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仙城之王 > 章节目录 1079 收神树

章节目录 1079 收神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潭底隧道不大,只能容下一个人进入,螭龙楚非烟便走在了前头,叶默紧随其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穿过并不长的隧道,眼前视野顿时开阔起来,出现了一处空旷的所在,也没有什么装饰与家具一类,只有一个蒲团,放在一具靠墙的骷髅骨架前。

    周遭墙壁另一个方向还有一个洞口,其中同样黑暗一片,但隐隐有曦光流转,竟布置有禁制。

    扫了一眼骷髅,又看了看楚非烟精致绝丽的俏脸,叶默没有多问什么,径直朝那布置有禁制的洞口走去。

    楚非烟则来到骷髅面前,低声呢喃了一句,仿佛自语般道“我要走了,带着你一起。”

    说完,她素手一挥,一片碎金般的金光卷出,将骷髅包裹着,被她收走了去。

    随后,楚非烟才来到布置有禁制的洞口前,打出一道道法诀,片刻间,禁制便土崩瓦解掉,同时,一股浓郁的水系灵气狂涌而出。

    这股灵气太浓郁了,还有一股清灵香气,令人闻之欲醉。

    叶默正欲迈步,就在这时,一个稚嫩柔软的童音突然从深处传出来,带着几分惊惧和哀求“好姐姐,漂亮姐姐,不要吃我啊”

    叶默眉头一挑,看了一眼楚非烟,只见楚非烟俏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却是摇了摇头。

    再次穿过漆黑幽深的隧道,叶默和楚非烟来到了另一处空旷之地,不过这里更是没什么东西,只有一株体态枯瘦,枝杈花叶却颇为繁茂的灵树,枝干遒劲,流转金属般的光泽。

    在树枝上,结着仅有的一颗蔚蓝灵果,晶莹剔透,宛若最纯净的水晶雕成,不含一丝杂质,散发丝丝清香,周遭灵气成雾,甚至化成浆液,缭绕着灵果。

    更令人吃惊的是此树根茎下扎根的土壤,绽放五彩霞光,颗颗晶莹,好似水晶般绚烂。

    “仙源水榴还真的是石榴,天地造化,果然神奇。”

    叶默打量了一番此树,心下失笑说道。

    “你你是谁?大水蛇,你怎么把外人带进来了?我知道了,想分吃了我对不对?”

    仙源水榴神树枝叶一阵哗哗摇动,那童音再次响起来。

    大水蛇

    听到这个称呼,饶是叶默也不禁失笑,微微摇头。

    楚非烟光洁皓白的额头顿时冒出几条黑线,快速伸出青葱般的玉指,探向仙源水榴神树。

    只是此树似乎经历过许多次,早有防备,枝叶哗啦啦摇动,挥洒出一片夺目金光,化作一个半透明金光护罩,挡住了楚非烟的玉手。

    可惜,楚非烟也不是好惹的,素手上浮现龙爪虚影,金影重重,瞬间洞穿了护罩,在仙源水榴神树上摘下一枚叶片来。

    “呜痛痛痛你好狠的心啊大”

    “水蛇”二字还没出口,就见楚非烟二道细细的柳眉倒竖了起来,吓得仙源水榴神树当即闭了口,不敢再多言一个字。

    只是,不说话不代表不痛,仙源水榴神树枝叶剧烈摇动着,连根茎也翻涌不已,将那堆极其不凡的土壤翻的彩霞纷飞,流光溢彩,直看得人忍俊不禁。

    见此树吃瘪,楚非烟唇角一翘,流露出一个动人心旌的绝美笑颜。

    “这便是那仙源水榴灵树了,离神树只差一步,随时都会突破,成为十六阶无上灵物,只是性子始终都是这般,像孩子一样,其实已经生长至少数万年了。”

    楚非烟转过头对叶默说道。

    “挺有趣的。”

    叶默淡淡地评价了一句。

    见二人旁若无人地谈论着,而且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仙源水榴神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讨好道“好姐姐他是谁啊?你的道侣吗?”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又探了过去,一声轻响,可怜的仙源水榴神树,又被摘了一枚叶片。

    这一次,摘叶的却不是楚非烟了,而是叶默。

    “让你胡说,从今日起,他就是你的主人了。”

    楚非烟俏脸微红,笑骂了一句。

    “主人?”

    仙源水榴神树一怔,虽然活了那么长岁月,一直都如孩子一般,但不代表它就真像个孩子,机灵着呢,当即一顿马屁就拍了过去“原来是新主人,水儿就说今日怎么心情如此好,原来是这条大被主人您收服了?真是普天同庆啊,想来也只有主人您这般神通广大,神武纵横,英明神武,气概遮仙的大大大人物,才能够做得到了。”

    一开始仙源水榴神树声音还是颤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叶默摘了它的叶片给疼的,但越往后,说的便越是顺溜,一串拍马屁的形容词张口便来,都不带磕绊的,听得叶默都有些发懵。

    说实话,叶默三世为人,绝大部分普通修士没经历过的都经历过了,被拍马屁的次数也不少,可被一株树拍马屁,还拍的如此天花乱坠,还真是头一遭。

    一旁的楚非烟听着仙源水榴神树连绵不绝的马屁,直气的俏脸发黑,银牙暗咬,忍不住冷笑一声道“哼,拍吧,再怎么拍,到头来也还是被吃掉。”

    “嘎”

    仙源水榴神树稚嫩的童音,连绵如长江大河般滔滔不绝的马屁顿时戛然而止,瞬间就懵了,下一刻,直接是变成了哭腔“呜呜新主人,不要吃水儿”

    声音之凄凉,直教人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放心,我不会吃你的。”

    叶默哭笑不得,他吃撑了才去啃一株灵树,尽管这灵树的确不凡,可历史上也没哪个修士,甚至可以说,没有哪个生灵抱着灵树啃的。

    “真的?”

