更有蔓延到更远的街道的趋势,让叶默有些始料未及,眼见得有的修士已经争的面红耳赤,即将大打出手的惊人情形,叶默连忙施展破空闪,几个闪烁后躲进了一条街道内,再出来时已然变幻了模样。

    叶默消失后,争论顿时消减不少,但很显然,不说整个南魔,至少尸魃城内,众多修士已经分成了二派,一派是挺叶派,一派则是惋惜思羽,针对仙城同盟的仇叶派。

    走过几条街道,叶默不由对自己变幻形貌的决定庆幸不已。

    在这短短的路途里,叶默已经看到三起争执,要不是双方死死克制,说不定已经斗起法来了,这让他没想到,难道自己的影响力已经如此大了?

    沉思一番后,叶默才想明白,自己影响力大是一方面,但更大的原因,估计还是如今南魔变天,自己则是引子,更是仙城同盟与南魔联系的中间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影响。

    说白了,谈到自己,无不牵扯着仇视仙城同盟和亲近仙城同盟二派的神经,自己只是起了一个引子的作用,由此也可以看出,二派的矛盾已经十分激烈,暗流涌动。

    不过,叶默并不担心什么。

    南魔变天了,各个宗门大权都掌握在掌教手中,说一不二,权势深重,可谓是一言九鼎,如果这样的大权在手,都不能掌控宗派喉舌,南魔风向,那他们也就不配当一宗掌教了。

    眼下这些人争归争,但肯定影响不了人族最强二大超级势力联手,这一点,叶默深信不疑。

    等到叶默离开尸魃宗时,叶默总算了解什么叫仙魔节。

    在凡俗世界中,国度无数,根据地域与国度、文明不同,诸多节日也都有不同,有的是与国有关,如建国,如纪念功勋人物和出色帝皇,如供奉先人,或莫须有的仙人,又或者是莫须有的坊间传闻形成节日,总而言之,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因此,仙魔节的来历也很简单,源于修仙界数万年无修士飞升的悲观绝望与期盼。

    说起来,这还和南魔各宗之一的刹音宗有关。

    就在距今二、三万年前,刹音宗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是天生的音道不世奇才,五岁哼曲成歌谣,千里乡间传唱,十二岁凭借一曲箫歌,打动当时大他一百七十余岁的拜月教派元婴老祖,同时被刹音宗收为掌教关门弟子。

    百年后,此人出关,连败无数南魔天才,刹音掌教亲自上拜月教派提亲,却不料,那位老祖已然仙逝。

    这一打击,使得这位奇才一度黯然消沉,最终创出一曲红颜绝,让无数修士闻之落泪,令各方仙子、妖女、灵女、鬼后,无不倾心,但这位奇才却丝毫不为所动,携简单囊开始走遍世间之旅。

    他的脚步,遍布九州四海,二陆各界,更遨游在古籍记载的古代修仙界中。

    这期间,一位九尾妖族狐女始终追随着他的脚步,随他行走世间,将其打动,伴随其左右,最后隐姓埋名于深谷,琴音彻谷,红狐添香,传为不世佳话。

    后妖族发动震惊世间的攻势,进攻人族所有领土,这位奇才携狐女与一只幼狐入世,再此以一曲仙魔劫震动当世,让无法计数的妖族自绝修行之心,带着释然的笑容沉眠,彻底陨落!

    大战艰难得胜后,这位奇才回到刹音宗,说起数百年间游历与遨游古代修仙界的感慨,情不自禁弹奏了一曲仙魔劫,让无数魔修先是痛哭流涕,随后又癫狂大笑,彻底释怀,不少修士在心境剧烈变化下,竟然纷纷突破。

    正是由于此奇才,与其创出的仙魔劫,让无数魔修深感修行之艰难,但也生出更强烈万倍的渴望,渴望有朝一日能飞升,进入仙界,达成数万年来无数先辈未完成的夙愿。

    仙魔节正是为了纪念此奇才与此曲,以及激励无数南魔修士而诞生的节日,也是南魔罕有的节日之一。

    “仙魔劫到底是怎样的琴曲,竟然让整个南魔引为纪念,因此而多了一个节日。”

