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18 嫣儿拜师

章节目录 918 嫣儿拜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无嫣不成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灵葫座看着叶默离去的方向,心神一动,大门轰隆隆紧闭,而后他摇头轻笑起来,感觉叶默太狂妄了,自己这些活了那么久的老怪物都不敢言仙,甚至还有一些更古老的老妖怪,谁敢说轻易能成仙?当成仙是吃饭喝水么?

    “冰影前辈,您怎么看?”

    灵葫尊座突然开口说出这么一句。

    一道半虚半实的人影从灵葫尊座身旁浮现,身披黑色大氅,将浑身上下都掩盖住,正是冰影尊座。

    “你说的是此次回来之事还是对此子的看法,又或者是对此子刚才的话的看法。”

    冰影尊座笑着轻问,带着几分深意。

    “都说一说吧。”

    灵葫尊座沉吟了一下,说道。

    “先说此子刚才的话,元婴期对修仙一途不说理解的如何透彻,但已经不是低阶修士那样的眼光了,要知道,修为越高深,对此道就越是敬畏有加。”

    “而你刚才的一番话,虽然平淡漠然,不讥讽,不嘲笑,但这副态度却只会让人觉得,比讥讽、嘲笑来的更猛烈,刺的更深,而此子却没有一点年轻人的冲动,足以看出此子的心性。”

    冰影尊座细细分析道。

    “最后一句不算?”

    灵葫尊座也是轻笑起来。

    冰影尊座笑着摇头道“寻常年青人受此激,多是把注意力集中到自身实力和让你刮目相看上了,说出来的话不会是这样,他的心神,始终在嫣儿那丫头身上,没有一丝分散。”

    “对嫣儿很不错,可惜修为和资质都太差,虽然听说他渡劫时的异象,但那应该不是他自身导致的,说什么修仙天才,我是不信。”

    灵葫尊座微微点头,算是对叶默本身的心性态度有了一丝认可。

    闻言,冰影尊座再次摇头,说道“他与嫣儿渡劫时我不在近处,但也知道,肯定是有别的原因,那原因我虽然猜到一些,可我答应过嫣那丫头,不能泄露出去,只能说,此子仙运机缘非凡,也许真的能有成至强者,甚至有成仙之机也说不定。”

    “前辈您对此子的评价如此高?”

    灵葫尊座脸色微微一肃,郑重问道。

    见冰影尊座点头,灵葫尊座眼帘低垂,目光看着地面的极冻玄冰,一声不吭的思索起来。

    良久,灵葫尊座才苦笑道“罢了,不去想那么多,这冰莲宫是她们皇甫家的人做主,又不是我,我如何想是做不得主的,这话,前辈和岳母大人、灵儿说一说吧。”

    “我一把老骨头的话,她们未必会听啊。”

    冰影尊座自嘲的笑了笑,摇头不已。

    “前辈莫说气话,您的辈分即使在整个仙城同盟都是有数,灵儿和岳母大人怎么敢对您无礼。”

    灵葫尊座忙不迭道。

    淡笑着摆摆手,冰影尊座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嫣儿真的进入了灵界?清炎那丫头不在,只有灵儿那丫头,能应付得了灵界那群老怪物么?”

    “无妨的,我冰莲宫又将有一位至强者老前辈回归,而且此刻灵界冰莲宫内,也有一位神秘贵客被我宫奉为座上宾,此人身份神秘传奇无比,前些年北溟的震动,就是由此位引起的,前辈您守护在嫣儿身旁,所以不知道罢了。”

    灵葫尊座显然极为高兴,冰莲宫如今已然成为宗门派之首,压过了天道宗。

    “这和嫣儿入灵界有何关系?”

    冰影尊座脸色一凝,抓住要点问道。

    “拜此人为师!一旦成功,嫣儿就真的如我所说,至强者都绝不是问题,目标是成仙!”

