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250章 亲情?呵呵!

正文 第250章 亲情?呵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又是周民!

    李坏真后悔,上次在江海,怎么就没废了这个王八蛋。不然的话,周民也不会再继续纠缠何南晴的家人了。

    何南晴算是李坏入世以来,第一个朋友,而且何南晴为人善良,现在她有麻烦,李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而且,要是柳湘漓知道的话,也会毫不犹豫的让李坏答应。

    何南晴打电话的时候,距离江海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给李坏打电话之前,她犹豫了好久,毕竟周民在梁县,算得上是有钱有势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连累李坏。

    可她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能够帮她,最后还是给李坏打了电话。李坏答应的痛快,让她感激不尽的同时,也让她心里踏实了不少。

    她知道李坏的本领,就算到时候帮不到她,想要全身而退,也不是问题。

    大概八点钟的样子,何南晴第二次打来电话,说自己马上到梁县的动车站。

    当即,李坏叫上沈赢天,钱军和付国胜,开着悍马车来到梁县动车站,何南晴已经在出站口等着了。

    看到李坏来了,何南晴哭的泪流满面,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说道:“李坏,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帮我,只好给你打了电话,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

    李坏一听,反而不高兴了,说道:“南晴姐姐,你要再这么客气,我可就不管你了。”

    何南晴心里又一阵感动,上了车后,才注意到沈赢天,钱军和付国胜也来了。沈赢天可以无视,可是另外两个,何南晴也见过他们的厉害,有他们在,何南晴心里又踏实了不少。

    悍马车一路杀到仙水镇,距离何南晴家的胡同还有上百米远,就能听到混合在一起谩骂声、哭喊声、哀求声。再进一点,何南晴的家门口,围着一群愣头青,为首的正是周民,被付国胜打断的鼻梁还没痊愈,上面还缠着一块纱布。

    被这群家伙围在中间,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中年夫妇,显然就是何南晴的父亲,以及继母了。

    今天中午,周民已经来过一趟,带人先把何南晴的家里砸了一遍,临走前又警告何南晴的父亲何敬宾,说是晚上八点之前,何南晴要是还不回来,就要一把火,把何南晴的家给烧了。

    何敬宾这才急忙给何南晴打了电话,让何敬宾快要气死的是,何南晴在电话里十分冷漠,并且明确表明,她不会回家!

    知女莫若父,何敬宾了解自己的女儿,她说的一定都是气话,肯定会回来的。

    可何敬宾左等右等,等到晚上八点,还不见何南晴回来,心说难道自己失算了,女儿真不回来了?

    要是女儿没回来,周民那个王八蛋,肯定说到做到,会把这个家一把火给烧了,说不定还会动手打人。

    想到这些,何敬宾拿着值钱的东西,带上老婆就要跑路。不想还是迟了一步,二人刚刚走出家门,迎面就撞上了周民。

    周民得知何南晴还没回来,果然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先让人把何敬宾打了一顿,然后又要一把火把何南晴的家给烧了。

    这还不算完,他还要让何敬宾加以十倍,把彩礼钱退给他。

    何敬宾夫妇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苦苦哀求周民,试图唤醒周民一丝丝的怜悯。

    “周民啊,要不我再给南晴打个电话,说不定她已经快回来了。”何敬宾捂着左脸,刚才左脸上挨了一脚,好像有骨头都断了。

    “去你妈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呢?何南晴那个贱女人,已经跟别的男人跑了!知道她的野男人是谁吗?也是梁县的,何敬宾,你个老不死的,你老实交代,在我和何南晴定亲之前,你他妈是不是早就把何南晴许配给李坏那个臭小子了?!”周民像条疯狗似得喊道。

    “李坏?谁是李坏,我不认得啊。”何敬宾一脸茫然。

    “还跟我装蒜,我踢死你!”周民刚抬起脚,人群外响起一个声音。

    “周民,你住手!”

    不管是何敬宾夫妇,还是周民,都眼睛一亮,这是何南晴的声音?

    回头一看,果然是何南晴!

    周民还没说话,何敬宾倒是先从地上爬起来,见到女儿,不是嘘寒问暖,反而甩手给了何南晴一耳光。

    何南晴被打得毫无防备,眼泪夺眶而出。自从妈妈没了,虽然爸爸对她不好,但还从未动手打过她。

    可让何南晴更加无法接受的是,何敬宾接下来对她的辱骂。

    “你这个小贱人,嫁给周民有什么不好?非要在外面搞野男人,跟你妈一个德性,你知不知道,当年你妈就是在外面搞野男人,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才让人开车把她给撞死了!”何敬宾骂道。

    “够了!你骂我可以,但是你不可以骂我妈妈。当年你嗜赌成性,对家里的事情不管不问也就算了,还三天两头的问我妈妈伸手要钱。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你知道,你的那些债主,是如何逼我妈妈的吗?我妈妈不知给人家下跪了多少次,挨了多少打骂,全都是因为你!我让她跟你离婚,可是她不肯,她说离婚的女人,会被人说成是不守妇道。可她有吗?她没有,她是个好女人,那个杨叔叔只是看我们母女可怜,所以才好心帮我们,你却一口咬定他们两个有见不得人的关系,对我妈妈又打又骂,最后把她想不开,才跑到公路上寻了短见。是你,是你把她给害死的,都是你!”

    这么多年的委屈与怨恨,何南晴再也忍无可忍,顷刻间全部爆发出来。

    何南晴看了一眼继母,讽笑道:“倒是你们,我妈妈刚去世不到一个星期,你们两个就操办着要结婚,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我母亲生前,就在一起了!还说我妈妈不守妇道,你们有什么资格!”

    “哎呀!何敬宾,你这是生的什么女儿啊,这样说我,还让不让人活了啊!”马梅一屁股蹲在地上,撒泼打滚,是她惯用的手段。

    “好啊,我养了你这么大,都白养了,敢这么说我,看我不打死你!”何敬宾说完,还要再打何南晴。

    突然,有一只拳头,直逼何敬宾的面门。拳风刚烈,呼呼作响,却只是拦住了何敬宾,并未真的打下去。

    “我不管你是不是南晴姐姐的父亲,只要你再敢打南晴姐姐一下,我照样毫不留情的废了你!”李坏说的每个字,都如同一把利箭,直穿人心,让人不由得不寒而栗。

    注:邪神,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是人,不是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