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44章 是他的功劳!

正文 第144章 是他的功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闫石的老父亲,闫青山,曾担任济州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现年过八十,患哮喘病多年。

    就在前几天,闫青山参加一个老干部交流会,出门忘了带药,而闫石因为一个特别重要的会议,没能及时前去接父亲。

    闫青山的哮喘病犯了!

    据闫青山所讲,当时他倒在地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全都假装视而不见。他正感绝望时,来了一个好心的少年,名叫李坏!

    那不止是一个好心的少年,还是一个神奇的少年。没打针,没吃药,就只是在闫青山身上拍拍打打了几下,闫青山多年的哮喘病就痊愈了。

    没错,是痊愈了!

    闫青山去了多家医院检查,医生都告诉他,他的哮喘病痊愈了。

    国内外那么多名医专家,都做不到的事情,李坏却做到了,难道不神奇吗?

    在闫青山一再督促下,不,闫青山脾气太火爆了,是在他的臭骂下,今天闫石才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来到飞天集团,寻找那个叫李坏的少年报恩。

    李坏治好闫青山多年的哮喘病,闫石感激不尽,无奈最近工作繁忙,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所以拖了这么几天,才来找人家报恩,闫石也有些羞愧难当。

    闫石来到飞天集团后,找人一问,却得知李坏已经不在这儿了。又听说飞天集团董事长柳湘漓,与李坏关系匪浅,便想着找柳湘漓,打听一下李坏下落。

    闫石想方设法打通柳湘漓的电话,表明自己的身份后,柳湘漓把张海东的事情,从头到尾跟他说了一遍。

    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闫石一直坚持,凡事不能听别人的一面之词。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他也不好判断,到底谁对谁错。

    如果真是飞天集团的化妆品牌有问题,以闫石为人正直的性子,他绝不会看在李坏的面子上,就姑息纵容,网开一面。要是张海东不作为,他更会不偏不倚,严惩不贷!

    于是乎,闫石来到飞天集团大厦顶层,本想先找张海东质问一番。万万没想到他进来之后,一句话还没说,张海东自己就全盘托出了。

    “张海东,你太让我失望了,等着被处理吧!”闫石铁面无私地说完,甩门而去。

    “闫局长,您听我解释啊,我我是糊涂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张海东带着哭腔追出去,却被自己带来的几个同事拦下。

    “张科长,没想到您哎!我看您还是算了,闫局长的为人,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眼里容不得沙子,别说是您了,就是他的至亲犯了错误,他也会六亲不认啊。”一群同事带着同情的目光,纷纷劝道。

    扑通一声,张海东近乎绝望地瘫倒在地。大好前程,就被自己这么一手给毁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可张海东不明白,闫石怎么说来就来了?

    “谁能告诉我,闫局长为什么突然来了?”

    “闫局长好像是来找一个叫李坏的小子,而且闫局长还带了很多礼品”

    “什么?闫局长是来找李坏的?”张海东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看到同事们纷纷点头,他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妈的!我这叫自食恶果啊,可谁能想到那小子,居然能跟闫局长扯上关系。早知如此,就算被他打死,我也不敢来这儿啊。”

    闫石已经来到柳湘漓的办公室,闫石和柳湘漓在很多场合见过面,虽然从没有过任何交流,但也算是熟识了。

    不光是柳湘漓,许博文也认得闫石,只是闫石对他这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似乎并没有什么好感。

    许博文一看闫石来了,急忙满脸堆笑的迎上去,招呼道:“闫局长,您怎么来了?”

    “原来是许少爷。”闫石礼貌性地点点头,显然很是敷衍,而后彻底忽略了许博文,背着两手,径直走到柳湘漓面前,略带歉意地说道:“柳董事长,管理不周,给你添麻烦了,我代表工商局全体成员,向贵公司致歉,回头我就处理了张海东,免得他再胡作非为”

    “闫局长,您千万别这么说,快请坐。”柳湘漓受宠若惊,急忙说道。

    而宣冰冰,许博文和柳梦晨,则是一头雾水。

    闫石怎么突然来了?而且还说要处理张海东,难道消费者投诉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我就不坐了。”闫石摆摆手,又问道:“柳董事长,不知李坏身在何处,如果可以的话,能否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宣冰冰,许博文和柳梦晨不禁又吃惊不已。

    这这什么情况,难道闫石是冲着李坏来的?

    可李坏不是从乡下来的穷小子吗?他是怎么结识闫石的?

    “闫局长,不好意思,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现在也联系不上李坏。您放心,等我联系上他,一定登门拜谢。”柳湘漓说道。

    “呵呵!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张海东违法乱纪,我处理他,是我的职责所在,你们用不着谢我。反而是我要好好感谢一些李坏,既然你现在联系不上他,那就等日后再说吧。我还有个会议,我得走了,留步,不送。”闫石临走前,许博文还想上前恭维两句,可闫石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许博文像是吃了闭门羹,非常不爽。

    等闫石走后,许博文恨恨地道:“哼!不就是一个工商局局长,有什么可拽的?!”

    “哼!”柳湘漓轻笑一下,“许博文,你别忘了,闫石的老父亲以前是干什么的,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了。”

    虽然闫青山退休多年,但是他的影响力还在,柳湘漓知道他以前的风光,也不足为奇。

    许博文无言以对,又把话题转移到消费者举报上面,问道:“湘漓,这事儿就结束了?是你把闫石找来的吧?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老是提李坏?”

    “谁说是我把闫石找来的?”柳湘漓斜睨了许博文一眼,“可我记得刚才是谁说,有本事让李坏来解决这个麻烦,许博文,是你说的吗?听你的意思,是李坏没这个本事了?可我现在要告诉你,闫石就是来找李坏的!所以要不是李坏,这个麻烦也没那么容易解决,这都是李坏的功劳,许博文,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许博文听闻,脸上像是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