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252章 又来挑事的

正文 第1252章 又来挑事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坏还以为沈赢天是在开玩笑,现如今别是江海了,就算是整个东山省,敢招惹西堂堂主的人有几个?

    除非……

    李坏想到了一种可能,沈赢天已经不仅是去年的三星高手,他的实力现在已经提升到了五星。

    五星高手不错了,不定凭这个实力都能称霸一方。能打败一个五星高手,可见对方应该也是一个古武高手!

    “大哥,我刚把军哥他们也都叫来了,无一例外,全都败下阵来,没办法,只能让你出马了。”

    沈赢天话间,李坏还能隐隐听到付国胜的声音。

    “丫丫的!敢欺负我李坏的兄弟,天,告诉我你们现在的位置,我马上过去!”

    “在黑蓝酒吧。”

    这个时间,正是下班高峰期,李坏连车也不开了,像豹子一样,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黑蓝酒吧。

    犹记得刚来江海时,李坏还来过这间酒吧。后来被沈赢天收购,生意也变得越来越红火。

    “大哥来了!”沈赢天见李坏来了,马上士气大涨,冲着坐在吧台前的三个年轻人喊道:“我大哥来了,你们再嚣张一个试试!”

    沈赢天不话还不打紧,一话嘴巴又疼了,刚才他只是挨了一巴掌,愣是被打掉了一颗门牙,真尼玛狠!

    兄弟们都在,除了沈赢天被打掉了一颗门牙之外,其他人只是有些狼狈,没受什么伤。

    坐在吧台前的那三个年轻人,对沈赢天置之不理。不,能看得出来,他们是不屑的。

    “还不错。”李坏像是认可了什么,一边点头,一边朝那三个年轻人走了过去。

    “大哥,什么还不错啊?”沈赢天追在后面,不明白李坏指的是什么。

    李坏笑而不语,绕到调酒师的位置。没吃过猪肉,也得看过猪跑。李坏依葫芦画瓢,饶有兴致的拿了三个空杯,开始调起酒来。

    “天,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大哥,前阵子隔壁不是也开了一家酒吧么,大家和气生财,井水不犯河水多好。可昨天我从燕京一回来,西堂的兄弟就告诉我,隔壁把咱们酒吧最漂亮的几个姑娘,全都挖走了,这可是做这行的大忌,也等于是打了我一巴掌,我能咽得下这口气,西堂的兄弟们也咽不下。我就带着兄弟们,把隔壁酒吧的二老板给废了。其实我也没想废了那子,是那子太嚣张了,就差骑在我脖子上撒尿了,我没做掉他就不错了!”沈赢天愤愤地道。

    地下世界要的就是一个脸面,对方这事儿做的确实不地道。沈赢天要是不在对方身上找回场子,那他这个西堂堂主可就成个笑话了。

    所以在李坏看来,沈赢天也没错!

    李坏看了眼旁边的三个年轻人,意思是他们怎么会参与进来?

    “当时他们就在隔壁,他们以为这是路见不平呢?分明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

    大哥都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骂那三个家伙是狗,沈赢天都觉得骂轻了。

    忽地,一道冷厉的寒光投向沈赢天,坐在中间,手里摆弄着扑克牌的年轻人轻笑一下,“找死!”

    嗖!

    那人话音未落,手中飞出了一张扑克牌,明明是一张纸质的扑克牌,此刻却像是变成了一把削铁如泥的暗器。

    如果沈赢天躲闪不及,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李坏在这儿,怎么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恰好纸牌和李坏擦肩而过,李坏伸出手,轻轻一抓,便将纸牌抓住。不过马上又把纸牌,原路返回的扔了出去。

    那个年轻人也想像李坏一样接住纸牌,他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可是在接住的那一瞬间,脸色却陡然变了。

    他居然有些承受不住纸牌上的力量,只得马上撒手,眼睁睁看着纸牌穿透了旁边的椅背。

    这椅背可是铁制的,少有三四公分的厚度!

    那三个年轻人再也没了不屑,用新的目光,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

    “把我兄弟门牙都打掉了一颗,他骂你们一句还不行了?”李坏看都不看对方一眼,依旧专心致志的调酒。

    “你……”坐在左边的年轻人,本想反驳李坏,却被中间年纪更大一下的拦住。

    “我们是行侠仗义!”

    “行侠仗义?呵呵!”李坏呵呵对方一脸,“每个世界都有每个世界不同的规矩,这就是地下世界的规矩。我兄弟带人砸他们场子,也是他们有错在先,这点你们需要弄清楚了,再仔细想想自己的行为,是行侠仗义,还是多管闲事儿?!”

    “哈哈!你在教育我们?!”

    “谈不上教育!”李坏笑了笑,又不是他们老师,闲的没事儿做了,教育他们?“天,把隔壁二老板叫过来!”

    “啊?大哥,刚才我让西堂的兄弟,用锤子砸碎了他的左膝盖,这会儿他应该在医院了。”沈赢天道。

    “我让你把他叫过来,你就把他叫过来便是!”李坏脸上的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沈赢天的问题不是狠不狠,而是有些残忍了。

    “天,大哥什么,你照做就是了!”钱军在一旁道。

    “好吧,我这就让人把他叫过来。”沈赢天感觉到李坏有点儿不高兴,实话,心里有点儿害怕。

    这时,门外涌进来七八个人,沈赢天定睛一看,为首的正是隔壁酒吧的大老板阿晨,而刚才被他废了的二老板阿洛,也被抬了进来。

    沈赢天还以为对方是来算账的,不料大老板见了他,就一副认错的态度,就差跟他磕头了。

    “沈先生,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全是我们的错,我在这儿跟您赔不是了,恳求您能原谅我们。”阿晨战战兢兢地道。

    听阿晨话,显然不是江海本地人,是个外地人。

    不错,不光是阿晨,包括阿洛也是外地人,要不然也不可能不知道黑蓝酒吧是西堂的产业。

    当他们知道这点时,差点儿被吓死。来这儿开酒吧之前,他们就打听过了,现在江海地下世界,是西堂和北堂平分天下。

    冒犯谁不好,居然冒犯了西堂,这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所以,阿晨马上把阿洛从医院里拉回来,为的就是向西堂认错,希望西堂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