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我的纯情总裁老婆 > 正文 第1639章 给我一个理由

正文 第1639章 给我一个理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无名为了让萧离尘信服,便当场露了一手。

    无名仅仅是漏了一手,过后萧离尘就惊喜地发现,自己枯竭的丹田,就如同植物一般,有了复苏的迹象。

    萧离尘对无名再没了质疑,感激不尽的同时,更觉得无名简直就是上天给他派来的救星!

    “你暂且留在这个山洞,我先回去了!”

    谁也不知此刻外面有多少人,在搜捕萧离尘,若只是邪月那些人,对无名构不成什么威胁,怕就怕除了邪月之外,还有六扇门的高手未露面。

    为了以防万一,只能让萧离尘暂且留在这个隐秘的山洞一晚。

    ……

    ……

    眼看都快十一点钟了,谷雪还是不见无名回来,不禁有些担心。

    “大叔到底是去哪儿了啊,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谷雪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找找无名时,视线里忽地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邪月是谁?

    邪月一见到谷雪,马上冷冰冰地问道:“那个疯子呢?!”

    谷雪抱起膀子,漫不经心地道:“疯子?这里没人叫疯子,你去别的地方找吧!”

    “哼!你少跟我装傻,你明知道我说的是谁,除非他不在!”邪月说道。

    谷雪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个女人怎么知道无名不在?

    而这个女人又来势汹汹,莫不是无名出去,做了什么,才惹得这个女人一身怒气?

    “谷雪姐姐,谁跟你吵架呢?!”尉迟飞流听到走廊里有人吵起来,出来一看,除了谷雪之外,还有那个叫邪月的女人。“原来是你啊,都这么晚了,来找我们有事儿么?”

    “我来找无名的,他住哪个房间?!”邪月一脸没好气,一个是乳臭未干的毛小子,一个是蛮不讲理的小女人,谁会找他们这种人。

    “说话这么冲,我会告诉你就怪了!”尉迟飞流撇撇嘴。

    邪月的耐性早就被谷雪耗光了,现在尉迟飞流又这么无礼,邪月脸色一冷,一双美眸中闪过一抹寒光,道:“如果你们不是无名身边的人,你俩早就死了!”

    最终,邪月还是看在无名的面子上,不打算跟谷雪和尉迟飞流一般见识。

    既然明知道无名和他们是一起的,那无名的房间肯定就在这层楼上这层楼上的房间并不多,大不了一个个去找!

    邪月完全是凭借直觉,偏偏第一个走去的,就是无名的房间!

    谷雪吓了一跳,赶忙挡住邪月的去路,说道:“大姐,都这么晚了,小心别人告你扰民啊。另外,我们来时,这家旅馆只剩下两个房间了,所以大叔只能去别的旅馆住,他不住这儿!”

    “那他住哪一家?!”

    “我哪里知道!”

    “哼!信了你才怪!”

    邪月绕开谷雪,谷雪越是这样拦着她,就越说明有问题。

    尉迟飞流一个箭步冲上去,又挡住邪月。他也不知道谷雪为什么看上去有些紧张,反正谷雪拦,他就拦,不需要理由。

    “大姐……”

    “谁是你大姐,滚开!”邪月忽然捂住鼻子,“虽说是个小毛孩子,但也算个男人,身上居然擦了这么多香粉,变态!”

    尉迟飞流刚要反驳,不料邪月一把将他推开。

    嘭!

    邪月一脚踹开房门。

    让谷雪感到意外的是,房里马上传出一个声音,不是无名是谁?

    “邪月?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做什么?!”

    此刻无名身上穿着浴袍,一手还拿着毛巾擦头发,显然是刚刚洗过澡。

    邪月怔怔地看着无名,她也像谷雪一样感到很意外。

    “无名,你老实告诉我,你刚刚是不是出去过了?!”邪月问道。

    “没有,我一直在房间里!”无名把毛巾扔到衣架上,往外走了几步,说道:“可我出去过如何,不出去过又如何?难不成我去哪儿,去做什么,还得提前向你打报告?!”

    “你……”邪月恨得牙根痒痒,她确实没有限制无名自由的权利,所以无言以对,“我们追捕的那人,被他逃脱了!”

    “跟我有关系么?!是你们自己本事不够!”无名邪邪地一笑,“邪月,那人逃脱了,你反过来找我,该不会是怀疑我救走了那人吧?!”

    “那人确实被人接应走的,至于是不是你,在这雪乡,我想不到除了我们之外,还有谁能有这通天的本事,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把人救走!”邪月说道。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我与那人素不相识,不,你们要追捕的是谁,我都全然不知,不如你给我一个理由,让我相信确实是我救走了那人!”无名哭笑不得。

    “我只是怀疑,又没说非得是你!那人若是真的逃脱了,我在六扇门的地位就会大不如以前,对你,对我,都没什么好处!”邪月说道。

    “这些话你对我说没用,难道你不觉得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带着你手下的人,去全力搜捕,而不是在这儿跟我浪费时间么?!”无名又向前一步,几乎贴在邪月的耳边,轻声说道:“别忘了,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人!”

    邪月对无名这句话似乎很满意,也像是打消了对无名的怀疑。

    “打扰了!”邪月笑了下,转身离开。

    待邪月走后,谷雪马上跑到无名房间,她刚才站在门外,而无名和邪月说话的声音有很小,她只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小部分。

    “大叔,刚刚邪月说的那人,该不会就是今天从六扇门逃出来的那人吧?”谷雪好奇地问道。

    “不错,是他,不过跟咱们没关系,我一直都在房间里,从没出去过,我也没理由去救他!”无名说道。

    “噢!”谷雪点点头,可无名越这样说,她就越觉得是无名救了那人。

    别人不知道,她可比谁都清楚,刚刚接近两个时辰,无名都不在房间里。

    不过谷雪是不会向任何人暴露的!

    谷雪打算回自己房间时,无名忽然叫住她,只是等她转过身后,无名却又摆摆手,“没事了,你早点儿休息!”

    等谷雪走后,无名躺在床上,“萧离尘?我没记错的话,萧瑀丞的父亲,曾经不就在六扇门任职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