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893 恐怖深渊

章节目录 893 恐怖深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各自都注意些吧,这黑洞土族称为放逐渊,曾经土族中违反土族禁忌与滔天大罪的罪人,都会押送来此,抛入黑洞之中,彻底放逐,因此称为放逐深渊,没有化神的修为,很难抵挡的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长虫低沉着声音说道。

    闻言,那些不知道黑洞之恐怖的人,心中都生出一股深深的忌惮与惊惧来,化神的修为才能抵挡啊,即使自认不弱于化神修士又如何?谁敢拿命去尝试?

    从初到小星空的震惊与赞叹,到现在的忌惮生畏,间隔不到三十息,可谓巨变,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复杂,默默飞入青铜廊道之中。

    进入青铜廊道,叶默等修士便发现,无需凭修为硬生生抵挡真空环境了,在廊道内可以自由呼吸,这一发现,让叶默等人又是一番惊讶。

    “这里是星空走廊,前面这一段有十丈,是出发点,在这里最安全。”

    “十丈后便没了上、左、右三侧墙壁,需要直直前行,但一路上,有无数土族秘技烙印和巫术法则封印,一旦触动,将引来无穷无尽的攻击,一旦被逼出廊道外,便会被吞入放逐深渊。”

    “在无数年以前,这一路上可谓危机四伏,土族需要扛过大部分才能抵达秘境,不过,历经无尽岁月洗礼,已经失效了部分,如今剩下八成路段有危险,二成是安全的,可以作为暂时的休息之地。”

    “在星空走廊二侧,这些白色的空间入口,是一个个传送点,相互之间连接,但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或送回起点,或直接送到秘境,或多个人送到同一处传送点,或传送到一处极危险之地,毫无规律可言,此处的规则与危险就这么多,各自保重吧。”

    长虫厚重的声音缓缓给众人说道。

    “这不公平,无论怎么看,都是便宜了体修,对我们这些炼气修士也太不利了。”

    仙城同盟领头的萧绝很是不满,怒声说道。

    这萧绝就是在白族岛屿上,想要对叶默“清理门户”的领头青年,修为元婴九阶,也算是一个天才人物了。

    他这话一出,其他人深有同感的点头。

    即使不全部硬扛着过去,通过无间隧道前进,无论是传送到危险的地方,还是二个,甚至更多人传送到同一地点,论反应与应对速度,肯定是体修强一大截。

    本身体修就擅长肉身,反应自然不慢,而炼气修士,元神强大是一回事,身躯能不能跟上极限反应就是一个未知了,这在修仙界是很普遍的事,你能看清对手的出手与攻击方向,但未必就能抵挡的住。

    如果炼气修士和体修相遇,那更是灾难,腾挪空间太小,施法又来不及,只能以法器硬撼,这如何能拼的过体修?

    当然,土族是不用担心的,所有土族都是高阶力士,并没有圣力士,萧绝担心的是妖族和叶默。

    “土族没有求你们来。”

    长虫不无嘲讽的说道,一句话把萧绝噎的说不出话来,一张脸涨的通红,心中暗自发狠,要把七星秘境掠夺一空,占为己有,绝不给土族留下。

    见长虫没有再说话,众修士便飞快准备起来,一层层的防护罩往身上加,各种防御法器,无论肉身防御法器还是守护元神的防御法器,统统祭了出来,将周身保护的滴水不漏,然后又是一把把符箓捏在手上。

    更有的修士,已经取出腰带、绳索等法器,绑在腰上,随时做好跌出星空走廊的准备,到时,这些准备就是一条命啊。

    “嫣儿”

    叶默下意识看向皇甫嫣,想要将其劝留下来,但一转头就见皇甫嫣取出了一条通体褐色,犹如藤条一般的物事。

    “疾!”

    飞快打出几道法诀,皇甫嫣手上的藤条便死死缠绕在她和叶默身上,随后,皇甫嫣嫣然一笑,如琼葩绽开,笑道“这下你不用担心我走丢了吧?”

    闻言,叶默不由得一愣,钢铁磐石般冰冷的心顿时一软,轻轻刮了刮伊的琼鼻。

    澹台不破、苏沐清等人脸色怪异,萧统见状若有所思,然后解下自己的腰带,打出几个法诀,同样把自己的道侣纪灵珊绑住,另一头也绑在自己虎腰上,惹来佳人风情万种的白眼。

    不时注意南魔这边的萧绝见到这一幕,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低声怒喝道“皇、甫、嫣!”