    对于这首曲子,叶默自然是无比好奇的,不过,没有足够的乐道修为,是绝对无法弹奏出这首曲子的精华的,一路过来也无人弹奏,因此叶默也就没有这样的耳福。

    不过,让叶默颇有些惊喜的是,竟然有刹音宗的强大弟子,在道衍主城演奏仙魔劫,这让叶默又是惊喜,又是疑惑。

    来到道衍主城,叶默就被眼前的热闹景象震惊了。

    道衍主城区区一年间,竟然扩大了三分之二,即使如此,各条街道也是人满为患,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各家各户或挂起魔气森森的恐怖灯笼,或悬起明亮照人、灵气氤氲的宝珠。

    魔气与灵气交杂,仙与魔同在,如此景象遍布南魔每一座魔城。

    更令叶默惊异的是,来来往往的不仅仅只有魔修和仙城同盟修士,还有鬼修、妖修、灵修等等,简直是各大势力的大杂烩,让人眼花缭乱与震惊。

    穿过人流如织的街道,叶默耳边响起的尽是“祝阁下仙途魔途坦荡,早日飞升”之类的话,让叶默暗感好笑之余,也是感慨不已。

    好不容易,叶默才挤到城主府来,未曾想到,这里早早就聚满了人,热闹的景象,比之商业街都恐怖几倍,而且无一不是修士。

    无奈之下,叶默找了昏暗的角落,披上一件黑色斗篷,来到常非面前露出真容。

    “城”

    常非激动不已,想要唤出叶默的名字,被叶默连忙制止,然后才恭恭敬敬的将叶默迎进去。

    回到熟悉无比的城主府,叶默和常非一路穿过几间庭园,最后来到会客殿中,这一看之下,叶默不禁又有些呆滞了。

    在他眼前,会客殿与殿前的庭园已经摆满了桌椅,而桌椅上坐着的,赫然是各宗各派的元婴一代天才修士,各宗第一代传人,就在会客殿内的首桌上。

    看到叶默呆滞的模样,常非笑着给叶默解释道“城主无需奇怪,他们都是为圣香仙子的仙魔劫而来,甚至”

    说到这,常非在叶默耳边耳语了一番,让叶默更是吃惊。

    到了这里,叶默也不用再隐藏模样了,现出本来面貌和在座修士一一打招呼,在座的修士惊讶之余,也纷纷言笑晏晏的回礼。

    “叶哥,你出关了。”

    “城主,你终于出关了。”

    “叶兄。”

    进入会客殿,在座修士纷纷致意,道衍主城的元婴修士更是惊喜不已,他们本还以为叶默赶不上如此盛会,没想到如此凑巧,叶默终究还是出关并来了。

    “义父。”

    原本闷闷不乐的叶血月见到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模样,欢快的喊了一声,几步跑来,狠狠扑进叶默怀中。

    自从和四海妖族血战之后,叶默遇到的事情数不胜数,除了一开始迁移城池时有空陪她,后来几乎没怎么见过叶默影子,如今再见,叶血月怎能不思念,扑进叶默怀里便粘着不肯离开了。

    叶默不由得轻笑着摇头,对在座各宗的第一传人见礼,随后轻抚着叶血月小脑袋,安抚道“先去你义母那里,为父要去见一见各位前辈,一会儿就回来陪你,好不好?”

