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971 游戏开始

章节目录 971 游戏开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再说多宝神君和一众鬼圣、妖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多宝神君的多宝之名是人尽皆知的,其气运也逆天无比,众妖圣、鬼圣自然不会与他比拼法宝、法器、神通,只求集众人之力,将其压制住,然后破掉下方那个古怪而强大的禁制,救出各自的嫡传天才,此行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它们想的很简单,目的更简单,可事实却让它们无奈。

    多宝神君无愧多宝之名,先是一个净瓶直接吞纳了数十万妖族大军的集体妖术,又以九灯杀盘形成土系大神通法术,召唤百万沙兵抵挡二路大军。

    现在,又祭出了一杆紫黑色法旗,席卷呼啸出来的紫黑色邪雾和白色风沙诡异无比,以至于一群妖圣、鬼圣没有一个敢于硬接,纷纷撑起法力护罩,想抵挡这一波神通攻击。

    但是,事实却远远超出了它们的预料,这些紫黑色邪雾和白色风沙无孔不入,而且直接侵入到法力护罩上,与其同化在了一起,最终破掉了它们的护罩,邪雾和风沙攀附到它们身上。

    顿时,数位妖圣被沾染上的地方不断散发腐臭气息,血肉不断枯败,开始化作血水,而身躯的其它地方,也蔓延上一片紫黑色纹络,并散发阵阵黑气,生出点点脓疮。

    不仅如此,连鬼族的鬼圣,无论是单纯的鬼魂之体,还是骷髅、僵尸等等形态,无一不被缠上紫黑色邪雾和白沙,不断销蚀它们的身躯和魂身,甚至侵入到了鬼灵之火中,正在削弱它们的鬼灵之火!

    如此骇人的一幕,把众鬼圣、妖圣吓得魂飞天外,不敢再硬抗,纷纷暴退,同时祭出各自的神通手段,妖光澎湃,鬼气腾腾,将邪雾和白沙逼迫开去。

    “这是诅咒之旌!”

    开始不觉,但一次交锋后,见识较广,活的较久的鬼圣、妖圣便纷纷认出了这杆法器的来历,妖族的妖圣脸色愈发难看。

    这诅咒之旌的威名比起妖族的万妖令旗甚至还要大,可想而知这诅咒之旌名气有多大,其威力有多可。

    说起来,当初诅咒之旌就是在与妖族的大战中立下的赫赫威名,因此被称为人族之旗。

    虽然它是一杆邪恶的诅咒法旗,但却立下过赫赫战功,因此人族并不对它待以恶眼,而妖族,也在这杆邪旌上吃过不少大亏。

    每当妖族祭出万妖令旗的时候,多宝就祭出他的诅咒之旌,使得方圆千里、万里变成一片诅咒绝地,进入多少妖族都要死,完美克制了万妖令旗的威能,可以说是妖族的克星。

    但是,这也仅仅是指对上单独的万妖令旗。

    众多周知,万妖令旗如今分成了八杆,每一杆都能号令万妖。

    法器一分为八,威能只能大幅降低。

    因此妖族一直相信,只要八杆万妖令旗重新合一,成为真正的万妖令旗,就有更强大的威能和妙用,绝对不惧诅咒之旌的诅咒,万妖令旗才是真正的一族杀器。

    但说归说,万妖令旗至今没有完全合一,而诅咒之旌却重现了,其诅咒之威,似乎隐隐超过传说三分,怎能不让人惊惧。

    就在这时,苍古神禁内,又一个身影身躯剧震,无力地倒了下来,是妖族的一头僵尸,一对尸眼散发青幽幽的光芒,尸牙暴露在外,浑身各处要穴之处不断炸开,血肉横飞,眼看是彻底消殒了。

    先前死的是仙城同盟的修士,鬼圣、妖圣们还不急,可现在死了自家的人了,自然由不得它们不急了。

    “都不要保留了,速速突破过去,否则这些后辈都活不成了,那禁制也很不简单,我们时间不多的。”

    鬼族之中的一个鬼圣急声道。

    这是对其它鬼圣说的,也是对妖族的妖圣说的。

    “好。”

    其它鬼圣、妖圣皆没有意见,纷纷点头同意。

    固然后面还会有人马支援过来,可是天知道这些元婴期的小辈能撑到什么时候,那时候只怕来到了也只是收尸而已,甚至连收尸也没法。

    “天狼啸月!”

    “鬼墓邪碑,疾!”

    “镇仙棺!”

