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441章 一千亿?

正文 第1441章 一千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眼瞅着都快十二点了,还是不见张老二的影子,把李坏气的够呛,好在裴雪珂打来电话,说余四保把小坝口村的乡亲们先带去了海天国府,现在已经在去往酒店的路上了。

    李坏马上打电话给余四保,把余四保好一顿臭骂,余四保的解释是不小心按了关机键,手机关机了,到了江海才发现。

    之所以来的这么晚,是因为张老二去寺庙里给李凡求了个物件。

    “小保子啊,这会儿小坏跟前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呢,我总感觉我们这些老农民去了不太合适,你觉得呢?”张老二坐在车里,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

    小保子……

    张老二第一次这样叫余四保的时候,余四保感觉自己像是成了太监,不过慢慢也就习惯了。

    “张伯伯,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不光是您,咱们小坝口村的所有乡亲,都是坏爷的亲人,要是有人看不起你们,那不就等于是看不起坏爷?自打我认识坏爷以来,我就没见过有人敢看不起坏爷。再说了,来的肯定都是坏爷的朋友,既然是坏爷的朋友,就不可能有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否则坏爷也不会跟他交朋友。”余四保似乎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一大早上的,就感觉张老二拖拖沓沓的,一点儿也不积极,敢情是在顾虑这些。

    “呵呵!我倒不是担心有人瞧不起我们,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人家要么是做大官的,要么就是公司老总,我们这些种地的多显得格格不入。”张老二说道。

    “往上数三辈,谁不是农民?没有农民,不管是做大官的,还是当老总的吃什么,喝什么?”

    “理是这么个理,就是……”

    “就是啥呀,要不咱不去了?”余四保一阵坏笑,“张伯伯,您信不信,咱要是现在就回去,坏爷一准会追咱到小坝口村。”

    “那可不是,就是因为知道这个小龟孙什么都能干的出来,所以我才带着乡亲们来了。”张老二一脸无奈。

    “那您就什么也别说了,待会儿到了那该吃吃,该喝喝,反正去了就是吃饭的。别说是您了,我跟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也聊不到一块去!”余四保看了下腕表,已经过了十二点,着急的又催了司机几句。

    这回小坝口村来了三十几个乡亲,张老二不敢坐飞机,余四保就弄了一辆豪华大巴,正好全装下。

    不一会儿,大巴车开到酒店门口,地上停车场一眼望去,停的满满当当,找不到一个停车位,就算有,这大巴车块头太大了,也听不进去啊。

    “张伯伯,咱们下车吧,让司机把大巴车开到地下停车场去!”余四保说道。

    大巴车刚开进地下停车场,余四保一拍脑门,“哎呀!我给坏爷,不对,我给坏爷的儿子准备的礼物落在车上了,张伯伯,您和乡亲们现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等余四保走了,张老二习惯性的想拿烟袋抽一口,可腰间空空,这才想到来的时候,家里的婆娘说去了城里,抽烟袋让人笑话,就给他买了一包中华。

    没错,是中华,一包六七十块钱呢,这败家娘们。关键是抽起来一点儿劲都没有,比起他的烟袋差远了。

    张老二拿出中华,给抽烟的乡亲们散了几根,点上吸了没几口,不远处忽然响起一个孩子的哭声。

    张老二顺着哭声看去,正在嚎啕大哭的不正是杨寡妇的儿子小石头么?

    杨寡妇也在那边站着,对面还有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就跟吃了火药似的,冲着孤儿寡母一通乱吼。

    余四保还没回来,张老二赶忙过去,问道:“杨寡妇,这是咋了嘛?”

    “刚刚余四保不是给这孩子买了一块冰淇淋么,这小子皮啊,不好好站那儿吃,非要跑来跑去,绕到这车跟前时,人家这位先生正好下车,他一个没看见,就蹭了人家一身奶油。”杨寡妇哭着说道。

    张老二一看,可不是么,对方的西装上面沾着一块奶油,无怪人家会生这么大气。

    “这位先生,您消消气。”张老二赔笑完,又冲正嚎啕大哭的小石头招招手,“小石头,你给我过来!”

    等小石头走过去,张老二先在小石头屁股上拍了几下,训道:“你这小子眼睛死用来喘气的吗?赶紧给人家道歉!”

    “对……对不起,叔叔。”小石头胆怯的头都不敢抬一下。

    “别叫我叔叔,我不是你叔叔!”辛乐气不打一处来,衣服被弄脏了,让他还怎么参加李坏儿子的月子酒?关键是他有洁癖啊,别说是那么一大块奶油了,就是一点唾沫星子沾到衣服上,他都会觉得膈应得慌,“一声对不起就完了?我这衣服三万块,是不是被吓到了,放心,我不让你们赔,我不差那点儿钱,我也知道你们根本就赔不起!你们这些乡下泥腿子不种地,跑来这儿干什么,这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吗?!滚,有多远滚多远,看着都心烦!”

    辛乐一口一个乡下泥腿子,让很多乡亲们都产生了情绪,不过有张老二拦着。不管怎么说,是小石头弄脏了人家的衣服,人家生气也是应该,再说人家也没让赔,骂几句就听着,反正又不会少几两肉。

    “辛少?”

    这时,余四保回来了,他不明情况,只是一眼认出了辛乐。

    最近余四保谈了个女朋友,是省城的交际花,偶然一次机会,余四保见过辛乐一面,从那开始就算是认识了。

    辛乐自然也记得余四保,不过不是因为余四保面子大,而是因为他一直惦记着余四保的女朋友。

    “余四保,你怎么也来了?”辛乐见张老二他们全都看着余四保,立马一脸不耐烦,“余四保,你不会认得这群乡下泥腿子吧?”

    原本余四保还满脸堆笑,毕竟辛乐的父亲是以前的东山省sj,可是一听到辛乐一口一个乡下泥腿子,笑脸马上就没了。

    “对,我们是一起的。”

    “一起的?”辛乐忍不住一阵轻笑,“余四保,你跟这群乡下泥腿子一起的,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辛少,你好像很不高兴?”

    “刚刚那个小兔崽子把我衣服弄脏了,你说我能高兴吗?”

    “小兔崽子?乡下泥腿子?!”余四保握紧了拳头,一双眼睛射出两道寒芒,“辛乐,你他妈早上是不是吃大便了?”

    ??ps:系统延迟,没发出去,抱歉!

    ?

    ????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