    南魔众人都当做没听到,叶默更是取出了炼月索,让其柔软下来,又在他和皇甫嫣之间再绑了一条绳索,带着深意的目光让皇甫嫣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

    光是一条皇甫嫣系上的法器,叶默可不相信如此皇甫嫣就会没事,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相信,皇甫嫣一定会解开法器,绝不会拖累于他,所以他又系上一条以防万一。

    事实上,皇甫嫣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可惜被叶默一眼看破了。

    见状,纪灵珊自然也学了过来,自己也主动把自己和萧统绑起来,无论谁出事,都别想解开法器,以自己的陨落,换取对方的生存,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剩下的人相互看了一眼,有绳索类法器的,也都纷纷取出法器,与其他人绑在一起,这是数个势力之间的厮杀争斗,能多一个人相助,自然好的多,有的修士更丧心病狂,三个、四个人绑在一起,至于如此能施展多少战力,就只有天知道了。

    南魔这一边,也是各个修士绑在一起,而且都是二件法器绑住。

    众多南魔修士中,除了纪灵珊有道侣外,剩余的四个女子,紫晶冰女景雪烟,杀音魔女计圣香,月桂仙子鱼婉容,心魔女苏沐清都没有道侣,计圣香和鱼婉容绑在了一起,景雪烟则独自一人,没有与任何人一起。

    苏沐清眸子里闪动思索的光芒,然后取出一条绳索类法器,将其一甩,绑住夏侯钧,拉了过来,夏侯钧瞪大了眼睛,人都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拉上了贼船,只能瞪着苏沐清绝美的倾国容颜。

    如此一来,众人很快分好了队伍。

    叶默和皇甫嫣一组,萧统和纪灵珊这对道侣一组,计圣香和鱼婉容一组,苏沐清和夏侯钧一组,古天方和项渊一组,柳知絮和瘟连易一组。

    剩下的只有三个人没组成队伍,分别是澹台不破、景雪烟,以及可怜巴巴的望着众人的白小婉。

    叶默一拍额头,心道“怎么把这个小麻烦给忘了。”

    然后目光一瞥,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澹台不破身上,说道“澹台,你带一带白小婉。”

    “凭什么?景雪烟也能带她。”

    澹台不破皱眉,一个高阶力士的小角色,他不屑带着,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子。

    “你实力是我们所有人里最强的。”

    “那也不行。”

    澹台不破仍然拒绝。

    “你不行?”

    “激将也无用。”

    “别逼我。”

    “你就是把那东西拿出来,我也不会”

    澹台不破硬气的很,正说着,便察觉一道劲风袭来,当即抬手挡下,然后额角青筋直跳,恨不得把叶默痛打一顿。

    自己话都没说完,就把“家法”扔了出来,这是赤。裸裸的以权谋私啊,偏偏自己还不能拒绝。

    自己说的硬气,可接住玉简的一刹那,澹台不破就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叶默的命令,因为这个要求其实并不离谱,他没有理由拒绝。

    “给我一个理由,否则就是这东西也无用,大不了回去接受宗规惩罚就是。”

    其实只是要一个台阶而已,叶默顿时笑了,随即肃然道“她很重要,对于我来说,比一件大神通法器还要来的重要。”

    “好。”

    澹台不破也松了一口气,也不废话,抬手将白小婉摄了过来,引得白小婉娇躯一紧,浑身僵硬,不等她有所反应,一条腰带已经绑在自己的纤腰上,与这个神情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青年绑在了一起。

    “出发。”

    一行人都不留手,一拍储物袋,各自祭出法器,一个个防御法术往身上扔,手捏符箓,腰揣丹瓶,浑身恐怖的气息逸散,整条星空走廊顿时妖气冲天,魔气浩荡,鬼气滔滔。

    不过,各势力修士在星空走廊危险地带前停住了,谁也不想第一个冒险,给别人捡了便宜,一时间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动。

    “哼,一群窝囊废,统统滚开。”

    澹台不破心中有一丝火气,一声低斥,脸上满是嘲讽之色,推开妖族、鬼族、仙城同盟等修士,向危险地带走去。

    众修士被澹台不破气的差点想动手,但看澹台不破当第一个炮灰,便忍下了气,心中狠狠诅咒着,希望澹台不破跌入放逐深渊,直接陨落。

    脸上满不在意,心中却将警惕提高到极点,忍不住回头又给白小婉加了一件防御法器和三道防御法术,澹台不破淡声道“自己小心,什么危险都不要管,不用你出手,我保你到达终点。”

    话音未落,人已经进入了危险地带。

    “哗”

    刚一踏入其中,澹台不破脚下的地面勾勒出来的诡异图案与符号便绽放出刺眼的银光,天地灵气汹涌激荡不已,刹那间,头顶已经凝聚出一片冰蓝色的可怕熔岩,一坨坨坠落下来,整条星空走廊温度都骤然提升数十倍,恐怖异常。

    白小婉见到这一幕,俏脸一片惨白失色,张大了檀口,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不过,她却是感受不到一点热力,澹台不破给她加持的法术种类颇多,其中就有降温、升温等小法术,让她不至于被灼死、冻死,更不用说毒气一类的东西了,根本侵入不进来。

    反观澹台不破,身上只有寥寥二层法术防御罩。

    抬眼看了看滚滚沸腾的熔岩火,澹台不破脸上被映的一片冰蓝,神情十分平淡,轻轻吐出一口浓郁的魔气,便将冰蓝熔岩封挡住,快步向前走去。

    风系空间裂刃!

