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众叛亲离?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众叛亲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是什么啊,都这么晚了,明天再看!”

    林富国回去后,洗漱完刚躺到床上,郭慧就丢过来一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林富国疲倦乏累,还以为是公司的什么文件,有些不耐烦地随手扔到了桌上,倒头就要睡。

    郭慧却又把它扔到林富国脸前,说道:“你不用看,签字就行了!”

    林富国皱起眉头,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拿起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离婚协议?!

    “郭慧,你吃饱了撑的是不是?我林富国供你吃,供你喝,没有我林富国,你娘家那些人到现在都还欠一屁股债呢,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跟我离婚?!”林富国暴跳如雷,直接把离婚协议丢到郭慧身上。

    “是,是你帮我哥哥还清了债务,你也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可我就是不想跟你过了,快把字签了,咱们好聚好散!”郭慧一脸坚决。

    “好聚好散?郭慧,我告诉你,根本不可能,我死都不会跟你离婚的,你就别做梦了!”林富国喊道。

    “好,你不签字,那我只能上诉法院强制离婚!”郭慧转身就要走。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你要去哪儿?!”

    “我都决心要跟你离婚了,怎么可能还会跟你睡一张床,你这个冷血动物!”

    “你……”林富国气的浑身发抖,眼睁睁看着郭慧走到门口,才开口问道:“为什么?是因为小峰的事情,我让你觉得冷血了?!”

    “不错,小峰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不心疼,我心疼!”郭慧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林富国,我跟了你几十年,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无论作什么,我都夫唱妇随,从没反对过你,包括小峰的婚事。可是……我今天看到孩子万念俱灰的神情,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人家老郑做的就比我们好,孩子的事情从来不插手,而我们呢,你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这么多年我们亏待小峰太多了,我不能再逼小峰做他不喜欢的事情,我想让他像别的孩子一样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只要他能开心,哪怕让我一无所有都行!”

    “你别忘了,他是林家的长子,他必须承担他应有的责任,包括他的婚姻,都是为了给林家争取最大的利益,他没得选择!”

    “利益?他是你的儿子,不是一件商品!”郭慧似乎觉得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丈夫,最后只能苦笑一下,“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愿生出来的儿子,不是林家的!”

    嘭!

    郭慧用力把房门摔上。

    “反了,都反了!”林富国气的脸色铁青,“你不睡我睡,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跟你离婚!”

    到了第二天,家里死气沉沉的,林富国心里觉得压抑,想到老朋友郑海河还在江海,便给郑海河打电话,想见一面聊聊天,喝喝茶。

    岂料郑海河一反常态,在电话里说道:“老林,我有时间,可我不想见你!”

    郑海河的语气冷如寒冰,哪里还有以前那种热情。

    “老郑,难道就因为小峰的事情,我们两个做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也要散了么?”林富国气的牙根痒痒。

    “老林,容我说句实话,连你自己的亲生儿子,你尚且都能往死了逼,何况我一个朋友,我真怕哪一天,你把我给卖了,就这样吧!”郑海河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根本不给林富国再说话的机会。

    “你这个老王八蛋,你行,朋友不做就不做!”林富国只能冲着话筒骂几句。

    林富国正在气头上,林逸从外面回来了,进了门就把臭鞋往天上一扔,有一只直接落到林富国面前。

    “林逸,你越来越不像话了,皮痒了是不是?!”林富国骂道。

    “我要是像画早就挂上去了!”林逸撇撇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还把两只脚搭在茶几上,自顾自地打开了电视。

    林富国懒得跟林逸一般见识,打开报纸,可心情浮躁,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我出去走走,等你妈回来了,就跟她说中午做一份卤煮,我想吃那个了!”

    “您自己又不是没长嘴,干嘛自己不说啊!”

    林富国一听,气的马上吹鼻子瞪眼,反手就在林逸肩膀上抽了一下。

    “昨晚你妈发神经,今天你也开始发神经了?信不信我把你吊起来打一顿?!”

    “嘿嘿!”林逸咧嘴一笑,“父亲,您都把我哥逼到这份上了,生不如死的,我想问您一句,我也是您儿子,将来选择婚姻,是不是也得先考虑一下林家的利益啊?”

    林富国明白了,这小子也是为他哥打抱不平呢,还敢拐着弯的讽刺他。

    林富国忍无可忍,反手又是一巴掌,“就你这德行,要是有哪家姑娘能看上你,一定是她瞎眼了,不然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林富国气呼呼地摔门而去,独自一人来到花园里,在长椅上静坐了十几分钟,忽然有种众叛亲离的落寞。

    尤其是有相同年龄的人路过,再有儿女们相依偎有说有笑,这种温馨的画面,更让林富国压抑的喘不过气来,还很是羡慕。

    “我做错了吗?没有,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他的将来?!”

    “等他将来接手林家的产业,像那样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儿,能给他什么资源和帮助?!”

    “明明是你们错了,还合起伙来针对我,简直是愚昧无知!”

    林富国一直坐到正午,觉得肚子有些饿了,才准备回去。

    忽地,一辆救护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还隐隐听到一阵哭声。

    紧接着,几个过路人讨论起来。

    “你们听说了没?自杀的是个女的,才三十多岁,听说整天被丈夫家暴,时间久了,就得了抑郁症!”

    “我还听说她丈夫搞房地产,挺有钱的,当初那女的家里就是看上人家有钱了,所以才硬逼着那女的嫁了过来,现在好了,人都没了,有再多钱还有什么用!”

    “两个人合适,在一起才叫婚姻,两个人不合适,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唉!吃了一整瓶的安眠药,又过去那么久时间,那女的是救不活了哟!”

    听到这些,林富国两腿一软,又瘫坐在了长椅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