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68 大凶

章节目录 968 大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各方人马都在往多宝神君的秘藏赶去,连原本去支援其它战场的澹台不破等人,也纷纷折道赶去了西部战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魔盟、仙城同盟、妖界妖族、鲲鹏神宗妖族、雷州鬼族、灵族

    知道秘藏有限制,各方都默契的没有派出化神层次的修士,即使如此,声势也浩大之极,鬼月山脉顿时群英汇聚,风云际会。

    鬼月山脉,是为雷州五大绝地之一,其余四大绝地分别为排名第一的中部战场阵王墓,第二的中部战场天凶山脉,第三的北部战场真龙山脉,第五的南部战场殒仙谷。

    鬼月山脉排名第四,是雷州第二大鬼族聚集之地,整片山脉都被无尽阴气笼罩,鬼雾弥漫遮天,是真真正正的鬼域。

    多宝神君的秘藏,就在鬼月山脉的外围一条小山脉上,山脉不大,却也屹立八座数百丈高的山岳,每一座都诡奇绝立,通体由岩石凝成,犹如八座巨大的石柱,将多宝秘藏环绕在其间。

    山脉四周是与群山隔绝的深渊,深不见底,山石陡峭,时常有鬼啸从深渊之底传上来,还有令人心颤的锁链抖动的哗啦啦的响动,仿佛深渊下锁着一头惊世鬼神。

    在小山脉上空,时刻盘旋着一重浓重厚实的雷云,雷云外表是乌黑之色,时不时闪过的雷光照耀时,却能隐约看到雷云内的景象,竟是一片骇人的赤红,将雷光都染上几分刺目的血色。

    当叶默和计如殇来到八峰伫立的小山脉时,此地已经汇聚了许多元婴层次的生灵,三五成群,群聚成势,可以明显区分开来。

    飞落下来,融入魔盟和仙城同盟的队伍中,叶默抬眼一扫,当即就觉得计如殇说的的确没有丝毫作假,此地汇聚了各个势力的生灵,包括鲲鹏神宗的妖族部妖族。

    “禁制破除的如何?”

    计如殇身为天道宗首席,地位自是不用说,对一个身穿奇门服饰的元婴修士问道。

    “各方已经商量好了,各出一人联手破除禁制,我们仙城同自然是裴少主出手了,破除禁制已经进行了半个多月,估计还有三天左右,就能完全破掉了。”

    那奇门的元婴修士没有隐瞒,如实相告。

    还有三天时间,谁也不着急,各自静心等待着禁制开启的那一刻。

    而在这三天中,陆陆续续又有不少生灵赶来,包括一些强大的鬼族、妖族,还有南魔众圣子,北溟各宗各家嫡传。

    叶默还发现了皇甫秋雨、萧恒衍,后者自是对叶默恨之入骨,叶默则直接无视了他,从皇甫秋雨那里得知了皇甫嫣的情况。

    皇甫嫣本想来的,但被冰莲宫高层统一阻止了,小小多宝神君的秘藏,还不值得他们拿皇甫嫣这个宝贝冒险,皇甫嫣成长起来可是能轻易秒杀多宝神君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来人越来越多,让叶默愈发认识到,各大势力对多宝秘藏的看重,如北溟各家几乎都派遣了一个嫡传过来,其他势力也相差不大。

    不过,二天后,进入山脉中的山林的裴逐云等各方阵法神师便相继出来了,个个脸色微白,面色很不好看,仿佛十分疲累,最让人惊异的是妖界妖族的阵法神师,竟是一个人族,看向魔盟和仙城同盟这边时目光漠然如冰。

    原来是禁制到达最后的阶段,各方的阵法神师都不敢冒险了,要恢复一番才能继续破除禁制,毕竟他们辛辛苦苦破开禁制,也不想刚完成,就被涌来的各方生灵于混乱中击杀,更不想在秘藏内因为元气大损的原因而陨落。

    对此,在场的生灵虽然心有不满,但也不敢对这几个破阵之人做什么,只能继续等待。

    又是三天过去,这几个人才精神奕奕地再次进入了山林内,足足二个时辰后,山林上方半空中,忽然浮现出一面闪耀七彩光华的屏障,连接着八座山岳,随后,屏障微微一颤,当空破碎成大片流光。

    一时间,小山脉上的阴风愈发凄厉了,阴气鬼雾澎湃不止,一阵气风暴横扫出来后,整个小山脉就恢复了平静,然而,却久久不见那几个阵法神师的身影。

    终于,在外等待的众多生灵耐不住了,纷纷驾起遁光、鬼雾、妖风,一股脑儿冲进了山林。

    林内枯叶满地,透着一股萧瑟之意,静谧无声,丝毫不见那几人的身影。

    又前进了一段距离,众生灵才看见不远处空地上伫立着的一尊丈许宽,三丈高大的石碑,石碑古旧而简陋,仅仅书写着二个大字止步。

    在“止步”前面,是一大片斑驳的痕迹,显然是有人以法器之威,生生抹去了前面的字,让人不知道石碑告知的意义。

    “好胆!”

