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29 偶遇故人

章节目录 1029 偶遇故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

    叶默对武神洛瑶的生平依旧不是很了解,但猜得出织香璇要表达的意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棉花糖

    武神身为平凡女子,却逆天而行,拥有那般成就,按理说,哪怕她要求再高,只要不是仙人,也应该会有道侣。

    但事实是,武神掩盖了女儿身,以面具与男子形态见人,并为了“一辰”,足足守护三代掌教,使得鲲鹏神宗渡过了黑暗时期。

    可以推测出来,她的感情定有遗憾。

    而此前织香璇虽有十足野望,但修为上也只是希望与洛瑶并肩,而今她却说,洛瑶是洛瑶,她是女帝织香。

    她不会像洛瑶那般,让自己有遗憾

    无声轻叹,叶默离开了与逆伐军碰面的小屋,走在大街上,入眼尽是悲凉与贫苦。

    这地下城池说是城池,其实连真正的亭台楼阁都没有多少座,说得难听点,根本就是一个地下难民窟。

    这绝非叶默夸大。

    此时叶默行走的大街已经是一条八丈宽的大街了,在这里是几乎没有灵兽和车驾的,八丈宽的路已经足够宽了,可长达三十多里的主干道两旁,酒楼、饭馆却连十家都达不到。

    普通的商铺不到五十家,修士的店铺更是只有一家,仿佛一处打铁坊一般,其内没有炼器炉,只有一处地火坑,到处都挂满了凡铁疙瘩一般的法器不认真去感受上面的灵力波动,叶默必然认为那就是一堆铁疙瘩。

    如此环境下,也别想炼器师是什么高明之辈了,光肩赤膊,满面横肉,脖子上挂着一张兽皮毯子遮住前半个身躯

    这真的活像一个打铁的,可事实是他的确是这条街上唯一的炼器师,而且品级还不高,堪堪五阶炼器师,也就是说,能打造的最高等级法器就是五阶法器。

    除了这些比较“高档”的地方,就是一些小摊了,卖什么都有,包括人!

    有卖糟糠之妻的,有卖儿卖女的,也有卖奴隶的,也有卖自己的,直接在地上摆个牌子,扯开嗓子就当街叫卖,如卖牲口一般。

    在这些小摊后面,就是一间间土泥堆砌起来的破烂房屋,原材料皆来自地下边缘的石壁,刨去坚硬的大石头,将土泥搅拌搅拌便随便堆出一个形状,如此便是一个家了。

    极少有木质的房屋,更不用说什么红墙绿瓦,颇像个形状都是难事。

    而此条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也几乎没有几个穿完好衣服的,衣服能干净几分,已经足以让他们昂首抬头,挺着胸膛走路了这里水也是稀缺资源。

    如此情形,可不像个难民窟么。

    然而,就是如此难堪的生存情况,这里竟有一处青楼!

    没错,青楼!

    不过这青楼背后的人似乎也颇有能量,至少这楼阁还颇为像样,不过却是不像九州凡俗界的烟花之地那般姑娘们探出楼阁招呼往来客人了。

    想想也是,这里几乎全是难民,吃饭都是个问题,又有几人能去得起如此奢侈的地方?

    因为青楼几乎完全封闭,叶默也没有一窥烟花之地的怪癖好,自然也不知道青楼的姑娘们都是什么模样,至少叶默不怎么看好。

    “早知道死星环境恶劣到极点,没想到比想象中的还要恶劣得多,这里可是伽罗星啊。”

    叶默抬眼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行尸走肉般的人群,心中不禁感慨。

    伽罗星已经是众多死星中生存条件上等的死星了,即使如此,此地的人还是生存得如此困难,不难想象,其它死星上的人会是怎样的生存现状。

    不过叶默也没有帮助这些人的意思,因为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里绝大部分人都是废人,并且数量众多,光是叶默此刻立身的这座地下城池,就大的惊人,人口近三千万!

    为了这些人暴露自己的微型世界?

    叶默还没那么傻,妖佛派那群伪善的僧佛都没这个心情。

    暗中微微摇了摇头,叶默也见识过了死星的残酷,当下就要离开地下城池,飞离死星,返回九州。

    就在这时,二个身穿素青长衫的魁梧中年人拨开邋遢的人群,来到叶默面前,神色恭敬道“敢问可是伍先生?”

