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21 两败俱伤

章节目录 1021 两败俱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古老相传,鲲鹏仙帝创立鲲鹏神宗时,也炼制了鲲鹏神宗史上第一件皇道法器,其名为皇极战剑,为一对,为鲲鹏仙帝征战八方之本命法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皇极战剑之所以为一对,正是对应了鲲鹏仙帝所创功法鲲鹏仙躯。

    金鹏剑雕镂鲲鱼图,将欲破水而出的鲲鱼图!

    当金鹏剑真正被激发时,鲲鱼将会真正破水而出,化作身躯万里的大金鹏,水泽化作亿万金鹏杀羽,异象一出,所向披靡。

    鲲鱼剑也恰恰相反,雕镂的乃是金鹏图,将欲撞入无边海域的金鹏图。

    而当鲲鱼剑真正被激发时,金鹏也将敛起亿万激扬飞舞的金羽,静默悄然地化作鲲鱼,翔游水泽中,鲲鱼为阴,异象也如绵绵春雨,润物细无声,但威能却丝毫不下金鹏剑。

    此时,织香璇手中的皇极战剑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一股皇道法器独有的气息在弥漫,但显然没有激发出真正的威能,因此还是鲲鱼将破水的图刻。

    即使如此,也已经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皇道法器,换做如今的说法,就是大道法器,世间少有的至高至强法器!

    如此法器掌握在一个化神修士的手中,代表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该、该死的,她绝对掌握了鲲鹏神藏,极致速度匿影梭、号称能装下万里汪洋的碧波珠、还有这皇极战剑,哪一样不是无上法器、法宝?竟然都被她掌握了。”

    手握血矛的修士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起来,眼中充满了嫉妒、羡慕和杀意。

    虽然知道织香璇背后代表了什么的人都嫉妒无比,但谁也不敢轻易动手,自己这些人有底牌又如何?比得过皇道法器?

    于是,双方僵持了起来。

    叶默手握雷系大神通飞剑,这些人的话他可都听在耳中,记在心里,光是无意间透露出来的信息,也足够让他震惊了。

    皇道法器他还是知道的,但却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见到第一代皇道法器的一天,而且还是在一个和自己同修为的女子手上。

    “鲲鹏神藏”

    叶默心中嘀咕着这四个字,一颗心不免滚烫起来。

    功法?他不缺。

    秘法?他也不缺。

    神通?他同样不缺。

    他缺的是强力的法器,尤其是这种境地下,他能拿出手的法器真的不多,还用得小心翼翼。

    如果能进入这个鲲鹏神藏,或许能收获许多法器,自己的战力必然提升一大截!

    从一开始,他就不是真心要保护织香璇的,而是为了好处,在知道妖帝经的存在后,更是如此,光有雷帝经怎么够?

    而现在,他又多了一个跟随下去的理由。

    皇极战剑、匿影梭、碧波珠等他是没有想法了,一来太贵重,二来不一定适合。

    不过,既然是鲲鹏神宗的神藏,其中的好东西必然不会少啊,随便挑几件都足够了。

    想想当初鲲鹏神宗的威势吧,疆域遍及九州四海,三陆四界,一统世间,四族共尊,其中好东西会有多少?

    这是一个足以令各方云动,大打出手,掀起一股遍及世间各个角落的腥风血雨的大宝藏!

    顿时,叶默看向织香璇的目光变了。

    自己一定要保下她!

    这时,对面五人也商量好了,对决阵容未变,但策略已经发生了变化。

    “你们五人,速速解决掉那三人,你们二人也快些解决掉那个戴面具的蠢货,最后,一起将织香璇拿下。”

    手持血矛的修士冷静果决地说道。

    轰!

    海面上的战斗率先爆发,身穿八卦道袍的道人单掌竖起,口中念念有词,而后更是一口精血喷出,化作一片血雾飞入黄金神钟,狂催法宝,要一举粉碎掉被收入的黑色山峰。

    赵煦、熊武、赵琳三人顿感压力大增。

    “黑玄峰,起!”

