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15 见灵葫

章节目录 915 见灵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阵法师协会传送原驻地被魔修杀穿!

    p>这个消息被传送原驻地的阵法师慌慌张张的以紧急警报玉符传递出去后,整个仙城同盟总部都被震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无数修士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更有的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一群魔修敢在仙城同盟总部如此放肆。

    当他们看到从总部星辰岛飞驰而来的大片飞天战船、飞天战舰时,狠狠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这才震撼,知道这个消息所传不假。

    除了震撼和难以置信,众修士更多的是愤怒,一群该挨千刀、炼神魂的魔修,不过区区十来人,竟然也敢在仙城同盟这般大闹,真是反了他们了!

    一时间,各座仙城、主城、飞天主城中的修士,集体愤怒了,各座城池喧嚣沸腾,“诛杀魔修”,“还陨落修士一个公道”,“除魔卫道”之类的口号不断响起,灭掉南魔众圣子、圣女的声音甚嚣尘上。

    一座飞天战舰上,二十余位尊者齐聚一堂,代表不同的宗门、势力,甚至是家族。

    “问清楚了吗?这些魔修为什么会如此做?特殊通行令不是二日前就已经发下了吗?他们不离开做什么,还做出这样的事情?”

    主位上,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身穿道袍,怒视着下方的情报修士。

    这个情报修士是此次负责收集阵法师协会传送原驻地情报的修士,此刻只能低着头,接受老者的训斥。

    他们也是无奈,自从当初的总部大震动后,情报收集就越来越难了,情报部内也分为了不少派系,想要收集情报太难太难了,而这次似乎是人为掩盖了所有痕迹,手法极其专业,他哪里能收集到什么情报。

    “罢了,下去吧。”

    老者发了一通火,知道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多问了,转头看向下面左手边的首位老者,说道“裴道友,功德堂的情报一向由你负责,不知你可有话想说?”

    裴姓老者仿佛睡着了一般,过了一会儿才如梦方醒,深吸一口气,这才慢悠悠道“老夫虽然掌握情报,但也不是事事皆知,这些魔修拿了特殊通行令不走,谁知道呢,也许是为了控制传送原,把南魔的大军传送过来吧,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你们不是也担心这个,才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么?”

    “事情如何,本座会调查清楚,如果是有人在做手脚,就要小心自己的手了。”

    主位上的老者意有所指。

    随后,老者又冷哼一声,扫视所有人一眼,说道“各位代表了仙城同盟所有势力、家族、宗门,为何让各位一起过来,各位心中应该有数,跨空传音的紧急玉符带了吧?”

    “带了。”

    “自然不会忘记。”

    众人七嘴八舌的答道。

    “记住,一旦发现南魔大军的踪迹,立刻发出消息,调动各家各宗的修士大军,用最快的时间赶来,将此地围起来,首要任务是击毁所有传送阵,次要任务便是剿灭魔修,可记得了?”

    老者说完一番话,整个人已是煞气森然,杀气腾腾。

    传送阵是极重要的战略资源,全部毁掉谁都感觉可惜,可在这种时候,谁也没那么大的心,敢向老者提出来。

    很快,五艘飞天战舰,上万艘飞天战船如乌云盖顶般杀到了传送原驻地,无需谁下命令,万艘飞天战船已经分散开来,组合成阵,将整个驻地围困起来。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赶来救援的仙城同盟修士们也是狠狠震惊了一把。

    倒不是南魔大军有多少,而是此处哪里还有半点传送原驻地的璀璨盛景。

    原本的传送原驻地,方圆数百里地,绝大部分土地,甚至是天空,无不布满了法阵、禁制,以群山中的灵石矿脉为能源,将灵气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各个法阵,到处都是半透明的法阵防御罩和禁制的光芒。

    可此时此地,数百里地,赫然已经半毁,焦土过半,到处都散落着法阵的阵基残,更有不少灵气耗尽的灵石凌乱的铺洒在地上。

    原本青翠怡人,奇花灵材满布的群山,此刻已经崩坏了许多,河流截断,山头滚落在山间,无尽房屋院落倒塌,隐隐可见血迹和尸体浮现,一派狼烟滚滚,似刚刚经历过一场修仙界大战一样。

    “这、这”

    “这是传送原?”

    “该死的南魔贼子,杂碎魔修!”

    见到如此凄惨的一幕,所有修士都愤怒了,大骂出声,连一行二十多位尊者都动容了。

    这是真正被杀穿、杀爆了啊。

    “你在骂我们?”

