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295章 忧伤的埙声

正文 第1295章 忧伤的埙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三场竞技,华夏兵的对手是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似乎是真正的军人,尽管他们拥有超强的身体素质和丰富的作战经验,但毕竟是普通的军人,不到半时便全军覆没。

    让人惭愧的是,澳大利亚的军人很友好,即便输了,还是面带微笑祝贺华夏兵。

    回到宿舍后,钱军并没有回来,兄弟们心里不禁空落落的。

    不知是谁弄乱了钱军的被子,李坏按照钱军教他的,细心地把被子叠好。

    “大哥!”沈赢天红着眼眶,“大哥,我看得出来,你也舍不得军哥走。不如你就服个软,让军哥回来吧。我觉得……我觉得你昨晚的话,有些过分了。军哥这么努力,还不是为了将来遇到危险时,不想让你一个人孤军奋战。”

    “他的心思,我比你更了解,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走上邪路。我自接触古武,修炼古武讲究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如果不打好根基,他可能会像梁施一样。在梁施身上,我已经错了一回,我不想再错第二回了!”李坏拍拍沈赢天的肩膀。

    “可是……难道真的让军哥离开我们吗?”沈赢天实在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哟哟哟!这不是沈大侠吗?怎么还哭上了,被女人甩啦?”这时,千泓走了进来,见沈赢天哭的一塌糊涂,马上幸灾乐祸起来。

    就沈赢天的脾性,怎么可能不反击。

    李坏也不能容忍别人奚落他的兄弟!

    不料鱼寒江抢先一步,一脸杀气地道:“千泓,闭上你的臭嘴!沈赢天因为兄弟离开,哭一下怎么了?我看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兄弟!”

    “鱼寒江,你有病吧?我他,又没你,你狗拿耗子多管什么闲事?!”千泓气不打一处来,被沈赢天骂几句是他活该,却被鱼寒江做了好人,“以后少拿这种口气跟我话,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千泓用力瞪了鱼寒江一眼,愤愤地走了出去。

    “沈赢天,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鱼寒江转身安慰了沈赢天一句,而后拿出一张纸巾,“你们是兄弟,你可以为了他落泪,那他早晚会回来的,前提是他也把你当兄弟!”

    “的什么屁话,军哥当然把我当兄弟了!”沈赢天一脸没好气,接过纸巾擦了下鼻涕,又还给了鱼寒江。

    “你好恶心!”鱼寒江差点儿吐了,忙不迭地把沈赢天用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然后往床上一躺,失魂落魄,眼神呆滞地看着天花板,“兄弟?他是我亲生哥哥,不还是抛弃了我,甚至扬言会杀了我。”

    鱼寒江自言自语,像个神经病一样。

    沈赢天无意间瞄了鱼寒江一眼,还看到鱼寒江眼角有一道泪痕。

    “我哭他也哭,这子犯什么神经了?!”

    “嘶!”

    突然,李坏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似的,抽了一下身体。

    “大哥,你怎么了?”沈赢天赶忙上前问道。

    “没事儿!我渴了,去帮我倒杯水。”李坏让沈赢天走开后,摊开左手手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李坏却皱紧了眉头。

    刚刚李坏觉得左手上像是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就看到一条七彩线形的虫子,差不多有一公分长。

    李坏还以为是普通的虫子,刚想一掌拍死,不想虫子居然瞬间钻进了手掌。更诡异的是,虫子钻进去的部位不留痕迹。

    李坏也只是刚才疼了一下,现在没有任何感觉。

    不,李坏能感觉到虫子的蠕动。

    李坏从付国胜床上拿了一把匕首,在掌心割开一个血口。右手握住左手手腕,打算用内力把虫子逼出来。

    鬼晓得这只虫子有没有毒,李坏可不想让它永远留在自己身体里面。

    可李坏快要把虫子逼出来时,忽然又停住了。他看了眼钱军的床铺,思索片刻,用一根线缠住了左手手腕,最后并没有把虫子逼出来。

    下午的时候,李坏还没什么感觉。可到了晚上,就会不时出现一阵眩晕感。

    “一定是这虫子在作祟!”

    李坏看着左手手掌,隐隐能看到那条虫子还在不断蠕动。还好李坏用线封住了左手腕,所以虫子只能在他的左手活动。

    李坏犹豫着要不要马上把虫子逼出身体,可就在这时,李坏耳边响起一段乐器的吹奏。

    是埙!

    一种非常古老的乐器!

    早在去年,李坏陪着柳湘漓听过一场音乐会,当时就有一个音乐家吹埙。

    埙的声音犹如天籁之音,只是……

    “好忧伤的埙声!”李坏听得有些入迷了,甚至忘记了身体里的虫子。

    “啊?大哥,你什么?埙声?什么是埙声啊?”沈赢天凑过来问道。

    李坏猛然回过神来,疑惑地看着沈赢天,“埙是一种乐器,你听不到?”

    沈赢天认真地竖起耳朵,听了好一会儿,除了宿舍里的喧嚣之外,哪有什么乐器的响音。

    “我没听到啊。”沈赢天摇摇头,心大哥不会是因为钱军的离开,而伤心的出现了幻觉吧?

    想到这个可能,沈赢天不由得心里一疼。

    “胜,峰,涛,你们也听不到?”李坏又疑惑地看向付国胜他们,三人像沈赢天一样摇摇头,也认为李坏是出现了幻听。

    真的是幻听吗?

    埙声如此美妙,如此真实,怎么可能是幻听!

    偏偏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这太蹊跷了!

    “我出去一下!”李坏跳下床,还特意观察了一下三宫六院的弟子们,他们似乎也没听到埙声。

    只是李坏从鱼寒江身边走过时,却猛然一愣。此刻鱼寒江拿在手里的,不是埙是什么?

    这埙好像是鱼寒江的宝贝一样,鱼寒江擦拭了一遍又一遍。

    难道是鱼寒江吹得?

    不,埙声还有,而且离这儿有一定距离,关键鱼寒江并没有吹。

    李坏只能认为是巧合,继续朝门外走去。

    “大哥这是咋了啊?”沈赢天和兄弟们赶紧追出去,可李坏已经不见了踪影。

    片刻后,李坏顺着埙声,一路来到训练基地几公里之外的乱葬岗。阴冷冷的风,发出来的声音像是鬼哭狼嚎,偏偏夜空的云彩,被风吹得跑来跑去,不断遮住月光,导致月光忽明忽暗,显得十分诡异。

    “你是谁?!”

    不远处,李坏看到了一个身影,而对方手里拿着的正是埙!

    所以李坏听到的埙声,是这个人吹奏出来的!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