    赵煦脸色青紫,双手交错飞舞,打出一道道法诀,也狂喷一大口精血,震喝连连。

    只见那黄金神钟缩小炼化之势骤然一凝,反而涨大起来,一下子被撑开不少,震颤之音隆隆作响,黄金神光铺天盖地洒落,好似一轮真实的太阳般绽放最炽烈的光火。

    但是,下一刻忽地从黄金神钟内传来阵阵金铁崩响,仿佛有一个巨人在其中疯狂轰击,每一击都重若泰山,打的天地都跟着颤抖。

    “这是怎么回事?”

    八卦袍道人面色愕然,一时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那股大力却越来越恐怖,连他都受到牵连,身躯微震,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他连忙靠着和法器的心神连接观察黄金神钟内的变化,整个人顿时呆滞了,缓缓转过头,手指颤抖地指着赵煦,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很吃惊吗?我也是从星体要塞和各大要塞得到的启发。”

    赵煦冷冷一笑,手中的玉如意当空一划,一片璀璨夺目的绚烂紫光横过天空,将道人打了个措手不及,整个翻飞出去,道髻都不知去向了,披头散发,好不狼狈。

    就在这时,黄金神钟再次震动,狂震不已,通体金光澎湃,如光似雾,音动九天,搅动的方圆千里海域翻涌不休。

    道人心神大骇,不敢再困着黑色山峰,拂尘一甩,口中喝道“收!”

    黄金神钟如受招引,冲天而起,要回到道人的手中,而底下那黑色巨影却不依不饶,同样冲起,一只巨大的拳头携亿万钧力量,打的天地剧震,连续五拳,将黄金神钟打得飞了出去。

    黑色巨影终于落下,竟然是一尊高达数千丈的巨人,高耸入云,巍峨如山,通体呈漆黑之色,身躯各处,还隐隐可见黑色山峰的模样。

    “这是至高傀儡机关术,机关术与法器结合,好好好!”

    脱离黄金神钟的笼罩,其他人也看到了黑色山峰的模样,其中一个修士大笑,声音中有震惊,有钦佩,更多的还是杀意。

    “杀!速速将他斩掉,织香璇手中有皇极战剑,不好对付。”

    八卦袍道人艰难接住黄金神钟,目露怨毒之色。

    三人一同出手,八卦袍道人再次祭出黄金神钟,同时嘴巴一张,喷出一口晶莹如玉的小剑,此剑却不暴涨,反而隐没在虚空中,再不见了影迹。

    另一人则一拍后脑,口中喷出一只磨盘大小的圆盘,其上三三成列,九宫之数排列着九杆各色不同的阵旗,流光溢彩,虚空扭曲,流淌莫名的玄秘气息。

    最后一人则从背后取出一张黑玉大弓,眼眸如深潭、如浩渺璀璨的星空,如北极浮光。

    一支同样黑色的箭矢无声无息出现在弓上,箭头散发着碎星般的光芒,尾羽亦如墨,无风自动,萦绕丝丝黑气。

    “去!”

    赵煦舌灿莲花,口中震喝,抬手一指如十万大山压落下来的黄金神钟,黑色山峰变成的黑色巨人轰然迈步,巨大的拳头发出隆隆呼啸,震天彻地,天地海洋为之摇颤。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玉如意抬起连刷,打出一道道煌煌紫意,如一道道雨后彩虹,明媚动人,将其中一人的阵势连连挡住。

    “崩!”

    手持大弓的修士出手了!

    粗大的弓弦崩响,刹那迸出的颤音响彻天地,如天雷炸响,如山崩海啸,就只见一道黑色玄光流转玄秘气息,震动千里,其上缭绕的黑雾化作一尊巨大的大魔头颅,吼啸连连。

    “早就知道你会出手!”

    赵煦陡然转身,衣襟下爆发出万丈瑞彩,那是一副仙甲,能挡百劫,同时,他手中的玉如意也闪动夺目紫光,几下刷动,迎了上去。

    “叮!”

    箭矢可怕到极点,连破三重紫光,最后将玉如意瞬间洞、粉碎,更是一穿而过,在海底轰然炸开,可怖的能量浪涛席卷天地,这一刻,仿佛天地崩毁一般恐怖,海水倒卷九重天,星野沉坠。

    赵煦手中的玉如意碎裂成了一滩粉末,随风轻舞飘扬而去,他难以置信地低下头,只见仙甲上破开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大洞,他的生机正在飞快流逝

    “早知道又如何,箭王一脉的箭,有几人能挡下?”

