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07 阴神果

章节目录 1007 阴神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是那冥沼鳄圣命人传来的信,都看一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冰莲宫飞天战舰上,灵葫尊座作为冰莲宫代言人,又是功德堂堂主,此时又是战时,当之无愧地坐在了首座上,说话间,抛出来一张暗黄兽皮信来。

    各宗门世家的至强者老怪物面面相觑,目光在摊开的兽皮信笺上游移起来,不多时,便纷纷收回了目光,有的不屑冷哼,有的目露思索,独独没有人出声言语。

    “你们如何看待?”

    灵葫尊座不由得又问了一句,目光扫过所有人。

    “割二州之地,仅换来和平联手和一些低阶修士与凡人,哼,它们这算盘打的可真精。”

    奇门裴家家主裴无极脸色阴沉,冷笑不迭。

    “不然你要如何?这些年来,我们各大巨头和世家在低阶修士、凡人中,已经越来越失去人心了,难道就这么抛弃掉这些修士和凡人?你若如此做也行,但这个锅,我们乱星宗不背。”

    乱星宗宗主雷轰也是个暴脾气,直接顶的裴无极面色涨红,冷冷地瞪着他,他也丝毫不惧。

    灵葫尊座目光冰冷的看着二人,心下一片冷然,这几年来,家族派倒是越来越**裸了,家族派和宗门派的矛盾也越来越尖锐,就如眼下,话不到三句,就当场你顶我杠起来,哪里还像人族仙城同盟顶尖会议的模样。

    灵葫尊座也是头疼的很,鬼族这次给人族出的难题不小,也不大,全看处理的如何,可就是这样一个选择,让他们这些世间顶尖的修士也难以抉择。

    放弃那些被俘虏的凡人和修士,战争不止,同盟各宗与各世家形象也大损,百害无一利,不,或许有一利,就是二州之地。

    但这也不算什么利,因为此刻二州之地是掌握在鬼族手中的,自己这些人还要去打回来,且不知道还要耗费多少力量。

    而如果联手,则需要放弃二州之地,看似换来了暂时的和平与一个强大盟友,各方面尽善尽美,但实际上,却损失了二块未来的巨大宝藏,如此损失,割肉都不足以形容,同盟高层自然是不能答应的。

    这时,天道宗的褚宗主半睡半醒般地,仿佛梦呓地说道“很明显,鬼族就是要与我们耗,看谁先坚持不住,因为它们知道我们不可能轻易妥协,既然如此,那就打,用最大的力量,尽早把二州打下来,那时候也就有话语权了。”

    “它们肯定会早作准备的,而且南魔的那些人,也未必能坚持的住。”

    天城盟盟主,也是步家家主肃然道。

    “眼下只有打,至于南魔的道友么,只能祈祷他们能扛住了,扛不住我等也没办法,大不了到时投奔与我同盟,我等也不会嫌弃他们不是?”

    星云宗宗主古甄阴冷地笑了两声。

    “古宗主,慎言!”

    灵葫尊座眼睛眯起,声音冰冷道。

    随后,灵葫尊座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冷冷说道“就这么决定了,先与鬼族耗着,尽量打下二州来,但若是南魔的道友坚持不住了,就立刻放弃二州,前去协助南魔。”

    “听你的。”

    “堂主决定便是。”

    “我等无异议。”

    “散了吧。”

    灵葫尊座最后宣布,话音刚落,各个座位上的人顿时变得虚幻起来,最后直接消散在虚空中,只有大椅上各放着一枚碧青玉简,隐隐有光影闪烁。

    靠在大椅上闭眸思量许久,灵葫尊座才缓缓睁开双眼,手掌一翻,一片细碎灵光闪过,一枚玉简浮现在手上,看着这枚玉简,灵葫尊座神色复杂。

    这枚玉简不是别人的,正是叶默给他送来的秘密玉简,其中简明扼要,无比犀利地分析了家族派之危害。

    其实不用叶默提醒,宗门派也察觉到了家族派的诡异之处。

    想当初,裴家还未崛起时,整个仙城同盟就发生过一次大地震,正是那一次大地震,导致一大巨头覆灭,是正的全灭,流血千里不止。

    后来裴家顶替了上来,尽管裴家本也是一大派阀,但表现出来的势力与实力也是有些诡异的强大的,但那时同盟动荡,为了安稳,也就没有再起风波。

    后来,宗门派修士也发现愈发的不对了,整个同盟处处透着三分诡异,说不出是什么,但就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很不安。