    灵葫尊座目中精光一闪,信心满满。

    冰影尊座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深感此人的神秘和强大,但也不敢多问,只能暗自猜测。

    灵界。

    极北之地某处,烈风暴雪席卷天地,将数十万里之地紧紧掩盖在其中,极冻下的天气无比酷寒,比起北溟的冰天雪地丝毫不差。

    漫天激荡的大雪中,二道身影在法力护罩的笼罩下,遁光如虹的破空飞行着。

    皇甫嫣此时已是换了一身完全不同的打扮,长发高高挽起成云鬓,戴上了一朵精致无比的冰晶莲花,额间烙印一朵雪色莲花,随法力运转而变幻,不断闭合与盛开。

    身着火焰一般的大红襦裙,外罩一件薄如蝉翼的雪色轻纱,气质冰冷高贵,宛如这冰雪中至高无上的女皇。

    她目光扫了扫这片地方,感觉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她幼年时候曾来过,陌生是多年没有回来,许多细节处已经面目全非了。

    说起来,这些附属界中的空间并不比附属界小,甚至连等级都高上一丝,有无穷天材地宝,极品环境,可以让化神以上修士安然修炼,而不用担心拖累修为进展的问题。

    可空间就是空间,不是真正的附属界,它能存在,完全依赖于附属界,从本质上就差千百万倍。

    这就是东妖古界的妖族为什么一直觊觎人族疆域的原因。

    除了东妖古界,还有三个空间,分别是灵界、冥界、魔界。

    灵界位于北溟,属于灵族冥界位于西幽大陆,属于鬼族魔界位于南魔大陆,属于南魔各宗。

    不过,四界之中,只有魔界和灵界不是纯粹被单个势力占领。

    魔界是南魔各宗和极少数始终生存在魔界的古老蛮族共同生存。

    在魔界,至少南魔各宗还是占据大部分地域,虽是后来者,但也是主家,而灵界则不然了。

    灵族并未没落,八系灵族从灵物晋升为灵族极为困难,但胜在其生命悠久,因此灵族数量并不少,坐拥北溟和灵界。

    在过去,无论天道盟还是天魔盟,一律前往南魔。

    自从二个人族最大势力闹翻后二者便分家了,天道盟修士集体迁往北溟,与灵族达成共识,共同生存在北溟和灵界。

    可惜,人族毕竟是外来者,在北溟大陆上还能占据大量地盘,在灵界就不是那么强势了,强大的灵族到处都是,仙城同盟的修士也只能占据少部分地盘,是客人的身份,而非主家。

    而此地方圆数十万里,就是灵族划分给冰莲宫的地盘,在十数年前,这块地盘还只有十多万里方圆,如今却多给了数倍地盘,一切,只因为那个神秘人

    “娘,为何要带女儿进灵界?以北溟的资源,女儿完全可以赶得上各家天才。”

    皇甫嫣樱唇紧抿,轻声朝身旁一三十多岁的美妇人询问道。

    这美妇人和皇甫嫣有四、五分相似,打扮也颇为相像,二人看上去就如同姐妹一般,只不过美妇人要丰腴一些,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的风情,远非皇甫嫣这样的年轻女子可比的。

    这美妇人正是皇甫嫣的亲娘,灵葫尊座的道侣,整个冰莲宫的实权宫主皇甫灵儿。

    皇甫灵儿神情冰冷,闻言瞥了皇甫嫣一眼,冷声道“想那个野小子了?灵葫与我商量过,也不能一点机会不给他,只要他能成为至强者,我就不会反对你二人,可我并不看好你们,所以你也无需妄想了。”

    “至强者”

    皇甫嫣娇躯一颤,突然有些慌乱起来。

    她听叶默说过,前二世都曾到达过化神巅峰,但后来就没结果了,这一世,又能否达到?

    “娘,我是您女儿还是棋子?”

    皇甫嫣素来坚强,此时眸子却朦胧起来,涩声朝皇甫灵儿问道。

    “胡说什么,你自然是我女儿,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好。”

    皇甫灵儿眼神一寒,厉声道。

    苦苦一笑,皇甫嫣道“为了我好?就像把鱼儿从水里捞起来,然后你说为了能让它成、人,不被水泽所困?如此为人好无异于将他人推向深渊难怪你和爹形同陌路,为了成仙长生,你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

    “住口!”

