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932.第932章 吓谁呢?

正文 932.第932章 吓谁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个老头儿走了?”余四宝看遍了整个大厅,也没看见牟沧浪的影子,果然是走了。

    来无影,去无踪,简直就像是武侠片里的高手。

    不过,牟沧浪再厉害,在李坏面前,不还是缩头缩尾,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所以,牟沧浪厉害,李坏更厉害!

    “坏爷,您可真威武啊,几句话就把那个老头儿吓走了!”余四宝说道。

    嗤!

    突然,耶律凛的胸口,喷出一道血柱。

    耶律凛的胸口,赫然多了一个血洞。而耶律凛的左手上,握着一把血淋淋的短刀。

    “哼!”耶律凛满脸狞笑,“死在一个废物手里,还不如自己给自己一个痛快!”

    连师父都畏惧这个少年,而这个少年又势必要杀了他,他还有什么希望躲过这一劫?

    他宁愿自杀,也绝对不甘心死在一个废物手上。而他所指的废物,自然就是余四宝。

    耶律凛身体一晃,愣是没倒下,他抬起头来,望着李坏,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强?”

    扑通!

    耶律凛说完,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带着一抹苦涩的自嘲,停止了呼吸。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却可以凌驾于八星高手,甚至是黄级高手之上。在整个华夏,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才吗?

    耶律凛临死前,还在问着上天。

    如果有的话,上天也太不公平了!

    “妈的!刚才差点儿把我拆了,死了活该!”余四宝恨恨的骂道。

    “好了,耶律凛死了,事情结束了,余四宝,你可以走了!”龚叔说道。

    龚叔这句话,让人实在是哭笑不得。

    刚才耶律凛是要杀余四宝,可耶律凛是谁指使的?

    “你这个老不死的,年纪大了,记性也变差了么?你忘了,老子可没忘,是他妈你要杀老子,现在你让老子走,你把老子当什么了?!”余四宝怒吼道。

    龚叔轻笑一声,说道:“余四宝,我让你走,是放你一条生路!”

    龚叔的目光,在李坏身上停留数秒,继续说道:“余四宝,你最好想清楚,跟我作对,就是跟整个阳南市作对,我放你一条生路,是看在李坏的面子上,你别不知好歹!”

    真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死到临头,居然还能装的如此淡定自若,虚张声势。

    偏偏龚叔几句话,就把余四宝给震慑住了。刚才的气场,瞬间消失不见,充满了顾虑。

    正如龚叔所说,龚叔是阳南市地下世界的是泰山北斗,跟龚叔作对,就等于是跟整个阳南市作对。

    不,龚叔的人脉,绝对不止局限在阳南市。

    据他所知,省城里的某位大佬,年轻时候,为龚叔效力过。准确的来说,龚叔算是那人的指明灯。龚叔退隐后,那人去了省城发展,短短几年时间,一跃成为能和韩王甫平起平坐的大佬。

    也是因为有这个人存在,所以就连省城的几个大佬,见了龚叔,也得礼让三分。

    这时,李坏嘴里也发出一声轻笑,“龚叔,你太抬举我了,你不用给我面子,想杀余四宝,你随便杀!”

    余四宝吓得要哭,还好李坏又说道:“你不杀余四宝,我怎么有理由杀你呢?”

    “你”龚叔握紧了拳头,什么给李坏面子,饶余四宝一条生路,不过是他在虚张声势罢了。

    连他手底下最能打的猛将耶律凛,在这个少年面前都不堪一击,可见这个少年有多么恐怖。

    最好的办法,就是恐吓余四宝,早早结束这件事情。

    可他还是小瞧了这个少年,这个少年现在俨然就是一副铁了心要杀他的样子。

    “坏爷,真要杀了这个老不死的么?”余四宝还是有些顾虑。

    “不杀他,你如何取而代之,难不成你想一直被他压在头上么?”李坏脸色一冷,“杀了他,整个阳南市就都是你的,谁会为了一个死人跟你作对?就算有,那就一并除掉!”

    说实话,余四宝早就受够了。以前别看他仰仗韩王甫,可阳南市怕他的,根本就没几个。就因为阳南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背后有龚叔撑腰。

    以前余四宝不敢有野心,那是因为连韩王甫对龚叔都忌惮三分。可现在不同了,他的靠山是李坏!

    “好,坏爷,我听你的,杀了这个老不死的!”余四宝越想越兴奋,若不是身受重伤,不能动弹,他早就冲上去了。

    “哈哈!”龚叔一阵大笑,“余四宝,难道你为我就只有耶律凛一个手下么?来人,给我杀了余四宝,还有李坏!”

    庄园里少说有上百号子人,就算杀不了李坏,可龚叔觉得自己也能趁乱全身而退。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日后再是一雪前耻!

    可是过了好一会儿,外面是没进来人,龚叔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李坏淡淡地说道:“龚叔,不妨去外面看看,你的人都哪儿去了。”

    龚叔和沙静昌就站在门口,两人往外走了几步,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仔细一看,外面的灯光下,飘满了血雾,感觉整座庄园,像是变成了屠宰场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龚叔,您的人不会全都被杀了吧?”沙静昌被吓得魂飞魄散。

    “不可能,不可能!”龚叔不愿相信,又冲着外面喊了几句,可院子里依旧静悄悄的,无人回应。

    “两位爷,我是无辜的啊,是龚叔眼里容不下余爷,跟我没关系,两位爷饶了我吧!”沙静昌见势不妙,吓得两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刚才说好了不尿裤子,可他还是忍不住尿了。

    龚叔没什么反应,因为他早就料到沙静昌会这样。反倒是余四宝,破口大骂道:“沙静昌,放你娘的狗屁!魏西康那伙人犯了死罪,你想方设法的想保他们,老子就阻挠你。你不是老子的对手,所以才请龚叔这个老不死的对付我,你以为老子脑子里装的是屎吗?今天不杀龚叔,也得杀了你这个狗东西!”

    魏西康那伙人天理难容,沙静昌居然还想保他们,沙静昌是何居心?

    “坏爷,小心!”余四宝突然大喊一声,奋不顾身的挡在李坏身前。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