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491章 无力回天

正文 第491章 无力回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珍儿姑娘住的病房在十一楼,楼下是坚硬的水泥地,尽管医生全力抢救,但是结果让人悲痛,等李坏他们赶到后,医生宣布珍儿姑娘死亡。

    柳湘漓无法接受,虽然她和珍儿姑娘只有一面之缘,但她知道,珍儿是一个善良的姑娘,而且珍儿姑娘今年才十九岁啊,就这么没了,实在是让人痛心。

    “雷海,你这个王八蛋,你在大街上把珍儿姑娘抓走,在她身上发泄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惨无人道的折磨他,你这个恶魔,就算你死了,也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柳湘漓用尽浑身力气,如果雷海没死,此刻就站在她面前,她一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会杀了雷海。

    “小坏蛋,你快进去看看,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能救活珍儿姑娘的。”柳湘漓哭着说道。

    “梁施,你帮我照顾好姐姐老婆!”李坏把柳湘漓交给梁施,而后带着沉重的心情,走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亮着白色的灯,略有些刺眼。空空荡荡的房子里,明明没有窗户,却不时会吹来一阵冷风,把围绕着病床的白色布帘,吹得呼呼作响。

    洁白的床上,珍儿姑娘安静的躺在上面,被白色的床单盖着。

    李坏走过去,伸出去的手,停顿在半空。

    从他进门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也已经无力回天。

    可是想起柳湘漓的泪水,李坏也只能试一试。哪怕是做不到,出去后,也好给柳湘漓一个交待。

    柳湘漓已经说过两次,珍儿姑娘不仅被雷海糟蹋,还受了雷海的折磨,甚至柳湘漓用了惨无人道一词。

    李坏想象不到,是什么样的折磨,才能用惨无人道来形容。

    当他掀开白色被单的那一瞬间,眼前触目惊心的一幕,让他不由得倒退几步。

    可能是医生为珍儿姑娘的尸体,做了修复。尽管珍儿姑娘面目全非,可李坏看得出,她生前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儿。

    让李坏骇然的,不是这些摔伤,而是她身上那些人为留下的伤痕。

    呼呼!

    一阵邪风吹来,彻底吹开了白色的被单,以及秀儿姑娘伤口处的带血纱布,让李坏看的更加清楚。

    秀儿姑娘的胸.部,被利器剜了下来,甚至是秀儿姑娘的下、体,也惨遭同样的毒手!

    看着这些伤口,李坏似乎能够感受到,当秀儿忍受这些非人的折磨时,那种无尽的痛苦,还有无尽的绝望。

    轰!

    李坏在墙上打了一拳,厚厚的墙体,马上生出几道裂痕。

    如果雷海还活着,不用别人动手,他一定会把秀儿姑娘生前所受的痛苦,加以十倍的用到雷海身上。不,就算是把雷海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也不足以让李坏泄恨。

    “秀儿姑娘,雷海已经死了,你安息吧!”

    良久,李坏帮秀儿姑娘盖上被单,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抢救室。

    至始至终,李坏都没再看秀儿姑娘的身体一眼。不仅仅是尊不尊重的问题,而是李坏不敢看,只要看上一眼,他就会有一种莫名的不适。

    李坏刚走出抢救室,柳湘漓本想上前问,可是见李坏无奈的表情,不用问也知道了结果。

    事已至此,柳湘漓也只能接受。她留给医院一笔钱,等秀儿姑娘的家人赶来后,让医院再转交给秀儿姑娘的家人。

    回到酒店后,柳湘漓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秀儿姑娘的遭遇,就如同梦魇一样,围绕着她。

    “小坏蛋,抱紧我。”柳湘漓说道。

    “姐姐老婆。”李坏不知所措,唯一能做的,就是寸步不离的陪伴着柳湘漓,抱住柳湘漓瑟瑟发抖的身子。

    可是李坏刚把手放在柳湘漓身上,柳湘漓突然如惊弓之鸟躲开了,用力蜷缩着身子,“别,别碰我!”

    李坏被吓到了,他突然意识到,柳湘漓并不仅仅是精神上受了刺激,可能心理上也出了问题。

    李坏生怕一不小心,连说话也吓到柳湘漓,只能小心翼翼地说道:“姐姐老婆,我是小坏蛋啊,我会保护你的。至于秀儿姑娘”

    “秀儿,秀儿!”柳湘漓一听到秀儿,突然像是魔怔了一样,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不过,在这一刻,柳湘漓似乎清醒了过来。扑到李坏怀里,失声痛哭,“小坏蛋,秀儿一定是去了天堂对不对?”

    “当然,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儿。善良的人,都会去天堂的。”李坏刚要紧紧抱住柳湘漓,柳湘漓突然又把他推开。

    “小坏蛋,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碰我,就让我很不舒服。”柳湘漓皱紧了眉头,她也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姐姐老婆,你不舒服的话,我就不碰你了。时候不早了,快睡觉吧,等明天睡醒了,一切就都好了。”李坏轻声说道。

    “嗯!”柳湘漓重新躺倒床上,用被子裹紧自己的身体,侧躺过去,背对着李坏。

    李坏本想伸手触摸柳湘漓,可是一想到柳湘漓刚才说的,只能把手收了回来。

    “姐姐老婆,我给你讲个故事,这是小时候,翠花姐姐常给我讲的故事,每回她给我讲,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所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尾。从前森林里有一只小白兔”

    李坏讲了一半,发现柳湘漓的身子不再抖了,想必是睡着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坏轻轻的下了床,来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正对着柳湘漓,一坐就是天亮。他要让柳湘漓醒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他。

    一抹阳光洒在柳湘漓的脸上,她睁开眼,昨晚发生的事情,如同一场恶梦。

    不过,醒来第一眼就看到李坏,她的情绪终于彻底稳定了下来。

    可奇怪的是,李坏一靠近,她就不由自主的想要闪躲。即便她控制自己,不让自己闪躲,可是只要被李坏碰一下,她就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为什么会这样?

    柳湘漓暂时还想不通。

    等她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之前,下意识的先穿好了带进来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柳湘漓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生理名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