    那持着大弓的修士面色漠然道。

    言罢,他又是弯弓搭箭,这一次,黑色的箭矢对准了赵琳此女。

    “崩!”

    魔箭如虹,黑光吞噬一切,毁灭一切,势若雷霆,不可抵挡。

    “当”的一声巨响,竟是熊武举枪迎上,一举将箭矢洞穿成两截。

    然而,还不等他露出笑容,箭矢去势不减,强势洞穿了他和赵琳的身躯

    远方的叶默见到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这几人如此快就被解决掉,如此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嗤!”

    叶默手中雷系大神通飞剑并不祭出,持在手中直劈横砍,迸发无穷剑气,纵横激荡,剑行百器,劈如刀,砍如斧,挑如枪,扫如棍,被叶默使得出神入化。

    对面二人也不简单,各自祭出法器想要击杀叶默,却发现根本奈何叶默不得。

    叶默见到赵煦等人已经陨落,自不再跟他们浪费时间,武王步施展开来,身形如魅,浮光掠影一般飞速接近了过去,手掌陡然立起,并成掌刀斜劈而下。

    灭仙手!

    没有夺目的玄光,没有神幻的异象,没有隆隆震动的呼啸之音,只有朴实无奇的一记掌刀。

    当!

    金铁交击的铿锵震音响彻九天,叶默的手掌一击之后,翻手一抓,竟将那修士的法器抓住,而后再次翻手一拍,连续七掌拍出,那法器顿时灵光闪灭不定起来,灵性大损。

    七掌将一件十三阶大神通法器拍的半废!

    以叶默二年前的体修修为,是做不到这一步的,但现在可以。

    不灭战体和混沌无极战力交融参悟,融会贯通,叶默体修修为在这二年间再次暴增,虽然离达到方寸无敌境大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也足够强了,灭仙手更是炉火纯青,区区一件十三阶神通法器,悍然打废!

    “嗤!”

    剑芒绵长如山,恢弘壮阔,如星河倒挂,纵横劈斩,一剑将半废的大神通法器劈的支离破碎!

    再次贴近过去,叶默毫不客气,顷刻间将因本命法器被废而元气大伤的修士斩杀,紧接着一手裂开虚空,从中擭出一尊紫金之光闪烁的元婴,将其捏了个粉碎。

    另一边的织香璇更可怕万倍。

    皇极战剑依旧没有真正激发,却已经足够恐怖,战剑挥动之间,漫天金羽飞舞激扬,金光万丈,势不可挡。

    “噗!”

    血矛掀动汪洋般的血光,垂挂穹天之上,如染血的夜空,诡异无比,却被战剑携亿万金羽洞穿,撕裂成漫天血雨,此修士也被一剑斩破肉身,金羽随形而去,将元婴围困绞灭。

    皇道法器在手,真正诠释了什么叫斩尊者如吃饭喝水!

    “崩!”

    箭矢破空杀来,大魔巨影挤满了半边天空,威势无法想象,所过之处,空间崩裂,拉扯出一道横贯天空的黑色鸿沟。

    织香璇襦裙飞扬,俏脸沉静如水,倒提战剑立劈,亿万金羽化作一阵金光暴雨迸发而去,将大魔巨影射的千疮百孔,箭矢也被一剑劈的粉碎!

    皇道法器之威,强势如厮!

    “嘶”

    鲲鹏神宗派来截杀织香璇的众人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他们自觉已经对皇道法器足够重视,足够高估了,却没想到,还是远远低估了皇道法器的威力。

    而最让人恐惧的是此战剑的威能可并未真正激发出来,仅仅是织香璇法力灌注斩出的剑芒而已,法器本身的威能依旧沉睡着。

    纵是如此,也把一群人震惊的亡魂皆冒。

    “一起上!不要让她挥出战剑。”

    手持大弓的箭王一脉修士眉宇凝重,传音千里喝道。

    于是,除了仍在和叶默纠缠的一人,余下的七人同时围了上去,各自祭出法器与惊天手段。

    一时间,方圆万里海域怒涛万重,天地间灵气彻底狂暴,虚空在剧烈抖动,天地在明灭不定,仿佛灭世之劫到来一般。

    叶默逼开与自己纠缠的修士,想要上前帮忙,却听到织香璇传音道“速速斩掉你的对手,灭掉这群人要立刻离开,隐藏到小星空去。”