    天地巨震,二十余尊鬼圣、妖圣各自祭出手段,神通惊天地泣鬼神,法器乌光邪漫,灵压迫空。

    妖族的变异妖狼妖圣身躯庞大,足下一踏,大地破碎,冲起一座高大的山头,托着妖狼妖圣的身躯冲天而上,直达半空,妖狼妖圣临崖狂啸,妖气冲荡八方,吐气冲破了浓重的黑云,露出云后的皓月。

    就见一大团蒙蒙光团被妖狼妖圣吞月而来,仿佛真要将横挂天外千古万载的神月吞下一般,这股光芒凝成了一轮小型的圆月,被妖狼妖圣一口吞入腹中,随之被吞下的,还有一片黑云,以及成片的雷霆。

    “噗!”

    随后,妖狼妖圣傲立千丈绝壁,张口喷出一道横亘长空的月华光柱,狠狠击向多宝神君。

    鬼圣之中,一个身披黑袍,手持巨大镰刀鬼器的黑影口吐碧光,这碧光迎风便是疯狂暴涨,最后变成一面斑驳残破,血字横飞的墓碑,直接朝多宝神君镇压而下。

    另一名僵尸之身的鬼圣则口吐黑雾,托着一样物事飞出,竟是一口青铜古棺,此棺似乎极不简单,周遭棺壁上有九条漆黑锃亮的锁链,不知另一端缠绕着什么,但看锁链大小,应该是捆缚与人大小相差不大的生灵才是。

    这僵尸鬼圣也有些难以催动青铜古棺,但还是令青铜古棺打开了一丝缝隙,逸散出一丝淡淡的黑雾。

    就是这小小的一道缝隙,却是让多宝神君神色凝重了许多。

    “疾!”

    多宝神君打出一套让人眼花缭乱的法诀后,张口连喷数口霞光,化作几件威能惊人的法器,分别是一个金钵,一面黄铜古盾,一方漆黑小印,先后迎上这二十余尊妖圣、鬼圣。

    “嗡!”

    虚空如破烂的画卷不断狂抖,仿佛要崩开破碎一样,金钵绽放万丈金光,流光溢彩,光芒祥和神圣,兜头一扣,竟就将那邪碑扣在了下方,层层金光覆盖加持,把邪碑封在其内,动弹不得。

    而且,这金光还有驱散鬼气、镇压邪佞的威能,在不断削弱邪碑的法力神通,当场把那黑袍罩体的鬼圣逼得身躯剧震,眼中幽光大盛。

    而那面黄铜古盾也一点不简单,散发丝丝缕缕的微弱光芒,却是直接把妖狼妖圣的大神通妖术轻易的挡了下来,任其如何轰击都不为所动,神通惊人。

    最让人震惊的,是那方漆黑无光的小印,迎风一个暴涨,化作山岳大小,当空猛地翻转,就朝众多鬼圣、妖圣打去,黑芒冲天。

    其余鬼圣、妖圣虽然神通也不小,却还是差了一筹,纵然人数众多,却被这小印打的神通消散,鬼器崩飞,无不骇然。

    最后,多宝神君竟然一甩袍袖,打出一道清光,将青铜古棺笼罩住,一下切断了那僵尸鬼圣和古棺的联系。

    僵尸鬼圣脸色本就苍白,这下更是惨白如雪,眼中满是屈辱,却也丝毫没有办法。

    一番交手,前后并不久,多宝神君却以绝对碾压的优势告诉所有生灵多宝依旧是多宝,最不怕的就是人多。

    清光笼罩下,多宝神君一招手,那青铜古棺就飞了回来,落在多宝神君的手中,此时,古棺已经化作巴掌大小,显得十分精致,但莫名的,却让人感到心神发寒。

    多宝神君只看了一眼,便抬手覆在古棺上一抹,僵尸鬼圣闷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随即,多宝神君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仔细揣摩、端详着古棺,略微思索了一下,手中竟缓缓冒出一股精纯的鬼气,催动起古棺来。

    青铜古棺嗡嗡轻颤了一下,而后缓缓打开了一道缝隙,其中漆黑一片,似乎深不见底,只有一股冷风无端卷过,令人背脊生寒。

    顿时,多宝神君脸色便是猛地一沉,将青铜古棺抛回给了僵尸鬼圣。

    这一幕,又是让得众鬼圣、妖圣一阵愕然惊诧,不明白多宝神君为何如此做。

    但多宝神君又哪里会和它们解释什么,一招手,收了四件法器,返回了山岭上,取出二个小瓶,倒出二枚灵气逼人的丹药服下,开始恢复法力、元气。

    “噗!”

    “噗!”

    “噗!”

