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40 雷州告急

章节目录 940 雷州告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里雷电狂暴,紫光茫茫一片,映照出场无数修士愕然、惊骇的脸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谁也没想到,叶默胆子这么大,那中年人修士也就算了,与萧恒宇根本不能比,一个是某座飞天主城中小有名气的元婴修士,一个却是八大世家中萧家的嫡系,天资高绝,战力强横。

    可就是这样一个修仙界天才人物,却是被叶默悍然击杀,当空斩成了数段。

    “雷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我萧家好惹?”

    萧家家主面色阴沉,冷眼看着乱星宗宗主雷轰。

    他早就看出了问题,想要施以援手,把萧恒宇救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介意在救人的过程中将叶默震爆成血雾。

    可惜,他刚有所动作,就被雷轰雷宗主出手拦下了,故此没能救下萧恒宇。

    “没什么意思,小辈们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不要轻易插手其中吧,规矩是道友你定的,不好坏规矩。”

    雷轰毫不在意地一笑,再也不看萧家家主,自斟自饮起来。

    另一边,裴门主也斜眼睨了一眼八大世家之中的秦家家主,他也想出手,结果被秦家主给拦下。

    以现在来说,家族派是天城盟、奇门、星云宗,宗门派是冰莲宫、天道宗、乱星宗。

    而八大世家中,从根底和本质来说,都属于家族派,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个个大世家,但按照阵营归属来论,赵、白、谷神三家属于家族派。

    萧、蔚、苏、云、秦五家属于宗门派。

    不过,无论是六大巨头还是八大世家,都只是暂时性的定义罢了,这一刻是宗门派,下一刻很可能就叛变,转为家族派。

    但从目前来看,宗门派是强于家族派的。

    眼下萧家和冰莲宫似乎真的有意结合,形成铁打的同盟,裴门主作为家族派巨头之一,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如果他就这么看着萧恒宇陨落,萧家无疑会把怒火全部倾泻到叶默身上,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和他奇门,和家族派都没有太大关系。

    可如果他出手救了萧恒宇,却能卖萧家一个天大的人情,萧恒宇也能成为插在萧家的一根刺,日后有机会的时候,自有大用。

    而叶默这个小人物,此时惹怒萧家,引得萧家杀他也没什么用,一个小人物罢了,何况萧家也未必有那个魄力真斩了此人。

    可如果叶默不死的话,就绝对会成为冰莲宫的隐患,他与皇甫嫣的关系,也会成为冰莲宫与萧家结成铁打的同盟的最大障碍。

    只是一瞬间,裴门主就把两个决断所得的利弊分析的清清楚楚,想都无须多想,自然是要出手的。

    可他还是算漏了,算漏了这些老狐狸的反应,真的是不给自己一点点机会。

    冷静下来的萧家家主也很快想通了,他活了几千年,眼睫毛都是空的,这些老家伙能看透的问题,他怎么可能看不透。

    很显然,这些老家伙选择了放弃萧恒宇,以保住他萧家不变节。

    萧恒宇不死,他萧家虽然没什么损失,却给宗门派埋下一个巨大的隐患,这是宗门派各大巨头不愿看到的,因此果断选择了放弃萧恒宇。

    萧家家主一来无力反抗大多数人的决定,二来也看得开,很快收敛起心情,充满杀机的目光看向叶默。

    这些人放弃了萧恒宇,那就必然是做好了放弃叶默,给他萧家泄愤的准备。

    “萧道友,劝你还是不要妄动的好,此子虽然不算什么,但也是功德堂名正言顺的长老,又和南魔关系不浅,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萧道友想做什么?”

    雷轰突然又开口了,眼神玩味地看着萧家家主。

    “你们什么意思?”

    萧家家主快疯了,这还是跟自己一个阵营的吗?

    “只是一个提醒罢了,萧道友可听可不听,想杀了此子泄愤也好,不过会有谁出来阻止,以及日后会有什么后果,希望萧道友能一力承担。”p>

    雷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再插手,其他人插手阻拦就与他无关了。

    “那这与之前有什么区别?”

    萧家家主声音冰冷。

    早在这之前,萧家就怀疑叶默灭了自家派去东海的人马,又知道叶默身上有那么多重宝,自然觊觎不已,早就打算暗中灭掉叶默了,而现在却还是不能立刻出手抹杀,这与之前有什么不一样?萧家还亏了一个罕有天才!

    “若是得到九变神猿,萧家有优先掌控三年的权利。”

    雷轰答道。

    “成交。”

    萧家家主迟疑了一下,随即答应下来。

    可怜萧恒宇,堂堂萧家嫡系子弟,二十二轮战力的天才人物,只换来掌控一只猿猴三年的时间。

    二人的谈话都是神识交流,瞬息完成,谁也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桩隐藏在黑暗下的交易已经完成。

    “恒衍,下来!”