    听到传音,叶默当即止住了身形,雷系大神通飞剑毫不犹豫祭出,化作一条身长数千丈的灭世雷龙,犹如绵延不见尽头的山脉,通体雷光夺目,一举一动搅得海域沸腾。

    同时,叶默也在关注着织香璇处。

    这七个围攻织香璇的修士的确强的惊人,无穷手段接连祭出,不要钱一般,那片虚空当即就崩溃了,塌陷成一个方圆百丈的巨大黑洞,空间风暴狂乱,绚烂无比的瑞彩绽放千百万道,蜂拥朝黑暗中那道曼妙绝伦的身躯扑去。

    一般而言,同阶修士很难击杀同阶修士,除非其中一个有特殊手段,或比另一个强很多,才可能造成斩杀。

    而像这种数个修士围攻同阶修士,即使织香璇身为秘王传人,更是鲲鹏神宗人族部唯一一个在元婴期达到二十五轮战力的强大修士,也难以同时抵挡那么多人的围攻。

    毕竟这些人也不简单,在鲲鹏神宗也是精英中的精英,换做一般的修士,早就被他们灭掉千百次了。

    “崩!”

    弓弦再震。

    时隔许久,箭王一脉的修士终于再次出手了,乌黑如墨的箭矢精准地射向织香璇胸膛,其余六人也纷纷祭出最强手段,漫天法器、法宝飞舞,灵光照亮了破碎的虚空,那是恐怖的死亡之光。

    织香璇柳叶般的黛眉一横,如剑横空而立,手中的战剑迸发最为璀璨炽盛的金光,澎湃如海,亿万金羽如狂风骤雨向前打去,战剑在手,横扫千军,神魔辟易!

    轰!

    顷刻间,一道道毁灭性的能量涟漪如水波荡漾开去,战剑所过之处,阵盘爆碎,箭矢折断,宝塔支离破碎,万千金羽洞穿了七人的身躯,却不见一丝一毫的痕迹。

    下一刻,七人的身躯轰然破碎,化作一滩血色烂泥,被空间风暴撕扯的粉碎,连元婴都没能逃掉,事实上,在空间乱流之中,元婴也是没有任何活路的。

    另一边,叶默也在数招之间,一记神龙摆尾般的鞭腿,将对方抽的身躯四分五裂,雷系飞剑遁入虚空,飞快追上元婴绞灭了个干干净净。

    回过头来,叶默就看见一道裙摆飞扬的身影如脆弱的柳絮漂流在空间风暴中,身上的法力护罩明灭不定,仿佛黑暗中的残烛,随时都会熄灭掉。

    武王步迈开,叶默一步跨入即将弥合的破碎虚空,身影如电掠去,将那身影一把横抱在怀中,回身劈出一道恢弘壮阔的浩大剑光,将空间再次斩的破裂,重新回到海域上空。

    直到此时,叶默才有时间仔细查看织香璇的伤势。

    金鹏剑皇道法器的威能是没激发出来的,织香璇手持皇道法器,其实优势也并不大,最多能仗着皇道法器之利而已。

    因此一番对拼下来,她受伤也不轻,法力和元气都消耗干涸了,元气大伤是肯定的,重要的是身躯和元婴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创伤,正因如此,最后一招打出后,她直接陷入了昏迷,若是叶默来得晚一些,干涸的法力不再足以支撑法力护罩,恐怕她就要被空间风暴撕扯的香消玉殒了。

    雷系飞剑回到手中,叶默面色漠然地将飞剑再次祭出,迎风一个暴涨,化作数千丈大小,沿着整条封锁线来了一次大屠杀。

    这些都是鲲鹏神宗的军队修士、仙兵,叶默可是清楚知道,但凡鲲鹏神宗的仙兵,无不是屠凡的死忠支持者,这与天赋无关,而是被洗脑了,像妖佛派统治麾下佛民一样,自然不能留。

    灭尽鲲鹏神宗仙兵后,又将各座岛屿逐一击沉,最后叶默思量了一下,又将空中的战争堡垒也斩成了一堆破烂,这才朝世界屏障光幕飞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