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22 星空传送阵点

章节目录 1022 星空传送阵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催动雷系飞剑将雷光敛起,叶默将香璇放到了变大的飞剑上,将其带着来到了世界屏障光幕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世界屏障如禁制光幕一样,但却是半透明的,没有一丝能量波动,却坚硬得出奇,至强者想要击破都不易。

    早在匿影梭上的时候,织香璇就说过突破世界屏障的法门,虽然她也没想过有几人能随同突破,但至少叶默此刻是涌上了。

    一道道法诀光芒闪耀,无数法力化作的光芒如飞星蹿出,密集犹如光雨一般,飞快打在光幕之上,好似绵绵春雨落入平静温暖的湖畔,漾起一圈圈波光粼粼的涟漪。

    光幕在一道道法诀灌注下,很快弱化下来,法术光芒点亮了光幕,也让叶默看清了外面的世界。

    漆黑、深邃、死寂、阴冷

    叶默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片黑暗的星空,但却是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到这里。

    随着法诀不断打入光幕,最终,光幕已经不似屏障了,而是像一个泡沫般,又如静谧悠然的湖面,伸指点在上面,便漾起一圈圈涟漪,扩散到某一处时便蓦然消失了。

    至此,叶默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一头撞入屏障光幕上。

    顿时,光幕真个如湖面一样,漾开了一圈又一圈的水波,毫无之前的坚硬,叶默的身形也一下穿了过去。

    穿过光幕,叶默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瞬间紧闭起来,整个人悬浮在黑暗之中,目光平静中略带一丝激动地看着无垠浩渺的黑暗。

    极致的黑暗某处,一颗颗星辰如同瀚海中的明珠一般,散发着醉人的明媚毫光,五彩缤纷,星环璀璨,如躺卧在黑暗中的倾世美人颈脖上的项链,光芒如水般柔和,又如火般明亮。

    星空中是无法呼吸的,这一点他从第一次来到星空时便知道,凡人在这里根本生存不下去,无法横渡星空。

    修士则不同了,生命力强大,又有法力元气护体,完全无惧此种环境。

    严格说来,其实元婴修士就能进入星空的,只是想要远行,想要横渡就不易了,以叶默的修为,想要在星空中横渡还是很容易的。

    给织香璇加持上一个法力护罩,然后左右看了看,叶默认准了一个方向,驾起遁光直直飞了过去。

    南魔战场,星体要塞上。

    仙宫神殿一座座,阵法禁制光芒闪耀天际,漫天都是战船、战舰横飞,法宝光芒璀璨的惊人,整个星球都是防备森严无比,更有许多建筑闪耀着金属的冰冷光泽,机关术运用无处不在。

    在整个星球的正中心处,是一座高达数万丈,四四方方,层层堆叠而起的浩大宫殿,通体绽放迷蒙瑞彩,仙霞蒸腾,灵气缭绕如雾,好似仙人行宫一般,恢弘而出尘。

    在这座宫殿的最顶处,已经是耸入云端,隐藏在滚滚翻涌的云海之中,此刻,大殿内四部部座正在商议着。

    “南端世界屏障传来探子消息,他们于半日前已经突破了封锁线,进入小星空,是否要加强力量追杀?”

    四张王座分立四方,东方王座上的妖族部部座身穿紫晶战甲,声音冷然,开声询问道。

    “自然要派人的,而且最好是派出一个王级修士前去。”

    西方王座上的鬼族部部座声音森冷。

    “这不太好吧?鲲鹏禁卫不是好惹的,尤其是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隐藏,虽然可能编制上还是五百人,但谁知道隐藏着多少个老怪物?他们的力量,不比任何一部的高阶力量弱啊。”

    北方王座上的灵族部部座有些犹豫,似乎忌惮鲲鹏禁卫的力量。

    “鲲鹏禁卫又如何,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了。而且鬼部座也没说派遣五大星体要塞任何一位王级修士。”

