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44 低级错误

章节目录 944 低级错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号矿?”

    黄玉尊者眼角一跳,差点骂娘,今日真是诸事不顺,什么事都上赶着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目光扫视着饭桌一圈,黄玉尊者又是纠结,又是尴尬。

    纠结的是目前飞天主城剩下的元婴高层修士不多了,各自都有重要岗位驻守,轻易不能离开,而叶默等人又是初来乍到,接风宴都没吃完,更不好派去了。

    尴尬的是,堂堂飞天主城,竟然沦落到一、二个元婴修士都拿不出来,丢脸啊。

    叶默察言观色,知道黄玉尊者此时正尴尬,想到来到这里也没什么大事,不如去矿场看一看,也好熟悉一下各种事务,于是主动请缨道“黄玉城主,晚辈正想了解一番黄玉飞天主城诸多事宜,驰援之事,就请交给晚辈吧。”

    “这怎么行,各位道友远道而来,宴席都没吃完”

    黄玉尊者颇好面子,脸面抹不开,不禁一脸迟疑,心中对叶默的提议十分心动,但又实在不好让前来帮忙的同盟道友出手,还是如此匆忙的情况下。

    话说到一半,黄玉尊者就看到了叶默满带深意的目光,只听叶默道“城主无需多说,晚辈初来乍到,应该出这一分力的。”

    叶默二次请求驰援,也算给了黄玉尊者足够的面子和台阶,他感激的看了叶默一眼,当即不再矫情,说道“既然如此,就劳烦道衍城主了,不过仅仅道友你去,恐怕还是人手不足,三号矿场极大,范围太广了”

    “晚辈只问一句,那里是否会出现化神中期以上的妖族?”

    叶默为这位黄玉城主的好面子哭笑不得,但思量之下,也只能问道。

    “不会,本座也只是化神中期,如果他们有这个能力,也不会去三号矿场了,至少也是一号矿场,甚至直接杀到黄玉飞天主城,可是”

    黄玉尊者信誓旦旦,他在雷州驻守上千年,连与道侣成亲都是在这里,女儿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如今连外孙都有了,雷州各处都是什么情况,他了若指掌,这点信心自然是有的。

    “那就好,没有化神尊者,元婴期妖族来多少晚辈就能杀多少,城主尽管放心吧。”

    叶默自信十足。

    “这”

    这时候北溟的消息还未传到雷州战场,黄玉尊者对叶默的了解可谓少之又少,哪里放心他一个人前去。

    “城主放心吧,叶小友一身战力,可不比我南魔众圣子差。”

    这时,情魔魔尊出声说道,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

    这样一句话,让黄玉尊者心头一震,不敢相信地看向叶默,在此之前,他对叶默的了解仅限于侥幸赢得仙城战,因此并不认为叶默有什么了得的,可现在一听,似乎走眼了,情魔此人都放言媲美圣子啊。

    南魔这些圣子是什么存在?

    别的不说,光一个澹台不破,就让北溟各势力嫡传最强天才都绝望,更何况还有景雪烟、藏芥佛子、萧统等仅弱上一筹的绝强天才,据说号称太一的萧统与纪灵珊合力,甚至比得上澹台不破的战力,堪称恐怖!

    而叶默这个声名不显的小辈,却能得到情魔魔尊如此评价,其战力至少不低于二十二轮吧?如此的话,的确可以一个当几个元婴修士用。

    想到这里,黄玉尊者看向其余南魔圣子,目光大亮,炙热无比,这不仅仅是圣子啊,更是一大批元婴修士!

    要知道,在雷州这片大地上,终究还是元婴期修士的争斗多些,元婴才是主要战力,化神期战力都是要塞级别的斗法厮杀了,轻易不会爆发。

    这也是仙城同盟无数玄王级猎杀者团队能够在雷州混的风生水起的原因之一。

    有了情魔魔尊点醒般的一句话,黄玉尊者自无不愿,当场赠予叶默一面客卿令牌,让他随着禀报消息的金丹修士前往三号矿场。

    “晚辈潘金,前辈是第一次来到雷州?”

    给叶默带路的金丹修士被叶默携裹搬飞向城外,身在法力光芒笼罩下,还不忘和叶默自我介绍,想给叶默留下几分印象。

    叶默身份不简单,这一点名为潘金的金丹修士自然看得出来,事实上,他也已经厌烦这样的日子了,还不如脱离军伍,跟随一个强者做随从呢,万一能赏下点结婴丹之类的神丹呢?

    “的确是第一次来事情如此紧急,你还有心情闲聊?”

    叶默瞥了一眼此人,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狐疑。

    潘金尴尬一笑,说道“前辈有所不知,随着此次妖族异动,各大要塞人手逐渐紧张,矿场内的几位老祖生怕要塞派不出人手,这才让晚辈火急火燎地求援,眼下有前辈的驰援,矿场定然会平安无事的,说不定前辈一到,那些妖族便不敢再打主意呢这些畜生,可精着呢。”

    “哦,本座记得,雷州虽然与其他州稍有些不一样,但也不至于太离谱,如何还会有矿场?难道还有天材地宝、灵石矿脉出产?”