    这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下方法阵中传来,让众尊者不禁一愣。

    只见下方仅剩的一座幻阵忽然徐徐消散,显露出里面的情景。

    然而,底下的一幕,更让众多修士愤怒。

    幻阵下,一群白袍阵法师,无论低阶、高阶,抑或是阵法神师,统统叠罗汉一样叠起小山高,而头戴镶玉锦带的青年素青经,则被压在“山腰”上。

    “青经!”

    在战舰上还一副半醒未醒模样的裴姓老者,一见到如此素青经如此凄惨的模样,惊呼一声,就准备出手救下素青经。

    “铮!”

    一道琴音响彻数千里,肉眼可见,大地如同湖水一样荡漾起一圈圈涟漪,高天上也荡漾起一圈气浪,将上万艘飞天战船搅的摇头摆尾,防御罩闪灭不止,仿佛随时能坠落下去。

    那裴姓老者也被这一道琴音逼了回去,顿时愈发惊怒,怒喝道“你们这些魔修真是好胆,敢在仙城同盟如此大闹,看来结盟一事也是放屁了?你们的大军在哪里,叫出来吧。”

    “扣屎盆子扣的真快。”

    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叶默等人背后,情魔尊者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整个人瘫坐在一块硕大的阵基上,古琴摆在腿上,却是断了二根弦,模样颇为惨淡。

    南魔的其余众人也不轻松,人人身上带伤,但并无大碍,只是眼神阴沉的盯着同盟众尊者。

    “你”

    “够了!裴堂主,请你退下。”

    裴姓老者还想说什么,却被此行为首的老者硬生生打断了。

    裴姓老者此时满腔的怒火,正想不管不顾说什么,就见到对方冷冷地瞥了过来,让他心神一颤,再不敢多言。

    “老夫宇浩,道号黄木神君,忝为天道宗传功长老,总部功德堂副堂主,久闻情魔尊者大名,却未曾得以一见,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传闻。”

    “只是,阁下与各宗圣子、圣女,领了特殊通行令,为何不离开此地,反倒将此地捣毁成这般模样?”

    老者神色郑重地说道。

    叶默等人面色先是疑惑,随即变成诡异,情魔尊者淡淡道“是么?原来特殊通行令已经发来了啊。”

    澹台不破、叶默等人也都是一副恍然的模样,诡异的话,诡异的神情,如果在场的修士再看不出来其中的猫腻,就真的白活了。

    “阁下是什么意思?没有收到特殊通行令吗?真是可笑,阁下怎么证明没有收到?还是说你们把通行令藏起来了,借此生事?”

    这时,裴姓老者又开口阴测测道。

    “没错,我们就是借此生事,就是要捣毁这里,还把南魔千万大军传送了过来,已经攻到你们的总部了,你们想怎么做?”

    情魔冷冷的说道,他一只手已经折断,此时单手抱着古琴,冷冷望着一众同盟尊者。

    “道友莫说这样的气话。”

    黄木神君眉头一皱。

    “你们想要我们证明没有收到特殊通行令,好,本座也正想向你们要一个解释。”

    情魔眼神冷笑一声。

    鱼婉容袖口一挥,一道光芒涌出,卷起一片猎猎狂风,将小山般叠起的人山吹的飞散,响起一片哀嚎之声,其余几人先后抬手,将一群半死不活,甚至已经是尸体的人卷了过来,抛在身前的地面上。

    “请你们解释一下,他们是何人?”

    情魔冷视众同盟尊者。

    双方虽然相距很远,但许多修士还是一眼就看清了这群人的模样,顿时,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嘶这几个面孔看着很眼熟。”

    “什么眼熟,他们是前段时间从雷州战场下来休养的玄王级猎杀者队伍,在整个雷州北部战场都能排进前五。”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接了禁忌的私活?”

    “像什么样子,肃静!”

    裴姓老者威严地喝道。

    “裴堂主,还请给老夫一个解释,情报的事你说不知道,老夫就不追究了,可此事事关二个势力结盟,你若给不出解释,老夫就要上报宗主,请他尊座找裴家要一个说法了。”

    黄木神君已经眯起眼睛,面色阴沉的质问起来,此时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家丑不外扬的屁规矩。

    “说法,自然有。”

    裴姓老者却似早有准备,说道“他们是受我裴家命令,前去东海寻觅失踪的那一支队伍,许是在此耽搁了几天,没想到遭了这些魔修的毒手。”

    “虽然是受我裴家的命令,但走的是功德堂的程序,功德堂内有记录,无人可以更改,宇堂主可以查证。”

    随即,裴姓老者看向情魔,眼中闪过一丝冷意,笑问道“不知阁下可还有什么说法?”

