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253章 崆峒学院弟子?

正文 第1253章 崆峒学院弟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把他抬过来!”李坏指了一下阿洛。

    阿洛原本就吓得要死,李坏又让他过去,这是要干什么?

    妈呀!

    总不会是又要用大锤,杂碎他另外一条腿吧。

    阿洛吓得差点儿尿失禁。

    “喂!阿晨,没听到我大哥说话啊,把你二弟抬过去!”沈赢天说道。

    “大哥?”阿洛大惊失色,刚才还以为那个少年,充其量就是一个调酒师,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西堂堂主沈赢天的大哥?“沈先生,不,天爷,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您要是觉得道歉还不够,我们马上把酒吧关掉,永远滚出江海行不行?”

    阿洛也认为李坏没好意,赶忙向沈赢天求情。

    只要能活命,把酒吧关掉算什么?

    “啰哩啰嗦个什么劲,我大哥让你把他抬过去!”沈赢天没好气地道。

    没办法,阿洛只能让人把阿晨抬到李坏面前。

    “啊!”

    李坏在阿洛的左膝盖上拍了几下,痛的阿洛发出杀猪似的惨叫。

    “大哥,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知道错了。”阿洛带着哭腔喊道。

    “还有救。”李坏对阿洛置之不理,又在阿洛腿上连拍数十下,疼的阿洛差点儿昏死过去。

    “好疼,好疼啊。”阿洛像条死狗一样不停呻吟着。

    “还疼?”李坏问道。

    不对啊,刚才已经用妙手十八敲,帮阿洛把骨头全部接上了,按理来说阿洛现在应该能下地走路了,难道说刚才失误了?

    “别,大哥,别摸我啊,好痒啊。”

    李坏摸了阿洛几下,不对,是想检查到底是哪里失误了。

    可阿洛却受不了了,痒痒的从椅子上跳下来。

    “阿洛,你……你腿没事了?”阿晨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

    刚才在医院里,医生说阿洛的腿很难再痊愈,就算能恢复走路,也会落下一个坡脚。

    可现在阿洛居然活蹦乱跳的,简直神了!

    “咦?好像真没事儿了,一点儿也不疼了,就像以前一样,我能走路了,还能跳,哈哈!”阿洛高兴的快要疯了。

    “喂喂喂!我大哥把你腿治好了,不好好感谢一下我大哥?!”沈赢天说道。

    “对对对,阿洛,一定是天爷的大哥,把你给治好的,快说谢谢啊。”阿晨说道。

    “大……”阿洛想了想,这是堂堂西堂堂主沈赢天的大哥,就他的身份,能配得上叫人家一声大哥吗?不配!“这位爷,谢谢您的大恩大德,日后您有什么尽管吩咐小的,小的一定为您效犬马之劳!”

    “不必了,走吧!”李坏摆摆手。

    “啊?”阿晨和阿洛感觉像做梦一样,这就可以走了?

    原以为这一次得罪了西堂,小命难保,没成想人家高抬贵手,没有要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还把阿洛的腿给治好了。

    这……

    真是令人受宠若惊啊。

    “谢谢,谢谢各位爷,以后小的一定遵守规矩。”

    阿晨和阿洛感激涕零,就差跪下来磕头了。

    等他们走后,坐在吧台前的三个年轻人,中间的那位似乎很满意的样子,说道:“不错,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我们走!”

    “走?往哪儿走?”李坏笑了笑,杯子重重地砸在吧台上,居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嘶鸣。

    这时候,李坏也已经把酒调好了。

    三杯酒,红的像是鲜血,杯口还冒着白色的烟雾。

    “那你是什么意思?!”左边的年轻人眉毛一挑,难不成这个少年还想跟他们打架?真是不自量力!

    “我这酒是为你们调的,你们要是不喝,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李坏把三杯酒,分别推到三个年轻人面前。

    “面子?你的面子值几个钱?”左边的年轻人轻笑一声,把酒推到一边。

    “寒江!”中间的年轻人似乎不想挑事儿,把酒拿回来,“喝酒喝,难道咱们崆峒学院的弟子,连杯酒都不敢喝么?!”

    中间的年轻人说话间,一直在观察李坏脸上的表情变化。

    这个少年是个古武修炼者,而且还可能是个高手!

    既然这样,那这个少年不可能没听说过崆峒学院。

    在他看来,光是崆峒学院这几个字,就足以威慑住对方了。

    “崆峒学院?”李坏有些哭笑不得,刚刚听说崆峒学院有弟子来了江海,就让他给遇见了,是这个世界太小,还是太有缘分了?

    “对,我们是崆峒学院的弟子,左边的这位是我二师弟兰刀,右边的是我三师弟鱼寒江,而我是崆峒学院现任掌门的大弟子令狐楚!”令狐楚有些来气,刚才他说出崆峒学院的时,这个少年是什么表情?不屑?轻蔑?还是哭笑不得?反正不是被震慑住了!

    不过,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就更不能轻易在这里闹事了。

    令狐楚刚要把酒端起来喝了,李坏却说道:“慢!我好像还没告诉你们这酒叫什么名字,它叫百花发时我不发,我发花时百花杀!”

    “小兄弟,你什么意思?!”令狐楚隐约从李坏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凛然敌意,倒也不慌,轻轻晃动着酒杯。

    笑话!

    他可是崆峒学院年轻一辈的翘楚,刚刚二十三岁,就已经是玄级巅峰,试问这天下间,有几人能赶得上他?

    怎会怕了一个少年!

    “你说呢?!”李坏不明白了,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对方是明知故问,还是根本就是个白痴?“刚才的事情已经了了,现在轮到算打我兄弟这笔账了!”

    “哈哈!小子,你吃错药了吧?别以为你会点儿武功,就能横行天下了,就你?都不用我大师兄出手,我一个人就够了!”兰刀拍案而起,作势就要出招。

    “兰刀!”令狐楚却又将兰刀拦住,而后一脸戏谑的表情,“小兄弟,我劝你一句,最好还是别自讨苦吃了,你不可能是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

    李坏揉了揉太阳穴,自己看上去就这么弱吗?

    “你们打掉我兄弟一颗门牙,我就一人打掉你们一颗门牙!”

    李坏对令狐楚的威胁置之不理,话音未落,倏然间出手。

    什么狗屁崆峒学院弟子,敢欺负他李坏的兄弟,照打不误!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