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35 漠如初见

章节目录 935 漠如初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巨头接连到来,让整个雪枫树林为之一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到唱诺,众多修士纷纷抬头向天看去,就见到一个一袭黑衣的中年人面无表情,无视了岛上的法阵与禁制,身影一个闪烁便降临到第一列席位上。

    随后,天城盟盟主、奇门掌教、天道宗宗主三位巨头相继到来,如此惊人的阵容,让所有高阶、顶级修士震惊,心神震动骇然。

    北溟与南魔不同,南魔还是化神巅峰修士掌控宗门,而北溟却是于前些年的变动中,变成了至强者掌权,这五位宗主掌教,可都是至强者层次啊,除了关乎同盟的大事外,几乎不怎么相聚,今日竟然齐聚一堂了,让无数修士大感不虚此行。

    连叶默也是第一次一次性见到那么多至强者修士,忍不住暗中打量着这几位大人物。

    与自己打招呼的那位是乱星宗宗主,名为雷轰,主修的是雷系,行事风风火火,性格似乎颇为耿直,无论在乱星宗还是整个同盟,都颇得人心。

    随后到来的星云宗宗主,是古家家主古甄,看上去年纪约为四十岁左右,沉默寡言,是真真正正的苦修士,虽然是宗主,可大半宗务都丢给了二位副宗主,整个同盟有名的甩手掌柜。

    而天城盟盟主则是一个近三十岁的青年人,名为步冰凡,是整个同盟天字第一号花花公子,传言其从懂事开始就在追求女修,整日混迹在花丛中,至今都未有一丝改变,在六大巨头中最是放。浪形骸。单看其过去与如今的行事性格,很难让人相信,这人会是仙城同盟堂堂天城盟的盟主。

    奇门门主则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裴家家主裴无极,此人据说城府极深,极擅计谋,面上笑容永远不断,但谁也不知道这位心中转着些什么念头。

    至于天道宗宗主,此人倒和叶默颇为相像,出身无比卑微,修炼之途也十分坎坷,就像天道盟一路演变的历史那般,荆棘满布。

    天道盟最初是古盟,而后到了天地封印之初时,分裂为了天道盟和天魔盟。

    <>再往后,天道盟和天魔盟在南魔大陆再度产生了分歧,双方矛盾持续加深,彻底对立,天道盟迁往北溟,与灵族比邻而居。

    往后,便没有天道盟和天魔盟了,二个人族最大势力相继崩溃。

    天道盟消失后,成为仙城同盟,最终形成六大巨头、八大世家。

    天魔盟同样消失,分为十几个宗门大教,被仙城同盟斥为魔修、魔道,势不两立。

    而天道宗,就是天道盟分裂崩溃后,一部分舍不得天道盟就此消逝的人联合起来,自成一大巨头,勉强保留下来的原天道盟道统,可以说,天道宗就是原来的天道盟。

    天道宗宗主褚天元此人出身可谓卑微,自小生活在天道宗下属的一座仙城中,是真正的仙城级,不是主城级仙城,更不是飞天主城级仙城。

    据说他父母双亡,没有一个亲人,每日都在为生计发愁当然,他的生计就是乞讨。

    直到十三岁那年,他喜欢上了一个同仙城家族的少女,他便离开了仙城,到处寻师求道。

    可惜,他本身的资质并不算高,而生于北溟的修士,哪个不是眼高于顶?想找到修为高深的修士为师,实在太难。

    最后,年少的褚天元也只拜了一个炼气中期修士为师,虽然前途未必远大,但至少有机会踏上仙途了。

    就这样,褚天元艰难苦修,不知经历几多生死,才一步步走过来。

    筑基后期时,褚天元回到了自小生活的仙城,找到了那个家族,却没有见到当年那个少女。

    细问之下,他才知道,原来那少女早就嫁人了。

    他并不甘心,继续追寻下去,终于找到少女嫁去的家族,在那里,他见到了这些年来始终魂牵梦萦的人一个满面皱纹,沧桑无比的老妪。

    看着隐约有当年一丝相像的老妪,看着她子孙满堂,满面慈祥的笑容,褚天元没有多打扰她,只是画了一副画,让人送了老妪,而后便只身前往六大巨头之一的天道宗

    据传言,褚天元画的是一个少女,似乎是老妪豆蔻年华时的模样,而在次日,老妪便抱着画去世了。

    这二人的仙凡之缘令人扼腕叹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想的,只知道这位褚天元宗主,一生未娶,只是苦修与创法。