    叶默这话一出,在座各人反应不一,墨灵俏脸微微一黯,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皇甫嫣则俏脸微红,很快便感觉有些不妥,一面喝酒,一面僵起俏脸,佯作不在意的样子。

    南魔众人则脸色微微一变,尽管早就知道这件事,可叶默如此果断否认和思羽的感情,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在他们看来,思羽这个小妮子很讨人喜欢,叶默如此伤害她,怎么就能做出一副毫无感觉的模样,当下,几人的脸色便冰冷了下来,尤其是纪灵珊、澹台不破、夏侯钧三人。

    叶默也是无奈,安抚好叶血月后,便前往会客殿的偏殿。

    一开门,叶默也是感到颇为震撼,放眼望去,在座无一不是南魔赫赫有名的超级大人物,尊者级存在,傲视整个南魔。

    “晚辈叶默,见过澹台教主、夏侯宗主、苏宗主诸位前辈。”

    叶默给众尊者一一行礼,看到夏侯胤神色不虞,心下苦笑。

    “叶小子,你在会客殿说的话,我们可都听到了。”

    苏心玄若有深意的笑道。

    叶默不禁心下直翻白眼,对苏心玄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做法感到无言,又无法不解释,只得连连告罪,苦笑道“不是小子毫无愧疚,狼心狗肺,小子本就是个替代品,害死思羽心中已经万分愧疚,怎能再污她名节,即使小子说对她有意,更有愧疚,她又可会在意半点?她未在意,我等活生生的人却难以忘怀,这”

    “哼,你倒是会说。”

    夏侯胤冷哼一声,没有再看叶默。

    “的确挺会说,好了,暂时没你什么事,出去吧。”

    苏心玄见效果达到,挥挥手让叶默离开,叶默拱手离开,同时递上一个感激的眼神。

    回到会客殿,叶默坐在首座,刚坐下,叶血月便粘了上来,和皇甫嫣一大一小,坐在叶默身边。

    不多时,虚空中陡然传来一阵激昂的琴音,所有人闻声,手上动作纷纷停住,喧闹的声音瞬间消散,同时转头看向庭院外。

    习习夜风中,一道黑色的影子凌空踏月而来,长袖舞空,琴音如枪剑崩响,每铮鸣一次,那道黑影便更近一分,最后身影盘坐于庭院上空。

    来人竟是刹音宗第一传人计圣香,她一身漆黑霓裳,轻纱披身,三千青丝漫空飘荡,衣裳紧致而艳丽,小腹、香背、**、葇荑在漆黑的轻纱下朦胧欲显,颇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美感。

    如此打扮的计圣香,让下方无数修士目光呆滞,不但因为其极致诱惑的打扮,更因为

    平日仙子打扮的计圣香,此刻犹如勾人心魄的魔女,罩体的轻纱如魔气缭绕,轻纱之下的娇躯莹白曼妙,如魔鬼一般,给人以无限诱惑。

    精致的瓜子脸上,两个浅浅梨涡和雪色琉璃般的美眸,更是令人神驰目眩。

    魔女般的打扮,仙子般的圣洁出尘,两种迥然不同的气质糅合在一起,竟有种令人心潮澎湃的心动,让无数修士如见仙人,呆滞的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计圣香看破红尘般淡漠的目光一扫众元婴修士,玉笋般的十指轻轻滑过十弦琴,一片袅袅琴音徐徐奏起。

    不过一个开头,却让无数修士动容,叶默忍不住开口道“这是什么曲子?”

    “仙魔劫。”

    澹台不破冷然道。

    叶默更是震惊,感受着琴音中的坚忍、哀恸、黯然、绝望,这种绝望直击他的灵魂深处,隐隐间,竟生出对修炼一途的绝望。

    “我纵观修仙界数万年历史,仙界早已封禁,成为传说,既无法成仙,修炼又有何用?道与长生,何在?”

    冥冥中,叶默仿佛听到一个绝望凄然的低吟,忍不住心中悲恸,想到三世苦修,到头来却始终都是落入轮回,即便强如紫鹏皇又如何,还不是敌不过命运,不为仙界所容,黯然入轮回?

    既然如此,修仙,又有什么意义,数千年后,还不是化为一抔黄土,比凡人强,也只是强大一些的蝼蚁,不成仙,一切都成空。

    大道,到底在何方?难道苦修三世的最终结果,就是随着这一方世界崩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