    南方王座上,滚滚翻涌的黑雾之中,二道血色目光迸射,人族部部座的声音如严冬般冷冽。

    “你的意思是”

    灵族部部座有些心动了。

    “我人族部曾有一位王级修士,在追剿逆伐军一位大人物的时候重伤流落在外,他谁也没告诉,独独给上一代人族部座传了消息,此人至今都在隐藏,就在九州世界周围的一个传送点当看守者,每隔数百年换一次模样”

    人族部座缓缓说道。

    “我同意。”东方妖族部部座第一个颔首,表示同意,说道“不过,还是要派一个王级修士过去,以作掩饰,否则鲲鹏禁卫那些人若猜到我等的用意,直接赶去传送点就不好了。”

    “附议。”

    “附议。”

    一日后,果真自要塞飞出一个炼虚修士,一路朝南端世界屏障赶去。

    又半日后,一个身穿金色鲲鹏服的强大修士出现在南魔之南海域,将这位炼虚修士挡了下来,二人一言不合便祭出法器神通,狠狠大战了一场,最终四部派出的炼虚修士被击退,退的很果断,这也让隐藏在暗中的鲲鹏禁卫暗松了一口气。

    而一道极其隐秘的命令,早已通过隐秘途径,传到了星空各处传送阵点。

    此时,叶默和织香璇正在一处废弃的星空堡垒休养着。

    星空堡垒是战争堡垒的另一种形态,战争法器很少,主要承担一个监控九州世界、传送点的作用。

    尽管如此,还是避免不了发生意外,这处星空堡垒在几年前鲲鹏神宗大举回归九州,卷土重来之际,传送点发生了意外,阵法爆炸,无数修士被破碎的空间风暴卷走,整个堡垒彻底废弃。

    这也是织香璇提前吩咐的,万一出了意外,便来此处避风头,休养一番再前去其它的星空堡垒进行跨星空传送。

    整个星空堡垒似乎完全由金系灵材炼制而成,通体泛着灰色的冰冷光泽,堡垒防御墙上处处可见各种破损废弃的战争利器,形状怪异,也不知威力如何。

    整个星空堡垒已经被废弃,阵法自然没有了,使得此堡垒看上去好像漂浮在星空中的鬼堡一般,黑暗阴森。

    随意找了一个房间,叶默把织香璇放了下来,然后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阵法布置在房间四周,最后法诀一掐,顿时房间云霞蒸腾,光芒如火冲起,瞬间被阵法笼罩住。

    这时,叶默才来到织香璇身旁,伸指一点沉睡的佳人光洁的前额,一点金光蔓延而出,如水波荡漾。

    下一刻,织香璇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呢喃,两道柳叶般的黛眉紧紧皱起,精致如羊脂美玉的俏脸愈发苍白,惹人无限怜惜。

    不多时,织香璇修长秀密的睫毛微微一颤,美眸缓缓睁开来,同时似乎因为被强行唤醒而触及了伤势,还未完全睁开眼睛,一口嫣红凄艳鲜血就从口中涌了出来,染红了苍白的脸颊和法力护罩。

    叶默看着这一幕,不禁皱眉,暗道“此女伤势如此严重,也不知还能撑住几波截杀。”

    织香璇彻底睁开了眸子,迷迷糊糊中看到了叶默,又艰难地微微转动螓首,打量了一番四周,心下立刻知道这是在飞起的星空堡垒中。

    不过她没有出言,只是看着叶默,不知道他强行唤醒自己做什么。

    “你醒着比较好疗伤。”

    叶默如此说了一句,便撤去织香璇身上的法力护罩,给她喂下一粒丹药,而后手掐剑指,隔空渡过一股精纯的元气,助她炼化丹药,恢复伤势。

    略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叶默,织香璇心中有些不解,但此刻伤势严重,容不得她多想其它,当即催动功法,运转这一股元气炼化丹药,恢复伤势。