    叶默眉头一挑,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们是?”

    “我二人是伽蓝城团长府的逆伐军修士,团长久仰先生之威名,命我等来请军座前往府中一叙。”

    左边青衫中年神色敬畏且谦恭。

    “他不是要接待少主吗?”

    叶默淡淡说道,他可不想见织香璇。

    “少主已经去见大人了。”

    右边中年回答道。

    叶默没有回答,看了二人一眼,二人顿时一喜,连忙抬手作请势,然后在前面带路。

    四周凡人见这三人皆衣着不凡,带路二人更是穿着团长府青衫,纷纷面露敬畏之色,自主让开一条道路来。

    织香璇身份特殊,需要以特殊方法接待,叶默则不同了,无需那么隐秘。

    先前叶默并未到过团长府,此时才在二人带路下登上车驾,疾行而去,不多时,便到了一座看起来还算大气的府邸前。

    叶默刚下马车,就听见一个朗笑声传来,抬眼望去,却是一个头发半白,却是精神镬铄,面色红润的老者迎了上来。

    “伍先生,老夫对先生可是久仰大名啊,初次相见,果然神通非凡,人中龙凤。”

    老者张口便是一顿夸,话里话外都是暗语,不明就里的人是一点都猜不到叶默的真实身份。

    伍先生是叶默变幻的身份的二次掩饰,神通非凡说的是自己的变化神通神异莫测。

    “团长谬赞了,在下观团长也非寻常之人啊。”

    叶默随意应付了几句。

    老者看出叶默不想多说这样的废话,便作势一请,二人并肩入府。

    伽蓝城很大,而这座府邸占地也是不小,曲径通幽,廊道缦回,一座座庭院坐落其中,甚至还有花园和湖泊,如此种种,无一不是极奢侈之物,但在此座府邸中一应俱全。

    老者是伽蓝城逆伐军伽蓝团的团长,名为苏牧星,是整座伽蓝城的最强者,也是管理者和统治者,千万人生死皆在其手中。

    一路走来,苏牧星极为健谈,谈吐风雅不失大气,与叶默聊着鲲鹏神宗与死星的事,妙语连珠,时有趣闻夹杂其中,二人言谈之间,倒也颇为融洽。

    来到大堂,下人已经呈上酒菜,让叶默吃惊的是,无论荤素,菜品全是有灵气之物,酒同样是灵酒,虽然没有九州世界的美味,叶默也没喝过,味道固然不如九州灵酒,但在此时此地,已经是一桌价值极高的酒席了。

    这点东西在叶默看来不算什么,可叶默是会易地处之的人,知道苏牧星此举必有重求,因此也没动筷子,苏牧星连番催促也不动了一下,最终只是浅尝了一杯灵酒。

    酒极醇,且干涩清冽,有种特殊的韵味。

    一杯酒喝下,也算给了苏牧星面子,叶默放下酒杯缓缓道“苏团长,有什么事可以说了,本座从不凭白受人恩惠。”

    “这算什么恩惠,只要叶军座不嫌弃就好,此地环境极差,相信军座也有感受,薄酒一席,比不得九州丰饶,算得了什么。”

    苏牧星略有些感叹地说了一番,最后又劝起酒来。

    叶默依旧没动,他敏锐地感觉到,苏牧星此次请自己来,目的恐怕就在这一番话中。

    不想多浪费时间,叶默便微微沉下脸,说道“苏团长,本座说过的话不喜欢说第二次,若可以帮忙,本座顺手帮了就是,若帮不了,本座也不会浪费时间,九州还有事情要本座去处理。”

    “额自然自然,军座日理万机,自是不该将世间浪费在这穷乡僻壤,那老夫就厚着一张老脸说了吧。”

    苏牧星脸色一僵,随即又连连点头奉承起来,堂堂团长之尊,极尽谦恭奉承之能!

