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294章 休羽!

正文 第1294章 休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寒江,你还像以前一样,只是一个孩子!”

    黑衣人一脸冷漠,冰冷的月光下,映射出一张英俊的东方人面孔。

    狭长的双眼里,似是历经沧桑,甚至有种厌世的味道。

    抛去这些,细细看,样貌似乎和鱼寒江有几分相似。

    “是,我还是以前的我,可你已经不再是你!”鱼寒江抬起脸,已是满脸泪水,“鱼休羽,你我从无父无母,是师父他老人家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成人,还教会我们一身本领,我们应该知恩图报才是,而不是忘恩负义!跟我回去吧,求得师父他老人家的原谅!”

    鱼休羽?

    难道这名黑衣人,是鱼寒江的哥哥,还是一奶同胞的哥哥?!

    “知恩图报?我的傻弟弟,你什么时候才能幡然醒悟?当初父亲也是拜在他的门下,可他不分青红皂白,让我们的父母冤死在他的剑下。好,我相信父亲是被人陷害,他一时糊涂听信了别人的谗言,被蒙蔽了双眼。可后来他又是如何待我的?我和雪夜是真心相爱,他却一再阻挠,最后甚至将雪夜活活逼死,雪夜可是他的亲孙女。更可恨的是,最后他还倒打一耙,把雪夜的死赖在我头上。废我武功,把我囚禁在地牢足足三年之久。三年时光不见天日,我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他对我哪儿来的恩?!”

    鱼休羽浑身颤抖,眼角流出两道殷红,那是血,也是泪!

    自从他受尽百般折磨之后,也不知为何,每每落泪时,流出来的便成了血!

    “我苟且偷生,就是为了重生。我的重生,就意味着崆峒学院的灭亡。苍天有眼,我逃了出来,还得到了崆峒创始老祖留下的无相功的下卷,可笑的是,那个老家伙找了一辈子也没能找到,最后无相功的下卷却落到了我手里。他死都不会想到,崆峒创始老祖会把无相功的下卷刻在了地牢里,唯有用血才能显现!”鱼休羽一脸得意,不,不是得意,而是一种近乎疯癫的状态。

    “什么?!”鱼寒江大吃一惊,“大哥,你你得到了无相功的下卷?!”

    “不然我拿什么冲破地牢?又拿什么卷土重来?现在我的无相功已经大成,一掌犹如风暴,可以将瀑布倒卷,日后等我回到华夏,我就可以横行无忌,把崆峒学院杀个片甲不留,用那个老家伙的血,祭奠我死去的雪夜!哈哈!”鱼休羽又是一阵颠笑,笑声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鱼寒江信了,虽然当初鱼休羽被惩时,他才十岁,但是当时的一幕幕,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大哥曾是崆峒学院最优秀的弟子,因为和雪夜的恋情得不到祝福,进而把师父惹怒。师父一怒之下,废掉了大哥的武功,甚至彻底剥夺了大哥重新修炼的机会,让大哥永远只能做一个废人!

    可现在大哥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是他在师父身上都从未感受到过到的强大。这明什么?明大哥重新修炼了古武,而且修炼到了一种恐怖的高度。

    而能帮到大哥的,除了无相功之外,他想不出别的!

    “大哥,你只修炼了无相功的下卷吗?无怪你现在已经接近走火入魔,在你还没彻底走火入魔之前,我求你了行不行,到此结束吧!”

    ‘扑通’一声,鱼寒江跪倒在鱼休羽脚下,苦苦哀求,只为换大哥一个回头。

    轰!

    鱼休羽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右手一挥,一道汹涌的力量,愣是把鱼寒江打飞出去数十米远。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不要随随便便给人下跪,记住了吗?!”鱼休羽怒斥道。

    “唔!”鱼寒江嘴里飞出一道血箭,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好歹他也是玄级,却被大哥随随便便一掌就打成了重伤,忍不住暗暗心惊,“大哥,你懂得修炼古武的根本,你跳过了无相功的上卷,直接修炼下卷,你有想过后果吗?!”

    “哈哈!”鱼休羽大笑几声,“如今我才三十岁,却经历了人间和地狱,经受了别人几生都不会有的磨难与折磨,我心已死,还会在乎区区后果二字吗?死有何妨,只要在我死之前,能血洗崆峒学院,杀掉那个老家伙,我也能含笑九泉,去见我的雪夜了!”

    “大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有没有想过,雪夜泉下有知,她会希望你背负仇恨活着吗?你血洗崆峒学院,她会开心吗?师父他老人家,毕竟是雪夜的爷爷啊!”

    “哼!是他亲手逼死了雪夜,他不配做雪夜的爷爷!”鱼休羽脸色一变,来到鱼寒江面前,帮鱼寒江擦掉嘴角的血迹,笑着道:“我的好弟弟,如果你不想看我暴毙而亡,不妨帮我把无相功的上卷偷出来如何?有了无相功的上下卷,从此以后,你我兄弟二人就能横行无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不,不可能,我是不会背叛师门的,更别让我帮你偷的无相功的上卷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鱼寒江向后退了几步,一脸坚决,毫无任何商量的余地。

    “废物!你令我太失望了!”鱼休羽愤然转身,“从今以后,你再不是我弟弟,我也再不是你哥哥。如若你非要执迷不悟,留在崆峒学院,等我血洗崆峒学院之时,我也绝不会念及骨肉之情,对你手下留情!”

    “大哥,执迷不悟的是你啊!”

    “闭嘴!我再一遍,别再叫我大哥,你不配!”

    鱼休羽要走,鱼寒江本想追,却被鱼休羽一个眼神,震慑的停在了原地。

    追上又能怎样?

    该的都了,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大哥回头?

    鱼寒江一脸绝望!

    片刻后,鱼休羽的身影出现在训练基地外几公里处的一座乱葬岗,静静等待了一会儿,要等的人却一直没出现。

    “该死!过了今夜,就可以让他完全听我的掌控,可他为何没来?!”

    鱼休羽的黑色长袍,被风吹得呼呼作响。确定要等的人再也不会出现,身影一闪,如鬼影般不见就不见了。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