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544章 有贼

正文 第1544章 有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轰!

    岳不单一记铁拳,愣是将身旁的一块花岗岩轰碎,这一声爆响,让人震耳欲聋,更是心惊肉跳。

    “你们一定还不知道吧,就在三天前,我哥哥已经进入了玄级!”岳花梨一脸自豪之色,仿佛岳不单有多优秀,她就有多光荣一般。

    “无怪岳兄给我的感觉,与之前大不相同,原是进入了玄级,真是可喜可贺!”沈星耀口是心非,嘴上恭喜,心中却有些不太舒服,因为从今以后,他在岳不单面前再没了优越感。

    “岳兄横练一声铜身,就算是九星时,我都难以招架,现在他已是玄级,我更不是对手!”纪云用同情的目光看向李坏,心中为李坏一阵默哀。

    “年纪轻轻,竟然就已经是玄级?”张谭中先是震惊,而后又对这群年轻人,流露出浓浓的赞赏之色,“怪我张谭中眼拙,识不出你们是深藏不露,想我在古武界的朋友比比皆是,别说是像你们这么年轻的,就算全部囊括,又有几人能进入玄级,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显而易见,朱义对张谭中的了解并没有错,张谭中果然有着深不可测的背景,否则又何德何能结交那么多古武界的朋友。

    “乖乖!轻飘飘的一拳,就把一块花岗岩轰了个粉碎,这这这……还是人吗?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啊!”朱义吓得脸色惨白,用力吞了几下口水,惶恐地靠近李坏,小声说道:“李老板,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妨就低头认个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了,毕竟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只要道声歉,他应该不会加以为难的。”

    虽说刚才在酒店门口,柳嫣然带给朱义的震撼也不小,但是相比较岳不单带给他的震撼,就黯然失色了。

    沈星耀等人的吹嘘,张谭中的夸赞,朱义的惶恐,在李坏,又或者是在柳嫣然眼里,不过是一种无知的表现罢了。

    “哈哈!玄级么?”李坏一阵好笑,“区区玄级!”

    区区玄级?

    李坏居然用了区区二字?

    这是何等的藐视!

    就像是一个王者,在藐视一群蝼蚁!

    可谁是王者,谁是蝼蚁?!

    岳不单才不认为自己是蝼蚁,更不认为李坏是王者,一瞬间,鄙视,嘲讽,愤怒,让他血几乎快要冲到了天灵盖,身上蓦然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杀气。

    他自五岁习武,因为愚笨,他付出了比别人多出几倍,几十倍的努力和心血,在数不清不看好他的目光注视下,他一步一个脚印,终于走到了今天,现在更是一名玄级高手!

    李坏却要用区区二字,藐视他这么多年付出的努力。如果说刚刚他只是想教训李坏一顿,现在他已经有了杀掉李坏的心!

    “我只当你是无知!”岳不单握紧的双拳,最终还是放开。

    他不想空有一身本事,一辈子也无用武之地,比如像沈星耀一样加入神兵。

    可神兵的考核条件,除了武技之外,还需要正义的人品。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有多么愤怒,他都必须克制,绝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错失将来任何一个机会。

    “我需要纠正你刚刚说的一句话,我不是要打架,而是要教你做人!”岳不单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姐夫,我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他居然一次又一次的说要教你做人,真是笑死人了!”柳嫣然笑的前俯后仰,区区一个玄级,连她都不在华夏,何况是妖孽一般的姐夫呢?

    “岳先生?”柳湘漓一如既往不想惹是生非,所以她一直拦着李坏,不然李坏早就一招让岳不单化成了血雾,魂飞湮灭了,“我丈夫不想惹事,可也不怕事。不过就像朱老板刚才说的那样,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劝你还是把路让开,否则……你会后悔的!”

    柳湘漓在劝架,语气中也满含警告的味道,让岳不单等人又是一阵啼笑皆非。

    “一个只敢躲在女人背后的胆小鬼,虚张声势能吓到谁?!”岳不单带着一脸玩味儿,送给李坏一个挑衅的眼神,意思是还不出手么?不,准确的来说,岳不单的潜台词是,小子,快拿出你三脚猫的功夫,老子已经等不及教你做人了。

    柳湘漓感觉岳不单已经无可救药,正如她刚才所说,她的丈夫不惹事,也不怕事。现在人家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忍就不对了。

    “老公,下手别太狠了,随便教训一下便是。”柳湘漓把手放开时,又心慈手软的嘱咐了李坏一句。

    “我听姐姐老婆的。”李坏淡淡一笑,示意柳湘漓放心。

    李坏上前一步,双手负在身后,身上无形之间明明有一种睥睨苍穹,无人能及的王者气息,只可惜对面那群跳梁小丑有眼无珠。

    岳不单见李坏拿出右手,明知李坏要出招了,却依然一脸轻蔑。

    轰!

    下一秒,岳不单等人脸色骤变,他们先是感觉到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冰点,狂风卷起。

    紧接着,岳不单眼前一片模糊,不,不止是岳不单,凡是在李坏对面的人,视线都变得模糊。他们看不清李坏,更看不清李坏做了什么,只觉得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难道……

    那个少年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岳不单骇然,还没来得及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一道让他无可反抗的冰寒之气直击他的胸口。不错,在这道力量面前,他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直接被击飞出去。

    岳不单痛喊一声,胸口撕裂般的痛,带着一道血箭从口中飞出。

    自己就这样败了?

    不堪一击?

    岳不单不相信,也不服,他努力站起身来,而刚刚的狂风也戛然而止,再不是雾蒙蒙一片,所有人的视线也变得清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定格在李坏身上,一招击败一个玄级高手,简直恐怖如斯!

    可是……

    刚刚那一击,真是出自这个少年之手么?

    李坏依旧是刚才的站姿,好像动也未动,他同样看着岳不单,眼神里只有三个字,你服否?

    不过到最后,李坏也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姐姐老婆,走了!”

    岂料这时候,亭子下面传来一声贼笑,“嘿嘿!真是一块好翡翠啊,这几天在张大师家门口守株待兔,果然收获颇丰,我真是太聪明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