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641章 不凡

正文 第641章 不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翔励集团的扩建工作,从一个月前启动,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一半。工厂规模比之前大了近五倍,建成之后,生产量至少也会增加五倍以上。可是以现在火爆到不行的销售量来看,生产量别说是增加五倍,就算是增加十倍,恐怕也会一样供不应求啊。

    谁让翔励集团的产品,已经彻底深入到消费者的生活当中,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成了每天都必不可少的东西。

    而市面也有不少跟风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只可惜它们的效果不如人意,甚至还有不少产品,会让消费者出现副作用,这样的产品,自然会遭到消费者的抛弃,慢慢退出市场。这种现象,却让消费者对翔励集团的产品呼声越来越高,进而奠定了霸主地位。

    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柳湘漓感觉睡眠质量又有所下降,关键心理问题还没彻底治愈。

    现在是下午两点,时间还来得及,柳湘漓先给何南晴打了个电话,工厂那边的工作,何南晴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接到柳湘漓的电话后,她没回公司,而是开车赶往博伦心理咨询中心,陪柳湘漓再去进行一次心理治疗。

    嘎吱!

    柳湘漓刚把车开出公司大门,左边突然跑过来一个小男孩,柳湘漓一脚急刹,再加上车并不快,这才避免生车祸。

    虽然有惊无险,但柳湘漓还是被吓出一身冷汗,不禁也有些生气。

    这个小男孩儿,差不多七八岁,长得眉清目秀,看着也挺机灵,走路怎么就不看车呢?

    不,柳湘漓总感觉小男孩儿刚才是故意往她车上撞,不然的话,为什么小男孩儿迟迟不肯走,难道是遇到碰瓷的了?

    柳湘漓以前只碰到过大人碰瓷,小孩子碰瓷还是头一次遇见,她责备小男孩儿家长的同时,也不禁开始心疼起孩子来。

    柳湘漓从包里拿出几百元钱,下车后正要给小男孩儿,不料小男孩儿开口第一句话,竟然说:“阿姨,请问我爸爸是不是在这里上班?”

    柳湘漓为之一愣,难道这个小男孩儿,是翔励集团某员工的儿子?他只是来找爸爸的,并非是来碰瓷的?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柳湘漓弯下腰来,又拿出一张湿巾,把小男孩儿脏兮兮的小脸儿擦干净,小男孩儿瞬间就帅气了几分。

    “我叫不凡。”小男孩儿答道。

    “名字真好听。”柳湘漓莞尔一笑,莫名喜欢上了这个孩子,刚要再问,突然跑过来一名安保人员。

    “柳总,这孩子早就来了,说是来找爸爸的,可问他爸爸叫什么,他也不说,我们就没让他进去。”安保人员说道。

    “你们这么凶,我才不告诉你们呢!”不凡傲娇的扬着小脸儿。

    “你这孩子,你不说你爸爸叫什么,我们怎么给你找。”安保人员说道。

    “好了,你们先去忙吧,我来问他。”柳湘漓让安保人员走后,随即又对小男孩儿说道:“不凡,阿姨不凶吧,那你告诉阿姨,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呀?”

    “阿姨不凶,还很漂亮!”不凡咧嘴一笑,却让柳湘漓又愣了一下,为什么她从这个孩子的身上,像是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

    天呐!

    前阵子冒出了一个未婚妻,现在不会又……

    让柳湘漓松口气的是,不凡说道:“我爸爸叫付国胜,阿姨,你认识他吗?”

    幸好不是小坏蛋!

    “付国胜?”柳湘漓却又大吃一惊,据她所知,钱军他们几个都还没结婚,尤其是付国胜那个最吊儿郎当的家伙,好像连个对象都没有,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一个孩子,而且都这么大了?“不凡,你确定你爸爸真的叫付国胜吗?”

    “嗯!妈妈说爸爸就叫这个名字,可我没见过他。”不凡说到这里,不禁有些失落。

    “那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她人在哪里?”柳湘漓问道。

    “我妈妈……”不凡欲言又止,“阿姨,不是我不告诉你,是妈妈说只有见到爸爸,才能说她叫什么。”

    “好吧。”柳湘漓点点头,越看不凡的模样,越觉得像极了付国胜,难道这真是付国胜的孩子?

    是,付国胜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行,可就是因为如此,才有可能留下这样的风流债不是么?

    不凡说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不也很符合付国胜不负责任的性格么?

    “阿姨,你还没说,你到底认不认识我爸爸呢。”不凡期待的小眼神,真怕面前的这个漂亮阿姨,会给他一个否定的回答。

    “我确实认识一个叫付国胜的人。”柳湘漓话只说了一半,在付国胜亲自来确认之前,她还不好妄断,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付国胜的儿子。

    而她之所以没把话说完,只是不想让这个孩子失望。

    “哈哈!阿姨,你真的认识我爸爸啊?那我爸爸在哪里,你快带我去见他吧!”不凡马上高兴的跳起来。

    “这个……”柳湘漓犹豫了一下,“不凡,你爸爸出差了,可能要过几天回来,要不你给阿姨留个联系方式,或者是地址,等你爸爸回来了,我让他去找你行不行?”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儿子,这可不是小事儿。

    柳湘漓觉得还是从长计议,到底该如何处理,先告诉李坏,由他再告诉付国胜。

    可让柳湘漓心酸的是,不凡突然低下头,无比落寞的说道:“阿姨,我没有家,我妈妈……已经去世了,我现在就只有爸爸。”

    “什么,你妈妈……”柳湘漓情不自禁落下泪来,紧紧把不凡抱住,“孩子,对不起,阿姨不知道。”

    “没关系,妈妈告诉我,让我做一个坚强的小男子汉,我很坚强的。”不凡马上又换做一副笑脸,更让人心疼。

    突然,不凡的身上,掉下来一张火车票。柳湘漓捡起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燕京和江海,所以,不凡是从燕京来的?

    “不凡,你是从燕京来的?是谁把你送来的,他人呢?”

    “没人送我来,是我自己来的。”

    不凡的回答,让柳湘漓瞬间泪如泉涌。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孤身一人,从千里之外的燕京来江海寻找父亲,经历了多少孤独无助,柳湘漓真的难以想象。

    “不凡,那你先跟阿姨走吧,阿姨尽快安排你和爸爸见面好不好?”

    “嗯!”

    不凡用力的点点头,被柳湘漓牵着小手,上了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