    如今随着无数大事件交替出现,世间大变,家族派似乎也越来越懒得隐藏了,宗门派发现后也有了些许提防。

    但是,自看过叶默送来的玉简后,灵葫尊座觉得,宗门派还是太小看了家族派的危害了,目下的这点防范根本不足以抵御未来可能发生的大风波。

    “罢了,多防范总是没有错的。”

    灵葫尊座考虑良久,最后一翻手,将玉简收了起来,决定立即与宗门派的高层们商议。

    如今这同盟可谓是内忧外患,千疮百孔,说是风雨飘摇之际都不为过,由不得他不急。

    至于三大巨头和几大世家相不相信,灵葫尊座也不能确定,但至少来说,冰莲宫定然是相信的。

    自从萧恒衍死后,萧家转投家族派麾下,冰莲宫和萧家就断绝了往来。

    而灵葫尊座,也在一次与皇甫灵儿的冲突中,突然大发神威,一举将其拿下,皇甫灵儿虽说如今还说不上对他言听计从,但也顺从很多了,不似以往那般。

    唯一可惜的是,皇甫灵儿依旧是不太认同叶默,这一点灵葫尊座也没有办法,好在的是,明显的恶意也是没有的,这也算一个进步。

    就在灵葫尊座召集宗门派各大巨头、世家紧急商议的时候,一场前所未有的惊世大战也爆发了。

    鲲鹏神宗妖族部,驾驭天外星空的星体铸造而成的弥天要塞降临东海,星体要塞如蜂巢般,从其中飞射出无数巨大的飞天主城级要塞,承载亿万妖族,铺天盖地而至,疯狂攻打东妖古界位于东海的入口。

    南魔大陆,魔盟大军、仙城同盟南海修仙界大军、武王创立的荒殿大军三者联手,在南魔南部与鲲鹏神宗人族部展开惨烈大战,天地反覆,崩碎无尽山河,大地烽烟战火一处处,如同一幅焦黑难看的画卷,血染碧天十万里。

    西幽大陆,鲲鹏神宗鬼族部集结亿万阴灵大军,在西幽大陆东南陆成功登陆,如蝗虫过境,所过之处,游魂野魂俱灭,不到一月时间,便打到冥河出口,随后沿河而上,浩浩荡荡,最后,与冥界众鬼王派出的冥界铁骑狠狠碰撞,战得冥地破碎,冥河断流十日,惨烈异常。

    九州大陆西部二州,仙城同盟大军压境,分兵数十股,不断攻打各处重要阵点,鬼族也毫不示弱,数尊鬼神坐镇,以冥沼鳄圣等超一流鬼圣强者率领大军,与仙城同盟大军激烈大战。

    尽管鬼族是以一打二,但冥界却也丝毫不惧,一时间竟没有一点败相,反倒与同盟大军打的有声有色,有来有往,同盟的顶级尊者、神君一时也拿一众超一流鬼圣没有办法。

    九州西部二州战场、西幽大陆冥河战场、南魔大陆南部战场、东妖古界东海入口战场。

    四大战场在极长一段时间内都在同时开战,场景可谓壮观,几乎每一日都有无法计数的生灵陨落,更不用说还有无数小战场也在大战。

    当然,在这场旷世大战中,最惹人注意、震惊的,不是别的,正是鲲鹏神宗。

    即使过去从极古老的典籍上了解过这个真古第一大势力,此刻也感到万分难以置信。

    当初鲲鹏神宗带走了各族大部分强大生灵不假,可如今十万年过去,连妖族都诞生出了更多的高等妖族,取代了过去大部分高等妖族,想来各族应该不比鲲鹏神宗差才是。

    可当真正大战起来,各势力高层才深刻明白,“真古第一大势力”七个字有多沉重,以一宗之力,主动出击,独抗三族,更在西幽和南魔将军打的节节败退,这等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但是,即使知道了鲲鹏神宗的恐怖,或是为了利益,或是为了掌握话语权,减少损失,因此,无论是妖族、人族、鬼族,都没有主动提出联手、结盟。

    虽然没有联手,但也都在密切关注着各处战场的点滴动态。

    在各方高层眼中,联手是必然的,现在没有联手只是为了利益或其它,这是在拼忍耐、魄力、眼力、手腕,也是拼人品,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时机而服务。

    万一错过了时机,各族迎来的,就将是来自鲲鹏神宗的灭顶之灾!

