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11 同盟危机

章节目录 1011 同盟危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终于等到叶默参悟结束,一行部队也迅离开了此地,返回冰莲宫飞天战舰要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短短三、四个月,仙城同盟和鬼族在各处战场激战不下百场,各有损失,鬼族固然损失惨重,仙城同盟也不好过。

    这不能说仙城同盟不强,虽说鬼族同时对抗仙城同盟和鲲鹏神宗,但鬼族毕竟与世隔绝十万年,内部即使有损耗也相当小,且鬼族的寿元比人族要多很多,无数年的积累,自然不容小觑。

    从长远上看,鬼族最后必定坚持不住落败,因为除了鲲鹏神宗,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独自对抗二个大势力。

    但毕竟这才开战不久,鬼族还是能撑得住的。

    刚回到冰莲宫的飞天战舰,叶默就被带到灵葫尊座的练功静室去了。

    “同盟危矣!”

    甫一见面,叶默还未来得及见礼,灵葫尊座劈头盖脸就来了这么一句,把叶默惊的一呆。

    心性超常的叶默眼中震惊之意一闪而逝,面色随即恢复了平淡如水的模样,不疾不徐地行礼,而后才说道“堂主此话怎讲?”

    灵葫尊座也不说话,一翻手,掌间一片光彩闪过,显出一枚玉简,将之抛给了叶默。

    接过玉简,叶默脑海中思绪飞转,手上不停,神识探入玉简当中查看起来。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玉简内的内容恐怕会相当不解,因为玉简内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情报,也没有什么资料,有的,仅仅是一些支离破碎的、错误复杂的、混乱不堪的数据记载。

    一项项资源、灵石交易,一批批修士人才流转,一则则看似不起眼的、毫无根据的新规定

    “他们在掏空同盟,同时埋下足以致我们于死地的陷阱!”

    飞快看完玉简内的内容,叶默闭目沉吟半晌,最后睁开眼睛,古井无波道。

    仙城同盟很大很大,内部臃肿庞杂是必然,每日进行的资源交易数以千万计,大大小小,不计其数,一般的势力只要维持交易的稳定与平衡即可,哪里会管这些资源会去哪里。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同盟内几乎没有哪个修士知道,就在这短短几年间,同盟的大部分资源已经被掏空了,“蒸发”了。

    当然,说是掏空,其实这些资源还在同盟,但也不属于同盟,或者说不属于宗门派,所以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同盟的资源依旧如此的充足。

    而“蒸发”,则是利用交易的漏洞,使得同盟无法计算某些资源的去向,其实就是以零代价,无意间“蒸发”了这部分资源。

    可以说,如今的同盟已经是外强中干了,资源蒸发无数。

    人才流转这一点就更难看出了。

    在同盟内部,从一个仙城投到另一个仙城是很正常的事,更深入一点的,则是安插暗子,在对头的阵营里安插自己的人,隐藏其中,伺机发难。

    作为同盟二大派系的家族派和宗门派,在这一点上做的更是疯狂,以各种方式安插暗子,或以必别的途径做人才流转。

    而在背后,则用全力拉拢、威胁等手段,吞下对方的人,再将之无声无息放回敌对的阵营,成为自己的暗子。

    又或者,以诸多手段制造出一个“强大”修士,作为自己的人,安插到对方的阵营,让对方注意力集中到这个修士身上,其实却不过只是个弃子。

    又或者,派出一个信得过的修士安插到敌对阵营,让对方策反,其实还是自己的人。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这就是明面暗面的修士人才流转。

    这样的情形下,其实连灵葫尊座本尊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占了上风还是对方占了上风,只能通过蛛丝马迹和感觉来判定。

    而除了掏空资源和策反修士外,其它的举动更多,化成数据根本难以看出什么来,一切都隐藏的极其完美,蒙蔽了同盟绝大多数修士。

    “你看出来了?当初是你提出防范家族派的,想必你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可否说来一听?”

    灵葫尊座看着叶默说道。

    “没有办法。”

    叶默断然摇头。

    “还在为嫣儿的事生气?”

    灵葫尊座清朗的眉梢一挑。

    此事其实在找来叶默之前,就和宗门派众高层商议过了,可惜家族派显然计划了很久,所有行动缜密无比,根本找不到办法解决。

    而如果就此翻脸和家族派对立的话,以对方蓄谋已久的准备,只怕宗门派要损失惨重,这不是宗门派高层们愿意看到的。

    找来叶默,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听到灵葫尊座如此说,叶默不禁失笑,微微摇头道“在堂主眼里,叶某就是这样没有一点心胸之人吗?抛开这个不谈,叶某称你一声堂主,就是在以一个同盟长老的身份在和你说话,不会夹杂私人恩怨。”

    “倒是本座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本座给你道歉。”

    灵葫尊座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单掌竖起朝叶默微微点头,随即皱眉道“真的没有办法阻止吗?”

