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27 幻王一脉

章节目录 927 幻王一脉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开始,闻人白猿神色如常,气度似乎颇为不错,然而,听到后面,闻人白猿显然已经气疯了,一脸狰狞之色,状若疯狂,一只手狠狠点指叶默,仿佛要戳到叶默鼻子一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闻人家在南魔数以万年计的布置与掌控,一朝被你毁灭殆尽,你很好,真的很好,我闻人白猿都他娘的忍不住佩服你了,既然你一心求死,我闻人白猿就成全你!”

    “对了,还有闻人暖那个忤逆女,她已经被本城主派人带回不动城,不日将与我儿闻人殊成亲,你现在心情如何?本城主就在不动城,随时等你过来,记住,时间只有一年。”

    看着闻人白猿变。态的笑容,叶默心中一阵烦躁,挥手打出一道法力将其击碎,摇摇头躺下来。

    闻人暖之前随着叶默进入血神宫内,并没有随着一众鲲鹏神宗的人一起陨落,最后安全离开了血神宫,在道衍主城住了下来。

    而姬九音此人,却是陨落在了血神宫内,而且还是陨落在见到真正的血神宫之前,故而闻人暖消沉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叶默和澹台不破等人离开时,才稍微好一些。

    只是没想到,不动城贼心不死,竟然还敢派人潜入南魔,并且还让他们顺利把人带走了,这般手段,的确让人不得不服。

    闻人白猿说的疯狂,语气认真,叶默倒也不禁信了几分。

    可不管闻人白猿是否真的会如此做,他都是不可能去不动城的,本就没有那个实力,现在又受创严重,短时间内连这山峰都不能离开,更不用说赶去南魔,将闻人暖救出来了。

    因此,虽然心中愧疚,叶默也只能在心中默默对闻人暖道一句抱歉。

    现下他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养伤和提升实力。

    既然无法前往雷州,就只能通过苦修和天材地宝提升修为境界了,天材地宝叶默还有一些,想来也差不多了,只要闭关一段时间,境界提升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基础的巩固。<p

    如果是在雷州,日夜与妖族斗法厮杀,想要巩固基础自然容易,可在北溟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只能稳扎稳打,一点点夯实修为,如此,才不至于在突破境界的关键时刻出岔子。

    毕竟,自己什么资质,叶默再清楚不过了,本就资质不足,还不把修为稳固,突破的时候恐怕连万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

    因此,叶默不会像之前一般,不顾一切地提升境界,除非能把每一层境界夯实。

    小神通法器和大神通法器的事,都交给南魔的人去做了,叶默此刻也没什么需要做的,唯一要做的,就是速速恢复伤势,然后将修为提升上来。

    然而,叶默却有着一丝担心。

    自己被袭杀的时候,可就在巅峰仙城外,前往功德堂的路上,这个区域,已经是仙城同盟之中的核心区域了,可即使如此,自己还是被重创,险些陨落。

    对方已经嚣张至此,难道就因为这里是功德堂禁地,而放弃进一步袭杀,直接抹灭自己的打算?

    叶默虽然相信功德堂的实力,也相信金胖子那番话,可依旧放不下心。

    盖因为那幻王后人的变幻之法太过神异了,叶默估摸着,自己的千变易容诀和那幻王后人的功法相比,根本是天地之差。

    千变易容诀已经修到头了,至于说创出后面的功法

    修仙者不是仙人,怎么可能种种功法、法术都精通,如果精研千年以上,或许有可能,可叶默明显不可能浪费那个时间。

    那幻王后人则不同了,既然曾是顶尖王侯,如今也还是王侯,就说明这一脉曾有过顶尖的至强者,如今也还有这样的强者,传承不曾断绝,这变幻功法越往后,必然愈发高深,自己该如何抵挡?

    仔细思量许久,叶默抬手射。出一道光芒,整个潜修大殿顿时光华大绽,如一朵仙莲收拢,层层收起笼罩住大殿,法阵与禁制无穷,就是尊者来到,也是毫无办法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无法防范,那就只有禁止任何生灵接触自己了,别的不说,先把伤养好才是首要之事。

    北溟以北的无量海域下。

    极致冰寒的海水,足以将世间九成平凡生灵瞬间冻死,就是普通的妖兽,也难以抵挡片刻。

    而这北溟以北的汪洋下,却存在着无穷无尽的海妖兽,更生长着其他地方所没有的罕有灵物。

    越往下,海中的妖兽体积越大,灵物也越多,达到一定深处,更有一种莫名的寒流潜藏在海水中,遮蔽神识,让修士和海妖兽与寻常生灵无异。

    而在海底某处的海底山丘上,却是存在着一个奇异的湖泊,没错,就是在海底的湖泊。

    湖泊水和海水显然有某种不同,并不相融,而且湖泊水一动不动,任凭暗流激荡,它却如一面洁净无比的镜子,径自岿然不动。

    如果叶默在这里,就能认出,这湖泊正是前几年在南魔魔域深渊遇到的不动湖。

    此刻,不动湖下的不动城中。

    闻人白猿神色微动,随即眼神阴沉了几分,目光看向下首的一个年青人,冷声道“幻公子,正如你所料,玉简他没看完就击碎了,现在请你给老夫一个解释,你已出手,为何还会失手?”

    幻王一脉,谁都不知道他们的族地在哪里,成员有多少,姓甚名谁,出来行走,皆以幻为姓,其神秘程度,秘王一脉都有所不如。

    这“幻公子”是一个身着素青色衣衫,面如冠玉,头戴冠饰的文士,目光沉静,举手投足皆带着文人的儒雅,腰间悬着一柄缠着剑穗的铁剑。

    “天下没有完全必杀的刺杀,这个道理晚辈三岁的时候就懂,城主不会不懂吧?”

