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525章 沈赢天有难

正文 第525章 沈赢天有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郑阳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风源饮业可是江海饮品行业的龙头老大,占据霸主地位多年,在全华夏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因为这点儿小挫折,就选择退出?

    “爸,不至于吧,大不了就找人背了这个黑锅,以后注意点儿,再不发生这种意外不就行了?”

    砰!

    郑旭坤突然大发雷霆,一脚把面前的原木桌子都给踢翻在地,而后冲着郑阳大吼道:“哼!你当消费者是傻子,这么容易就能骗到他们吗?还不都是因为你,把我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品牌搞臭了,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你满意了吧?!你信不信,再不退出,早晚会赔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与其垂死挣扎下去,还不如早早退出,至少我们还有别的产业!”

    “我们是有别的产业,可是饮品是咱们的主业啊,而且占据了百分之六十以上,就这样放弃,是不是太草率了,我有些不甘心!”

    砰!

    这一脚,郑旭坤把郑阳踹了个底朝天。

    “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这点儿问题你都看不清楚,难道你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吗?!当初但凡是你给我留一丁点儿,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余地,还能试着挽回,可你给我留余地了吗?前几年那个奶制品厂商,当初人家可是销量全球,到最后不也因为一场舆论风波,一夜之间销声匿迹。还有前段时间的一家油品厂商,不也是同样的命运,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知道为什么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吗?就因为这都是入口的东西,没有哪个消费者会抱着侥幸的心理,拿自己的健康冒险!”

    郑旭坤气的脸红脖子粗,自己一定是气糊涂了,不然跟一个白痴讲这么多干什么。

    郑阳是白痴,不过在郑旭坤的一番分析下,他总算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爸,我没想到会这样,我”

    “想?你做事什么时候用脑子想过?不,你根本就没脑子,滚出去,马上给我滚!”

    郑阳吓得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跑到门口时,却看到有一个黑影,从父亲的书房里飞了出去。

    没错,是飞了出去,那速度,一眨眼就没了,郑阳艰难的吞了下口水,难道是见鬼了?

    “谁?!”

    郑阳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郑旭坤走过来,皱着眉头问道:“你在跟谁说话?”

    “爸,我好像看到有个人,从你书房里出来,然后然后飞走了!”郑阳吓得双腿发软,也不敢过去看一看。

    看到郑阳这没出息的样子,郑旭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脑子也就算了,还这么没胆量,真不明白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一个儿子。

    虽然家里不是戒备森严,但是真要有人进来,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再说了,人会飞吗?

    郑旭坤觉得郑阳是莫虚乌有,正想再骂上几句,却看到走廊里的地板上,有一支毛笔,立马心生警觉。

    那是他的毛笔!

    可就在半小时之前,他还在书房里,而且毛笔就在桌上,未曾动过,怎么就到走廊里了?

    上面还沾了墨水!

    所以,真的有人来过!

    郑旭坤急忙来到房里空无一人,显然对方已经走了。

    “爸,你快看,这好像是对方留下的!”郑阳指着书桌上的一张纸喊道。

    郑旭坤走过去一看,桌上果然摊开了一张纸。上面写了几个字,不,这哪里是字。先是一个叉寸,又是一个又丁,这显然是错别字,所以全都被勾掉了。最后只剩下一横,不对,还有一个弯钩符号。

    从这几个错别字,以及最后的符号来看,对方似乎是想写一个对字,可对方似乎不识字,最后只能用符号表达。

    郑旭坤突然脸色一惊,“难道难道是他?”

    在郑旭坤的印象里,好像真有这么一个人,没上过学,不识字,就是翔励集团董事长李坏!

    所以,是李坏来过了?

    如果是李坏,那他想表达的是什么?

    郑旭坤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难道刚才他和郑阳的谈话,都被李坏听去了,李坏这是在告诉他,他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虽然郑旭坤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又暗暗庆幸。他庆幸刚才做了放弃的决定,不然李坏既然来了,能轻易离开吗?

    一个被西堂和北堂两位堂主奉为大哥的人,必然是无法无天,关键人家有这个本事。

    郑旭坤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有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他?爸,你说的他是谁?”郑阳问道。

    “还能是谁,李坏!”

    “李坏?”郑阳一听,反而有了胆子,破口大骂道:“好啊,这小子都欺负到咱们家门口了,真是欺人太甚,我这就”

    郑旭坤又是一脚,把郑阳踹翻在地。

    “你这就什么?当初翔励集团开业,有多少大人物参加,抛开这些,他背后的柳家,还有西堂和北堂,就能让你死一万次了,你有什么?!你想去找死,我不拦着你,可你别说是我的儿子,滚!”

    翌日,海天国府。

    一大早上,柳湘漓醒来不见李坏,来到楼下一看,李坏竟然在拿着毛笔练字?

    旁边的纸摞了几公分厚,这得练了多长时间?

    柳湘漓走过去再一看,所有纸上好像都写了同一个字,一个对字。

    柳湘漓不明白,忍不住问道:“小坏蛋,你这是做什么呢?”

    “姐姐老婆,你真是个大笨蛋,我在练字啊。”

    “”柳湘漓狠狠抽了几下嘴角,“我当然知道你是在练字了,可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勤奋,而且只练这一个字?”

    “因为我不会写这个字。”李坏很诚实的说出了原因。

    可是,李坏就只是不会写这个字吗?

    “小坏蛋,你别练了,我饿了,咱们出去吃早餐吧。”

    “嗯!”

    李坏点点头,他已经会写对字了,写了这么多,不过是想写的更好一些。

    两人刚来到院子里,嘭嘭嘭,大门突然被人砸响,紧接着外面响起谢兵的喊声,“坏哥,不好了,小天遇到大麻烦了,你快去救救他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