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080章 意外死亡?

正文 第1080章 意外死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当天晚上,包雄去世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江海地下世界!

    以包雄在江海地下世界泰山北斗的身份地位,自然引起了空前绝后的轰动。

    事突然,所有人都很好奇包雄的死亡原因。

    一个人有一种说法,十个人就会有十种不同的说法。在人们肆意揣测下,各种千奇百怪的谣言传播开来。

    不过,凡是在地下世界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已经得到了证实,包雄死于意外!

    江海东郊的青岭山上,有一座庙宇,起名青岭寺。

    包雄是个虔诚的佛教教徒,每月有固定的几天,都会去青灵寺烧香拜佛,多少年来风雨无阻。

    而青灵寺的香火,之所以能如此旺盛,多半来源包雄的捐赠。

    就在前天傍晚,包雄从青灵寺归来时,不料山体滑坡,将包雄所乘坐的车辆推到深渊!

    包雄生前的心腹6朝野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带人去山崖下寻找,结果是找到了面目全非的汽车,却没能找到包雄,以及司机的尸体。

    荒郊野外的,谁也保不齐会不会有野兽出没,兴许包雄和司机的尸体,已经被野兽……

    在江海警方搜寻无果之后,6朝野只能宣布包雄不幸身亡!

    有人很疑惑,前天傍晚,江海确实下起了绵绵细雨。可这样的小雨,也能造成山体滑坡?

    可警方给出的结果是,确实是山体自然滑坡导致,并无可疑迹象!

    事实到底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包雄的死,已经成了事实。

    当然,在消息传开之前,李坏就‘威逼利诱’,让沈赢天老老实实地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李坏很意外,万万没想到沈赢天这么‘卑鄙’,人家包雄早就退隐江湖了,沈赢天居然还在包雄身边安插了自己的人手。

    不过,也正因为沈赢天的卑鄙,才提前得到了一个消息,至于结果,李坏只能说包倩儿的眼泪白流了。

    既然沈赢天已经有了一个周全的计划,而且李坏听了之后也很满意,不妨一切就按照计划行事。

    两天后,李坏如约而至,出现在包雄的葬礼上。

    包雄作为江海地下世界的泰山北斗,而地下世界有着一些不同的习俗,所以这场葬礼,与之前柳天飞的葬礼有很多不同。

    到场的除了江海地下世界的沈赢天,谢兵,三娘之外,更多的是一些生面孔,甚至连省城的几位大佬也都来了。

    时代不同,造就的人物就不同。

    当年包雄叱咤风云时,社会还不太安宁,约束极少,也就造就了那个年代,真正称得上枭雄的一批人。

    至于现在,所谓的地下世界到最后,无非还是为了求财,少了上一代人的热血,还有不畏天地的精神。

    所以,对于像包雄这样的前辈,他们是从内心自肺腑的敬仰!

    谭乐乐也来了,在省城短短几个月,不断与省城几位大佬明争暗斗,是一种锻炼,所以谭乐乐现在的气场,比之前不知要强了多少。

    “李坏,我给你介绍一下,那位手里转着两个核桃的老头儿,就是省城的河图,是个谁也不会得罪的老好人,别看他整天笑眯眯的,笑里藏着刀子呢!”

    “旁边那个年轻一点儿的是费廉,虽然他在省城,也算得上有头有脸,但完全是仰仗河图,说白了,就是一个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家伙,讨得河图开心,狐假虎威罢了!”

    “那个留着八撇胡的中年是张良,他年轻时候跟着济阳市的龚叔混过,这人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城府很深,不过在包爷的葬礼上,他应该不会为了龚叔,跟咱们生冲突!”

    “最后那位更年轻点儿的,他叫诸葛伟林,跟你的年纪差不多,他是个新人,我对他的了解不多,我在省城这么长时间,去过不少场合,好像从未见过他。不过我听说他和燕京八大家族之一的诸葛家有关系,他也姓诸葛,应该属于诸葛家支脉,不然也不屑来这里分一杯羹。我想也是因为有诸葛家做后盾,所以用了半年时间,就把省城之前与韩王甫平起平坐的郭仓取而代之了!”

    ……

    ……

    谭乐乐一一介绍,只是对于这些人,李坏毫无兴致。

    李坏毫无兴致,不代表对方对他没兴趣。

    之前李坏用了短短半个月时间,就推翻了不动明王韩王甫,扶持谭乐乐上位,李坏的名声,早就在整个东山省的地下世界打响。

    所有人都在好奇,那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年?

    见谭乐乐跟李坏站在一起,李坏旁边还站着沈赢天和谢兵,还有三娘,不用人介绍,他们便能确定,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少年。

    有些诧异,如果不是在这儿遇上李坏,而是在大街上擦肩而过,所有人一定会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个还在读高中的普通少年!

    河图和费廉先主动朝李坏走了过来,正如谭乐乐刚才所说,河图是个笑面虎,李坏明知他走过来,却像没看到一样。要是换了别人,肯定会生气,河图却依旧是满脸笑容,并且主动把手伸过来。

    “李先生,久仰大名啊!”河图笑着说道。

    “河老,我刚介绍完您,还想过去跟您打声招呼呢,您怎么就先过来了,多不好意思啊。”谭乐乐说道。

    在省城这么长时间,因为环境,谭乐乐不得不学会了一种东西,虚伪!

    这是作为地下世界一员必备的条件,对人虚伪,对事虚伪,甚至对自己都虚伪。

    “河老过奖了,晚辈不敢当!”李坏表现的很谦虚。

    李坏的客气,不是来源河图在省城的身份和地位,只因为河图是个老者。

    不管河图是个什么样的人,至少现在李坏跟他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过节。而对方又主动过来打招呼,李坏要是爱答不理,也有点儿说不过去。

    “你就是李坏?”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低沉粗犷的声音,像锤子一样特别有力。

    所有人顺着声音望去,是张良!

    张良带着些许戏谑的表情,正朝这边走来,一双眼睛迸着凌厉的寒芒,死死的锁定在李坏身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