    这些信息在叶默脑海里飞快闪过,这些都是明面上流传的消息,各家、各巨头也没有禁止传播,定然是不忌讳的。

    知道褚天元的经历时,叶默同样为褚天元与那少女的结局叹息。

    类似这样的结局,在修仙界太多太多了,每一个修士都是孤独的行者,在褚天元年少时的事流传出来后,引起了更多修士的共鸣,其中有一句出自同盟某个家族小姐的话流传最广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北溟,你在南魔,而是每日相聚,我却只能看着你老去,却束手无策,只能为你洒一抔黄土。

    因为这句话中提到南魔,这位某个家族的小姐被冤枉了数年之久,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不过,这句话并不因为这点瑕疵而难以流传。

    仔细看了一下这位几乎是同盟的凡人、修士心中,印象最深的褚天元褚宗主,叶默不禁有种无语的感觉,这位老人很老,满头花白,可谓鹤发童颜,但却是一副昏昏欲睡,有气无力的模样,仿佛随时能坐化一样!

    褚宗主这模样,据传言,是因为修炼的功法特殊的原因,也有人说,是性格如此,至于到底为什么老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谁也不知道。

    不过,谁若敢因此而小觑这位天道宗宗主,就会知道什么叫恐怖,什么叫绝望。

    这位天道宗宗主,在六大巨头与八大世家掌舵人之中,年纪最大,资格最老,谁都不知道他活了多少年,还有多少年可活,反正自千把年前他就是这副样子,现在也还是这副样子,要是谁说他还能活千八百年,各大势力的人都会深信不疑。

    所谓千年王八,万年龟,就算这位天道宗宗主资质再差,能修炼到这个地步也绝非侥幸,再差其修为也不会低了,活得如此久,修为怎能不恐怖?

    甚至有传言说,这位天道宗宗主已经是同盟第一修士,后来又有传言说,鲲鹏神宗诸王除顶尖的王侯外,其余一律不是天道宗宗主的对手。

    传言有虚,但事无空穴来风,凭此也能猜测一二,可以想象这位天道宗宗主修为多么惊人。

    想到此处,叶默朝澹台不破道“澹台兄,仙城同盟六大巨头,八大世家掌舵人全是至强者,南魔的力量还不显露出来?”

    “正如你所想,现在至强者全跳出来了,南魔的高层们商议后决定,等各宗门宗主突破到至强者后,继续由他们担任宗主,同时,南魔也准备组建南魔联盟与修士联军了,为的就是集合力量,让仙城同盟不敢小觑。”

    澹台不破传音回道。

    “什么时候的事?这么说,澹台你还不知多久才能当上掌教?”

    叶默一挑眉道。

    “就在前不久,至于掌教”澹台不破不动声色,手中捏着小巧精致的酒杯轻晃两下,不屑一笑道“我还真不屑当,最好我父亲一直当下去,无需我来操心教务。”

    叶默闻言也轻笑起来,澹台不破与自己倒不谋而合,自己也是这样的性格,并不适合做什么领导者,更希望能苦修提升修为战力。

    前二世自己最多也就是当一个挂名不做事的长老,而今是仙城时代,以前虽然接触仙城杂务很多,但如今也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了,自己完全是孑然一身,毫无牵挂。

    正聊着,叶默突然察觉到什么,抬眼望去,就见到一个身着一袭灰袍,显得暮气沉沉与枯朽,而其面容却如刀削,眉目凌厉如剑,卓尔不群。

    “计如殇!”

