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恕我无能!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恕我无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李坏还没离开礼县,以二叔和他的关系,只要二叔开口,李坏不可能坐视不管,何况还有莺姐!”

    丁衍生终于看到了希望,又想到妹妹丁琪昨晚住在朋友家,便悄悄给丁琪发了条短信。

    还在睡梦中的丁琪,被信息铃声吵醒,恨不得把手机摔出去。

    好在手机没再响,丁琪想要蒙头继续大睡,让她发疯的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可恶,天都还没亮,是谁一大早给我发信息啊!”丁琪拿起手机,当她看到信息内容后,浑身一颤,哪还有半点困意。都顾不上洗漱,便道别了朋友,匆匆忙忙开车来到丁淮安的住宅。

    丁琪狂按门铃,最后开门的是丁雅。

    四目相对,两人似乎都有些不自在。

    殊不知,这对生活在同一座小县城的堂姐妹,已经有三年不见面了。

    “丁雅,你好,二叔在家吗?我找二叔有急事!”丁琪说道。

    丁雅只是点点头,向后退了一步。

    可是等丁琪跑进去后,丁雅似是被触动了伤心处,泪珠儿滚滚落下。

    丁淮安有早起遛鸟的习惯,此刻已经起床。

    “二叔,大事不妙了,神兵又去丁家了!”丁琪说道。

    “哦?”丁淮安出人意料的淡定,“不对啊,衍生不是说那什么古巫教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吗?神兵没道理再找丁家麻烦啊。”

    “谁知道呢,反正现在迫在眉睫,只有二叔能救丁家!”丁琪说道。

    “这话怎么说?我一辈子平庸无能,拿什么救丁家?”丁淮安无奈的笑了下。

    “不,二叔能救,李坏不是在这里做客么?以您和李坏的交情,只要您一句话,就能让李坏出面,只要李坏出面,神兵自然不敢再找丁家麻烦!”

    “咳咳!”

    “二叔,您不会是不想帮丁家吗?”丁琪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不是我不想帮丁家,而是天还没亮,李坏就已经走了,让我如何请他出面?”

    “什么?李坏走了?”丁琪心里咯噔一下,“二叔,您可以给李坏打电话让他回来,这会儿他应该还没走远呢!”

    “这个……”丁淮安有些犹豫。

    “二叔,我看出来了,你一点儿也不想帮丁家度过这次难关!”丁琪有些生气,“从一进门,你的心思就一直放在你那只鸟上,到现在都没正眼看我一眼,显然你一点儿都不为丁家着急。可你不是丁家的人么?你这么做,未免也太绝情了吧?!”

    丁淮安皱起眉头,苦涩的笑了笑,眼眶竟然湿了。

    “我绝情?丁琪,自你父亲去世后,你和你哥哥变本加厉挤兑我,恨不得把我一脚踢出去,这般容不下我,想必你也已经知道我不是丁家人了吧?”丁淮安说到最后,有些哽咽。

    丁琪浑身紧绷,无言以对。

    丁淮安倏然转身,用着一双泪眼看着丁琪,“不错,我原本姓曾,而现在你们丁家的一切,都是当年你爷爷硬生生从曾家抢来的!你爷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逼死了我的亲生父母,还堂而皇之以慈悲为怀的名义,把年仅五岁的我收养在丁家!”

    “是,当年我是只有五岁,可我什么都记得,一刻也不曾忘记过!不过你知道我的为人,我心里恨,可我从没想过报仇,从没想过!因为你爷爷愧疚,所以对我视如己出,我不原谅他,可是也会为他的养育之恩,选择既往不咎!”

    “可你父亲是如何待我的?视我如眼中钉,肉中刺,若不是时间久了,他知道我不是一个好争之人,我早就不在丁家了!”

    “而你们兄妹又是如何待我的?自你父亲去世后,你们兄妹二人背着我,把我从丁氏企业除名,你们把我当成了傻子,可我不傻,我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计较,假装糊涂!”

    丁雅站在门外,早就哭成了泪人。父亲从没在她面前倾诉过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她也从没见父亲掉过眼泪。

    “父亲!”丁雅走进去,“您还是帮帮丁家吧,大不了这一次过后,我们和丁家再无瓜葛便是!”

    “我的傻女儿,已经想要一刀两断的心,为何还要帮丁家?”丁淮安看到女儿,忍不住一阵心疼,“丁琪,我想你还记得林勇吧!”

    丁琪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还让人感觉到有些无地自容。

    “当年你和小雅同时喜欢上林勇,可林勇对小雅情有独钟,你不甘心,联合丁衍生无所不用其极,想要横刀夺爱,最后却弄巧成拙,逼的林勇跳楼身亡!”

    丁琪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么多年过去,她一直想忘掉这件事情,可这件事情如同梦魇一样纠缠着她,现在被丁淮安又拿出来说,精神瞬间崩塌。

    “二叔,不要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丁琪哀求道。

    “不,我要说!”丁淮安提高嗓门,步步紧逼,“三年了,你知道我和小雅在等什么吗?在等你和丁衍生的一句道歉,可是我和小雅等了足足三年,你们根本就没有忏悔之心。可笑的是,你们把我女儿伤的这么深,让她患上严重的精神抑郁症,可她是多么善良,竟然还劝我帮丁家。呵呵!现在我让你说,究竟是我们绝情,还是你们丁家的人更无情?!”

    “二叔,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丁琪抱头蜷缩在墙角。

    “你走吧!”丁淮安语气终于缓和下来,“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李坏在临走前,就对我说过,凡是丁家的事情,他一概不管。他都这样说了,你让我如何求他出面?就算求了,他也一定会严词拒绝。你们也不要怪他,要怪只能怪你们怠慢了人家,至于丁家,听天由命吧,恕我无能为力!”

    丁淮安提起鸟笼,便走出了家门。

    “可是……二叔,现在只有你才能救丁家!”丁琪哭的泣不成声。

    “对了,还有莺姐!”丁琪马上拿出手机,可是接连给叶莺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无法接通。

    丁琪瘫坐在地上,面如死灰,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