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28 分别

章节目录 1028 分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叶默和织香璇没有靠近那几个星球,保险起见,织香璇更是祭出了匿影梭,二人隐藏梭上,驰骋掠过天宇,隐匿虚空中,无声无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星系的南面边缘处,是一排石子般排列起来的星球,这些星球论环境比星系内的几个星球差了至少一筹,因此只能在星系边缘。

    而在这排星球的南面,就是数十颗死星了。

    死星虽然环境恶劣,甚至动辄有生命危险,但毫无疑问,它最大的有点就是面积广阔,它再差,也是一颗直径至少上百万里的星球。

    尤其是被作为鲲鹏神宗诸多资源利用后剩下的垃圾倾泻地的星球,尽管这些垃圾绝大部分根本无用,甚至危害极大,但也是有许多机遇在其中的,而其它死星也差不多。

    这些死星灵气枯竭,环境恶劣,几乎没有所谓的天材地宝,但却有诡异妖邪的宝物存在,比如充满阴气、死气的星球,其上堆满了鲲鹏神宗杀戮平凡生灵后抛弃的尸体,天材地宝或许没有,但阴冥之物却是不少。

    再比如气态星球,其中也有一些风系奇物,或许也有那么一些鲲鹏神宗修士遗留下来的法器宝物等。

    绝境中蕴藏着一丝极少的生机。

    这就是数十颗死星从古至今的现状。

    鲲鹏神宗之前,占据星系的势力不会去对付死星上的生灵,也没有那个功夫。

    而鲲鹏神宗到来后,所有死星上的生灵都团结了起来,再加上死星上恶劣且奇特的环境,让鲲鹏神宗根本没有多少办法。

    尤其在逆伐军真正诞生后,鲲鹏神宗就更拿死星上的生灵没什么办法了,至少想要灭绝掉是不可能的。

    这倒不是说死星上的生灵能和鲲鹏神宗对抗,没有资源的他们,能苟延残喘已经是极限了,高阶修士或许有,但要形成兵力绝无可能。

    真正的原因有二个。

    一是一开始鲲鹏神宗没下杀心。

    二是逆伐军的诞生,给死星生灵带来了一丝机,发展到如今,死星生灵和逆伐军已经纠缠极深,想要灭绝谈何容易。

    织香璇要去的,就是一颗颇有名气的垃圾星,也是一个极混乱的星球,同时,也是一个诸多神秘强者藏匿之地,那三位御座之一的副御座就在此星上。

    不过,要前往死星也不易。

    星系边缘那一排星球形成了一条极长的封锁线,八方皆有鲲鹏神宗战船与修士巡逻,主要作用是防范死星生灵,以及尽可能限制高阶修士往返。

    当然,若是出兵征讨死星生灵,这里也是前线阵地,大部分兵力由这些星球派遣,久而久之,这些星球上形成了无数军中发展起来的世家大族,鲲鹏神宗都不敢太过小觑。

    操控着匿影梭,叶默和织香璇小心隐匿着行迹,从封锁线的下方横穿过去。

    索性期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封锁线星球上的高阶修士也知道,根本无法真正形成封困,防备并不森严,因此叶默和织香璇无惊无险地穿过了封锁线,接近了死亡群星。

    就近观察,可以轻易发现,死亡群星真的如真正的死星一般,其色或呈灰色,或是黑色,暗沉如墨,也没有任何修士和生灵踪迹,偌大的死星群死寂无声,充满了阴暗冰冷。

    且少数死星附近,还可能有可怕的危机存在,于尊者来说都是一次大杀劫,端的是恐怖异常。

    “就是这伽罗星了,不过我也不知道第五副御座在哪里,需要找人询问才知晓。”

    立身在匿影梭上,叶默和织香璇并肩眺望着眼前巨大的灰色星球,织香璇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激动。

    “伽罗星?可有什么来历?”

    叶默对鲲鹏神宗的了解此前大多来自闻人暖,而闻人暖并未到过死星,对死星的了解也仅限于宗卷记载和耳闻得知,对死星自然谈不上什么了解。

    “没有什么来历和原因,此星存在太过久远了,久远到都已经忘记它为什么伽罗星。”

    让人惊讶的是,织香璇摇摇螓首,竟也不知道伽罗星的来历。

    “你也不知道这位第五副御座在哪里,那你要如何找寻?难道你从未见过这位副御座?”

    叶默提出另一个疑问。

    “的确从未见过。”

    织香璇没有丝毫隐瞒,只是这回答让叶默有些无言,她没有理会叶默异样的神色,继续说道“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找到逆伐军在此星的高层,自然就能轻易找到第五副御座。”

    “此前我一直没有暴露身份,掌控鲲鹏禁卫,是因为不想太过依靠外力,也是对自身的自信,但如今由不得我了,只要我没成长到武神那个地步,就无法单独对抗整个神宗。”

    听到织香璇这一番话,叶默心中好奇之意更浓了,有许多疑问堵在心头。

    然而,不等他问出心中的疑惑,织香璇忽地看向他,檀口轻启,幽香轻吐道“你是逆伐军的人,一身修为已经算是高层存在,相信你可以帮我找到死星上的逆伐军。”

    顿时,叶默额头渗出了一片细密的冷汗。

    什么鬼逆伐军,他的确是逆伐军不错,而且还是堂堂军座,可那是九州仙城同盟逆伐军啊,又不是鲲鹏逆伐军的人,他还是头一次听说鲲鹏逆伐军底蕴如此强大,水如此深呢。

    他一个伪鲲鹏逆伐军,怎么找真的鲲鹏逆伐军?

