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559章 苦口良药?

正文 第1559章 苦口良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貌似想多了,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是普通人,可我和林峰他们真的是偶然相遇,并没有其它的企图!”阿秀直言不讳,倒也坦然。

    “那我兄弟呢,你能不能好好待他?”李坏最关心的,无非还是林峰和阿秀之间的感情。

    “林峰么?我们两个现在不会有什么,将来也不会有什么!”阿秀一脸冷漠。

    李坏不禁有些来气,他看得出来,林峰是喜欢阿秀的。

    自打李坏认识林峰以来,李坏从没见过林峰在哪个女人面前,这么手足无措过,甚至青涩的像是一个未成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是被阿秀这么一说,敢情是林峰一厢情愿了。

    “既然这样,那请你在他还没陷得很深之前离开!”李坏把手放开。

    “该我离开的时候,我自会离开,不过不是现在!”阿秀看李坏时的眼神,似乎除了戒备之外,还多了些敌意,“你我素不相识,你先是警告,后又让我离开,你现在还能活着,你应该庆幸有林峰这个兄弟,否则你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李坏笑了笑,这是一个性格非常刚烈的女人。

    不过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林峰是他兄弟,他有保护林峰不受伤害的责任。

    “大哥,阿秀的病没有大碍吧?”林峰第一个上前问道。

    “没大碍,我给她开几副药,喝下去就能根治!”李坏说道。

    阿秀美目一瞪,不禁有些幽怨。这个少年明知道她不是生病,而是受伤,却还要给她开药,到底是何居心?

    林峰挠挠头,小声嘀咕道:“咦?我记得大哥以前给人看病,从来都是不用吃药的啊。”

    “人和人的病能一样吗?”李坏假装一脸严肃,“去吧,带着阿秀姑娘去药房买几斤苦参!”

    要问最苦的中药是什么,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必然是黄连,俗话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中药有三苦,黄连,木通,龙胆草,可最苦的不是它们,而是苦参!

    至于苦参有什么药效,反正对身体无害就是了。

    林峰傻头傻脑地带着阿秀真就要出去买苦参,一旁的钱军狠狠抽了下嘴角,一把拉住林峰,“小峰,先别着急,大哥还没跟你说到底买……几斤呢!”

    几斤……

    貌似中医给人开药,几乎没人用这个计量单位。

    “三斤,呵呵,三斤可以了,十天一斤,喝三十天,阿秀姑娘的病就能根治!”李坏一阵汗颜,他给人看病,哪里开过药,差点儿让兄弟们见笑。

    可林峰对李坏的话从来都是深信不疑,马上带阿秀去外面找药房。

    阿秀在心里骂了李坏一千遍,一万遍。不过转眼一想,能在药房买到的,至少不是毒药。再说了,真要把她给毒死了,李坏也没办法向林峰交待。

    于是,阿秀只能乖乖跟着林峰去了药房。当药房的人一听林峰要抓三斤苦参,马上一脸懵b。

    “小伙子,你确定要三斤苦参?”药房的老大爷见林峰点头,又问道:“那你用来治什么病,不对,我应该问你,你可清楚苦参的药效?”

    “这些你就无需多问了,只管把苦参卖给我便是。”林峰摆摆手,心说这老头儿比起大哥的医术差远了,说了也等于是对牛弹琴,还不如不说。

    药房大爷摇摇头,只好吩咐伙计打包了三斤苦参,等林峰和阿秀走了,老大爷又哭笑不得地自言自语,“这苦参可是最苦的中药了,放上几钱都会苦的让人难以下咽,三斤?除非是没有味觉的人,不然就能把人的味觉喝没了!”

    快要回到酒店时,林峰一拍脑袋,“哎呀!我记得药房一般都收费熬药的,这没火没灶的,去哪里熬药啊。”

    “峰哥,反正我也没大碍了,不如就先把药放着,以后熬了再喝呗!”阿秀赶忙说道。

    “不行,不行,病怎么能拖呢,我去酒店后厨,你先上去吧!”林峰把阿秀送上电梯,一个人来到酒店后厨。

    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如果不能满足客人的需求,就有些不合格了。

    何况还是特殊情况!

    比如有人说自己妻子动了胎气,需要熬药补补胎气,人之常情,人家能不答应么。

    再说了,后厨还是收了银子的。

    可让后厨工作人员欲哭无泪的是,当林峰把苦参放进滚烫的开水后,尼玛!这闻一口,就觉得喉咙发苦的中药味道,就算把后厨七八台强力抽油烟机全都打开,都散不干净,这真是安胎药吗?

    林峰也被熏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可他坚信这就是治好阿秀的药,熬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最后林峰把一碗浓浓的药汤端到阿秀的房间。

    “峰哥,好苦啊!”阿秀第一反应就是捂住鼻子。

    “苦口良药,赶紧把它喝了!”

    “可我刚刚喝了一杯橙汁,现在喝不下了,你先把它放在桌上,等会儿我再喝。”

    “不行,一会儿就凉了,再说了,你们女孩子最调皮了,万一等我走了,你回头把药给倒了呢!”

    林峰说着,自己就先喝了一口,他发誓,他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可是为了安慰阿秀,却假装若无其事,嘴里还说着,“不苦,一点儿也不苦。”

    阿秀怔怔地看着林峰,自己回房间快两个小时了,也就是说,这个男人为她熬药熬了近两个小时,现在为了让自己喝下去,他还自己先喝了一口,明明哭得要死,却还说不苦。

    阿秀心中涌过一丝感动,鬼使神差地点点头答应了,任由林峰捏住她的鼻子,又把药碗递到她嘴边。

    “一点儿苦药算什么,我阿秀要是认输了才怪。”阿秀赌着一口气。

    可是当药汤流入到她小嘴里面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这药汤一定是世界上最苦的东西,让人简直抓狂,对,如果让阿秀在死和这碗汤药之间二选一,阿秀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死。

    “长痛不如短痛,一口气全喝下去。”林峰看到阿秀皱眉,心疼坏了。可一想到只要阿秀把这些汤药喝下去,病就能好了,一不做二不休,根本不给阿秀‘反抗’的机会,一股脑把汤药全都灌进阿秀的肚子里。

    完后,阿秀苦到一脸生无可恋,同时还有恨不得马上去杀了李坏的冲动。

    “李坏,你……真歹毒!”阿秀恨恨地咬着牙。

    忽地,几乎快要失去味觉的嘴边,感觉甜甜的。阿秀低头一看,原来是林峰早就为她准备好了牛轧糖,甚至林峰为了心疼她,而手足无措,让阿秀心里又是说不出的感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