    “简直反了他了!”

    “人心险恶,他们一定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抛下我等先行进入秘藏了。”

    各方生灵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大群强大的生灵,竟被几个阵法师给耍了,被人捷足先登,还抹去了与秘藏有关的信息,现在仅有一面石碑,能做什么?

    “搜!给我去搜,就是把整座山脉翻个底朝天,都要把他们给找出来!”

    妖界妖族一头浑身赤光盛烈,神火腾腾的朱雀大怒发出命令。

    “你们也去。”

    计如殇、古飞虹等人也下令道。

    很快,大量元婴期修士、生灵就被驱走了,开始在山脉四处大力搜寻,妄图找出点滴蛛丝马迹来。

    直到此刻,石碑前还剩下的,就是各大势力的精英存在了,修为稍次的,都被分派出去了。

    “嘿嘿,看来你们人族还真是一如往常的狡诈,居然还有人不自量力地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

    这时,妖界妖族中有高等妖族冷笑出声。

    “哼,自作聪明,这是在找死,如此修为也想觊觎多宝神君秘藏。”

    天城盟二大嫡传之一的步风信感觉自己被打了脸,整个同盟的脸都丢尽了,脸色难看无比。

    “疾!”

    步风信神色冷厉,打出十几道法诀后一声轻喝,一柄小巧晶莹的飞刀显化而出,化作惊鸿向背后的林中。

    随后,激烈的灵气法力波动传来,紧接着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飞刀带着一丝奇异的气息飞了回来,而林中隐藏的那个修士的气息,也彻底消散。

    见到如此情景,那高等妖族冷笑一声,不再多说了,其他生灵漠然看着这一幕,星云宗嫡传古飞虹则轻叹一声,没有说什么。

    没错,这是他们这些强大的元婴修士、元婴生灵共同商量好的,一举把其他修士排除在外,一丁点机会都不给,多宝神君的秘藏,只能属于他们这些人,属于各大势力,而不能落在一些散修、小势力手中。

    已经彻底清场完毕,余下的极少数生灵开始逐一施展法诀,而后一头撞入石碑之中。

    叶默进入石碑后,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色不断扭曲变幻,当心神稳定下来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广阔的原野上,眼前是一条宽三里,绵延不见尽头的死寂血河,整条河通红与粘稠无比,上面漂浮无尽的骸骨,一对对空洞的眼窝看着原野岸上的一众生灵,令人头皮发麻,一股挡不住的凉意从脚底板涌上天灵,整个人都激灵灵一抖。

    “这血河?不是血河!难道是血河支流?这里到底是哪里?”

    众生灵目露惊疑,心下有些胆寒。

    血河是雷州的绝地之一,仅次于五大绝地,整条河广阔与绵长无比,充满了死寂的力量,飞鸟沉河,舟船陷坠,法器都无法幸免,沾上上大量血河水要被污染,灵性大失。

    如果是血河支流的话,这条大河就太危险了。

    就在这时,对面岸上突然冒出几个石墩来,这些石墩一阵变化,而后绵延伸展,呈弧形攀上半空,跨过血河而来。

    达到一半时,这些石道又是蠕动一阵,竟变成了一座座石桥,足有数十座之多,延伸而来,正好每个生灵对应一座。

    众多生灵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先踏上石桥,那六个负责破除禁制的阵法师也不比其他人快多少,此刻也在等待。

    “嗤!”

    一阵异响传来,引来许多目光,正好看到一件高阶法器光芒飞快消散,变得晦暗无比,陷在血河中嗡嗡颤抖了一阵,就再也没了动静,彻底沉入血河中。

    “空中过不去,法器也大多是失效的。”

    步风信脸色难看,高阶法器正是他祭出的,却还未飞出三丈远,就坠入血河中,彻底被污染,失去灵性和法力。

    “啾”

    妖界妖族中一头变异妖鹰腾空而起,妖目中灵光大放,朝远空眺望过去,良久才扑扇着翅膀落了下来,声音低沉“血河绵延不见尽头,至少万里以上,甚至远远不止。”