    叶默点点头,也不追问,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这雷州的确与其他州不同,但却不是稍不同,而是大大的不同。”

    潘金显然对雷州十分了解,侃侃而谈“九州之中,云州不知是何原因,几乎没有天地灵气与修仙者,而其他州则一般般,只有雷州,这个天凶之地最为可怕,但也机遇无穷。”

    “天凶之地之名如何来的,前辈应该知道吧?无尽的修士与妖族陨落,造就了天凶之地的威名,也造就了一个与世人想象完全不同的雷州。前辈说的不错,这矿场的确就是灵石矿脉,有时还能出一些天材地宝。”

    “不过,灵石矿脉出产的不是普通灵石就是了,而是血灵石!”

    “血灵石?”

    叶默眉头微挑,心头震动,这名字一听就很妖邪。

    “没错,血灵石。”潘金神色凝重地点头,说道“雷州本来与其他州没什么不同,但就是经年累月的连天大战,陨落了无穷无尽的修士与妖族,导致雷州的环境彻底大变。”

    “修士与妖族陨落后,肉身朽败之后,一身气血消融,融入大地,而存于体内的法力、元气则溃散,重新归于天地,但这些法力、元气因回归天地而演变成的灵气却不会蔓延到其他州,只会留存在雷州,日子一长,雷州的天地灵气自然不同了。”

    “有的部分法力溃散归为灵气后,也不会离肉身而去,与消融的气血融化在一起,历经万年演变,自然就成了与灵石相似的晶体,其中蕴藏极丰富的气血与灵气。”

    “万年演变?普通的金属矿脉,都要数以百万年的演变吧?”

    叶默有些不信,但眼神却是惊疑不定。

    “那是一般情况下,这雷州到处都是修仙者大战连天,天地灵气压迫、法术攻击引发的压力、气血与灵气结合发生的神秘变化,这一个个有异于普通天地的现象,都加速的血灵石的凝成。而且晚辈只说它与灵石相似,并未说它就是灵石啊。”

    潘金笑了笑道,阐释的十分详尽。

    “原来如此,你们在开采的就是这种血灵石矿脉吗?”

    “三号矿场就是血灵石矿脉,其他的矿场也有几个是血灵石矿脉,也有部分是开采特殊的天材地宝。”

    潘金答道。

    说话间,二人已经离开黄玉飞天主城上千里地,已经极远了,四周显得极尽荒凉与阴森,山丘起伏,怪石嶙峋,地面不时冒出几束鬼火,不知从何处传来“喀拉喀拉”的骨骼声。

    “前辈,三号矿场就在前面不远。”

    潘金突然发现叶默停下不动了,以为叶默不知道方向,当即殷勤地给叶默指路道。

    叶默却是不理会,看了看远方的山峦,突然抬手猛打印诀,一道道法诀光芒迸发出来,没入潘金体内不见了,数十道法诀一完成,潘金骇然发现,自己一身修为已经被彻底禁锢、封印住了。

    他眼中不禁露出惊骇,不敢相信地看向叶默,颤声道“前辈,您这是做什么?”

    “无需再装了,你是幻王一脉什么人?”

    叶默冷睨潘金,手掌一抬,掌间是一束悠悠跳动的紫色火焰,散发无比炙热的温度,其中夹杂着丝丝雷弧,引动着火焰不断变化,时而成火焰,时而成紫气烟云,神秘而强大。

    潘金还想解释一番,当他看到叶默眼中坚定的目光时,发现自己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心下忍不住自嘲一笑也是,凭叶默的修为,堂堂老祖,封住一个金丹修士的修为何需如此大费工夫,打上数十道法诀,以秘术封住?随手一道禁制就足够了!

    无需多说,自己必然暴露了,否则叶默不会如此谨慎对待。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潘金还是有些不甘,他自认伪装的完美无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伪装的很不错,有幻王一脉的特殊功法神通配合,再加上惟妙惟俏的模仿,一开始我也没认出来。”

    叶默脸色有些凝重,他知道,他赌对了,心中也十分震动“但是,当我靠近你,携你横渡飞天的时候,却在你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人身上的味道。”

    “什么味道?”

    潘金疑惑不已,还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一阵,随后瞪着叶默咬牙道。

    这一幕,看得叶默也是无语了一下,说道“花香,这种花香我曾在一个朋友身上闻到过,很不巧,那位朋友是鲲鹏神宗的人,还和我说过,这种花香只有鲲鹏神宗高层才用得起。”

    听完叶默的话,潘金也是表情木了一下,打死他也想不到,破绽出在这上面,这种错误太低级了啊。

    当然,也是他过于自信,觉得九州世界这样落后的地方,肯定无人能认出这花的香味,而且修仙界奇奇怪怪的人太多了,龙阳之癖、断袖之好的人都不少,一个大男人身上有点香气也没什么。

    想到此处,潘金更不甘心了“就凭这一点,你就敢凭空臆测我是幻王一脉?”

    “当然不止于此,只不过既然我敢断定,你就应该猜到,我对鲲鹏神宗的某些东西的了解,不比你要差原本一个大男人身上有些香气也不算什么,可这香气在鲲鹏神宗是女子专属的一种花与香气,还不足以识破你吗?”

    叶默似笑非笑地看着“潘金”,显然,他并不是“潘金”,连男人都不是,而是一个女子!

    “还不服?”叶默看“潘金”依旧不甘心的瞪着自己,仿佛有天大的委屈一般,于是又说道“说起来,把你当男人看的时候没什么,当我发现你身上的香气,识破你之后再看你的步姿也很有问题,因为你是处子。”

    这一刻,“潘金”一对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指节捏的发白发青,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栽在如此低级的错误上。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