    幻公子淡笑着说道。

    闻人白猿听到这话,却是没有丝毫发怒的模样,神情反倒平静许多,仍看着幻公子说话。

    幻公子不疾不徐地说道“正如晚辈教城主说的那番话一般,此人已经惹怒了我,也相当于惹怒了我幻王一脉,往后的刺杀,城主无需再付出任何代价,只需在晚辈需要的时候配合一下即可,这就是我幻王一脉的刺杀不成,即成执念,这个任务,我幻王一脉接过了。”

    闻言,闻人白猿更是大松一口气,请出幻王一脉的后人,本就是气急之下做出的决定,如果还要付出同样的代价,再行刺杀一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做了。

    “世人皆传,幻王一脉刺杀不为财货资源,只为锤炼自身,果然不假,老夫今日算见识了。”

    闻人白猿面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只为财货而杀人,那是自我堕落,如此杀手,不值一提。既然此次没有刺杀成功,就说明晚辈的神通法术没有修炼到最强,还需要停留在这个境界锤炼一番,而此人就是晚辈的磨刀石。”

    幻公子淡淡说道,看不出喜怒,让闻人白猿又是一阵心惊。

    “说起来,幻公子怎会刺杀不成功?以你的修为和战力,再加上幻王一脉的神异功法,不应该失败才对啊。”

    闻人白猿皱起眉头询问道。

    幻公子剑眉一蹙,本不想说,但想到此人好歹也是“客户”,“客户”要知道刺杀失败的原因,自己是理所应当说出来的。

    于是,“幻公子”沉吟了一下,思绪回到昨日的刺杀中。

    就在风、雷、金三系混合成型的小神通法术轰出的刹那,幻公子便身形一幻,身上冲起一道遁光,瞬息消失在现场。

    然而,下一刻,他却骇然看见,叶默浑身同样爆发出大片夺目的雷霆光芒。

    普通的雷法不算什么,而叶默这雷法显然不简单,竟然形成一个护罩,将自身紧紧防护起来。

    只见那混合法术轰然爆发开来,将十几条街道一起扫平,狂暴无匹的烈风磨灭一切,凌厉如刀,锋芒毕露的金系光芒扫杀十方,毁灭雷霆如蛟龙腾空,湮灭五行。

    可是,叶默所处的雷光护罩下,雷光不断闪烁下,竟然将所有法术威能一一磨灭了!

    最后,还是因为重创下激烈斗法,导致元气、法力在体内不断冲撞,这才昏倒过去。

    不过,即使如此,“幻公子”也没有机会了,因为这时候,仙城同盟的仙兵大军已经反应过来,不得已,幻公子只能另想他法,击杀一名仙兵,取而代之,对叶默进行第二次刺杀。

    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叶默手段竟如此繁杂凶悍,在自己的强大兵器重创下,还能击伤自己,让他不得不退去,此次行动彻底宣告失败。

    听完幻公子的详细阐述,闻人白猿也不由得悚然,叶默的境界提升他早就知道,可战力竟然也如此凶残?

    此子不除,必成大患!

    一瞬间,闻人白猿脑海中就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但很快,这个念头就被他抛到了一边,幻王后人出手,此子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此人修炼通天神雷,这一点我竟然疏漏了,这是我的失误,城主不用担心晚辈会将责任推到不动城身上,不过有一点还需要和前辈言明。”

    幻公子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幻公子请讲。”

    闻人白猿抬手示意。

    “晚辈看前辈制作投影的时候,曾说过要将令嫒赐予令郎婚配?”

    幻公子玩味的看着闻人白猿。

    闻人白猿只是点点头,没有回答。

    幻公子继续说道“我神宗向来不拘束于这种俗规,城主如此做,晚辈也无法说什么,但前辈需得明白我幻王一脉的规则。”

    “一次刺杀不成,目标自动成为我幻王一脉终身刺杀之人,直至其陨落,而后续出手所需的财货资源,也无需城主你再支付。”

    “但我幻王一脉祖先曾有言,我幻王一脉刺杀不成的人,有二个身份,一是刺杀的目标,一是我脉恩人,是他让我脉后人发现不足,并持之以恒地刺杀,提升战力与神通。”

    “为了激励后人,我脉祖先曾立规矩,只要刺杀不成功的目标,下一次若再刺杀不成,就必须赠送一件大礼,这件大礼,由请我脉出手的人,也就是城主你来出,而且还得是目标最需要、最喜欢的东西,而往后,则不需要了,即使需要再送礼,也由我脉来送。”

    “这礼是感谢对手,也是激励对手,只有当刺杀目标完成后,才能收回,收不回的话,也就没办法了。”

    “刚才听闻人城主所言,令嫒与这位叶城主关系似乎不浅,所以晚辈想请城主暂缓令嫒、令郎的大婚,但也无需多久,只要晚辈刺杀成功,这礼也就无需送了,晚辈别无他意,只是为了不随意破坏祖上立下的规矩。”

    闻人白猿眉头大皱,隐隐想起来,幻王一脉的确有这样古怪的规矩,说道“如此说来,如果你刺杀不成功,我那不孝女闻人暖就要送去给叶默?”

    “不会不成功不过,万事都有个万一,如果还失败,或许晚辈就真的要布一个大杀局了。”

    幻公子并不自大,他虽然号称幻王一脉数万年来最天才的后人,可也失败过几次,很清楚有时候真的是人力敌不过天意,意外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因此也没有把话说满。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