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093章 牛的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正文 第1093章 牛的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女人太不讲理了,抢票也就算了,还冲人家一通嘲讽。

    是,看这女人的穿着,应该有些资本,可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有钱就高人一等吗?

    围观的人们气愤不已,还没来得及打抱不平,灿就朝那个女人身上扔了一块石头。

    “哎呦!”女人吃了一痛,她也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知道刚才有点儿理亏,可现在变得她有理了,便掐着腰,得理不饶人地喊道:“你这个屁孩子,敢用石头砸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叫胡彩,我丈夫可是江海最有名的律师岳屾,我要告你,把你告的倾家荡产!”

    灿的母亲吓得不行,赶忙道歉,“大姐,这孩子……”

    “谁是你大姐,你意思是比我年轻吗?切!也不去照照镜子,就你那样子,比我老了十几岁,叫我大姐?不行了,我快要被气死了,你得赔我精神损失费!”

    “你这个坏女人,不许这么我妈妈!”灿捡起一块更大的石头,又扔了过去,正中胡彩的左胸。

    “哎呀!你……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知道老娘这胸花了多少钱吗?就算你倾家荡产,你也赔不起!”胡彩气的像条疯狗一样,冲到灿身边,今天非好好教训这个没教养的东西一顿不可。

    别看胡彩打扮的有模有样,实际上就是一个泼妇,偏偏灿的母亲与之相反,别打架了,连吵架这种事情,都很少在她身上生。以至于她根本护不住儿子,反而还被胡彩一把推倒在地。

    胡彩一把揪住灿的耳朵,扬起右手,不过没打下去,“老娘不打你,老娘要是打了你,就没法子告你了。”

    随即,胡彩冲自己的儿子招招手,“海,过来,给我打!”

    胡彩的儿子虎头虎脑,比灿高了半头。都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也可以改为有其母必有其子,这对母子本质上一模一样,母亲是个刁钻蛮横的人,儿子也被教育的骄横跋扈。

    胡彩喊了一声,海马上跑过去,就要对灿大打出手。

    母子二人联手欺负一个孩子,谁能看得下去?

    可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大多数人不敢多管闲事了。刚才胡彩一再叫嚣,她丈夫是律师,万一回头给自己惹上麻烦怎么办?

    “别打我的孩子,求你了,别打我的孩子!”灿的母亲哭着上前抱住胡彩的右腿。

    “谁我打你的孩子了,我在帮你教育孩子!”胡彩用力蹬开灿的母亲,一不留神,她的儿子突然哭了起来。

    别看灿矮半头,也比较瘦,可这孩子打架厉害着呢,用脑袋把海顶倒在地,然后就骑到海身上,抓住海的两只耳朵,可近了拽,“你妈妈揪我耳朵,我就揪你耳朵!”

    胡彩心疼坏了,儿子长这么大,她都没舍得打过儿子一下,现在却被别人给打了。

    “你个没教养的东西,赶紧把手给我撒开!”胡彩冲过去,一把推开灿,然后把儿子扶起来,心疼的同时,也很气的慌,“你这个家里横,真是没用,你比他长得高,长得壮,怎么就打不过他?!”

    儿子被打得哇哇直哭,这口恶气胡彩就更咽不下去了,“儿子,别哭了,等下我抓住那个没教养的东西,你就打,他刚才打了你哪里,你就打他哪里!”

    灿一听胡彩要帮儿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不是跑,而是先下手为强。

    灿绕到胡彩背后,拽住胡彩的蓝色半身裙……

    难道这子是想脱胡彩的裙子?

    够狠!

    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胡彩的裙子真被灿给拽下来了,保准胡彩再也没脸做人了。

    胡彩也被吓了一跳,她里面穿着内衣呢,可是为了迎合丈夫的爱好,她的所有内衣全都是全蕾丝的那种,几乎遮不住私密、处。

    还好她及时现了,一把抓住灿的手,骂道:“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这点儿年纪,就懂得脱女人裙子,等你长大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灿到底是个孩子,力气哪里比得过成年人,何况还是胡彩这样一个泼妇。

    突然,丫冲过去,在胡彩手上咬了一口。胡彩猝不及防,吃了一痛,马上撒开灿的手,灿趁势把胡彩的裙子往下一拉……

    “啊!”胡彩出一声尖叫,尽管她马上就把裙子拉上,可还是走光了。

    周围那些男人们的眼睛都在放光,那兴奋的样子,就像是在观看一部精彩的岛国胡彩简直快要被气死了,一手抓住灿,一手抓住丫,喊道:“这是谁家的丫头,家长呢?赶紧给我站出来,敢咬我?我要把你们家也告的倾家荡产!”

    胡彩刚喊完,忽然觉得两手空空,低头一看,原本被她拽住的两个孩子不翼而飞了?

    胡彩一顿凌乱,不对啊,刚才明明就在手里拽着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围观的人们也都为之一愣,纷纷看向不远处的那个少年。不错,就是那个少年带走了两个孩子,可这么多双眼睛,愣是没看到那个少年是如何做到的!

    “律师很牛比么?牛比到你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李坏撇撇嘴。

    之所以现在才出手,是因为灿这个孩子很给力,没受到什么欺负,反而还把胡彩母子给教训了一顿。

    “你是谁?这里有你什么事儿?!”胡彩马上把矛头对准李坏。

    “我就是这个丫头的家长!”李坏道。

    “好,你给我等着,律师牛不牛,我不用嘴巴,很快你就知道了!”胡彩恨得牙根痒痒,想多管闲事儿?那也得有多管闲事儿的资格?

    再打量一下这个少年,一看就是个普通老百姓,没钱没势没权的那种,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背景。像这种低等的人,也想在她面前多管闲事儿?真是笑死人了!

    当即,胡彩拨通了丈夫岳屾的电话,她要是不把那对卖棉花糖的母子,还有多管闲事儿的那子告的倾家荡产,她就不叫胡彩!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