    “解决的办法没有,倒是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叶默坦然道。

    闻言,灵葫尊座沉吟起来,以他的精明,立刻猜到,叶默的办法恐怕真的不是什么好办法,否则早就说出来了,而且以他对叶默的了解,叶默说没有办法,就是真的没有。

    斟酌了一下,灵葫尊座说道“说来听听。”

    “放弃玉、拓二州。”

    不曾想,叶默一开口就是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饶是以灵葫尊座的心性,也微微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强忍着呵斥责骂的冲动,灵葫尊座再次沉默下来,思考这背后的用意,只是此刻他脑子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哪里想得出什么。

    “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本座必治你罪。”

    最后,灵葫尊座还是要求教叶默,但也忍不住警告了一番。

    叶默也懒得计较这些,说道“从堂主你拿出的数据看,家族派越到战时,动作就越大,也越快,只有停战,才能暂缓他们的脚步,得到宝贵的时间另寻它法。”

    “这就是你的解释?”

    灵葫尊座显然不满意。

    叶默无奈,只能继续说道“现在第一要务,是暂缓他们的脚步,第二要务,则是凝聚力量,此时还与鬼族交战,实属不智,若是他们突然发难,宗门派面临的就是前所未有的险境了。”

    “或许单纯说这些堂主一时想不到那么深,这么说吧,如果继续交战,大部分力量要放在西部二州上吧?大本营怎么办?他们突然发难,恐怕立刻一锅端。”

    “资源,会被他们带走大部分,宗门派会进入一个严重缺少资源的严冬,修士人才的流失,会让宗门派实力大减,还有其它种种,届时都不需要鬼族来打,家族派就能将宗门派灭的一干二净。”

    灵葫尊座静静听着,眉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这正是宗门派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他找来叶默的原因。

    “而如果放弃了西部二州,和鬼族达成和平协议,甚至和它们联手,跟它们借来大批鬼族,反而还能扳回一城。即使不和鬼族联手,不借兵力,也能够靠停战而得到大量时间,也能和家族派争斗一番,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

    说完,叶默便不再多言,让灵葫尊座有时间思考。

    只是,考虑了良久,灵葫尊座依旧摇头不已,说道“不可能,他们不会放弃西部二州的。”

    “堂主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诸位高层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只是因为不想放弃二州,谁也不想背上这个卖州求存的黑锅,所以人人心中都知道解决办法,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要抱着很可能到头来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灭亡,还是放弃这种不一定得到的东西,换取生存,看各位高层如何选了。”

    叶默款款而谈,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说着,最后想了想,又接了一句道“堂主可以这么想,这九州本就属于鲲鹏神宗,他们迟早要拿回去,同盟不过是暂时的拥有者。”

    “但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却可以用别人的东西,来换取一个大势力的一次全力支援,甚至如果高层们愿意的话,再以北部二州、东部二州,换取灵族、妖族的某些条件,也无不可,或许还能因此得到灵族、鬼族的好感。”

    “叶某知道,堂主很难接受这样的说法,但是想想吧,前进一步,以九州之地,换取几大势力联手,如果能和鲲鹏神宗对峙,还能换取大量好处,同盟的地位也不会因为家族派而骤降。退一步,则是和鬼族战到底,最后被家族派灭的一干二净。”

    “退一万步说,或者就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宗门派其实在如此危机下所求的不多,最低的底线是生存,在底线和最好的选择之间,其中可选择的余地太大太大了,我等修仙之士,最忌讳的可就是贪得无厌啊。”

    闻言,灵葫尊座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光彩,看着叶默沉默良久,才说道“本座会和他们商量的。”

    叶默点头,没有说话。

    “家族派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想要统治同盟吗?”

    忽地,灵葫尊座又问道。

    “如此缜密的布置和天衣无缝的手段,叶某只想到了一个势力鲲鹏神宗。”

    叶默眼中精光一闪,冷然说道。

    “鲲鹏神宗”

    灵葫尊座口中微动,喃喃着这四个字,“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什么家族派,什么裴家上位,统统都是鲲鹏神宗的杰作。”

    想到这里,灵葫尊座心下微微发苦,这么多年来,竟然谁都没有发现家族派的异常,以至于让他们发展到而今如此地步,再给他们一些时间,恐怕整个仙城同盟就都是家族派的了吧?

    片刻后,灵葫尊座收起复杂的心绪,心下轻轻舒了一口气,说道“往后又该怎么办?”

    然而,叶默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高层都还未决定,叶某怎么知道如何做?”

    灵葫尊座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理了理思绪又道“如何将家族派的影响降到最低?”

    “堂主还是先让高层们决定下来吧,先停战,放弃二州,到时堂主自会知晓,晚辈只有四个字釜底抽薪。”

    叶默微微摇头,却是没有说的打算。

    一开始,灵葫尊座还未明白过来,仔细思量了片刻,才意识到叶默话中的意思,眼中顿时精光大盛,心中这些日子来积蓄的烦闷尽散,忍不住想要长啸起来。

    “智近乎妖,质近乎妖若是嫣儿没有被封住记忆,本座不会再否决你,可惜”

    灵葫尊座目露惋惜之色。

    智近乎妖,是说叶默智计近乎妖孽。

    质近乎妖,是说叶默修为潜质近乎妖孽。

    换做当初,叶默会为这句话而欣喜不已,因为这代表着自己和嫣儿之间的阻隔少了一层,可如今,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可惜封印不是堂主你,也不是皇甫宫主下的,而是那一位下的,没有办法解开。”

    “你”

    灵葫尊座瞪大了眼睛,这一次他的真的被惊到了。

    叶默看也没看他,微微一行礼,转身离去,同时说道“叶某也可惜,可惜万事没有如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