    苏牧星也不敢再多说废话,沉吟了一下,说道“老夫此番请军座来,就是想请军座帮一个小忙帮老夫将女儿带回九州。”

    “因为此地环境?尽管此地的确不如何,但团长府还是不错的,为何要将她送回九州去呢?苏团长在九州应该没有熟人吧?你就放心将女儿扔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叶默反问道。

    “唉,军座有所不知啊。”

    苏牧星重重一叹,缓缓道来“老夫苦修千余年,已经没几年可活了,继续留在此地也没什么,只是可怜老夫那女儿。”

    “老夫晚年得女,而且女儿没有半点灵根,如今大世来临,世道将乱,老夫实在是放心不下,这才请军座帮忙。”

    “老夫虽是一团之长,但也是朝不保夕,万一老夫有个什么意外,妻女必遭惨劫,老夫一生挚爱就是妻女二人,唯恐她二人受到半点伤害,还请军座帮老夫这一个小忙。”

    “小女区区凡人,对军座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如果军座愿帮此忙,老夫会给予军座一笔大酬劳,如果途中出了什么状况,军座也大可将小女抛弃,算她命不好吧。”

    如此说着,苏牧星原本精光烁烁的眼睛忽地浑浊起来,雾气升腾,面色悲苦。

    叶默不禁动容,忽然想起道衍城中的女儿叶血月,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你不是逆伐军么?为什么不请逆伐军帮忙?”

    心中虽然已经动了帮忙的想法,但叶默面上还是面无表情,不动声色道。

    “请?老夫都给几位军座跪下了,给那些长老也不知送了多少大礼,可他们还是拒绝,老夫能有什么办法?死星逆伐军与鲲鹏逆伐军终究不同。”

    苏牧星堂堂化神修士,一团之长,此刻却悲从中来,老泪滚滚落下。

    叶默眼中精光一闪,说道“既然是这样,本座帮了你,岂不是开罪了鲲鹏逆伐军?”

    “不会,老夫以性命担保,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苏牧星着急忙慌地擦着老泪,郑重道“第一,军座只是带老夫的女儿一人离去,而且还是一个凡人,并不算什么,因为他们不答应带走老夫的女儿,只是想借此牵制住老夫心神,让老夫舍命为他们卖力。第二,您是同盟逆伐军军座,再怎么样,鲲鹏逆伐军也不会得罪于您的,何况您和同盟、南魔都有极深的关系。您已经是老夫最后的希望了。”

    说完,苏牧星用无比期冀的目光看着叶默。

    叶默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断然拒绝,只是径自甄上一杯灵酒喝了起来,就是这一个小小的举动,让苏牧星顿时泪如雨下,颤声道“多谢叶军座。”

    “鲲鹏逆伐军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们是如何说的?死星逆伐军和鲲鹏逆伐军有什么不同?鲲鹏逆伐军在死星上威望如何?”

    叶默思绪飞快运转,一连问出几个问题rs;。

    “他们唉,虽然同是逆伐军,但也是不同的,所谓死星逆伐军,只是被鲲鹏逆伐军施舍了一点好处,为他们卖命的苦命人。”

    苏牧星苦叹一声,法力运转,面上的泪水顿时蒸发干净,只是声音依旧苦涩,“或许军座会想,他们带走老夫的女儿,不但可以随意处置,还可以假传消息,继续控制老夫,为何不如此做,一举两得?”

    “这就是他们的高明之处,直接拒绝老夫,无需多费功夫,也一样能控制老夫,而且老夫还不能不给他们卖命,因为老夫的妻女就在这死星上。”

    “至于这鲲鹏逆伐军和死星逆伐军有什么不同不同之处多了,大了。老夫自觉是颇为明白鲲鹏逆伐军本质的人,他们和鲲鹏神宗没什么不同,只是鲲鹏神宗始终贯彻屠凡计划,他们则另辟蹊径,靠底层修士和凡人与鲲鹏神宗对抗。”

    “他们的性质很容易改变,根本在于军座是什么样的想法而已,如今他们的想法与做法就是凝聚一切能凝聚的力量,榨干其所有用处,为他们创造价值,从某种方面来说,比鲲鹏神宗做得还要绝。”

    “比如死星逆伐军,死星逆伐军的存在,就是给他们在死星提供一切便利,以及控制这里的愚民。”

    “虽然他们缺点也很多,但至少是舍得下功夫经营这一切的,如今各座死星上就有许多愚民靠逆伐军的救济而活着的,叶军座您可以想象一下他们的威望。”

    飞快消化掉这一切,叶默似笑非笑地看着苏牧星,开了个玩笑道“苏团长如此说自己的子民,不怕引起民愤吗?”