    这诸多种种,暂时和九州西部二州战场上的叶默没有什么关系,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凝练阴阳、参悟月冕、淬炼武体、炼化生灵本源,尽可能在安全的前提下,将修为战力以最快速度提升上来。

    此刻,叶默手中就握着一颗大约婴孩拳头大小,通体晶莹剔透,缭绕通红血色的异果,翻来覆去的看。

    “这就是阴神果?”

    叶默目露惊疑,有些不确定地看向杨老。

    大战已经开启月余,期间陨落了不知道多少强大修士,叶默如今的修为才化神五阶,无论如何也不能与神君那种层次的存在比拟,因此叶默也懒得去自找麻烦,找一些小些的阵点、驻地下手。

    这些阵点、驻地虽然比不上至关重要的数十处,但也是栽有阴灵冥树的。

    以叶默的修为战力,再配合藏芥的佛门法术神通,虽然碰上一些麻烦,但也顺利攻下一个驻地了,就在其中,叶默找到了期待许久的阴灵冥树,其上十分惹眼的结着三颗红通通的异果。

    这也不怪叶默惊疑不定,实在是这阴神果毫无奇异之处,血色、婴孩拳头大,若不仔细分辨,很可能直接当成了缩小版的朱果了。

    “老夫也不知道。”

    杨老苦笑摇头,他只看过典籍记载,又没看过图册,哪里知阴神果该是何种模样。

    “叶兄你要炼化掉这阴神果?”

    藏芥佛子在一旁忽地出声道,神色怪异。

    “没错,难道有问题吗?”

    叶默也没有否认,藏芥是见过自己施展阴阳帝经,变成鬼物一般阴气森森的模样的。

    “叶兄你难道不怕同盟方面”

    藏芥佛子不免有些担忧,二道卧蚕眉下意识蹙起。

    “藏芥你了解这阴神果?”

    叶默打断了藏芥佛子后面的话,目光熠熠道。

    见状,藏芥佛子知道叶默不在意这些,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因此也不多说了,沉吟了一下道“小僧的确曾在一本极古老的古籍残卷上看到过的,当年我派曾有一得了菩萨果位的大能深入西幽,曾见过阴灵冥树,其上只结有一果,晶莹剔透,赤红如血。”

    “那位大能前辈一见这树就知道此物不祥,便想度化树与果,未曾料到,度化这阴神果的时候,竟差点被夺了舍。”

    “夺舍?”

    叶默顿时皱眉,杨老也面露诧异与悚然。

    倏地!

    叶默手中的阴神果突然迸射出一道灿灿血光,直指叶默面门而去,一股浓郁的阴森煞气随之扑面而来,腥风阵阵,令人作呕。

    突如其来的袭击,令人措手不及。

    然而,下一刻,一道八彩玄光骤然腾起,围绕包裹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阴神果和血光一同禁锢了起来。

    一切变化都在眨眼之间,快得不可思议。

    眼见叶默反手之间,轻而易举镇压住阴神果的突袭,藏芥佛子也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佛珠法串,轻颂一声佛号,情不自禁赞道“叶兄这番反应实令人震惊。”

    “没什么,谨慎而已。”

    叶默轻轻摇头,目光落在八彩玄光笼罩的阴神果和血光上,仔细一看,血光中仿佛包裹着一团模糊半透明的迷你人影,面目狰狞地咆哮着,不断冲击玄光屏障,凶悍无匹,不由奇道“这是什么?”

    “阴灵冥树本就是阴邪之物,而这阴神果是由无穷生灵血肉灵魂浇筑诞生出来的冥物,比之阴灵冥树更阴邪,据我派那位大能残卷手札记载,此果是能够自主修炼的,不但能夺人身躯,还能修炼至褪去果体,化为鬼族,其修为神通亦极为惊人。”藏芥佛子神色郑重道。

    叶默和杨老一听,也惊了一下。

    点点头,叶默说道“就像灵族那般?果然妖邪无比,此果该如何炼化?”

    此前不知道阴神果这么妖邪,叶默自然想的是用一般的方法炼化掉,可现在却不能了,尽管他对自己的神识强度和心神坚定很有信心,也不想无端经历这样的事情。

    “这血光中的阴神直接抹灭就好,此果就没什么了,只要你能承受其中的阴气、煞气等等,不失为一种大补。”

    藏芥佛子回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