    “咳咳,惭愧,伍某从未到过死星,对死星上的同道其实并不了解。”

    事到如今,叶默也只能硬着头皮推脱着说道。

    织香璇面无表情,没有任何话语,如雾如渊的美眸沉静如万年古井,让人看不出其想法。

    “伍某虽然了解过武神当年的神威,但恕伍某直言,伍某总觉得武神的强大似乎有些不真实。”

    叶默仔细斟酌着用词问道。

    “你这样的修为已经很不错了,但也没达到神宗核心层的层次,有这样的疑惑很正常。”

    织香璇美眸瞥了叶默一眼,目光熠熠生辉“但你真的不该质疑武神的强大,武神洛瑶,嗯武神是女的,你可知道?”

    叶默当即作出一副瞠目结舌的神态,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

    对叶默的反应十分满意,织香璇意味深长地看了叶默一眼,这才说道“武神洛瑶,一个平平凡凡的女子,却最终成为了半个仙的存在,比肩三帝三皇,更守护了三代掌教,使得神宗得以安稳,不至于四分五裂,此后方有神宗之今日。”

    “三帝三皇和武神,那等存在不是我等可以揣测的,是真正的活在人世凡尘的仙,一个人能决定一个大势力的生死存亡,这绝对没有一丝夸张,我说的大势力,包括四族合一后的神宗!”

    “你可知道南魔那魔域深渊?武神时代,是神宗仅有的几个黑暗时期之一,神宗势弱,人杰凋零,那时神宗已经出了妖帝、灵帝二位大帝,人、妖、灵三族合一。”

    “在这个神宗最为黑暗的时代,曾有三次关乎神宗生死存亡的时刻,危机分别来自神宗本身和妖族部、灵族部。”

    “神宗自身来自阵王,阵王和武神处于同一个时代,是阵王之幸,也是阵王的不幸。阵王你应当了解过,他从籍籍无名到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第一王侯,所作所为被不少历代人杰雄主评价过,卷宗所载,还是很客观的,尽管他曾经率军夺权。”

    听到这里,叶默震惊了,他万万没想到阵王曾做过这样的事,同时也对过去的鲲鹏神宗感到钦佩,掌教未殒,起势夺位,这是造反啊。

    即使是这样,鲲鹏神宗历代人杰雄主的评价竟然还很客观?至今都保留着阵王无上威名,将其列入十大王侯第一?

    如此胸襟气度,只能说不愧是鲲鹏神宗,史上第一大势力。

    “那时,九州还不叫九州,而是中土大陆。阵王起势夺权,面对无边无际的大军,武神无法狠下心全数灭杀,于是和阵王约战,那一战,阵王手段尽出,与武神打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最终武神三掌打出,将阵王布下的盖世杀阵打的崩碎,余波威能将中土大陆打得震颤,无穷山河因此大变,整座大陆灵气分成了九块,形成九个截然不同的地域,自此才有了九州之称。”

    “还有南魔那魔域深渊,你可见过那深渊?那是妖族部一个盖世大妖掀起的大动乱,那一战,打到了神宗本部大本营外,那大妖挑衅武神,结果二人一路从九州大陆打到南魔,最终被武神一记掌刀劈的魂飞魄散,那掌刀之芒却不散,直接将南魔一刀两断,险些两分开来。”

    这次,叶默真的是目瞪口呆了,他根本无法想象,一掌改变一座大陆灵气分布,山河骤变,一记掌刀几乎劈开一座大陆,这是什么样的惊天伟力。

    见到叶默的模样,织香璇忽地明媚一笑,说道“不用如此神情,如果不是这样,三帝三皇和武神的强大也不会遭到古今那么多的质疑,可笑可叹,井底之蛙,岂知世间之大。”

    “这还是武神留手了,那灵族的灵界就是在灵帝征服灵族的时候,一举打的几乎崩碎,最后还是他们讨饶臣服,灵帝才勉强帮他们稳定下来,还有妖帝,当初血屠妖界亿万里的时候,也差点将妖界打爆,现在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被称为人世凡尘中的仙了?”

    服了!叶默是真服了!

    难怪武神能连续守护三代掌教,而且还是在那样的黑暗时期里,难怪织香璇敢说达到武神那样的程度,就能一个人对抗一个大势力,现在看来,岂止是对抗,存亡生灭都只在一念之间啊。

    忽然,叶默心中一动,说道“依你看来,当今世间,有谁能达到三帝三皇和武神这样的修为?”

