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366章 薛家

正文 第366章 薛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夜深了,红色的枫叶随着瑟瑟秋风飘飘荡荡,刚落在宽阔的柏油路上,就有一辆跑车,如同脱缰的野兽飞奔而过。下一秒,那辆跑车已经开出了上百米,而跑车带出来的风,又把那片红色的枫叶,给吹到了高空。

    这条柏油路的尽头,便是位列江海五大家族之一,薛家的住宅。而那辆跑车里的人,并不是薛家的人,而是许博文。

    利用马西单的死,对李坏栽赃嫁祸,是许博文想出来的计划。

    原本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可是等阿四杀掉马西单,许博文又想制造阿四自杀的假象,把阿四灭口时,突然冒出来一伙人,把他的计划彻底打乱了。

    那伙人战斗力非常猛,轻而易举就带走了阿四。阿四活着,对于许博文来说,这无疑成为了致命的威胁。

    是他指使阿四杀掉了马西单,这是其一。

    而他又想把阿四灭口。这是其二。

    一个是故意杀人罪,一个是杀人未遂,两项罪名加起来,恐怕就是无期,甚至死刑。

    就算许博文坐拥万贯家产,可是这些钱,在法律面前,变得一文不值。

    只要对方让阿四指认他,他就无路可逃。

    就在许博文近乎快要发疯时,薛家出现了。薛锦文被李坏废了,到现在还卧床不起,薛家不可能善罢甘休。薛家明确表示,愿意助许博文一臂之力。

    许博文松了口气,就算阿四还活着又怎样?有薛家的支持,再加上姑姑的婆家,就算到时候阿四出面指认他,怕是对他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威胁。只要阿四空口无凭,说他是受人指使,栽赃嫁祸不就行了?

    所以,许博文按照原计划行事,在薛家的出面下,他勾结了江海公安局副局长陈道光。为了防止意外,许博文还大着胆子,跟薛家一起绑架了沈清华。

    没了沈清华,陈道光就可以一手遮天。在陈道光的命令下,终于把李坏抓捕归案。

    按照许博文的计划,他还是想利用法律,把李坏绳之于法。毕竟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想杀掉李坏,除非有比李坏更强的人出现才行。连姑姑身边的古老,都不能把李坏怎样,比李坏更强的人,他根本找不到。

    可薛家担心一个杀人罪,不能置李坏于死地,毕竟有燕京的安家和东方家族,以及江海柳家帮助李坏。所以,薛家执意用点儿手段,暗中把李坏杀掉。于是乎,也就有了赵海用一氧化碳,试图杀掉李坏那一出。

    可赵海这个废物,没能成功杀掉李坏,反倒把自己给害死了。

    不怕,趁着李坏还是一个阶下囚,就让薛家再想办法,去杀李坏。薛家有着强大的军事背景,就不信找不来一个人才。

    可让许博文气急败坏的是,薛家的人竟然不知为何撤了?

    甚至还逼着陈道光,做了替罪羊。这不就意味着,陈道光背了这个黑锅,李坏安然无事了?

    这件事就要这么不了了之了吗?

    许博文不甘心,所以深更半夜,他借着酒劲,打算来薛家问个清楚,到底还想不想为薛锦文报仇了?!

    接待许博文的,是薛锦文的爷爷薛贵,以及薛锦文的父亲薛尘。

    其实两个人根本就没睡,不然的话,别说是许博文了,就算是许昌来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薛老,我不明白,你们薛家为什么突然收手了,难道准备就这么算了吗?!为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李坏,大不了再加上一个柳家么,你们薛家这就怕了?!”许博文心里窝火,再加上被酒精麻醉,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起话来非常冲。

    薛尘坐在一旁沉默不语,他的儿子到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这辈子能不能下床走路,都很难说,他更恨不得现在就去杀掉李坏,为儿子报仇雪恨。可是他的仇怒,又带着一丝无奈。

    “博文,你不懂。”薛贵眯着眼睛,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不懂?我有什么不懂的,我看你们薛家就是孬种!”许博文大喊道。

    “许博文,你放肆!”薛尘怒斥道,那是他的父亲,被一个小辈大喊大叫,他要是还能沉得住气,那才怪了。

    薛尘一发怒,许博文清醒了许多,也不敢再大声叫喊。

    “薛伯伯,对不起,我喝太多了,可是您能给我一个答案吗?”许博文问道。

    “哼!”薛贵还是很生气,“薛家和莫家,位列江海五大家族之首,怎么可能会怕了柳家。可你知道又有什么人参与进来,维护李坏那小子吗?第九局!”

    “第九局?”许博文脸色一惊,他以前听说过第九局,也知道第九局是一个什么组织,只是没想到,第九局真的存在。

    “没错,是第九局!要只是第九局也就算了,关键是率领第九局的那个女人,她的背景,不能说是薛家怕了,而是根本没必要,因为李坏,就挑起更大的争端。否则的话,薛家恐怕就会像陈道光那样,做一个替罪羊,这下你明白了吗?”

    “我”许博文张了张嘴,能让薛家做替罪羊的,恐怕只有燕京的某些势力。

    难道第九局的那个女人,背后就是燕京的某个大势力?

    要真是这种后果,为了一个薛锦文,搭上整个薛家,确实不值得。

    “可是薛伯伯,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许博文不甘心地问道。

    “咳咳!”薛贵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里,射出两道逼人的寒芒,“那小子废了我最疼爱的孙子,你觉得我会就这么算了?等查清楚那小子跟第九局是什么关系后,我们薛家会有所行动的!”

    有薛贵这句话,许博文总算放心了。

    “那好,我等薛老的消息,到时候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请薛老尽管吩咐,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帮薛家一起对付李坏,告辞!”

    许博文开着车,刚离开薛家,电话响了,是陶进打来的。

    “少爷,刚才大少爷刚才许克打来电话,说是明天想去医院探望一下老爷,让我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