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622章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正文 第1622章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距离龙虎大会召开还有三天时间,除了吃饭时间,其余的时间,无名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修炼。

    前一天晚上,谷雪又照常给无名送来了晚餐,很丰盛,丰盛的有些过分。

    “以后吃饭的问题,还是我自己解决吧。”无名说道。

    “大叔,是我点的菜不好吃么?这是湘菜,这是鲁菜,这边是云南菜,如果都不符合你的口味,我还准备了东北菜,韩国料理,法国大餐,你想吃什么,我马上打电话让人送过来。”谷雪说道。

    无名看着眼前几十盘菜,用力抽了几下嘴角,“不是不合我口味,而是我觉得太浪费了。”

    “大叔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每次大叔吃完,我就会打包给住在天桥下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一点儿也不浪费。”谷雪说道。

    无名无奈地摇摇头,只能拿起了筷子。不过因为得知谷雪会把剩下的饭菜,打包给一些无家可归的人,这一次他吃的时候特别注意,把想吃的先夹到碗里,这样等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再吃时,就比较卫生一些。

    无名见谷雪老往窗外瞅,问道:“又下雪了么?”

    “没有啊。”谷雪摇摇头,不明白无名为什么要这样问。

    “那你老是往外看个什么劲?”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路过前面的小广场,小广场上围满了人,好像是有人发生冲突了,动静很大,应该也是修武者。”谷雪乌溜溜的眼珠子上下一转,“好像人都还没散呢,大叔,等你吃完了,咱们也去看看热闹吧?”

    “没兴!”无名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给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们送饭!”

    “难道大叔在怀疑我吗?”谷雪怒怒小嘴儿。

    无名可没这个意思,这几天一直憋在房间里,只是想出去透透气而已。

    无名很快吃完了,两人把饭菜打包,还专门向酒店借了保温盒,而后来到谷雪说的天桥。

    正如谷雪所说,天桥下面住了许多无家可归的人,多是一些身体有残缺的人,基本上都是以乞讨为生。

    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风餐露宿,看着实在是令人心疼。

    而无名和谷雪带来的饭菜,对于这些人来说,无疑是山珍海味,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却不争不抢,反而像一家人一样,互相谦让。

    回去的路上,谷雪忽然说道:“大叔,你不是很有钱么?为什么不盖一所类似福利院那种的,专门收留像他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

    “你太高看我了,像他们这种不知有多少,我毕竟也是一个普通人,这种事情还是得由国家来解决!”无名笑了笑,“你信不信,如果我真的收留几十万,上百万人,马上就会有相关部门来调查我!”

    “大叔说的也对。”谷雪点点头,表示赞同。

    二人往回走着走着,忽然眸子一辆,指着前方的人群说道:“大叔,你快看,到现在人还没散呢,肯定是还没打完呢!”

    可不是么,前方不远处就是刚刚谷雪说的那个小广场,此刻小广场上围满了人,不过好像都不是普通人。

    离着这么远,无名都能够感觉到强烈的杀气,可见发生冲突的双方,已经到了分外眼红的地步。

    谷雪想去看热闹,可她知道无名是没这个兴的,最后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无名确实没有兴,可是当无名听到人群说出一个名字时,却抬脚走了过去。

    谷雪有些措手不及,她很纳闷无名为何突然改变想法,不过马上就兴高采烈的跟了上去。

    “大家快看,是烈火宫燕南山!”

    “还真是,连燕南山都来主持公道了,就是不知道金蛇门和霹雳堂,到底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请来燕南山!”

    “为什么燕南山看上去如此虚弱?”

    “难道你们没听说吗?前阵子烈火宫派出去两名弟子,哑无声和商横全部葬身海外,而这两人都是燕南山最喜爱的弟子。所以燕南山得知这个噩耗时,便病来如山倒,这次他会出现在滨城,想必一来是受了六扇门的邀请,二来是为死去的爱徒讨一个说法。”

    “说来也奇怪,六扇门早就已经对江海那个叫李坏的少年下了生死令,可是到现在都还没行动,换成是我,我也着急了!”

    “或许是因为龙虎大会召开在即的原因吧,反正此事已经惊动了六扇门,江海那个李坏逃不掉的!”

    “那个李坏也真是够狠的,杀了何止烈火宫两名弟子,三宫六院除了崆峒学院两名弟子侥幸存活下来,其余全都死了!”

    ……

    ……

    燕南山的出现,让金蛇门马善钧和霹雳堂王维扬马上停止争斗。

    毕竟烈火宫在古武界,是仅次于六扇门的存在,二人不敢不给燕南山面子。

    同时二人心里还生出了顾虑,都在担心燕南山是否是对方请来的帮手。

    “原来是燕掌门,好久不见!”马善钧先冲燕南山拱了下手,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王维扬见状,还以为燕南山真是马善钧请来的,也不敢不客气,只敢叫屈,“燕掌门,马善钧欺人太甚,十几年前抢走了我老婆,我都已经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可他倒好,过去这么多年,今日在滨城撞见,居然还拿此事奚落我,作为一个男人,这口气我不能忍,就算有您为马善钧撑腰,我王某人也不怕,除非马善钧给我道歉,不然我今日非要跟他拼一个你死我活!”

    王维扬话一出,反倒是马善钧愣了一下,心说自己哪有那么大的面子,能够请的动烈火宫掌门燕南山。

    一阵寒风吹来,竟然把燕南山吹得摇摇欲坠。

    燕南山咳嗽了几下,脸色也变得更差,苍白的可以说是毫无血色。

    “王兄,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偶然路过这里,并非马兄请我来的。”燕南山说话好似都很费力。

    王维扬一听,再没了刚才的顾虑和担心,马上又拿出刚才的气势对阵马善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