    叶默脸上浮现笑意,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计如殇。

    计如殇微微一点头,眼中突然露出狂热的战意,看着叶默道“叶兄,你如今已经是元婴九阶,如何?与计某一战吧?”

    叶默一愣,迎上计如殇的目光,笑道“此时可不合适,不若在雷州一战,如何?”

    “好。”

    计如殇也不怕叶默避战,对叶默和南魔众人点头示意,而后返回了天道宗席位中。

    “雷州一战吗?算我一个?”

    澹台不破这时也开口道。

    “好。”

    只是略一犹豫,叶默就一口答应下来,随即二人都笑了起来,举杯轻碰。

    这时,又是一声唱诺从高天扩散开去“冰莲宫宫主、清炎尊座、灵葫尊座到”

    唱诺是很有讲究的,皇甫清炎虽然是老宫主,但毕竟那只是过去式,冰莲宫还是皇甫灵儿做主的,三人一起到来,唱诺的人只得按照规矩唱一遍。

    而灵葫尊座,本身就是入赘皇甫家,也不是宫主,虽然本身是功德堂堂主,但那在皇甫家眼里也不算什么,自然就排在最后面,何况这母女二人哪个不比他强势,如此顺序他也是不敢有意见的。

    唱诺是这么唱,可到来的顺序就不同了,清炎尊座在前,冰莲宫宫主皇甫灵儿、灵葫尊座在后,一左一右,亦步亦趋跟着。

    而在他们身后,还有二道身影,赫然是皇甫家双姝皇甫嫣和皇甫秋雨姐妹。

    正主到来,所有修士纷纷起身迎接,包括那五位巨头和八大世家家主,也不得不起身作迎。

    “晚辈等拜见清炎尊座、冰莲宫主、灵葫尊座。”

    “见过清炎道友、冰莲道友、灵葫道友。”

    数以万计的修士齐齐行礼问好,声音震彻整片雪枫树林,声势骇人。

    皇甫清炎身着一袭大红宫装,宫装绣着雪色莲花,看上去三十多岁,近四十岁的样子,却容颜艳丽娇美,气质雍容淡雅,令人如沐春风,莫说元婴期小辈,就是几大巨头也忍不住眼露钦慕。

    “诸位都是我同盟的中流砥柱,修炼为重,能百忙之中赶来为老身祝寿,老身在此谢过诸位道友了”

    皇甫清炎面目之间和皇甫灵儿、皇甫嫣有几分相似,但却不似传言中那么火爆。

    叶默也没功夫听她说什么,目光一直停留在皇甫嫣的身上。

    三年匆匆而过,时光没有在皇甫嫣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但却似乎有了些许改变,至于改变在哪里,叶默也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而已。

    忽然间,叶默目光落在一旁的皇甫秋雨身上。

    皇甫秋雨虽然神色淡然,已经极力在掩饰,但叶默目光毒辣,还是在她细微的动作间,察觉到了一丝不妥,她似乎在躲避着自己!

    这是为什么?

    叶默满脑子疑问,惊疑不定地将目光再次移回得到皇甫嫣身上。

    此刻,皇甫嫣身穿一袭雪色宫装,面容精致,宛如画中人,神色冰冷如霜,隐隐露出一丝皇者一般的气势,似乎就是气质上的不同。

    蓦然,皇甫嫣察觉到了叶默的目光,螓首陡然一转,目光如刀,看向叶默。

    而叶默,只是目光温柔且炽热地看着她,面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张口无声道“嫣儿,你还好吗?”

    然而,皇甫嫣竟目光一冷,一丝杀机在清澈如秋潭的眸子里一闪而逝,随即黛眉一蹙,不再看叶默了。

    见到这一幕,叶默彻底愣住了,浑身僵硬,一股寒气从脚底涌上来,让他浑身冰冷。

    嫣儿竟然不认识自己了!

    叶默很肯定这一点,因为这样的目光,淡漠的如同初次见到陌生人一样!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