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863.第863章 衣服脱了还能再穿上

正文 863.第863章 衣服脱了还能再穿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哗啦啦!

    沐紫隐约听到流水声,一阵凉风拂面,让她顿然苏醒。

    在梦里,她以为自己身处鸟语花香,高山流水间,没想到现实如同噩梦,她还在昨晚的那个房间。

    准确的来说,是她和无名的婚房!

    沐紫记得昨晚拼命的挣扎,无奈力气不如无名,被无名死死压在身上,然后突然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之后的事情,也都记不得了。

    脸上黏黏的,是风干的泪水。沐紫本想坐起身,可浑身乏力,还有些酸痛,尤其是两腿内侧,更是隐隐作痛。

    “该死的无名,他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沐紫急忙掀开被子,见自己衣服整齐,不禁松了口气,“他没脱我衣服,看来没有对我做那种事情。”

    沐紫撅着小嘴儿,坐起身来,“都说我长得漂亮,还夸我的皮肤好,多少男人见了我,都拔不动腿,他倒好,居然什么都没做。呸呸呸!沐紫,难道你还希望他对你做什么吗?!”

    吱呀!

    浴室的门响了,沐紫这才想到浴室里的流水声,知道有可能是无名,便抱起膀子,准备讨伐无名。

    对,是讨伐,就算无名没对她做什么,可还是把她给弄哭了,想想都气的慌。

    果然,无名走了过来,沐紫刚张开嘴,话都到嘴边了,又生生咽了回去,然后一头扎进被窝里,骂道:“无名,你这个流氓,为什么不穿衣服?!”

    无名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没好气地道:“穿衣服怎么洗澡?再说了,我这不是穿着衣服么!”

    确实,无名穿着裤子,最隐秘的部位,遮的严严实实。

    “你是穿了裤子,可你没穿上衣啊,不就是有两块肌肉么,臭显摆什么?!”

    让沐紫抓狂的是,此刻她的脑海里,竟然全是刚才看到的画面,也就是无名的一身腱子肉,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这不是还没擦干身子么。”

    “那你快点儿,我快要被憋死了!”

    无名哭笑不得,擦干了身子,慢悠悠的拿起上衣穿上。

    “穿上了!”

    沐紫这才把被子掀开,被憋得小脸儿通红,大口喘了几下,没好气地瞥了无名一眼,“谁让你在我房间里洗澡的,你给我出去!”

    “你的房间?”无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沐紫小姐,难道你忘了,昨晚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了,这是你干爸为我们准备的新房,是你的房间,也是我的房间,我想在这里做什么都行。”

    “你闭嘴!我告诉你,我之所以答应和你成亲,那是因为我认错人了,我还以为是李坏呢,可你不是,你是无名,昨晚的事情不许再提,我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沐紫气呼呼地道。

    “沐紫小姐,你这是不想认账啊。”

    “对,我就是不想认账,你能把我怎么样?谁让你昨晚不抓住机会,现在后悔晚了!”沐紫既得意,又庆幸,幸亏遇上了一个老实人,不然守了十九年的身子,真就要守不住了。

    “你昨晚睡得像死猪一样,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做?”无名揉了揉太阳穴,让沐紫担心的是,无名话里有话,而且还带着一些歉意。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对我做那个了?不可能,我衣服都还穿的整整齐齐,我才不会上你当呢!”沐紫把被子全部掀开,跳下床,身上的衣服一件也不少。

    “这个……衣服脱掉了,还可以再穿上嘛。”

    “你……”沐紫又被吓了一跳,因为无名说得对啊,衣服脱掉了,不是还可以再穿上吗?“你少骗我了,我不信!”

    “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检查一下你的身体,觉得哪里疼,就仔细看看。昨晚我太兴奋了,又喝了点儿酒,所以有些粗暴,一不小心,就在你身上留了痕迹,现在可以作为证据了。”

    沐紫慌了,她两腿内侧还是隐隐作痛,那种痛,就像是被人用力抓过一样。而痛的部位,非常靠近女人最私密的部位。

    不,准确的来说,男人和女人做那种事情时,女人是要叉开腿的。可昨晚她昏迷了,没办法配合,那无名岂不是只能强行掰开她的腿……

    所以,两腿内侧之所以痛,是被无名用手掰的?

    沐紫急忙跑进卫生间里,用力的把门摔上,然后仔细查看。

    “啊!啊!啊!我不活了,无名,你竟然趁我昏迷,玷污了我,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很快,卫生间里传来沐紫愤怒的哭喊。

    在她的两腿内侧发痛的部位,赫然有两道抓痕,没错,手印都清晰可见,真的是被无名用手抓出来的。

    是,一切都是沐紫自找的,可那又如何。在她昏迷之前,她就明确告诉无名,她认错人了,闹剧可以结束了。

    是无名趁她昏迷,然后了她。对,是了她。而她又十分保守,让她怎能容忍?

    轰!

    卫生间的房门,愣是被沐紫一掌劈开,而后沐紫手握常娥刀,就向无名斩去。

    “无名,不杀你,难解我心头只恨!”

    沐紫满脸泪水,生无可恋,她绝非是开玩笑,是动真格的。

    常娥刀锋利无比,破空之声嗡嗡作响。

    瞬间而至,逼近了无名的喉咙。

    “你玩真的?”

    “你以为呢?!”

    说时迟,那时快,要刺中无名的喉部,无名向后退出几步,有惊无险的躲闪过去,随手抓住一把椅子,朝沐紫丢了过去。

    咔嚓!

    实木椅子,被常娥刀一分为二。

    笑话!

    常娥刀削铁如泥,无坚不摧,一把实木椅子自然不在话下。

    “无名,受死吧!”沐紫蓦然追上无名,挥动常娥刀,再一次朝着无名的颈部劈下。

    “你这女人,要死要活的要嫁给我,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还要死要活!”无名气不打一处来,好男不跟女斗,躲开劈下来的常娥刀,身影一闪,已然飞出了窗外。

    “无名,你给我回来!”沐紫本要追出去,却看到韩王甫也在楼下,赶忙把常娥刀收起来,“无名,你给我等着,我死都不会放过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