    各势力的强大生灵各自施展手段,不断尝试横渡、绕过血河的方法,却无一例外,尽皆失败了。

    “可惜血王一脉的人不在这里。”

    鲲鹏神宗妖族部的妖族叹息。

    南魔魔盟阵营中,古天方无奈一笑,血魔宗也算和血王有些关系,可论起在血系一道上的成就,远远不及血王,当初在血神宫的时候,他也毫无办法,更不用说现在摆在眼前的情形了。

    于是,南魔众人把目光都聚集到了叶默的身上。

    叶默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这血河与血神宫内的血河有很大不同,血神宫内的血河以血煞之气铺在上面,腐血河在下面,上层影响法力、妖元等等,下层腐蚀法器、肉身。”

    “而这条血河虽然同是血河,但除了同样可以污染法器外,处处都透着不同,血神宫那条血河是以血煞影响法力,让修士和法器都过不去,而这里,一般人却是连为什么法力会失效都不知道,很难有办法解决。”

    “那你有办法吗?”

    计如殇目光灼灼地望着叶默。

    “有是有,可现在是没有材料和时间炼制特殊法器了,我可以与你们坦言,此河不是血神宫那条能比的,千万不要有侥幸之心,万物过,万物皆沉,所有想要妄图横渡的生灵,最终都会成为这血河枯骨中的一员。”

    叶默神情凝重道。

    “这么说,只有通过石桥渡河了?”

    皇甫秋雨黛眉微皱。

    “应该没有其它办法了。”

    叶默苦笑,他得到血王传承,深知这血河的厉害,显然,多宝神君不想自己这些人能取巧,只能按照他的安排走过石桥。

    血河不是考验,石桥才是真正要重视的。

    叶默等人说话并未掩饰,也未隐藏,其他势力的生灵也都听到了,此刻俱都陷入了沉默中。

    见到始终无人愿意站出来,叶默冷眼瞥了一圈,微微摇了摇头,二话不说,几步走上前,一脚踏上了石桥。

    “嗡!”

    石桥微微一颤,古旧之色尽褪,流光溢彩,彷如法器一般,洒落下蒙蒙碎玉光辉,压制着血河的诡异力量。

    叶默丝毫没有停步的意思,继续一步步拾阶而上,神态平静,很快走上桥顶,接下来是一片平坦的桥面,这个时候,也正好是踏入了血河的范围。

    血河荡开了一丝丝微不可见的涟漪,一股难以形容的诡异吸力涌动而上,淹没虚空,把各方众多生灵惊的纷纷倒退,面色狂变。

    不过,石桥上的叶默却没有任何被影响的样子,还回首看了一眼众多生灵,然后就转过头一步步走了下去。

    见状,原野岸上沸腾了,各方众多生灵一拥而上,甚至有的几个挤进了一座石桥,但下一刻,除了第一个踏上石桥的生灵,后来的生灵尽皆被一道绚丽的彩光推拒出去,再也无法接近石桥了。

    很快,八、九十座石桥都登上了生灵,直到此刻,众多石桥猛地一震,仿佛开启了什么,紧接着,各方生灵就在同一时间怔愣住了,傻傻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冰莲要塞。

    众多仙城同盟高层、魔盟高层齐聚于此,气氛闹哄哄的,热闹非常。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道袍的长髯老修士脚下生风,快步疾行而来,一头闯进了议事大殿内。

    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导致众多高层皆是愣住了,随即神色稍缓,其中几人还想与长髯老修士打个招呼,但看到老修士面色凝重阴沉的模样,打招呼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是柳神师啊,可有要事禀报?”

    黄木神君宇浩神色也一紧,急忙询问道。

    柳神师是仙城同盟的化天神师,即化神级演天神师,是同盟仅有的几位化神级演天神师之一,地位至高无上,如此神色沉重,行色匆匆的模样,想来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柳某无用,辜负了众高层对柳某的期望,先前演算的卦象变了,大变!”

    柳神师声音沉闷干涩,眼中充满了愧疚。

    “什么卦象?”

    黄木神君心中猛沉,身躯陡然前倾,目光几欲噬人。

    “神君命柳某演算的多宝秘藏之卦,原先是大吉,理应满载而归,现在变成了大凶,九死一生!”

    柳神师痛声道。

    闻言,整个议事大殿瞬间寂静,落针可闻,随即响起无数个粗重的喘息声,许多高层目眦欲裂,双目喷火。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澹台不灭深吸一口气,声音平静地问道。

    “有人以法宝与秘术掩饰、篡改了天机,此法宝玄妙难测,柳某无能,没有发现异常。”

    柳神师苦叹道。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