    哭腔一下子消失无踪,竟反变得带着几分欣喜,还有几分惴惴不安和质疑。

    “不会吃你的,我只要仙源水榴。”

    叶默淡淡一笑道。

    顿时,兴高采烈的声音又顿住了,随即又变成了绵长的哭腔“呜啊你还是要吃我。”

    叶默登时无言,沉默了一下,转过头看向楚非烟。

    他感觉世界观有些颠覆了,这类灵树又不像龙参、万年何首乌等灵物,本身虽然就是灵物,但结出之物才最有价值。

    还是那句,没有几个生灵会抱着灵树啃。

    可这仙源水榴神树怎么取它神果跟要它命一般,哭的如此凄厉。

    见叶默看来,楚非烟也不说话,快若闪电地又摘下一枚叶片,令仙源水榴神树哇哇大叫,痛哭不已,条条根茎都翻了出来,如果此刻是人形的话,只怕就是满地打滚了。

    “它怕疼,一片叶子就这般闹腾,要它神果更不用说了。而且此树比人还财迷,这些年我可寻了不少灵物,都被它撺掇着碾碎埋进了那灵壤里了。”

    “其果虽然可摘,但却会影响它的修为和法则凝聚,它自然不愿了。”

    楚非烟淡淡地解释道。

    听完解释,叶默一时无言。

    忽然,眼前一片彩光呼啸席卷而来,猝不及防间,叶默仓促挡下,但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他身旁极速绕了过去。

    “不好,它跑了!”

    楚非烟惊诧中透着焦急。

    跑了?

    叶默愕然一怔,连忙回过头一看,就只见一株并不高大的灵树摇摆枝叶,无数条根茎像人腿一般直立而起,撒丫子一顿狂奔,直接冲进了来时的通道内。

    如此怪异的情景,看得叶默一时没回过神来。

    一株树跑了?

    跑了!

    回过神来,叶默差点骂娘。

    看也不看地一甩袖,将那五光十色的灵壤收起,而后身影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叶默出现在了潭底之下,二话不说,一挥袍袖,一片迷蒙光辉喷涌而出,在头顶三丈处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禁制光罩。

    不过三息时间,叶默头顶就传来一声痛呼,仙源水榴神树枝叶摇颤地掉了下来。

    仙缘水榴神树一看到叶默,又扬了扬枝叶,似乎在看头顶之上,随即所有枝叶呼啦一下萎靡下来,正个蔫成一团。

    很快,楚非烟也追了出来,见到仙源水榴神树蔫在地上,不无得意道“你再跑啊,我都能轻易将你治住,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仙源水榴神树闷哼一声,转过身去,好似发小脾气的孩子般,令人无言。

    叶默摇摇头,走到仙源水榴神树一侧,说道“这样吧,你只需在跨入十六阶之后,给一枚灵果我,我就放你走,绝不食言,如何?”

    此话一出,不但仙源水榴神树,连楚非烟都震惊了,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叶默。

    十六阶灵物想要结出灵果来,绝不是简单之事,比如仙源水榴神树,至少需要三千年,才能凝结出下一枚。

    换句话说,在这个即将走向毁灭的世界中,或许它无法再结出下一枚了,所以楚非烟才如此看重。

    尽管如此,仙源水榴神树的价值仍旧无法估量,而叶默却说只要一枚神果,取完立即放它走,这让楚非烟完全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

    仙源水榴神树也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到了,但下一刻,它就呼啦一下跳了起来,大叫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骗人你就是小狗。”

    叶默愕然,苦笑摇头,说道“绝不反悔与食言,不放心你日后可以打听一下我叶默是什么人,绝不会做这种出尔反尔之事。”

    话虽如此,他却有十足的信心,让这仙源水榴神树再也离不开他,赶都赶不走,如此神物,又岂能如此轻易放过。

    得到了想要的承诺,仙源水榴神树顿时喜笑颜开,重新恢复了活力,枝叶摇摆,在叶默脸上摩挲讨好,让叶默一阵失笑。

    “略略略大水蛇。”

    换了个新主人,而且还是击败了让它一度绝望的大水蛇的强大主人,又得到新主人承诺的自由,仙源水榴神树心情大好,对楚非烟一个劲摆动枝叶道。

    听着这般声音,可以清晰想象到,一个身穿红色小肚兜,精灵古怪的女童得意地扮着鬼脸嘚瑟。

    “你”

    楚非烟气得俏脸黑如锅底,酥.胸剧烈起伏,突然很后悔,此前为什么没有好好教训一顿它。

    见楚非烟气急,仙源水榴神树愈发得意,在叶默耳旁“小声”道“主人主人,你这么英明神武,未来必定是登仙的人物,身边红颜怎能少了。”

    “这大水蛇虽然性格不怎样,但是以你们人族的眼光来看,还是不错的呀,我告诉你哦,她的身材绝对是顶尖的,曼妙无比,凹凸有致,收做暖床丫鬟多好呀。”

    “我还跟你说哦,她现在穿的亵衣是大红”

    “水儿!”

    楚非烟俏脸通红,颈项都染上了一片红云,羞不可抑,绝美的风情令人忍不住怦然心动,无法抵挡。

    同时,叶默也黑着脸摘下了一枚叶片,下一刻,一个惨兮兮的声音骤然回响在潭底。

    “呜痛痛痛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