    破!

    土系天外陨石!

    破!

    雷系雷海!

    破!

    一步一步,澹台不破眼中,根本没有躲避的念头,前行的脚步没有迟疑半分,来一个巫术便破一个,浑身魔气缭绕,如盖世大魔神降临,小神通魔道法术真魔手印被他施展到极限,破尽世间万法,极尽强横之能。

    后方众多修士,已经被这一幕彻底震撼了,此人妖孽!

    星空走廊危险地带,一共有十里长,澹台不破直接以蛮横无匹的姿态,硬生生走过五里地,直到这里,脚步才急骤缓慢下来,那里五行肆虐,三奇激荡,一派恐怖的景象,令人心惊。

    一直到五里后又走了近百丈,这才抵挡不住,带着白小婉躲进了无间隧道。

    “嘁,什么星空走廊,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仙城同盟一个修士一脸不屑,操控着法器冲入危险地带,小神通法剑没有变大,但威能不减一丝,劈出万道凛冽光华,破开重重袭来的巫术和灵气化形凝成的土族武技。

    不过,这修士很倒霉,在三里地的时候便不甚中了一个巫术,而后接连被击中,最后飞出星空走廊,惨叫着坠入了放逐深渊。

    “怎么可能,他的修为有元婴八阶啊。”

    仙城同盟一干修士不敢相信的叫嚷起来。

    元婴八阶才走到三里地,那个魔修怎么可能会走到近六里之远,这绝不可能!

    其他势力的修士冷笑不语,澹台不破是何人?他都只能冲到近六里地,一个元婴八阶,名声不显的小小元婴也敢如此松懈大意,不死才怪了。

    “按照这二个人的距离对比,很可能星空廊道分为二段,前半段是元婴期可以抵挡的,后半段就是化神期可以抵挡的,澹台不见冲过了五里,说明他的战力远超元婴期。”

    叶默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已经有了定计。

    那倒霉鬼刚死,叶默和皇甫嫣便踏上了星空走廊危险地带。

    “嘭!”

    蓦然间,一粒米粒大小的种子从天降落,在半空突然一顿,然后竟扎根于虚空中,开始成长起来,短短五息时间,便成长为一片巨大的妖异藤条,扎根在虚空中,无数藤条如触手向叶默和皇甫嫣缠绕而去。

    “枯灭幽元剑,疾!”

    叶默背后漂浮着八系飞剑,叶默一捏法诀,张口吐出一道口诀,金系枯灭幽元剑透发丝丝微不可见的毁灭幽光,疾驰绞杀。

    “嗤!”

    枯灭幽元剑的魔魂取自枯灭魔兽,此兽最喜吞噬金系天材地宝,通体释放毒性与破坏性极重的幽光,销蚀法器,崩灭肉身,枯灭幽元剑自然继承了枯灭魔兽的神通,此刻绽放的幽光无比可怕。

    稍一碰触,这可怕的十一阶妖藤便疯狂扭动起来,飞剑所触及之处,藤条枯萎,生命流失,瞬间失去了活力,二个瞬息,这妖藤便化作了一片飞灰。

    如此威力,叶默也是一阵咂舌。

    “走。”

    一刻不停留,叶默将八系飞剑都祭了出来。

    时而五行三奇剑阵,时而五行颠倒剑阵,集防御与攻伐于一体,所向披靡。

    虽然其中只有三柄小神通法器,但其余的高阶元神法器也不弱,好歹也是元神法器,与三柄小神通法器一起,造成的杀伤极其恐怖。

    一里,二里,三里

    后面,更多的修士也都出发了,不甘心看叶默等人在前头发威。

    叶默能看出这一路的巫术、武技烙印的威力变化,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出来,眼下澹台不破已经到了七里地左右,连尊者、妖圣等,也忍不住了,堂堂化神期,岂能连一个元婴修士都比不过。

    然而,几个妖圣、鬼圣、尊者一踏入星空走廊,蓦然,星空走廊似乎顿了一顿,随即,地面上烙印的符文、图案尽皆放光,激射出无数道光柱,轰向几位化神期大能,天地灵气也一阵激荡,似乎变得愈发浓郁狂暴起来。

    这一变化,让所有修士都有些措手不及,有的修士走到极限,但仍不甘心,现下星空走廊这一变化,令得所有攻势变得强了不少,顿时防御罩被破,法器也被击飞。

    “杀!”

    “好机会。”

    各势力修士同时反应过来,纷纷对其他势力艰难抵挡的修士出手,顷刻间,便有数道身影吐血飞出星空走廊,身上的防御罩都被吸扯的破碎,化作灵气被黑洞吞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