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042章 柳天飞仙逝!

正文 第1042章 柳天飞仙逝!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柳天飞去世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对于李坏来说,何尝不也是一个晴天霹雳!

    水雾朦胧了双眼,可李坏只能忍住悲痛,紧紧抱住柳湘漓,哽咽道:“姐姐老婆,我带你回家!”

    李坏的度是比车快,可柳湘漓现在怀有身孕,一上一下,难免会有些颠簸。

    李坏担心柳湘漓经受不住,抱起柳湘漓飞奔下楼的同时,拨通了沈赢天的电话。从这里到柳家最近的一条路线,路径一条商业街。虽说今天不是周末,但是作为江海最繁华的商业街,此时也一定是熙来攘往。

    李坏这时候联系沈赢天的目的,就是让沈赢天动西堂的兄弟,在他开车到达那条商业街之前,把街上的人群清空!

    西堂的兄弟遍布整个江海,这点儿小事,自然是难不倒沈赢天。

    沈赢天撂下电话,一声令下,几分钟时间,何止是那条繁华的商业街,甚至连商业街到柳家的道路,也被西堂的兄弟们清的人车全无。

    “大哥这么着急去柳家,到底生什么事情了?”

    沈赢天刚赶到商业街,就看到李坏开着车迎面而来。

    沈赢天招招手,还没来得及张嘴,车就从他身边疾驰而过。等沈赢天回头去看时,车已经开出了百米之外。

    李坏现在的心情,哪里还顾得上停下来,跟沈赢天说话。

    “快开车,去柳家!”

    沈赢天赶忙跳上车,尽管他的司机,已经把车提升很快,可沈赢天还是觉得太慢。便自己做到主驾驶上,一脚油门,车爆表。

    反正去柳家的道路,已经被清干净了,至于违章?违章才几个钱!

    路边上的人们,看到两辆车像疯了一样,忍不住议论纷纷。

    “我还以为是有哪个大官要来咱们江海了,可是那两辆不像是官车啊。尼玛!不会是富二代寻求刺激,在飙车吧?”

    “要真是这样,那也太霸道了,这是把街道当成他们自己家的了吗?!”

    “我很奇怪,为什么一个交警也没看见?”

    ……

    ……

    嘎吱!

    很快,李坏的车,停在了柳家大门口。刚才的车太快,车圈到现在似乎还冒着火花,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轮胎散出的烧焦味儿。

    “姐姐老婆,到家了,我抱你进去!”李坏伸出手,柳湘漓却蜷缩在车里,不肯下车。

    “小坏蛋,我不相信爷爷去世了,一定是嫣然给我开玩笑对不对?”柳湘漓咬着嘴唇,几乎都快要咬出血来。她知道自己很可能是在自欺欺人,可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如愿。

    “姐姐老婆,嫣然……嫣然不会拿爷爷开玩笑的!”李坏低下头,一直强忍着的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不!”柳湘漓突然情绪失控,喊的声嘶力竭,悲痛欲绝,“爷爷不会丢下我的,而且前几天我回来的时候,爷爷还好好的啊。他还说再等些日子,等天气暖了,我们一家人就去旅游,爷爷怎么可能会不遵守诺言呢!”

    “姐姐老婆……”

    “小坏蛋!”柳湘漓用力抓住李坏的手,“你先进去看看,我在这里等你好不好?”

    柳湘漓害怕,害怕这一切成为事实,害怕进去之后,再也看不到爷爷慈祥的脸庞,害怕见到的,只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害怕……

    “大哥,你先进去吧,我在这里照顾大嫂!”

    沈赢天刚刚赶到,就听到柳天飞去世的消息。尽管他和柳天飞只见过几次面,但那位慈祥的老人,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况且,柳天飞是大哥的爷爷,也是他的爷爷。

    所以,沈赢天现在心里也很不舒服,眼眶早就在听到消息的那一瞬间就泛红了。

    还有什么比失去亲人,更让人痛苦?

    李坏理解柳湘漓现在的心情,只能点点头,心情沉重的迈开步子。

    忽然,李坏加快了脚步,会不会还有希望?

    可是,等李坏进去后,柳嫣然见李坏要上楼,便哭着叫住李坏,“姐夫,不可能了!”

    午饭时,柳天飞还好好的,饭后就去了书房,家人也没太在意。

    谁想两个小时候,柳建中沏了一壶茶送去书房,见父亲闭着眼睛,端坐在椅子上,本以为父亲是睡着了。柳建中轻轻唤了几声,父亲没有任何反应。

    突然,柳建中察觉到一丝异样,他感受不到父亲的气息,难道是……

    没有气息,身体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听到柳建中的哭声,楼下的柳少奇,还有家里的佣人们纷纷来到楼上。别说是柳少奇,就算是佣人们,也难以接受这个晴天霹雳。

    悲痛之余,柳少奇先拨通了爷爷私人医生的电话,而后又通知二叔柳建国,小姑柳慧华,堂妹柳湘漓和柳嫣然!

    医生赶到后,给出的结果是,柳天飞被现之前,已经过世了两个小时!

    不过,医生又给予安慰,说柳天飞是寿终正寝,就算及时现,也无法挽回!

    所以,还有什么希望?

    可李坏想到柳湘漓悲痛欲绝的伤心,他还是不想就这样放弃。

    此刻柳天飞的尸体,安放在他生前的房间。书房就在隔壁,李坏路过书房时,看到书桌上放着一堆照片,有柳湘漓和柳嫣然,还有柳建中,柳建国……

    全都是柳家人的照片!

    李坏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难道柳天飞早就感觉自己阳气已尽了吗?

    可他为何不在走之前,把家人全都召集过来,他是否知道,亲人连他最后一面也见不上的痛苦?

    又或许是他害怕向亲人告别!

    “爷爷!”

    李坏冲进柳天飞的房间,像疯了一样,可他用尽了全部力量,依旧没能改变已经生的事实。

    最后,李坏放开那一只粗糙而又冰冷的手,从此以后,再也感受不到以前的温暖了!

    李坏跪倒在地,额头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强忍着心里的悲痛,挤出一丝笑容,“爷爷,您……一路走好!”

    这时,在柳嫣然的搀扶下,柳湘漓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可是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柳湘漓坐在窗前,抓住爷爷的手,不断的哈气,试图让这只冰冷的手,能够变得再有温度。

    “爷爷,你的手好凉啊。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外面大雪纷飞,我很淘气,不听您的话,跑出去玩雪,最后冻成了一根冰棍,您把我找到后,心疼坏了,您一边骂我,一边像我现在这样,用自己的身体帮我取暖。您把我暖热了,这一次也让我把您暖热好不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