    一经谈妥,萧家家主当即传音,喝令萧恒衍下来。

    “家主”

    萧恒衍还想说什么,听到家主后面的话,虽然心中悲愤无比,但也只能遵令,收起兄弟的残躯,回头恨意滔天瞪了叶默一眼,衣袍鼓荡着飞了下去。

    叶默见状,也不知道这二人说了什么,但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包括激怒萧恒宇这厮。

    杀萧恒宇是叶默早有的决定,此前不曾了解过各家天才,功德堂总部接待大殿一事后,叶默就开始收集起各家嫡系子弟的信息来。

    萧恒宇此人是什么性格,叶默也一清二楚,说他桀骜不驯、自高自大绝对没错,而且此人颇为风流,那种事上面还有一点小癖好。

    本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坏就坏在,萧恒宇这么桀骜不驯,骨子高傲的人,竟然能压下骨子里的傲气,苦苦追求皇甫秋雨那么多年,凭这一点,叶默就知道这人很危险。

    越是心高气傲的人,被压的越久,心中的压抑就越大,怨气、怒气越大,反弹越大。

    这么傲气的人,却低声下气、奴颜婢膝地追求皇甫秋雨那么久,心中对皇甫秋雨没有怨与恨,叶默一点不信,再加上此人在那种事上的癖好,二者加起来,若是皇甫秋雨真嫁给他,还能有好结果?

    而且经过皇甫肥牛的调查,叶默也发现,这萧恒宇在癖好方面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不加掩饰了,这也说明他极度压抑。

    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几次三番以“炼体修士”和“女人”刺激他,不疯了才怪。

    “萧家主,下一样赌注是什么?”

    摇摇头,抛开萧恒宇不再去想,叶默面色平淡,徐徐问道。

    “叶城主天纵神武,资质超绝,同盟相耗,实在于同盟无益,此次斗法,就到此为止吧。”

    萧家家主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就此坐下不再说话。

    见状,叶默眉头却是微微一跳,眼中充满了戒备。

    他不怕各大巨头势力不断派出人车轮战,就怕他们虎头蛇尾,这证明他们根本不想跟自己耗了,不想动用正常手段了,只要暗中抹杀自己就好。

    麻烦了!

    正在这时,无数道艳艳光火划破天际,而后停留在天字一号星辰岛上空嗡嗡颤动,红光大放,如此奇怪的景象,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暗自奇怪。

    当看清这是什么东西后,所有修士都骇然了,蔚家家主神色一动,挥手打出一道匹练,将岛上的法阵与禁制撤掉。

    那片红如鲜血的流星般的流光再无阻碍,纷纷飞落到在场的小部分修士手上,其中包括了六大巨头,八大世家。

    众多修士将神识探入红光大放的玉简内,而后飞快退出来,神色怪异,带着一股凝重肃杀。

    作为今日此地的东道主与寿星,皇甫清炎一收传讯玉简,扫视一圈后道“没想到老身过个寿都不安宁。刚刚雷州各大要塞传来消息,言称发现东妖古界有大动静,妖族开辟出来连接妖界与雷州的虚空通道有大异动,雷州的妖族举动也十分诡异,恐怕有什么谋算,要与我人族开战也说不定,请求总部派遣大军支援。”

    这是在给南魔众人和没有接到玉简传讯的修士们解释,随后皇甫清炎继续道“消息几经排查、取证,此次妖族的确有大动作,不过由于时间尚短,没查到有大价值的线索,只知道妖界发生了兽潮与变动,除此之外还有一件秘事,但却不知道是什么。”

    “此战山雨欲来,绝无侥幸,因此,各位道友做好准备吧,同盟即日就将派出援军,支援雷州各大要塞,年青一辈也好好准备,这是一场大战,也是一次灾劫,但同时也是一次机遇,把握好了,一飞冲天。”

    众修士依旧不知道妖族为何开战,只隐约知道东妖古界出了问题,不过也足够了,人族和妖族开战,哪需要那么多理由。

    “各位南魔圣子,你们是南魔在北溟的代表,你们的意思是”

    皇甫清炎看向南魔众人。

    澹台不破等人当即神识传音交流起来,不多时便有了决定,说道“仙城同盟与南魔已经正式结成同盟,此次人族与妖族大战,我南魔自然也要出一分力,回去我等就传讯回南魔,请南魔各宗派出大军,支援雷州。他日鲲鹏神宗卷土归来时,也要麻烦贵盟帮衬一二才是。”

    “鲲鹏神宗从南魔方向还是从北溟方向归来还未可知,也许是我同盟有求于各宗呢二盟同族共体,若有朝一日各宗有求,同盟自然不会坐视。”

    皇甫清炎笑道。

    类似的问题,仙城同盟和南魔各宗早就谈过了,此时只不过是应了计划而已,也无须再聚集商量,南魔众人相视一眼,长身而起,准备出发前往雷州。

    “叶城主。”

    皇甫清炎忽然叫道。

    叶默奇怪,但还是来到近前恭敬行礼,道“前辈有何事?”

    “你的寿礼太贵重,方才一战,老身也没添点彩头,倒是委屈你了,这是老身年轻时使用的火系法器华清砚,妙用无穷,就送给你吧。”

    皇甫清炎取出一方碧玉如潭,雕镂奇兽,方方正正的砚台说道。

    “前辈”

    叶默愣了,不知道皇甫清炎是什么意思。

    “娘,这是你最喜欢的法器”

    皇甫灵儿俏脸一变,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法器而已,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收下吧。”

    一句话,算是回应了二人,态度坚定,不容反驳。

    叶默默然了一下,只能接过华清砚,刚一触及,就感觉砚台溢出的丝丝清凉,其中仿佛有一头生灵般,涌出一股莫名的悲伤之意。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