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037章 刀子嘴

正文 第1037章 刀子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张老二心里念着孔子那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张来雨二儿媳妇那个德行,张老二是乐不起来了,不过倒是勉强能压住心里的火,把张来雨一家带到了自己家里。

    张来雨的父母早已经仙游,原本的土屋多年无人居住,在年的一场大雨下,也已经坍塌。

    张来雨倒是有个姐姐,可嫁到了别村,年也因病世。

    所以,张老二总不能把张来雨一家晾在大街上。就算不念及本家之情,他好歹也是坝口村村长,要是被别人看见了,会笑话的。

    张铁柱下月结婚,郭桂琴正和村里的几个婆娘,在院子里为儿子缝制被褥。大红色的布料上面,印着几多鲜艳的牡丹花,在张老二和郭桂琴的眼里,真是漂亮极了。

    可张来雨的二儿媳妇看到后,虽然嘴上什么也没,可她那副表情,脸上显然写了四个字,俗不可耐!

    “呀!这都是谁啊?”郭桂琴见张老二往家里领来了客人,赶忙上前热情招呼。

    不止是郭桂琴,坝口村的村民,哪个不是热情好客?

    可是这些在潘可的眼里,好像成了一种巴结。而她对这种巴结,是不屑一顾的。

    郭桂琴嫁过来的那年,张来雨就参军入伍了。虽然没见过张来雨,但是没少听别人起过张来雨。

    所以,张老二一张来雨的名字,郭桂琴就恍然大悟,无怪自家老头子一脸不待见,之前可没少骂张来雨呢!

    郭桂琴也觉得张来雨以前的做法不对,但来者是客,总不能冷冰冰的对待人家不是。

    “老头子,快招呼客人屋里坐,我倒茶!”郭桂琴完,这才想起来家里的开水,都被老头子给喝光了,只能赶忙厨房里重新烧。

    “别烧了!”张老二瞥了一眼张来雨一家,不管是张来雨的儿子和儿媳妇,还是张来雨自己,都提着茶杯,里面盛满了水,这不就摆明了喝不惯乡下的水么?“咱们乡下的水,没城里的干净,听城里都用净水器的,烧开的水,连一点儿渣都没有,我的对吧,来雨兄弟?”

    张老二嘴上这么,心里可不这么想。

    乡下的水,没城里的干净?

    哼!

    城里污染的那么严重,用净水器净化出来的水,连水里含有的营养物质都没了,有什么好喝的?

    坝口村山清水秀,河里的水清澈见底,渴了都能喝,还很甘甜,比起城里的水好多了!

    张来雨尴尬的笑了下,道“主要是习惯了!”

    张老二摊摊手,对郭桂琴道“看吧,人家喝不习惯,你就别烧了!”

    郭桂琴用胳膊肘捅了张老二一下,声道“人家大老远来,你就不能客气点儿,莫不是你看人家过得比你好,你嫉妒了?”

    张老二气的嘴眼歪斜,骂道“他过得好?我还有个孩子在城里当了大老板呢,我会嫉妒他?!”

    张老二的,自然就是李坏。

    他把李坏当成自己的孩子,李坏也让他引以为傲。

    郭桂琴撇撇嘴,心你是你,李坏是李坏,就算是亲儿子过得好,那也不是你自己的本事,瞎得瑟什么?!

    “咳咳!”潘可清了清嗓子,道“对呀,乡下的水太不卫生了,我们城里人喝不习惯!”

    潘可这句话,别是张老二了,就算是郭桂琴也有些来气。

    乡下的水不卫生?

    难道喝乡下水的乡下人,也都不卫生吗?!

    “有些累了,我屋里坐一坐。”潘可踩着高跟鞋,两摇三晃的进了屋,还真是不客气。

    谁想潘可刚踏进屋门,就一脸嫌弃地走了出来,“哎呀!真是跟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呢,别是沙发了,连一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屋里还有股怪味儿,呛死我了!”

    潘可来到别人家,当着别人的面就这样,真的好吗?

    张来雨也有些听不下,立马瞪了潘可一眼。

    潘可倒是不怕自己的公公,可到底是自己的公公,随即潘可假装一副可怜的语气,道“二伯,没想到你的日子过得这么苦,当年你怎么没参军入伍啊,不然的话,也能像我爸一样出人头地了。”

    潘可还真是聪明,一边暗讽张老二,一边又夸张来雨。

    张来雨倒也不那么气了,反而还有些得意。事实放在眼前,他看到的也是如此,他和张老二的生活,确实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张老二却不这么认为,他活了一辈子,更不会让一个城里来的丫头片子几句话,就给的无言以对。

    当即,张老二话里带着刀子,道“当年我幸亏没参军入伍,不然我也孝敬不了爹娘了!”

    张老二够狠,要么不,只要了,他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专门往别人的心头上扎。

    张来雨马上惭愧的无地自容,他又不傻,他听得出来,张老二这是在骂他呢。

    “,屋里搬几张凳子,屋里有怪味儿,就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张老二对郭桂琴道。

    等郭桂琴搬来了凳子,几人相对而坐,郭桂琴看了看日头,马上正午了,便道“老头子,你们先聊,我杀只鸡!”

    张老二脸一横,叫住郭桂琴,道“杀鸡干啥?做饭呢?不用,乡下的鸡,也是喝乡下的水长大的,不卫生,来雨兄弟吃不惯,别做了!”

    郭桂琴气的又用胳膊肘捅了张老二一下,“人家一个姑娘,偶尔出几句错话,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这张嘴巴怎么一直不饶人呢!”

    张老二冷哼一声,这叫偶尔几句错话吗?自打来到坝口村,看哪里哪里不顺眼,有本事就别来,谁又没哭着求你来!

    “二嫂,别麻烦了,等会儿我们镇上吃。”张来雨道。

    “听见了吧,我不用做,就不用做了,你个妇道人家,在一旁坐着就行,该你话的时候几句,不该你的时候,就把嘴巴闭上!”张老二拐着弯,他这话哪里是自家老婆子,分明是给潘可听得。

    潘可也不傻,她听得出来,可一时间,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张老二心里又冷哼一声,心老子要是连一个丫头片子也制不住,那就白活大半辈子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