    “自然有。”

    情魔尊者依旧淡然,说道“此地阵法师和这支队伍的修士,本座各找了一个搜过魂,没想到这背后的人做的如此干净利落,一点痕迹不留,实在找不到什么有用的证据。”

    “不过,本座想问一句,他们执行任务就罢了,为何伪装成阵法师,而且还驻扎在我南魔各圣子、圣女院落外呢?”

    说罢,随手抛出一枚玉简,飞向黄木神君。

    所有人听到情魔用了邪恶阴毒的搜魂魔功,不由怒从心起,可还未来得及发怒,便目光一凝,注意力集中到玉简上。

    就在这时,裴姓老者突然抬手扫出一道明黄光华,将玉简击的粉碎,看也不看惊怒交加的黄木神君,强撑着道“魔修奸猾狡诈,宇道友可要小心些。”

    “再敢妄动,小心老夫当场斩你!”

    黄木神君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而后突然怒容一收,转而冷笑起来,缓缓说道,话中的杀意谁都听得出来。

    “黄木道友,此人都说我魔修奸猾狡诈了,本座不奸猾一些,怎么对得起此人的评价呢,真正的玉简在此,道友接住了。”

    情魔这时候再此说道,笑意隐隐,同时又是一枚玉简抛出。

    这一次,黄木神君看也不看玉简,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裴姓老者,手已经按在了储物袋上,仿佛真的会随时斩了裴姓老者一般,浑身流溢的腾腾杀气,让人丝毫不敢怀疑其话中的真实性。

    玉简顺利落到了黄木神君手中。

    黄木神君神识分出一缕,进入其中一探,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道“事情已经清楚了,虽然不能证明谁是推手,但也足以证明阁下和各位圣子的清白,此事就此打住吧。”

    “宇堂主,这怎么可以,即使如此,他们将传送原破坏成这般模样,难道就这么算了?青经受了如此大的委屈”

    裴姓老者固然畏惧黄木神君,可听到如此轻易就放过南魔众人,也不禁大急,这样一来,等于白费工夫了,而且还损失惨重。

    其他人也有些看不下去,纷纷开口,即使无法大惩这些魔修,至少也不能让他们太好过啊,这丢的可是同盟上下所有修士的面子。

    “裴堂主!青经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请你给老夫一个解释!南魔的人没有提起,就是给我们一个台阶下,你们还想如何?以你们的脑子,别告诉老夫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同盟如今什么境地,你们一个个不清楚?妖族!鲲鹏神宗!还有蠢蠢欲动的鬼族!这一次即使南魔不提出来,同盟也是要和他们结盟的,否则凭什么对付如此多的势力?真想让人族亡族灭种吗?”

    “无论这一次是谁做的,哪一家推动的,老夫都要告诉他,这是在玩火!”

    黄木神君显然已经怒极,虽是传音,但也是对一干尊者咆哮连连。

    众尊者面对黄木神君,根本不敢反驳什么,只能将目光撇开。

    无法,黄木神君本身修为就极其惊人,身份地位也是极高,无论在天道宗还是功德堂,抑或是同盟高层,除开至强者修士,其权柄地位也只有寥寥些许人能比拟,可谓是位高权重。

    随后,万艘飞天战船相继离开,黄木神君等尊者也落到传送原上,和情魔等人算是正是结识。

    “你便是叶默?”

    黄木神君打量了一番叶默,发现叶默浑身干净异常,也是有些诧异。

    很快将诧异之色敛去,黄木神君道“正好,冰莲宫的道友恰好就在,你随她一道走吧,去冰莲宫述职。”

    “述职?不需要沐浴更衣,先准备一番吗?”

    叶默更诧异。

    闻言,所有人都是翻了个白眼,你这跟沐浴更衣过没两样的干净模样,哪里还需要多此一举。

    “灵葫尊座乃是总部功德堂堂主,也是总部长老堂副堂主,去跟灵葫尊座述职并无不妥。”

    黄木神君笑道。

    叶默还想说什么,可还未等他说出来,那冰莲宫的冰冷女子已经一甩纱缎,光芒一卷,把他带上了天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