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038章 装比?你也配!

正文 第1038章 装比?你也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张老二一直想问,张来雨是犯了什么神经,为什么突然就回来了?

    准确的来,张老二是想问张来雨一句,你还有脸回来?

    几句先聊后,倒是张来雨主动道“二哥,春节前,我弟媳妇因为癌症世了!”

    张来雨提到自己的妻子,眼里开始泛起了泪花。

    张老二却忍不住嗤笑一下,心你对你父母,要是有对你家婆娘有万分之一的好,两位老人家在天有灵,也能安息了!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得了癌症呢!”张老二也就是装装样子,张来雨这么多年不回来,其中必然也有他那个婆娘的原因。都贤内助,婆娘要不是贤内助,大多数做儿子的都是不孝。

    “唉!可能是因为我不孝,老天爷在惩罚我吧!”张来雨着着,就抱头痛哭起来。

    看到张来雨哭成这样,显然他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张老二刀子嘴,豆腐心,再也不出来带刀子的话。

    张来雨哭了好一会儿,在张老二和郭桂琴,以及他子女的安慰下,才慢慢平复下来。

    “我妻子世后,我突然想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忙忙碌碌这一生,到头来不过一场空,唯一能够留下的,就只有亲人对自己的挂念。二哥,我不是人,当初我只顾着自己在外享受,却把生我养我的父母抛之脑后,不管不问,甚至都没能为他们送终,我……”张来雨忏悔不已,岂料他顿了顿,又道“当时我也是没办法啊!”

    张老二气的浑身发抖,张来雨这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吗?

    有什么事情,能比尽孝道重要?!

    有什么借口,能够让人原谅他?!

    张老二真想把张来雨一家轰出,可他现在气的连话也不出。

    张来雨擦掉脸上的泪水,道“二哥,到了下午,你陪我我老父母的坟前一趟吧,我要为他们上柱香。”

    上柱香?

    张来雨以为这样做了,就能心安了么?

    张老二正要不,可张来雨又一脸自豪的看着两个儿子,道“二哥,我从部队退伍后,就转业到了江海,一晃几十年过了,我也马上要退休了。我这一生也没有什么大作为,唯一让我自豪的,是我这两个儿子。海正现在是江海教育部主任,海富通过自己的努力,创办了一家服装企业,大也算个商人了。”

    江海?

    张老二哭笑不得,这个世界大也大,也真,让他引以为傲的孩子,不也在江海发展么?

    “所以呢?来雨,我听你这语气,你这次回来,不仅是想为叔和婶子上柱香吧。”张老二道。

    张来雨点点头,可他还没来得及话,潘可就一脸傲慢地道“我爸新闻看多了,在来之前,还以为这里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发展,没成想还是一个穷乡僻壤。所以我爸就决定,准备让我们两家出钱,为坝口村建一座学!”

    虽然是亡羊补牢,但张来雨能有回报坝口村的想法,倒也值得赞扬。

    可让张老二无法接受的是潘可话的语气,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好像为坝口村建一所学,就对坝口村有了多大的恩德,坝口村所有村民都得跪下来感激她一样!

    “真是谢谢你们的好意了,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县里已经有了政策,是要在三到五年时间,改良全县的教育环境!”张老二道。

    “切!三到五年时间?不定三五十年,都落实不下来呢!那些人的都是鬼话,二伯也能信!”潘可道。

    潘可的语气,连大哥张海正都有些听不下了,道“潘可,少句!”

    随即,张海正又对张海富道“管好你老婆!”

    张海富原本也要一句,可是被潘可瞪了一眼,立马乖乖闭上了嘴巴,显然这是个怕婆子。

    张海富为什么怕婆子?

    张来雨他自创了一家公司,可周围的人谁不知道,要不是潘可,张海富哪有这个本事,所以张海富根本就是一个吃软饭的。潘可一句话,就能让他卷铺盖滚蛋,他能不怕么?!

    不光是张海富怕婆子,张来雨何尝不也是不太敢教育潘可。

    “厉害什么啊,一个教育局主任,一年能有多少薪水。到头来,还不是我们家出这个钱!”潘可声道。

    张海正无言以对,建一所学,少要五十万,他是能拿出这个钱,可也得砸锅卖铁才能拿得出,自己的日子还过不过了?所以他不可否认,如果这件事情落实,确实得靠张海富和潘可才行。

    “咳咳!”张老二忍不住心里一阵乐,看似体面的一家人,却被一个丫头片子弄的不敢吭声,真是笑死人了,“我始终相信政府言而有信,所以不牢你们破费了!”

    “二哥,潘可的也不无道理,咱们村里的学,还是以前我上学时的几间破屋,太委屈村里的孩子们了,我现在有这个能力,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张来雨道。

    张老二摆摆手,就凭潘可的态度,这事儿没得商量。

    不光是他,就算是村里的孩子们知道了,也不会答应。

    人穷志不短,村里的孩子们,哪个不是像李坏一样,骨子硬得很。宁愿在破屋里受委屈,也不会接受别人高高在上的施舍!

    对,在张老二看来,这就是一种怜悯的施舍!

    张来雨还想再劝,潘可却抱着膀子道“爸,既然二伯心意已决,我看您也别劝了,正好用省下来的这笔钱,买我最近看上的那款包包!”

    随即,潘可拿着现在的包包,显摆道“二伯,你知道我这包多少钱吗?十几万呢,你一定觉得很贵吧?对于你们乡下人来,是有点儿贵,毕竟你们只能北朝黄土面朝天,一辈子都很难赚到这么多钱,可对于我来,一点儿都不贵呢!”

    潘可的嘴脸,把张老二气的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一个烂大街的包包,价格不超过五万,怎么到了你嘴里,就翻了一倍还多?!”

    突然,门外响起一个高冷的女人声音。

    张老二一看,不禁有些意外,他记得门外这个姑娘,这不是李坏的朋友,何南晴么?

    不错,此刻站在门外,犹如女王一般高贵又高冷的女人,正是何南晴!

    她早就来了,一直就站在门外,所以刚才张老二和张来雨的对话,她都尽收耳中。

    她给李坏打了一通电话,算是请示,李坏给她的回答是,“什么?有人在张老二家里装、逼?好,那你就打脸,狠狠地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