    她不知道,叶默压根不是因为说出来的原因才将她强行唤醒,而是他不知道一个沉睡后的修士没了空气会怎么样,是否还需要呼吸,该如何提供空气给她。

    叶默毕竟才是第二次踏入星空,这些问题他哪里会知道怎么解决,因此只有用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修士疗伤总是需要漫长的时间的,这一番休养,便是足足半年的时间。

    一开始,都是叶默过渡元气助织香璇疗伤,十多天后,织香璇体内干涸的丹田和元婴才重新诞生汩汩元气和法力,至此,她也终于能自己疗伤了。

    叶默则自己修炼,或是到星空堡垒各处查看,准确地说是观察鲲鹏神宗的战争利器。

    不过他毕竟是外人,也不懂这些机关术、炼器术结合诞生的东西,只能模糊猜测其功用和威力。

    除此之外,能做的事就是眺望无限远方的星辰了。

    比起第一次来到星空时见到的情景,叶默敏锐发现,那片星辰似乎少了一些,连整片星辰都黯淡了不少,星辰本就稀少的星空,显得愈发冰冷死寂,令人无法抑制的诞生一丝孤独感。

    对此,叶默只能回到房间之中,用静默修炼来排除这种孤独。

    似乎因为来到了星空,视野开阔的关系,面对孤寂冰冷的星空,以及那少得可怜的星辰,叶默的阴阳帝经、月冕剑诀等功法竟似又有突破。

    半年的时间,叶默的化神六阶修为已经稳固,且在飞速暴增,再过一、二年,或许就要突破到化神后期了。

    当然,织香璇对叶默的修为了解,还是停留在化神五阶,叶默自身隐藏的也极为完美。

    不过,到了此刻,叶默储存的生灵本源和杀戮之气已经耗光了,修为再想这般突飞猛进已经不可能,只能一步步稳扎稳打。

    这一日,织香璇伤势终于治疗了七成左右,剩下的她不打算再耗费时间休养,于是当即破关。

    “你追随我的麾下。”

    刚出关,织香璇便对叶默说了这样一句话,不是询问,而是肯定与命令。

    “没兴趣。”

    叶默回答的也是干脆利落。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看重了你的实力,你的成长潜力并不弱,有资格追随我。”

    织香璇容颜绝美,倾国倾城,一番话却是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傲气凌人,但她有这样的资格与实力,“南端世界屏障一战,也算是一个考验,至少你不是四部的人。怎么说我们也算共过患难,日后你就是我麾下第一心腹,如何?追随于我,你要什么有什么,功法?神通?法器?资源?地位?权力?美人?还有妖帝经,我给你,现在,立刻,马上,只要你点头。”

    织香璇可不傻,虽然掌握鲲鹏禁卫后,鲲鹏禁卫内的强者数不胜数,比“伍长风”强百倍的年青修士都有,但她有感觉,这个可恶的家伙还隐藏着不少战力,封锁线一战,他发挥的真实实力有几成?五成?三成?甚至是一成?

    她不知道,但她知道,此人令她感到惊悸。

    “我若是要选,就选你,有了你,不就什么都有了,脑子进水了才选什么功法、神通、法器。”

    叶默摇头失笑,他倒没想到,这个织香璇如此看重于他,就是不知道,是看重自己现在的保护能力之重要,还是真看重自己。

    “你找死!”

    织香璇俏脸一变,面含煞气,纤柔玉指指着叶默,银牙暗咬。

    “我说的是假如,没说真的要选,你伤势已经好了吗?据我推算,还有二个多月的时间吧?”

    叶默淡淡地瞥了织香璇一眼说道。

    那是嫌弃的眼神吗?

    织香璇气的差点要脱下靴子扔这混蛋脸上,功法不要,法器不要,什么都不要,还那么嫌弃,嫌弃本姑娘给出的条件还是本姑娘?

    “哼!”

    重重地冷哼一声,织香璇一转身,襦裙劲摆,纤纤身影飘然离开了房间。

    叶默无奈,只好跟了上去,驾起遁光化作流星般的惊虹追上,纵横掠过星空,朝另一处星空堡垒,也是星空传送阵点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