    皇甫灵儿厉喝,抬手挥出一道雪光,顿时将皇甫嫣禁锢住,随后一言不发,加快速度前行,不多时,便来到一片连绵雪山落下。

    毫不理会周遭弟子的行礼问候,皇甫灵儿裹着皇甫嫣一路进入灵界冰莲宫深处,来到一座矮小的雪山外,雪山山脚下,赫然立起一片崭新的玄冰碑禁地!

    走过羊肠小道,皇甫灵儿一头撞入雪山,下一刻,就出现在狭小的隧道里,她不以为意,继续向前行去,转过几个弯后,就到了一处紧闭的静室外。

    静室大门轰隆隆打开,同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就是你女儿?”

    “正是,以后劳烦前辈多费心了。”

    皇甫灵儿绝美的娇颜冰消雪融,婉然一笑。

    “以后,本座与她就是师徒,何谈这些。”

    苍老的声音淡淡道。

    皇甫灵儿眼中闪过一抹激动,强抑心中的喜意行晚辈礼道“那晚辈告辞了。”

    漆黑幽深的门户内,再没有声音传出来。

    皇甫灵儿随手解开皇甫嫣身上的禁制,对皇甫嫣眼神示意了一下,皇甫嫣凄苦一笑,一步三回头的踏进了漆黑的门户内,随着轰隆隆的震音,玄冰大门紧紧闭合。

    皇甫灵儿丝毫不留恋,眼神冰冷,转身离开了此地。

    此时,皇甫嫣只感到周围一片漆黑,即使本身是修为高深的修士,一对眼睛也毫无用处,尝试了一番,发现连神识都没有用了,探查到的,同样是一片黑暗。

    “你叫皇甫嫣?”

    正在不知所措之际,耳旁突然传来一道完全不同于刚才苍老声音的话语,惊得皇甫嫣猛地转身看去。

    一转身,周围同时骤然亮堂起来,却不见丝毫光源。

    皇甫嫣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已经被眼前的人惊呆了。

    刚才在门外,她听到的声音分明是一个老者的声音,十分苍老且沧桑,而此刻,不远处冰榻上盘坐着的,却是一个脸色苍白的二十岁上下青年。

    “前辈?”

    皇甫嫣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小心翼翼。

    青年苍白的脸上显出几分病态,微微一笑道“皇甫嫣你倒与你娘亲长得颇为相像,本座第一次见到你娘亲时,差点将她当成了一位故人,你也是这般。”

    “仔细一推算,才知道认错了人,她是她,怎么会在此处呢,虽然你们的姓氏和模样都极像,应该是投影所致吧。”

    青年似是在和皇甫嫣说话,又似是自言自语。

    看皇甫嫣沉默不语的模样,青年也不在意,说道“你应该听你娘亲说过了,你将会拜在本座门下,本座会将毕生所学,尽力传授于你,若你能学得五成,成就至强者不是问题,至于能否成仙,就要拼上一拼了。”

    话已至此,人已至此,皇甫嫣也别无他法,仅犹豫了几息时间,便屈膝跪下来,三跪九叩行拜师礼“弟子皇甫嫣,拜见师尊。”

    磕头行礼完毕,皇甫嫣未得师尊准允,就没有起身,这时她目光一凝,看到青年身下的玄冰卧榻下,封存着一样长长的黑色物事,看其模样,似乎是一柄飞剑法器,显得十分模糊。

    “好好好,自现在起,你,皇甫嫣,就是本座第二位亲传弟子了,也是关门弟子。”

    青年神情喜悦,抚掌淡笑。

    一个二十许岁的青年,举止谈吐,却犹如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人,实在让人感觉诡异,更诡异的是,这青年竟还想捋一捋胡子,手一握空,才恍然想起,自己此时可没有长长的山羊胡。

    “第二弟子?弟子还有师兄?”

    皇甫嫣有些诧异,这几日来她没少听娘亲和高层谈论这位前辈,似乎来历大的惊人,甚至有尊座都想拜在此人门下,可此人却是不屑

    皇甫嫣不禁好奇,究竟是何人,能够拜在这样的存在门下?

    青年听到皇甫嫣的话,一时有些失神,微微抬头看向虚空,目光沧桑无比,轻叹道“他在仙界,也不知走到哪一步了,还是已经陨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