    苍古神禁内,又是三道身影倒了下来,浑身法力、元气彻底耗干,比凡人都不如,虚弱到极点,不多时就陨落了,这三个身影,分别是妖族、灵族和鲲鹏神宗妖族部的天才。

    尽管死的是鲲鹏神宗的人,但鲲鹏神宗众妖圣却并没有任何反应,形如雕塑,连目光都没瞥过去一下,仿佛死的是其他势力的人一般。

    “前辈,为何不收了那古棺法器?那法器似乎并不简单。”

    等到多宝神君恢复了一些,幻天空出声问道。

    多宝神君的多宝之名不是来白的,人人都知道其法宝、法器等众多,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收集癖也很严重,见到上好的法器、法宝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现在却放过了明显不凡的古棺,实在令人感到诧异。

    “的确不简单,九条锁链,分别锁住九个顶级化神级生灵,用以拉棺,怎能简单了去。”

    多宝神君冷笑道,语气森寒。

    “锁链锁九个顶级化神级生灵?”

    幻天空一愣,细细思索了一下,脸色大变。

    多宝神君冷然道“仙界有麒麟仙兽做坐骑的,也有用仙兽凤凰、真龙做坐骑的,但也有过那么一些邪性的势力,以九条真龙拉棺,或是九个无比强大的仙人拉车、拉棺的,此棺品级不如仙界那些邪性的势力,但也初具雏形了,你可以想象,沉睡棺中的是什么存在。”

    “这古棺的主人效仿仙界鬼仙,恐怕是一个存活年月极古老的存在,而且其志极为远大,要与仙界那等存在比肩,鲲鹏神宗家大业大,无惧此棺主人,某家却是招惹不起的,招这样一个鬼物时刻惦记,这种感觉某家没试过,也不想去尝试。”

    “原来如此。”

    幻天空恍然,心绪稍缓,看向那僵尸鬼圣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怜悯和戏谑。

    妖族妖圣和鬼族鬼圣被一人挡下,毫无反手余地,此刻是进也不得,退也不得,尴尬的停留在原地,硬着头皮等待援军到来。

    此刻,小山脉禁制内的各方势力天才却等不起了,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

    “我神宗的天才也不放出来?”

    多宝神君有些不忍。

    “他们算什么天才,有的甚至还是神宗的叛徒,被晚辈用手段控制了进去送死的,没有必要放出来。怎么说叶默也是第一个让晚辈连败二次的人,让一些人给他陪葬是应该的。”

    幻天空摇头不已,目光冰冷,神色木然。

    一个时辰过去,二个时辰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禁制内已经倒下三分之一的人时,几个方向同时涌来了浩浩荡荡的修士大军,有鬼族,有灵族,有妖族,有人族,速度极快,转眼即至。

    各势力数百万大军齐至,要塞横亘天穹上,挤满了天空,威势迫人,如此多的修士军队,如此多的要塞和战舰填满天空,让下方山岭间的妖族都极度不安起来,狂躁地咆哮着。

    为了救数十个各势力天才,各势力出动了数以百万计的大军杀到,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先不说有没有人敢惹各势力,就是有,也没有如此玄妙的手段瞒天过海,将各势力天才送入坑里。

    可现在,有这样手段的人出现了,于是,各势力不得不来。

    这里的每一个天才都几乎是必成化神修士,甚至至强者有望的啊,是一个大势力的顶级生力军,未来的顶梁柱,怎能有失?

    “幻王后人?”

    魔盟飞天战舰上,澹台不灭肃重的声音传荡下来。

    “正是。”

    幻天空面色不变,神态悠然如常,微笑应对。

    “放人。”

    “我若不放呢?”

    “先破阵,再灭尽你们。”

    澹台不灭语气肃杀,杀机尽显。

    幻天空却是抚掌大笑,说道“不愧是南魔第一教掌教,够霸气,可惜,小辈我自恃还有些手段,还真想试试你们各势力的神通手段。”

    “找死!”

    各战舰、要塞皆传出怒音,天地间风云变色。

    正在这时,小山脉禁制内突然有了变化,余下的人猛地身躯一颤,竟是纷纷醒转了过来,目光茫然而惊悚地扫视着四周,发现自己等人被困在禁制之中,不由得面色狂变。

    见状,幻天空更是大笑,说道“本公子与你们玩一个游戏可好?你们在禁制内厮杀,谁活到最后,本公子就让谁出来,如何?不限制手段,不限制联手,随意你们怎么玩,本公子的要求只有一个活下来。当然,你们也可以尽管尝试破开禁制,现在游戏开始!”ppn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