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241章 身世之谜

正文 第241章 身世之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落日残霞,袅袅炊烟起,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

    小坝口村的村民们,你家炒几盘好菜,我家备几坛老酒,不多久,已然聚成了一场宴席,比结婚摆宴还要喜气欢腾。

    李坏回家了!

    张老二被派出所放出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令人喜大普奔的好事儿,一斤苹果的价格,从一块五,飙升到了三块。饶是如此,外地的果商们,还是争先恐后的收购,这下果农们笑开了颜。

    不多久,张老二喝的都快站不住脚了,毫无征兆,就在李坏屁股上踢了一脚。

    李坏揉揉屁股,正要冲张老二骂上几句,张老二忽然又端起了酒杯,感激的老泪纵横,说道:“孩子,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提高了果子的价格,但是我知道,这都是你的功劳,来,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

    “不喝!踢我一脚,再请我喝杯酒,这不就是给了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么!”李坏嘴上说着不喝,可最后还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杨寡妇扭着水蛇小腰,两摇三晃地从李坏面前走过。

    不愧是小坝口村最年轻漂亮的小寡妇,杨寡妇刚洗完澡,穿着一件花裙子,走到哪儿,都飘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让人闻上一口,心里直痒痒。

    李坏忍不住,伸手在杨寡妇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啊!”杨寡妇一看是李坏,气呼呼地道:“又摸我,你自己说,从小到大,你摸了我多少回了。我告诉你,再摸我一下,我可就赖上你了!”

    “别啊,要是以前也就算了,可我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要我做对不起姐姐老婆的事情,我可做不来。”李坏立马就老实了。

    “哼!看把你吓得。”杨寡妇抿嘴一笑,万种风情,迷煞人也,“看你穿的像个城里人,可脚上还穿着我给你做的千层底,我想你应是喜欢,就又给你做了两双,拿着!”

    原来杨寡妇一直藏在身后的,是给李坏做的千层底。

    李坏拿在手里,忍不住鼻子一酸,脑海里闪现的,是他第一次远走他乡时,杨寡妇送他千层底的场景。

    “杨寡妇,上次你送我千层底,往里面塞了一千块钱,等到了江海我才发现,当时你咋不说,你这个傻婆娘,给我钱做什么,有钱烧得慌啊?!”李坏说道。

    李坏要是不说,这事儿谁也不知道,村民们也都感动不已。

    杨寡妇的男人,是因为煤矿坍塌,被砸死的,政府不作为,没赔几个钱。杨寡妇孤儿寡母,日子过得不容易,一千块钱对于她而言,可不是个小数目。她瞒着大家伙,偷偷把钱塞给了李坏,能不让人感动么。

    李坏撇撇嘴,让沈赢天把准备好的一个礼盒拿过来,硬塞给了杨寡妇,“这次来的匆忙,也没给你买什么礼物,昨儿个在县城里逛了一圈,知道你喜欢裙子,给你买了一套。放心,我眼光好着呢,你穿上这套裙子,保准能找个好婆家嫁了。”

    要只是一套裙子,杨寡妇也就收下了,可是她打开盒子一看,里面除了有一套裙子之外,还整齐摆放着好几旮钱,少说得有三四万。

    说实话,杨寡妇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多钱,吓得小手手一抖,说什么也要把盒子里的钱还给李坏。

    “小坏,裙子我收下了,可是这钱我不能收,太多!”杨寡妇说道。

    “嫂子。”钱军走上前,他惊艳杨寡妇的容貌,也敬佩杨寡妇善良的心,“我不知道这样叫你合不合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大哥有难处的时候,你不遗余力的帮他。现在他快要发达了,该报恩了,这钱你就拿着。再说了,这些钱对于他而言,不算多,你要是不拿着,他心里也会不舒坦。”

    “是啊,嫂子,你就收下吧!”付国胜也跟着说道。

    杨寡妇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张老二说了一句话,“这事儿我做主了,杨寡妇,钱你拿着,别再往外掏了。都是一家人,推来推去,多显得生分。”

    是也,杨寡妇只能点点头,把钱收下了。

    李坏不喜欢矫情,趁杨寡妇不注意,又在杨寡妇屁股上拍了一下,杨寡妇气的再骂上几句,大家哈哈一笑,场面再不煽情。

    酒过三巡,张老二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犹豫片刻,把李坏叫到了家里。

    “张老二,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非要把我喊到家里,我还没喝过瘾呢!”

    “别着急,等下你就知道了!”

    两人进了屋,张老二从大衣柜里拿出来一个包袱,这里面似乎放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被张老二包了好几层。

    张老二一层层解开,最后是一个红色的木盒子,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块玉佩。玉佩上面刻着一只凤凰,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张老二拿着玉佩,思绪乱飞,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十六年前,寒冬腊月,飘着鹅毛大雪,那时候卧龙山镇,还是卧龙山乡。我从乡里回来,刚到村口,隐约听到婴孩的哭声,我上前一看,竟然是一个孩子。说来也奇怪,我没来时,孩子哭的这凶,可孩子一见到我,就不哭了,还咧嘴笑了。天冷的很,又下着雪,要是再晚一些,孩子被大雪覆盖,恐怕就没活命了。我急忙把孩子带到家里,放到火炉旁,暖了许久,孩子的脸色才红润起来。”

    说到这,张老二满眼慈爱的看着李坏,不用张老二说,李坏就明白了。

    “张老二,那个孩子就是我,对吧?”李坏盯着那块玉佩,没猜错的话,这块玉佩有关他的身世。

    “对,是你!”张老二哆嗦着手,把玉佩翻过来,上面赫然刻着一个李字,“这块玉佩,应是你的父亲,或者母亲,又或者家人留给你的,我见背面上刻着一个李字,给你取名姓李。现在你长大了,快把它拿着,通过它,兴许能让你找到家人。”

    感谢:”屋顶上看星星,兰州宝升福牛肉拉面,天才,一心?一人,毁梦碎心,感谢各位的打赏,不知道有没有漏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