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623章 路过?

正文 第1623章 路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燕掌门,今日我和马善钧为何发生冲突,我刚才已经跟您说了,如果换做是您,夺妻之恨,您也咽不下对不对?”王维扬恨恨地说道。

    “王维扬,请你注意你的措辞,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我师父身上!”说话的青年,乃是雁南飞弟子于万亭。

    虽说于万亭是王维扬的后辈,但谁让于万亭是烈火宫弟子,再加上王维扬刚才说话却有不对,面对于万亭的提醒,王维扬也只能是无言以对。

    “哼!夺妻之恨?王维扬,是你自己没本事,怪得着别人吗?!”马善钧眉头一挑,在王维扬面前,他永远都是一个胜利者的姿态。不错,他本身就是一个胜利者。

    “马善钧,你……”王维扬恨得牙根痒痒,恨不能守住自己的前妻没,更恨马善钧在他面前挑衅,他却又不能把马善钧怎样。

    “燕掌门,你可别听王维扬胡说,刚刚我和他撞见,原本我是想跟他打声招呼的,毕竟也是认识了几十年的老友,可王维扬像条疯狗似的,见谁咬谁!”马善钧说道。

    “谁跟你是认识几十年的老友,谁又用得着你打招呼?!马善钧,你就是欺人太甚!”王维扬气的几乎快要失去理智。

    “好了!”雁南飞突然开口。

    若是换了别人,马善钧和王维扬不可能停止争吵,可见二人很给雁南飞面子。

    “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陈年往事,你们自己也看看,周围有多少后辈都在看你们笑话呢,你们何苦让自己丢人现眼?!”雁南飞摇摇头,“当然,我不过是作为老熟人,来提醒你们一句,如若你们执意要拼个你死我活,就请便吧,万亭,咱们走!”

    “是,师父!”于万亭赶忙上前搀扶雁南飞,带着烈火宫另外几名弟子走出了人群。

    马善钧和王维扬有些尴尬了,原以为燕南飞来都来了,肯定是要把和事佬做到底再走,哪想到雁南飞就这样走了。

    二人实力旗鼓相当,再这么拼下去,无非是两败俱伤,而且正如燕南飞刚才所言,属实会让后辈看笑。

    再说了,王维扬口口声声的夺妻之恨,在事发时都没真的打算跟马善钧拼个你死我活,何况过去十几年之久?

    燕南飞一走,两人都等于没了台阶下,可也不能一直这么僵持下去,总得有个结果吧?

    “马善钧,看在燕掌门的面子上,今日我王某人再一次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你一次,可是我王某人要警告你,再没有下次了,下次你若是胆敢再在我面前嚣张,我王某人定要你好看!”

    没有台阶,只好自己找台阶下。

    王维扬恨恨地说完,带着弟子拂袖而去。

    “王维扬啊,王维扬,你要真有这个本事,当年你就要我好看了!”马善钧撇撇嘴,也带着众弟子离开。

    一场精彩的争斗,就这么不尴不尬的结束了。

    “不愧是烈火宫掌门燕南飞啊,今天要是换了别人,王维扬和马善钧不拼个你死我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还是我头一回见到燕南飞,不,在这之前,我从没妄想过有朝一日,能见到像燕南飞这种级别的人物,原以为到了他那种高度的人,已经傲然目空一切了,没想到人家会如此随和!”

    “能成为烈火宫掌门,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除了实力之外,更注重的当然是人品了。相比较烈火宫,金蛇门和霹雳堂只能算是乌合之众。可人家堂堂烈火宫掌门,还愿意站出来说和,真是难得啊!”

    ……

    ……

    听着这些人对燕南飞的评价,无名轻轻一笑,这群人行走江湖多年,却还不明白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真是可怜。

    “什么啊,才刚来就结束了,真是没意思!”谷雪一脸失望,忽地响起什么,等周围没人了,又小声说道:“烈火宫?不就是三宫六院之一么?大叔,联合要求六扇门讨伐你的,也有烈火宫的份对不对?那个燕南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可怜这些无知的人们,还对他好评如潮!”

    “这是他的本事!”无名转身继续向酒店走去。

    回到酒店后,无名和谷雪各自回了自己房间。

    谷雪冲了个热水澡,身上散发着迷人的芳香,只可惜只有她自己懂得欣赏。

    谷雪打开电视,有一部电影看着看着就入迷了,完后更是不管时间,打算去无名房间,把刚看过的那部电影推荐给无名。

    可是谷雪在门外叫了好一会儿,也没什么回应。最后谷雪把耳朵贴在房门上,片刻后,心里有了结果,嘀咕道:“奇怪!都这么晚了,他不在房间里休息,这是跑去哪儿了?!”

    ……

    ……

    此次来滨城的,何止是燕南飞,其余三宫六院的掌门也都来。

    正如之前有人猜测的那样,一来是受到六扇门的盛情邀请,也希望座下优秀的弟子,能够参加龙虎大会历练一下,二来还是为了有关讨伐李坏的事情。

    “师父,崆峒学院掌门刚刚打来电话,说想与您见一面。”于万亭来到燕南飞跟前,小心翼翼地说道。

    燕南飞看了下时间,说道:“时候不早了,明天再见吧,反正六扇门不给说法之前,谁也不着急走。”

    燕南飞说完,又咳嗽几下。

    于万亭心想对方不是不知道师父身体有恙,应该不会不高兴,便随即打电话推辞了。

    “师父,您又在想我两位师兄了!”于万亭见师父又拿出两位师兄的遗物,不免鼻子一酸,心中更是愤愤不平。

    这都过去多久了,李坏杀掉三宫六院弟子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六扇门也已经对李坏下了生死令,可他不明白,六扇门为何迟迟还不行动?

    “唉!”燕南飞叹气一声,将两件遗物收好。

    “师父,如果六扇门有什么为难的地方,我们大可以自己动手,我已经等不及杀掉李坏,为我两位师兄报仇雪恨了!”于万亭说道。

    “不可,既然已经让六扇门主持公道,那就应该尊重六扇门,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再说。”燕南飞说道。

    “师父,您总是这么仁慈!”于万亭也叹气一声。

    呼呼呼!

    窗外吹来一阵寒风,燕南飞和于万亭马上皱起眉头。

    “谁?!”于万亭警觉道。

    “路过!”紧接着,外面传来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

    真的只是路过么?

    于万亭可不相信,只是等他飞身追出去后,对方已经走了,不着痕迹。

    屋里的燕南飞依旧紧紧皱着眉头,不知为何,刚刚那个声音勾起了他某一段回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