    “归来的紫鹏皇是其一,这是毫无疑问的,还有我,这也是毫无疑问的,还有人族道衍城主叶默,潜力巨大,很有可能达到这样的层次,至于其他人只能说有那么一丝可能。”

    “或许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阵王传承,如果谁能得到且悟彻,也能达到这样的修为战力。”

    织香璇微微昂起螓首,语气轻描淡写,言语间有小觑天下修士的气概,也有点小自恋。

    让叶默没想到的是,织香璇竟然提到了自己,而且评价如此之高,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伍某可不这么认为,大世降临,变数太多了,即使不谈变数,光是与你齐名的那三部三大顶级天才,也是极有可能的吧?还有,叶默此人虽然境界提升很快,但却是仗着血王的功法的,并不能说明潜力有多大,如果要这样算的话,武王、血王,也都是很有机会的。”

    “还有阵王传承,他区区第一王侯,难道比鲲鹏仙帝的传承还要强大?”

    叶默仔细思量了一下,摇头说道。

    织香璇俏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神色,又是深深看了一眼叶默,随即淡然笑道“古往今来,有多少修士达到二十五轮战力你可知道?可三帝三皇那样的存在,却只有区区七人。”

    “无论凡人武者,还是修士,都讲究一往无前,无物可挡的气势,血王武王的确是一时人雄,却也没了那样的气势与冲劲,没有大的机缘,他们此生是达不到那样的层次的。”

    “阵王虽然只是第一王侯,并未达到武神的层次,但他的传承真的很神秘与恐怖,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来的,得鲲鹏仙躯未必能达到鲲鹏仙帝层次,但若是悟彻了阵王的阵法,却能比肩鲲鹏仙帝。”

    “至于叶默嘛因为我在夸你呀。”

    夸

    等等!

    叶默满头黑线,夸我是什么鬼?

    无言之余,叶默也感到浑身汗毛炸立,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面色微微有些难看,笑道“莫要开伍某玩笑。”<龣>

    “三奇灵根,又会体修,而且你曾说过,你曾去联系同盟逆伐军,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作为神宗尊者级修士,可不会像你那么穷,几乎没几件法器,在神藏中你拿走几件法器,真当我一点不知道?”

    织香璇负手而立,面带淡笑,笑颜如花,令人心驰神动。

    “你是何时发现的?”

    叶默问道,同时脑海中思绪飞转,回忆着这二年多来的点点滴滴,想找出自己的破绽所在。

    “这个你自己猜吧,还不肯露出真容吗?是怕暴露身份,对你在神宗要做的事不利?”

    织香璇眉目含笑。

    叶默没有言语,面上忽然升腾起一团薄雾,面容一阵扭曲,身形也微微变化,变回了原本模样。

    “明明长得不如何,心思却如此深沉,明明早就察觉到了身份可能已经暴露,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自己承认,还要我来拆穿你。”

    看叶默没有言语,织香璇打量了叶默两眼,继续说道。

    闻言,叶默心下一动,感到有些骇然。

    的确,早在数月前,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但他素来性格谨慎,自然不会因为一点若有若无的感觉就自己承认身份,那也太不智了,只是没想到,这样的细节,竟然也被织香璇知道了。

    “既然叶某身份已经被织香少主识穿,而且阁下也到了伽罗星,想来应该安全了,叶某就先告辞了。”

    身份被看穿,叶默不想再多留,他要迅速返回九州世界,那里还有极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呢。

    “站住,堂堂道衍城主,就是如此不守信义之辈?收了我的好处,却不将事情完成。”

    织香璇娇声喝道。

    眉头一皱,叶默顿住身形,头也不回道“阁下不是已经到了目的地了吗?”

    “伽罗星此地比你的道衍城之鱼龙混杂丝毫不差,不知隐藏着多少神宗的高阶修士,你当真要就此离开我也不会再挽留。”

    织香璇自有其骄傲,说完这一句也转过了身,不再看叶默。

    轻叹一声,叶默抬手在面上隔空一抹,面容再次变幻,变成了“伍长风”的模样,声音淡漠道“走吧。”

    二人背对着,谁也看不到谁,叶默也丝毫不知道,织香璇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丝暗喜之意,随即柳眉一挑,一面操控着匿影梭,一面用充满磁性的娇音道“你一开始隐藏身份,后来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为何还是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呢?”

    叶默知道,她在期待着某一个回答,他却无法回答,也不想回答,只能沉默以对。

    大家都是聪明人,一切该说的与不该说的,尽在不言中。

    见叶默没有丝毫反应,织香璇俏脸上动人的笑颜顿时一凝,而后渐渐敛去,脸色阴沉下来。

    分别来的很快,也很戏剧化。

    织香璇知道叶默对死星不了解,她便随意找了一座地下城池,想带叶默瞎逛反正他也不了解死星,自己一口咬定死星上的逆伐军隐藏极深,难以找寻就是了。

    万万没想到,鲲鹏逆伐军早有安排,织香璇刚出现在该城池不过一个时辰,便已经被逆伐军找到,至此,叶默的任务也完成了,再不多留半刻,断然转身离开。

    “叶默你给我记住,洛瑶是洛瑶,我是女帝织香。”

    叶默最后转身离开时,听到织香璇声音幽冷地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