    “子民?哼!这些人是民吗?他们只是一群野蛮人,一群恶民,一群畜生!”

    叶默愕然看着苏牧星,他没想到,自己一个玩笑,引起苏牧星如此大的反应。

    却见苏牧星一脸恶心与厌恶,继续说道“这些人虽然都是真古时代甚至更久远以前的修士后代,但如今全是凡人了,而且是没有一点知识的野兽。”

    “每个月,都有至少十个以上的女子不小心流落在外,找到时幸运的不成人形!不幸的直接吃掉!还有无数的婴幼儿,被这些人偷走、掳走吃掉,甚至一个成年男子不小心落单在阴暗角落,也要被拖走分食!”

    “这里有世间最黑暗最残忍的事,小女过惯了团长府笼中鸟般的生活,想体验一下贫民的生活,老夫都不敢毫不掩饰给她看,只能特意安排一些情景与画面给她,让她远离这些黑暗和罪恶。”

    听完这番话,叶默只感觉浑身发冷,忽然想起第一世时家乡的大旱,那时候也是枯骨盈野,漫山遍野间,连一株草,一棵树都找不到,全是被人啃食掉的!

    饥饿的人,比之蝗虫丝毫不差!

    还好rs;!

    自己走上了仙途,走到如今的地步,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落到那样的地步,会不会吃人,会不会去做这样的事。

    “你不是说,逆伐军有给予救济吗?”

    叶默忽然想起逆伐军。

    “狼多肉少啊,军座你可知光是这死星,有多少这些愚民?而且老夫已经说过,他们已经与野兽无异,对吃人是没什么感觉的,有肉吃,为何要吃那些难吃的救济粮?”

    苏牧星摇头不已。

    到了这里,叶默也没有再谈下去的兴致了,正在这时,大堂禁制外忽然传来一个清脆如珠落玉盘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温婉灵秀。

    这禁制是单向的,里面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听到传来的女声,苏牧星当即挥手撤掉禁制。

    禁制光芒一敛,一个身躯娇小,秀发盘起,眉目如画,似钟万千灵秀于一身的绝美少女款款迈步走了过来,素手握起置于腰侧,盈盈一福道“父亲。见过这位大人。”

    “欣儿,为父给你介绍,这位就是为父与你提过的大人物,同盟逆伐军叶军座。”

    苏牧星神情充满了溺爱道。

    听到父亲所言,少女也很好奇,忍不住想要多打量两眼叶默,但自小遵从的规矩让她不敢多看,连忙又是一礼,声音如空谷幽兰“小女子苏云欣见过叶军座。”

    此时,叶默已经呆住了,呆呆看着眼前的俏丽少女,刚见到此女容貌时,差点叫出来,此时却不知说什么好。

    苏云欣见叶默丝毫没有回应,忍不住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叶默,发现叶默正傻傻地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目光复杂,而她从小在父亲保护下,从来就没有被除父亲之外任何男子如此盯着看,顿时一片火烧般的红晕染红了俏脸,顿时愈发明媚动人起来。

    苏牧星也发现了异样之处,对此他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不过,这位叶军座第一次见自己女儿就如此毫不掩饰,吃相也略微难看了点吧?只要他愿意,自己这心爱的女儿迟早还不是他的?

    正要提醒叶默,这时候,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同样是一个女音,十分年轻,如泉水叮咚作响“苏团长,与你商量的事想的如何了?”

    苏牧星心下一紧,他听出来人是谁了,这位大能可千万千万不能得罪啊,可是,就叶默刚才的模样,似乎有点危险!

    叶默丝毫不知道自己在苏牧星眼里已经成了一个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的纨绔式人物了,此时听到这个声音,同样呆了一下,随即欣喜起来,朗声道“真是相见不如偶遇啊苏前辈。”

    “叶默?”

    女音有些惊疑不定,下一刻,一道绿色衣衫小短裤,露出二条雪白修长的青春少女出现在叶默面前,不是苏紫真又是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